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玄幻小說 我的重返人生 起點-第754章 祝你前程似錦,歸來仍是少年(求月票)展示

我的重返人生
小說推薦我的重返人生我的重返人生
9月21号,周三,天气晴朗。
上午九点,申城某酒店,苗为召集召开了第一次国产操作系统应用生态发展会议。
与会企事业单位共计40家,含前沿。
与会企事业单位代表一百余人。
前沿方面由吴伏城、石新荣、黄维鸣三人代表与会。
并无鹅厂等厂商代表参与。
前沿已经办完了的事情,工信部不会再来重复一次,浪费人力物力不说,还卵用没有。
所以这次会议上有许多陌生的面孔。
其中有一些来头颇大的单位。
比如:
江南计算所。
中科、军科、工程三院。
国防科大。
超算长沙中心。
如果方年与会的话,还会发现一两个熟面孔。
因为方年曾经常去无锡锻炼身体的缘故,关秋荷对无锡地方的部队无偿援助比较多。
其中就有同在无锡的江南计算所。
锻炼身体过程中,方年同学也与这方面产生了些许的交集。
会议由苗为亲自主持。
会议上,苗为表示,请大家齐心协力推动女娲DeskOS商用,主动积极配合DeskOS完善应用生态,主动在日常办公领域应用使用DeskOS正式版。
同时也表示nwK内核将一定程度开放开发。
当然也传达了许多精神。
比如维护信息安全、掌握操作系统核心技术等等。
从整体上是直接表明了对前沿的大力支持。
会后,苗为特别接受了媒体记者的简单采访。
“苗部,听说这次会议主题是发展国产操作系统应用生态,请问部里如何定义国产操作系统?”
苗为笑着回答:“以nwK内核为核心开发的系统,第一期主要是女娲的桌面系统。”
“……”
“据公开资料,女娲桌面系统应用生态已较为完善,支持该系统的软件大大小小共计已有上万款,为什么部里还将女娲桌面系统列为重点?”
苗为冷静道:“建议你关注一下女娲实验室或前沿官方发布的消息。”
该记者一下愣住。
“……”
又有人问:“那么部里将为女娲桌面系统的应用生态发展提供哪些方面的支持呢?”
苗为回答:“可以简单的概括为需要什么就提供什么支持,部里会尽快推动核心单位采购女娲桌面系统用于日常办公。”
“……”
“女娲桌面系统第一个正式版本将于近日发布,相信届时能解答大家许多的疑惑。”
“……”
苗为在媒体面前的表态,以及苏姿丰在庐州正式亮相,前沿将正式进军电脑CPU领域这两个消息都被传播到了海外。
最直接的结果是,部分区域才入夜的美利坚媒体舆论甚是沸腾。
在一些故意渲染出来的舆论声势中,夹杂了各种各样的阴谋论。
“……”
无非是警惕这个那个,分析这个那个,猜测这个那个。
持键当然不会错过这样可以拉粉的机会。
连续发布了数条推特。
“wtf!原来nuwa的实际目标是微软?真是不自量力!”
“为什么MIT的博士会去中国工作?前沿真的要搞个人电脑核心处理芯片?”
“我觉得AMD失去了一个非常优秀的领导者,这是AMD陷入困境的重要原因——没有一个优秀的核心领导者!”
“AMD现在或许只有一个选择,坚持自己!”
“……”
某网民:“我想看你理智分析,我一直觉得你的看法不会这么粗浅,你只是在愤怒。”
持键:“难道真的有人看穿了我的伪装?”
某网民用颇为骄傲的口吻:“从你对唐特的看法上我开始怀疑的。”
持键:“……”
美式快乐教育这么‘棒’的吗?
说真的,虽然方年曾经通过各种渠道都见识过海外尤其是美利坚民众那种亦被煽动的反智。
但是现在通过互联网,方年才真的发现这种反智的普遍性与根深蒂固。
这是美利坚有意为之的结果。
也是方便精英随便提出一个意见获得海量的群体支持。
想是这么想,但方年还是乐意扮演一回理中客的。
“根据公开市场信息,AMD确实面临着许多的困境,裁员应该会成为事实……
……
所以,无论怎样,AMD为了活下去都必须要做出选择,最起码需要通过短暂的合作来缓解公司现金流紧缺带来的压力。
比如给前沿授权X86等等。
……
当然,如果我是AMD的CEO,我将始终坚持绝对不合作,哪怕因此破产。”
最后,持键特地加了一句:“因为,自由是人类最崇高的追求!”
