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 傳奇藥農 起點-第一千六十七章 各宗之間有姻緣(求訂閱、求收藏)鑒賞

傳奇藥農
小說推薦傳奇藥農传奇药农
落霜阁十位女弟子,不想给对方释放野兽的机会,相隔六丈远就开始轰出大片霜花与冰锥,逼迫万兽殿弟子躲避。
趁着对方躲避的间隙,她们冲入人群,挥洒着寒气追打对方。
万兽殿弟子毫无准备,完全没时间取银球丢出野兽,手刚伸向腰带就会遭到银锥刺击。
而且落霜阁女子挥洒的寒气,让他们动作变得更加僵硬缓慢,难以灵活躲避。
有两名万兽殿弟子安耐不住,眼睛里闪过一丝红光,同时脸上开始露出凶相。
那名领头的万兽殿大师兄看到同伴异状,赶紧对着他们后脑,一人赏了一个爆栗。
人氣都市小说 傳奇藥農 txt-第一千六十七章 各宗之間有姻緣(求訂閱、求收藏)
“不许用!”
两名弟子这才醒悟过来,揉着后脑勺继续奔逃躲避,在剑台之上翻来滚去狼狈不堪。
也多亏大师兄提醒,否则他们要是用出邪修功法,那等于是老鼠在猫面前跳舞。
连番奔逃躲避,万兽殿大师兄闪开一柄扎过来的银锥,反手抓向对方胸口。
只听呲啦一声,落霜阁女弟子胸口衣物被撕开,洁白的肌肤瞬间映入眼帘。
完蛋,自己闯祸了!
火熱小說 傳奇藥農 txt-第一千六十七章 各宗之間有姻緣(求訂閱、求收藏)相伴
万兽殿大师兄心中大惊,抬头看了眼对方脸庞,可惜对方脸上挂了一层绢布,只能看见眼睛。
令他没想到的是,那名落霜阁女子并未着急遮挡,而是趁他愣神之际将寒气拍入四肢,将他牢牢制住。
制住他以后,女子才不紧不慢地撕开裙摆,把胸前春光遮挡住。
随后她取下面巾,一张熟悉的脸呈现在万兽殿大师兄面前。
大师兄不禁脱口而出:“夫人,你怎么在这儿?”
“离成亲还差三个月,我现在还不是你夫人。”女子嘴角露出微笑,“我是落霜阁数一数二的弟子,当然会参加比试。”
落霜阁上上下下全是女子,再加上宗门功法的缘故,全宗无一例外都是美女。
因此落霜阁也是各大宗门最主要的联姻对象,几乎每个实力较强的宗派,都会和落霜阁结成亲家。
万兽殿自然也不例外,这位大师兄往返落霜阁三年,好不容易才有了今天的成果。
他立即坐到地上,举起手表示投降:“不打了,我认输。
夫人,让你那些同门姐妹们下手轻一点,别逼我那些师弟用不该用的功法。”
“知道,你自己戒掉了吗?”
万兽殿大师兄双手一摊:“戒不戒我说了不算,要看长老们意思,而且凭我的修为,那功法不能左右我心智。”
“希望如此。”
女子重新蒙上面巾,提起银锥冲向战团,去支援自家姐妹们。
于此同时,千奇银堡和大荒孤城也打了起来。
墨影谷则在边上偷偷摸摸占便宜,一会儿攻击这家,一会儿攻击那家。
“不想受伤就闪开!”
随着吼声,闻剑宗队伍里冲出一人。
他额头闪亮着三颗神转瞳,以虚神境三转之力,举起点翠雕花长剑对前方所有修者横扫。
“疾风化象剑!”
听到这五个字,所有人都吃了一惊,赶忙向四面八方躲避。
不用猜也知道,闻剑宗能施展化象剑法的只有一人,那便是小剑痴洪啸欢。
化象剑法,讲究以气化象,让释放出的力量凝成实体长剑,锋锐坚固程度堪比法器本身。
疾风化象剑是化象剑法的第一招,气化剑形的程度也最低,狂风凝聚而成的巨大长剑,依然有类似气劲斩击的影子。
熱門小說 傳奇藥農 txt-第一千六十七章 各宗之間有姻緣(求訂閱、求收藏)相伴
然而就算它不够坚固,不够凝实,就算它依然会溢散大量气流。
它的攻击力,还是远远超出正常剑招范畴,好像打谷镰刀般扫过斩龙剑台三分之一的面积。
一招下去,顿时有八位不同宗派的弟子,躲避不及被狂风掀起,远远抛出剑台之外。
就连最强宗派天命宫的队伍中,也有个倒霉蛋太过自信,以为靠着星辰之力加持能防住,结果却连人带屏障全给扫飞。
妙趣橫生小說 傳奇藥農 我銅學-第一千六十七章 各宗之間有姻緣(求訂閱、求收藏)相伴
莫君容赶紧提醒剩下的八位天命宫弟子:“化象剑法是传说中的剑法,威力惊天动地。
而且刚才洪啸欢以虚神境三转的力量施展,被实体剑身扫到就要重伤,绝不能硬接。”
洪啸欢一击的得手,没有丝毫停留,立即调动天地之力准备第二招疾风化象剑。
看到他的架势,这次所有人都学乖了,早早腾空分散,避免被剑招一锅端。
有几名距离洪啸欢较近的墨影谷弟子,甩手飞射出二三十道黑烟细线,显然想打断洪啸欢剑招。
“是墨烟毒针,小心!”
洪啸欢身后两名闻剑宗弟子大声提醒,闪身而出甩开剑花,叮叮当当将黑烟细线打落。
黑烟之中露出一根根漆黑金属针,每根都像头发丝一样细,但长度超过手掌。
毒针落至地面,与斩龙剑台的岩石触碰,发出一连串滋滋声,听得人毛骨悚然。
也就这片刻时间,洪啸欢便将力量积蓄完毕,施展出第二招疾风化象剑。
他以同样的方式,挥舞狂风巨剑横扫斩龙剑台,将防御有漏洞的修者掀飞出去。
借助法器铠甲从脚底喷射的气流,千奇银堡的大弟子司徒封修窜上天空,远远避开疾风化象剑攻击范围。
他俯视斩龙剑台,双眼微微眯起,现在这个位置属于制高点,非常适合千奇银堡的法器发挥。
再看了眼其他千奇银堡弟子的位置,同样都利用法器铠甲飞离地面,自己发动攻击还能避免误伤,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他举起右臂对准地面,一连串叮叮当当的金属磕碰声后,小臂铠甲迅速组合成黑洞洞的炮管。
地面上大荒孤城的执令者眼尖,正好看到了这一幕,立即高声提醒同伴。
“是千奇银堡的龙吼炮,快避让!”
“该死,千奇银堡怎么把龙吼炮也拿上来了,真不怕死人啊!”
“别废话,快躲!”
在几名执令者的叫嚷声音中,司徒封修已经将天地之力与气劲混合,注入龙吼炮内。
炮管闪烁出骇人微光,随后直径一掌的光弹喷射向地面,带着一圈圈气流波纹砸至斩龙剑台。
轰隆,在光芒之中,一大团青紫色蘑菇云升腾而起,震得城池般的斩龙剑台摇摇欲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