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小說 爆裂天神 起點-第739章 上天入海,誰可擋我閲讀

爆裂天神
小說推薦爆裂天神爆裂天神
血象仰看着眼神冷漠的陆泽,罕见的,那种视万物刍狗的漠然竟然让他感受到如视神灵的震撼。
这一刻的陆泽于他眼中,比格鲁·怀斯曼更具有神性。
【若世上有神灵,或许就该如此吧。】
脑海中闪过荒谬的想法,血象随即将这可笑的弱者思想镇于脑海最深处。
身后披风熊熊燃烧,那不可一世的修蛇组织环首,在这一瞬终于不再隐藏心性。
血象放声大笑,猛地收声,讥讽道:
“我观天下,世人不自量茫茫何其多!与你相比,本座足以称得上是温良恭谦了!”
在他眼中,陆泽大放厥词之猖狂,足以称得上他平生仅见。
若是单论这点,他愿意称陆泽为当世最强。
只可惜,这世上牛皮吹得最响之人,死的也往往最快。
血象倒提巨镰,双手合握,炽烈火光铺满整柄武器。
这一刻的血象,如同从地底走出的大恶魔,那份狰狞令人不寒而栗。
手腕翻转,巨镰如同启动的直升机旋翼,呼啸着卷起璀璨烈火。
脚踩出无形的凹陷,甚至连同最下方笼罩紫岛学院众人的结界都是重重一弹。
血象携着当世之大凶恶,如神话中的吞天巨蟒狂暴升空。
逆势杀招。
——罗刹天·【蛇食月】!
生杀由心!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现在的血象对于陆泽,彻底动了杀心。
然而无论他是何等反应,出手有多么的凶厉狠辣,陆泽的眼神里都没出现半点波动。
他看着那再度袭来的超能与武道结合的绝世凶招,漠然开口:“与我相比,凭你也配?”
这是何等的猖狂。
如同热油浇在烈火之上,血象这一式【蛇食月】破空速度再提升三分,在天上天下百余道视线中,与陆泽的掌心星辰霎时对灭。
——轰!
仿佛两颗对冲的陨石相撞。
天空的迷雾、阴云,瞬间蒸发一空。
伴随着突破音障的冲击波荡开,一朵小型蘑菇云悍然在高空升起!
“人呢……我的天!”
“快看!”
结界内,紫岛学院众人震撼的看着这此界最强之境交手。
这等绚烂,已经远远超越人类想象的极限。
“那还是人类的手掌吗?”
江津口中喃喃。
视野里,陆泽手中白芒如平铺湖面,压着那炽烈火云点燃天空。
生生将这视野昏暗的迷雾区域映成烈火炼狱。
血象双手握着巨镰刀柄,这一刻他仿佛顶着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块恰好冲破大气层撞向海洋的陨石!
战甲之下,他全身肌肉狰狞膨胀。
罗刹天·【护体罡】!
罗刹天·【众生铠】!
高达九阶的修行秘法,在血象手中,底牌尽出,以期抵消陆泽层层下压的冲力。
纵然如此,陆泽那不属人间的巨力也依然无法卸尽。
陆泽单手压着血象,悍然直入海洋!
轰、轰轰!
滔天怒浪激起。
近距离看来,那高达百米的海浪,如同连绵不绝的山峦横着压下,声势远胜海啸。
陆泽看着手下之人,两人护体罡气将水荡开。
優秀都市言情小說 爆裂天神 愛下-第739章 上天入海,誰可擋我推薦
“沧海蜉蝣,安能与鲲鹏比肩。”
陆泽淡淡的讥讽,让血象脸色骤变。
但是脸色骤变的原因里,陆泽的言语却只占据三分之一,余下三分之二则尽数来自陆泽身上再度凭空升起的白色乱流。
“散罡,凝罡,你怎可如此迅疾!”
陆泽那攻击时散去大半罡风以求爆发的手段,血象并不陌生。
甚至说,血象比世人更要熟悉。
毕竟血象对于这种诡异武技的研究,是要走在世界之先的。
这种爆发型武技,从某种意义上说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
几乎是必然的,在使用一次爆发攻击后,会出现短暂的缓和恢复期。
然而眼下,在陆泽这里,血象的认知却被狠狠颠覆。
陆泽那肆无忌惮的散罡,冰冷淡漠的眼神里不见半分疲惫。
那底力之雄厚,竟然是他平生仅见。
哪怕是当世夏国天榜前三的巅峰强者,也不可能如此肆意。
夏国的战王里,何时有这等人物了!
这个执火者,到底是何来历!
思绪纷乱,狭小的空间已经无法让血象去思索更多。
近身之后,又在海洋之内,血镰哪里比得上拳脚好用。
想要反制,只能凭借另一手底牌!
该死的家伙。
血象目露凶光,这本该留给格鲁·怀斯曼的底牌,也要交出来了。
身后图腾虚影浮现。
一抹焰星浮现,随即猛烈爆炸。
这点火光引爆了四周无处不在的水分子。
血象终于有了些许的后退空间,这让他足以施展体术以外的招式!
罗刹天·洞穿三途之技!
血象周身尽是修蛇虚影图腾。
蠕动的血色身影从虚空中拉扯而出,反哺自身。
血象与陆泽拉开了不足五米的距离。
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说 爆裂天神 起點-第739章 上天入海,誰可擋我相伴
手中镰刀刀柄诡异延长,开始变得柔韧。
手腕甩动上挑。
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小說 爆裂天神笔趣-第739章 上天入海,誰可擋我讀書
刹那,镰切月光。
无数罡气化刃,狂暴冲向上方。
陆泽看着血象,眼中无喜无悲。
全身萦绕的白色气流猛然绽放,他右手环绕握拳,向后一擂。
嗡——
四周海洋深处,无数巨大气泡浮现,下一刻猛然爆裂。
这一刻,陆泽如两军对垒,阵前擂鼓的将军。
其锋锐,似寒光出鞘。
其势,霸道无双!
“这世上受我十绝武势不死之人……”
陆泽淡漠望着血象,说出了后两个残酷的字。
“尚无。”
上天入海,身居寰宇,我为当世之冠。
谁可当我!
陆泽武道之刚,拳意之烈,冠绝此界,当之无愧。
二字音落,陆泽拳如天地之矢,身躯为弓。
天下最霸道之意,莫过于此。
若此刻有第三人在水下观看,将看到气泡笼罩的两人悍然相搏的炸裂画面。
只可惜,这华丽绚烂的画面,终究只有血象独享。
陆泽一拳既出,头顶百米处的洋面,毫无征兆,方圆百米巨浪猛然荡起,瞬间蒸发成雾。
震撼天地的声势中,海洋沸腾起来。
高空之中,格鲁·怀斯曼看着下方惊心动魄的景象。
他怎么也想不到,这突然露面的不知名战王,竟然能和血象厮杀到如此惨烈地步。
看着此刻只有他和紫岛百人的战场,格鲁·怀斯曼湛蓝色的眼球中闪过悲天悯人的神色。
“为神布道,不必理会四季时节。”
光环浮现。
格鲁·怀斯曼穿过,全身笼罩白光,赫然刺向下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