“……”
这条推特很快得到了海量的认同。
毕竟美利坚现在是晚上时间,很多人闲得蛋疼。
尤其是最后一句话,很是戳一帮人的心窝子。
“非常有道理,其实我们有Intel就足够了。”
“只要AMD它们不支持那个nuwa,它就是废的。”
“自由!”
“……”
持键最后这条推特的热门度一下就破了表。
搞得许多人都想喊一句自由万岁。
一场简单的煽动就这么完成了。
至于是不是有人来戳穿它,那都无所谓。
因为并不影响其中大部分认同的群体的继续认同。
就好像将来唐特登高一呼,立马有人去制造一条美丽的风景线一样一样的。
严格说来,美利坚的环境其实很适合资本精英阶层的生存。
因为群体太容易被煽动了。
精英阶层与普通阶层简直就是两个世界的存在。
如果说主流的网络新闻媒体舆论只是想博人眼球,获得流量,并施加一定的压力。
那么持键的发言就是想要AMD去死。
所以……
当AMD的危机公关团队看到网络上舆论风向的转变之后,整个就傻眼了。
他们太清楚这条推特开了个什么样的坏头。
自由不自由的另说,反正AMD现在是里外不是人了。
合作是错的,因为不自由了。
不合作……
这个可能也会是错的。
而且不合作带来的灾难性后果很可能是无法接受的。
因为中国市场的转变代表了一种全新的可能性,非常非常有助于AMD摆脱目前的困境。
本来看到消息后,AMD高管层还真是有点高兴,眨眼都一周功夫了,也可以借坡下驴,合作再谈个一两月,能解决许多问题。
而现在,自由论一出,接下来只要被竞争对手又或者眼馋AMD这块肉的资本稍加利用。
说不定明天就有人上街示威反对AMD。
那AMD的股价就真的没法看了。
“Fxxk!”
除了这个,他们找不到别的词替代。
只能想办法应对这样的突发舆论危机。
对‘持键’的恨意简直无以复加。
而使完坏的方年同学早就心满意足的下了线。
…………
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前沿始终在背后撺掇让事件保持热度。
不过除了15号通过媒体访谈表达女娲实验室需要合作以外,再未通过官方渠道表达任何关于合作的东西。
海外一些硬软件厂商也比较配合,多数发布了些消息。
其中被整个当成靶子的AMD是一份接一份的声明发了出去。
老实说,AMD高层很是有点难受。
苏姿丰这个人他们当然认识的,甚至内部就有人提议去挖她。
好家伙,这提议还没正式通过,人已经被前沿给挖去了中国。
这说明前沿真没有开玩笑,真是要搞消费级电脑CPU。
这对本来困境重重,现在莫名其妙风雨飘摇的AMD来说可不是个好消息。
总而言之。
大家都挺配合的,事件相关热度始终保持在一个比较多的关注线上。
持键也多次在推特上反复横跳。
一不小心就拥有了十数万用户关注。
主要是理中客、反复横跳、自由、崇高以及高频次发推,动不动一天几十条,自然而然的引人注意。
这些天里,庐州前沿也发生了一些变化。
譬如,第一台电脑正式在神舟电脑的生产线上生产出来,不过比想象中的要慢了许多。
因为庐州前沿就是想当个贴牌厂罢了。
所有元器件都很容易找到供货商,组装电脑也是个很成熟的产业。
理论上只要有钱,上午宣布下午就能做出来。
慢的原因也不复杂,为了确保较长的使用时间,以及尽可能的发挥出白龙D1的性能,带给终端用户更好的体验;
白泽实验室进行了一系列的元器件组合测试,选出了最佳组合的供应链供货。
其次等京东方的屏幕。
再有就是苏姿丰快速融入了庐州前沿,开始了她的CEO生涯。
关秋荷与温叶都回了申城……
…………
…………
一晃就到了9月28号。
这会仿佛都能闻到十一国庆长假散发出的味道。
方年同学上完课,溜达着从东门离开校园,没走两步迎面就碰上了李子镜。
方年主动笑着打了个招呼:“呦,子镜,好久不见,你这毕了业我还是头一次见到你。”
“好久不见。”李子镜微笑道,“这是刚上完课?”
方年点了下头,笑着调侃道:“怎么样啊,最近?”
“正式工作了也不说请我们搓一顿?”
李子镜笑了起来:“还行,毕业后往学校这边走动就少了,实在对不住,应该请你们吃个饭的。”
“有空的话,今晚搓一顿?”
说到这里,李子镜略顿了下:“正好我马上要离开申城了,趁这个机会跟你们聚一下。”
“嗯?”方年面露不解,“怎么回事,不是入职前沿了吗?”
