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小說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第七百二十一章 又是新年閲讀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小說推薦我真不想當天師啊我真不想当天师啊
“……我给你磨墨吧。”
“……好。”
提着那把伞,先前买到的红纸,廉歌和顾小影回到了屋里。
书房,廉歌将那些红纸放到了桌上,简单做着些裁剪。
顾小影从旁边柜子里,拿出了笔墨,放到了桌上,再看向廉歌出声说道。
廉歌看向顾小影,微微笑着,点了点头。
“那我先去接点水过来。”
顾小影说着话,往着书房外走了出去。
看着顾小影走出书房,再转过视线,廉歌将买来的红纸,简单裁剪成了两条相同的长幅。
再将先前已经裁剪好的些,或方或或长条的红纸,放到了桌旁边,廉歌转过视线,透过书房的窗户,看了眼窗外。
窗外,夜幕已经笼罩,夜色下,街道上,已经冷清许多,远处高楼间,万家灯火点缀着,往着一户户人家屋外映着。
似乎灯火下,一户户人家里,正或一家人正吃着晚饭,或是挤在沙发上,说着许久未见的话。
望着那盏盏灯火,廉歌微微顿了顿目光。
“……廉歌,你想好写什么春联了吗?”
端着个杯子,接了些水,顾小影重新走回到了书房里,倒了些水再砚台里,拿着墨磨着,望着廉歌,出声问了句。
廉歌闻声,再转过视线,看向顾小影微微笑了笑,拿起了旁边的毛笔。
“好了,廉歌你写吧。”
顾小影磨好了墨,再搬了张凳子,坐到了廉歌旁边,有些感兴趣着,望着廉歌。
廉歌微微笑了笑,再看了眼屋外,远处城市里,高楼间,点缀着的万家灯火,
再转过视线,廉歌提起了毛笔,沾了些墨,在已经裁剪好的红纸落下了笔。
“……灯火下,饭菜香四溢,老少齐聚……”
笔触在裁剪好的长幅红纸上挪动着,旁边,顾小影坐在凳子上,感兴趣着张望着廉歌笔下渐出现的字迹,小声念着,
“……万家里,欢笑声交杂,阖家团圆。”
再沾了些砚台里的墨,廉歌再另一张长幅的红纸上再落下了笔,写下了剩下的句。
再抬起笔,春联上的墨迹似乎已经干了,字迹如同镌刻在了红纸上。
“……说吧,男人,是不是背着我在背地里连毛笔字了。”
等廉歌停下笔,顾小影再望了望对联上的字迹,抬起头,认真地对这儿廉歌出声问道。
廉歌闻声,微微笑了笑,
转过视线,再望了望已经写好的春联。
毛笔字他是不怎么写,不过他会画符啊。
“可能是画符练得吧。”
“廉歌,哥哥,我感觉你在唬我……”
笑着,再提着毛笔,沾了些墨水,廉歌再拿过张短些的红纸辐条,写上了春联的横幅。
“又是新年。”
再抬起笔后,如同先前一样,如同镌刻在了纸上。
……
“……走吧,拿出去贴上吧。”
再拿了几张反正的红纸,写了几个福字,廉歌放下了笔,转过视线,对着顾小影微微笑着,出声说道。
“……走吧。”
顾小影伸出手,帮着将放在桌上的春联,和几张福字,拿了起来。
……
“……廉歌,这么贴正了吗?”
“正了。”
将福字暂时放在了一边,拿着春联,廉歌和顾小影再打开了客厅门,
拿着幅春联上联,顾小影在门边摆弄着,不时往后退退,打量下。
廉歌应着顾小影,微微笑了笑,伸出手,朝着对联一轻挥了。
“好了。松手吧。”
廉歌笑着,出声说了句,顾小影松开了手,春联被牢牢贴在了门侧。
……
“……嗯……”
“……廉歌,你把那个福字拿过来下。”
“好。”
贴好了门两边的春联,再将横幅贴到门框顶上,
顾小影往后退了两步,望着门上贴好的春联,满意着点了点头,
紧跟着,又再转过头,对着廉歌再出声说了句。
廉歌笑着应了声,将放到旁边的福字递给了顾小影。
“……福倒了,福到了……”
“……好了。”
“……我们进屋把其他福字贴上吧。”
接过那张福字,将福字倒转过来,顾小影将福字贴到了客厅门正中间,再往后退了步,满意着望着。
……
“……好了,都贴上了。”
重新进了屋里,顾小影和廉歌忙活着,再一间间卧室门上,再贴上了福字。
顾小影满意着望了望屋里。
“走吧,再去给你准备下新年礼物。”
廉歌笑着,望着顾小影,再出声说了句。
……
精品玄幻小說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起點-第七百二十一章 又是新年展示
“……廉歌,你是要送我这把油纸伞?”
回了书房,廉歌一挥手,收拾了桌子,将从那条街上,带出来的那把油纸伞拿上了桌子,撑了开。
再提起毛笔,廉歌沾了些砚台里的墨,在伞面上落下了笔。
墨水在油纸伞上晕染了开,廉歌挪着笔锋,在伞面上勾勒着。
旁边,顾小影坐在廉歌旁边,不时帮廉歌磨下墨,望着廉歌笔下。
伞面上,墨水晕染涂抹下,枝叶交错着的树木浮现出,
顺着这颗树延伸出的枝叶,旁边,又一颗树在廉歌笔下被勾勒出,
随着笔锋变幻,两颗紧挨着的树,枝叶似乎生长着,渐交杂,渐缠绕,渐联结在了一起。
看着伞面上渐浮现出的画面,顾小影没再出声说话,只是认真着望着。
看了眼伞面上已经联结在一起的两颗树,廉歌再提起笔锋,沾了沾墨水,再在两颗联结在一起的树上面些,落下了笔触。
墨迹再晕染开,在伞面上,树上面些的位置,勾勒出两只飞鸟。
飞鸟紧挨着,依偎着,各自只有一边的羽翼,正展翅着,似乎朝着那联结在一起的两棵树费飞着。
“……是西湖畔,那位老夫妇的伞,是吗……”
廉歌落下最后笔,勾勒出了两颗交缠,联结在一起的树,比翼依偎着的飞鸟。
旁边,顾小影看着,有些惊喜着,出声再说道。
将手中的毛笔放下,廉歌拿起了这把勾勒了些画面的油纸伞,递给了顾小影,
“这把伞是我送给你的。”
微微笑着摇了摇头,廉歌再望着顾小影说着。
顾小影闻言,脸上浮现出笑容,望着伞上勾勒着的比翼鸟,连理枝,将油纸伞接了过来。
……
“……廉哥哥,哥哥……”
“……过来,哥哥……你送了我个新年礼物,我也送你个新年礼物……mua~”
拿着油纸伞再望了望,顾小影脸上有些欣喜着笑着额,
再有些小心着,将油纸伞轻轻放到了一边,依偎在廉歌怀里,抬着头,望着廉歌,凑到廉歌眼前,哈着热气,唤了廉歌两声,再凑近了些,轻轻亲了下廉歌,再望着廉歌。
看着顾小影,廉歌微微笑了笑,
再低下头,亲了下顾小影。
“这份新年礼物还喜欢吗?”
笑着,廉歌看着顾小影出声说道。
“……很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