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都市言情 第九特區 ptt-第一七四七章 走廊內的密謀看書

第九特區
小說推薦第九特區第九特区
“我用什么办法,你就不用管了。”可可俏脸严肃地回应道:“你就把这个事情,交给我处理就好了。”
“可可,盐岛的事情不是儿戏,我们和顾系,陈系,在这件事情上的投入,你都是看在眼里的。”秦禹皱眉回道:“所以你要有办法,就必须要告诉我确切方案,这样我也好说服他们啊。”
“我现在问你,你有办法解开这个死局吗?”可可冷静地问道。
“没有。”秦禹如实回道。
“我用的一些办法,不适合让你知道,你只管交给我做,然后等结果就行了。”可可思路清晰地回应道:“我的方法不一定能成功,但是可以一试的。而且,你知道陈俊给你打这个电话的用意吗?”
秦禹叹息一声回道:“我当然知道了。”
“那不就得了。”可可语速很快地回道:“陈系现在是不想打内战的,因为没有任何胜算,而且顾系肯定也是不想看到,三大区这时候爆发内战的。现在外患太过严重,浦瞎子的问题还没有解决,怎么可能在家里又开火了?七区的反陈势力,就是看准了这个时机,才提出了这种要求。换句话说,这个股份,你给也得给,不给也得给。不然吴俊生的问题解决不了,你别说拿盐岛了,就是浦系你都保不住,之前的一切投入也都打水漂了。”
秦禹仔细思考着可可的话,没有回应。
“我的思路是这样的,”可可继续帮着秦禹策划:“既然对方逼着你,硬想要坐上盐岛的餐桌,那你不如就把这个机会给他。这样一来,你不用再分出去精力,去想尽一切办法防御他们;二来,盐岛事件也变成了他们自己的事儿,那他们自然会比谁都用力,根本不用你催促,就会帮你尽快解决浦系内战。”
秦禹听到她的话,不自觉地点了点头。
“这样干,有三个好处。”可可继续说道:“第一,浦系内战结束得越快,对你和顾系来说,都是一种及时止损。起码你们不用再打仗了,部队不用再消耗了,这种好处你应该清楚有多大。第二,韩三千的股权虽然让出去了,但老三角的切实利益,我们却紧紧地握在了手里啊!你之前不已经和浦瞎子谈了吗,要在老三角地区,拿到五百公里的防御纵深,这等于是扩充了三大区的版图啊。这不仅是千古留名的功绩,而且实际意义也非常重大。五百公里的驻防范围,已经不比盐岛的价值差了。第三,战争尽快结束,三大区的军事平衡,马上就会回到之前的状态。因为西北先遣军,和咱们川军,不用再跟五区打仗了,必要时,我们可以抽出精力去支持陈系。而七区目前仗着顾系和咱们在西北打仗,敢叫板陈系的优势,就瞬间没有了,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我懂。”秦禹点头。
人氣言情小說 第九特區-第一七四七章 走廊內的密謀相伴
“所以,退一万步说,你现在就是不让出股权,那也要面临一场大硬仗要打,而且还不一定能赢。那咱们为什么不先把浦系内战,和盐岛股权的事儿给它结束了,把该拿的利益全拿了,然后再进行内部斗争呢?”可可双眼明亮地说道:“哪怕日后七区提的条件太过苛刻,我们接受不了,那再跟他们打一仗,也不亏啊,起码比现在的局面要好受的多啊!”
秦禹怔怔地看着可可,心里非常惊讶:“你对军事政治也这么敏感吗?”
“不,我并没有从军事政治的角度考虑问题,因为我根本不懂。”可可摇头回道:“我只是从事情的优先级来分析局势。现在很明显的是,浦系内战的优先级,要比一小部分的股权高。让出韩三千的部分股权,你手里的股权还占大头啊,我们谈不上输,最多就是回到和对方谈判的阶段。而不搞定老三角,你就没办法把事情推进下去,那你又何必纠结呢?先干优先级高的事儿,不就完了嘛!”
“有道理。”秦禹缓缓点头:“听你说完,我他妈心里敞亮多了。”
“况且,未来韩三千的股权问题,不一定就尘埃落定了。”可可思考一下说道:“还是那句话,你让我来处理这个事情,我想试试。”
秦禹盯着她问道:“你为什么不跟我说计划呢?”
“因为我也没想到具体的细节。”可可捋了捋发梢。
“你撒谎了。”秦禹直言说道:“你一跟我撒谎,就喜欢捋头发。”
“哎呦,你这人怎么就那么喜欢刨根问底啊!”可可推着秦禹催促道:“你赶紧回去跟他们谈吧,一大堆人等着你呢。”
“好吧,我先回去谈。”秦禹点头。
“我不进去了,我给叶琳打个电话。”可可掏出手机,转身就要离开。
秦禹望着她的背影,张嘴喊了一句:“可可!”
“啊,怎么啦?”可可转身。
“浦瞎子遇刺的事儿,你清楚吗?”秦禹很突然的问了一句。
可可刚要下意识去捋发梢,随即自己怔在了原地。
秦禹看着她,顿时皱起了眉头:“你果然有很多事儿……。”
“那天你跟我说,你给川府画了一个蓝图,想让它腾飞,那我尽力而为的帮它插上翅膀吧。”可可故意用轻松的语气回道:“过程不重要,结果是我们想要的就行。”
“果然是你!”秦禹瞪着眼珠子要发火。
“哎呦!”可可顿时很无语地看着秦禹,翻了翻白眼说道:“秦师长,你能稍微有一点点城府吗?如果真是我,这么大的事情,我会提前不跟你通气吗?你看,一逗你,你就急了。”
秦禹狐疑地看着她:“你不要和我打马虎眼。”
“真的不是我。”可可像看神经病一样地看着秦禹:“你不要总以为很了解我,好吗?我开心的时候也喜欢捋头发,这就是一个习惯而已。”
“真不是你?”
“特么的,你怎么废话这么多呀?”可可凶巴巴地回道:“是我,行了吧?你把我交给浦瞎子吧!”
秦禹斜眼看着她:“川府有一个算一个,但凡他是个带把的,就没有我摆弄不明白的,唯独你这个……。”
“我这个什么?”可可笑着问道。
“去,滚吧!”秦禹摆手:“我先进屋。”
可可笑面如花,双眸弯得跟个月牙一样,拿着手机走到走廊尽头,拨通了叶琳的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