李子镜虽然没入职前沿公司,但加入了前沿创业——直到现在,前沿创业都没更名成前沿生态。
因为这次改组的涉及范围广泛,意义也很不一样,所以属于进行中。
且改组后会从边缘成为绝对核心,所以从八月份开始就一直在积极开展校招工作,并从前沿实习部、后备实习生中择优邀请。
老员工的地位会进一步提高,不存在莫名辞退员工的情况才对。
迎着方年不解的目光,李子镜呼出一口气,道:“我辞职了。”
“打算去鹏城试试。”
方年眉头轻轻一皱,然后舒展,平和道:“因为曾幼?”
“知道你不喜欢她,不过确实是因为她,她在鹏城找到了一份不错的工作,鹏城机会很多,我也想去试试。”李子镜坦然道。
方年想了想,还是问了句:“你确定你不会后悔吗?”
“据我所知,前沿的薪资水准一向远超同行,鹏城虽然机会多,但可能不一定适合现在的你。”
李子镜低头用鞋尖磕着马路牙子,嘴上道:“谢谢你的好意。”
“不过刚毕业也许更适合去闯一闯,然后再安于稳定。”
方年止住了劝说的话头。
李子镜说得也有道理,刚出社会的那一两年是干劲最足的,什么都敢闯。
另一方面,李子镜其实才正式毕业两个多月,没有更切实的体会到生活成本等问题。
今年鹏城上调最低工资到1320元,最新数据的社平工资是4200元。
申城这边上调到了1450元,社平是4350元左右。
前沿系目前的最低月薪资标准是6000元。
就连前沿实习部最低月薪也上调到了4800元。
李子镜在前沿的月薪肯定是高于六千元,而且高过不少的。
去了鹏城,就不好说了,一般情况下是很难达到社平工资的,即便李子镜是复旦毕业。
如果收入降低,就会引发许多的问题。
但理性归理性,感性归感性。
即便方年认为曾幼各方面都不好,绿茶什么的,但毕竟是李子镜自己的事情
既然李子镜会一次又一次栽在曾幼手上,说明曾幼一定有特别吸引他的地方。
临分别前,李子镜忽然道:“对了,恭喜你上新闻啊,虽然有点晚了。”
“四万人会场演讲感觉是不是挺好?
反正我是想都不敢想,同样是在复旦上过学的人,差距真是有点大。”
方年笑笑:“刚上场就被镇住了,后来是当做看不见才继续得下去,其实没什么太多的感觉。”
“……”
告别李子镜后,方年按计划去了趟江湾。
前沿研究中心在昨天完成了全部的入驻前准备工作,他正好去看看。
已经落成的前沿研究中心并没有复杂的设计。
跟方年看到的图纸一样,就是个稍微有一点点不那么方正的长柱体。
楼高9层,占地面积7500平方。
预计容纳3500个工位。
目前女娲实验室和胜遇实验室的员工数量总计为2100多人,女娲1900多,胜遇只有200来人;
算下来还留有不少余地,够两个实验室发展个三五年了。
毕竟女娲实验室现在已经基本饱和了。
胜遇的话,走的是纯高端路线,连硕士都不多,博士为主,不少挂职教授。
谷雨陪同方年走了一圈,整体上还可以,该有的都有。
刚好能赶在十一当天搞搬迁。
“……”
当晚,方年应邀去了李子镜发起的聚会。
不老少人在。
得知李子镜要离开申城,大家也都是有些感慨。
像是高洁她们就祝福李子镜前程似锦。
都市小說 我的重返人生-第754章 祝你前程似錦,歸來仍是少年(求月票)熱推
在碰杯时,方年也笑着说道:“祝你前程似锦,归来仍是少年。”
“……”
老实说,方年还蛮希望李子镜能早点撞到南墙,早点回头的。
当了舔狗,很多时候会陷入自我感性中,做什么都容易错。
而这恰恰会让李子镜距离曾幼越来越远。
至少就目前的曾幼是这样的。
原因很简单,曾幼现在想要的是年少多金的白马王子,不是王子,多金也行。
正常情况下留在前沿,李子镜更容易尽快多金。
毕竟前沿内部的虚拟股方案马上就正式试点,接着自然是全面铺开。
以李子镜在2010年上半年就加入前沿实习部的老资历,是99.999%能享受到这份福利的。
可惜李子镜偏偏选了那个十万分之一。

======
PS:电脑品牌名字‘风华’,同意的扣1,不同意的扣2,或者提意见,不要山海经内名字,只想要简单顺口无侵权的,点赞多的采纳;主要相中了风华开头就俩成语,一个风华正茂,一个风华绝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