人氣連載小說 逍遙小地主-第六百零一章 定安伯相伴

逍遙小地主
小說推薦逍遙小地主逍遥小地主
“总之,治理黄河是一项持久的系统工程。”
“当根据上中下游的实际情况而采取不同的治理方式。”
“浚河、引沙、建汴渠而发展灌溉,这是同步之事,所以工部必须实地勘探之后做出详细的计划。”
“但总的宗旨绝不能变,那就是以水攻沙,遥堤成湖,变害为利!”
“臣说完了。”
傅小官躬身一礼,满朝依然寂静无声。
听不太懂,感觉好高深的样子!
许多的大臣们惊讶的看着那个背影,忽然觉得这位爵爷的身影无比高大!
诗词文章无人能及,经济策略举世瞩目,行军打仗智计频出,今儿居然对治理黄河之策也能滔滔不绝!
这特么就是个妖孽啊!
宣帝此刻也震惊呀,他本以为这傅小官是为了出出风头,没料到这家伙还真来了一通长篇大论,说的还头头是道,似乎、似乎还极有道理。
这……宣帝就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毕栋,傅卿家所言,你以为如何?”
毕栋也很懵逼啊,我不过就说了一下拓宽河道,傅爵爷一家伙说了小半个时辰,他说的话多,想来他是对的吧。
毕栋是工部尚书,可他并不是水利专家。工部以下,管理水利的是水部,所以他连忙回道:“禀陛下,臣以为傅爵爷此言也极有道理,莫如这样,臣这就派人去将水部郎中崔子期找回来,让他们二人辩论一番,如何?”
“崔子期而今在何处?”
“在长江荆江河段。”
宣帝眉间微蹙,问道:“跑那地方去干啥?”
“他说荆江河段河道特别弯曲,若是长江一线出现连续暴雨,夷陵以上的干流支流、洞庭湖和鄱阳湖两大水系以及北边的汉江流域同时涨水,荆江河段就极可能发生溃堤。所以,他二月初就去了,说是不放心。”
傅小官微微一怔,这位水部郎中倒是个人才,崔子期,他记住了这个名字。
宣帝想了想,和颜悦色的看向了傅小官,说道:“那就这样,小官啊,你将这治理黄河的方案理个条陈备案,等崔子期回来之后,朕再给他看看。”
“这事就暂时这样处理,现在朕说说另一件事,本来是准备在大朝会上提起的……”他从龙椅上站了起来,走了两步,又道:“既然傅卿已经来了,那就放在今天把这事儿给定下来。”
“西南战事已毕,薛贼和席贼都已经授首,西部边军大将军费安整合了原西部边军十八万降兵,从二十多万义军中征募了十二万人,已经重建了西部边军。”
“南部边军虞春秋所部正在前往驻地苍溪,尚需征兵十万余。北部边军征兵事宜已经结束,朕允了彭成武将北部边军扩军为四十万,以应对荒国可能的威胁。另外东部边军的征兵也已经结束,虞问天帅三十万边军而今已驻守在沃丰原以东长岭山脉之瓦乔关。”
“虞朝之战事基本结束,神剑三旅而今正深入西戎……朕在这里还要告诉大家一件昨日传回的捷报。”
“神剑三旅以两千八百人,在汶山一战而胜虞乐所率领的十万黑衣卫!”
群臣顿时一惊,什么?
又是神剑军?
两千八百人就赢了十万黑衣卫?
“嘶……”满堂倒吸了一口凉气,这神剑军,当真是无人能敌之天军啊!
傅小官这厮……所有人的视线都落在了傅小官的背上,傅小官也是一脸懵逼啊,他还没有得到这个消息呢。
呵呵,他顿时笑了起来,苏墨这小子可以!
而今手下两员大将,一个白玉莲,一个苏墨,这二人就是神剑军以后的中流砥柱了。
宣帝很喜欢看着这群朝臣们震惊的样子,他面带微笑,轻捋短须,视线落在了傅小官的脸上。
嗯,这女婿给老子解决了天大的麻烦,还给老子长了不少脸面,咦,出去了一趟这小子瘦了不少,不行,得好生补补,可别把他给累坏了。
累坏了傅小官,老子怎么向他爹交代?
再说而今之虞朝可谓百废待兴,沃丰道之经济特区还要靠他来捣鼓出一个样板,嗯……赐他一个伯爵还不够,得再赏他一些别的。
“西南战事,朕原本担心薛贼会出秦岭而入八百里春川,祸乱江南,可傅小官和他的神剑三旅却将这场灾祸熄灭在七盘关以及剑门城。
当然,其中彭于燕和费安也立下了莫大功劳,朕对他们另外有赏。”
这是又要赏赐傅爵爷了?
距离他上次封为子爵才过多久?
才特么三个月多点,难不成这次又要进爵?
秦会之被撸了,空出来了一个政事堂参知政事,陛下一直未提人选,难不成这位置是留给傅爵爷的?
十八岁的从二品参知政事……这、这如何得了?
可人家凭的是真本事呀!
夷国谈判,一个时辰就让夷国签订了‘丁未赔款条约’,一场叛乱,傅爵爷亲自出马,千里奔袭,一举将叛贼消灭。
就在刚才,这位爷还对治理黄河发表了一通高深莫测的见解……
这样厉害的人,当个参知政事仿佛也合情合理。
宣帝微微一笑,又说道:
“傅小官以及他的神剑军在西南战事中居功至伟,所以,朕决定授予傅小官三等伯爵,世袭罔替,赐傅小官为定安伯!封地临江下村!”
宣帝话音刚落,满堂皆惊。
十八岁的三等伯爵……群臣们虽然已经想到了这种可能,可现在陛下亲口说来,却依然让他们心里一颤。
这是多么大的荣耀!
世袭罔替啊,还有了封地,那封地上的所有土地还有子民可都属于他傅府的了!
这小子当真厉害,自己家还有未出阁的女儿,得看看有没有机会亲近一下这位定安伯,若是能成为他的妾室……自己的家族多少也能沾得一点荣光啊!
关键是年龄,这小子才十八岁,若是他在沃丰道再干出一番成绩,二等侯爵是妥妥的事情,甚至直接登顶成为公爵也极有可能!
就在重臣眼巴巴羡慕的视线中,傅小官却忽然躬身一礼:“陛下,臣、臣恐难承其重,臣想用这个伯爵之头衔向陛下换几个人。”
……这是几个意思?
定安伯不要?
他想换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