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异能 大數據修仙-第兩千四百九十一章 蹊蹺推薦

大數據修仙
小說推薦大數據修仙大数据修仙
警报一起,冯君就知道,自己不能继续待下去了,必须尽快撤离。
然后他跑到一个监视器的死角——指挥部里监控的死角大都是有缘故的,不过这个死角,却是因为树枝长得太浓密逐渐形成的,士兵们没有及时调整。
他放出了戈巴夫,手动操作将他自杀掉,当死者握着激光枪的手臂缓缓垂下,他早已经挪移到了十余里外一座坍塌的建筑里。
他虽然离开了,但是大佬的神念还足够监视军部核心。
因为刚才激光手枪的发射,军人们只用了五秒钟,就找到了死去的戈巴夫。
激光枪自杀,枪击的还是头部,一般情况下不可能被救活,意识到这一点,很快地,警报就被解除了,军部也重新隐藏进了夜色中。
不过此刻的指挥部里,还是有不少人在忙碌,戈巴夫的身份在五秒钟之内就被确定了,又用了十秒钟,大家确定他手上的通行证是偷来的,正主儿已经亡故。
两分钟后,有人从他的口袋里发现了虫子神像的照片,一时间,在场的人都是目瞪口呆,“这是……那个教派的?”
由此可见,高层并不是不知道虫神教的存在,没有向外宣扬,估计也是不想引起恐慌。
紧接着,有人低声怒骂,“这家伙是谁引荐到军部的?真是罪该万死!”
“等一等调查结果,”有人还算镇定,“一张照片代表不了什么,没准是有人想挑拨。”
然而也有人不同意他的话,“挑拨的话,使用什么手段不行?用这种反人类的方式,本身就已经是宣战了。”
调查结果很快就出来了,这张照片能一定程度上影响脑电波,确定是真货。
“瞳孔取像!”这又是一种高科技调查手段,从刚死的人身上,提取视网膜的信息,能整理出死前半分钟到一分钟的视觉留影。
“调查此人入伍以来的全部记录,”又有别的命令吩咐了下去。
不知不觉中,有人就暴露了为什么会设伏的原因,“我认为此人不是下载资料的奸细,那人进入萨琳娜中校办公室的时候,没人知道她是怎么进入指挥部的,而此人却用了假证。”
原来冯君虽然清理了自己的痕迹,但是海量数据下载的经过,那是不可能消除的,萨琳娜第二天醒来,觉得居然两个晚上睡这么死,有点不对劲。
她本身就是间谍,对这种异常非常警惕,于是她查询了一些信息,骇然地发现,那两个晚上,自己的数据下载量极其恐怖。
然后她使用了一些手段,检测了一下自己的终端,发现曾经有数据写入,又被擦除。
在写入和擦除的过程中,终端的空间曾经被大量占用——没办法,冯君虽然也努力学习了电脑操作,但终究没到专家级别。
然后萨琳娜果断地通知了军情司,她心里甚至隐隐怀疑,是不是有人要坑她。
军情司一调查,那就更专业了,很快就查出,萨琳娜的ID在这两个晚上,下载了大量的军用设备维修手册,然后他们通过监控中心了解到,两次都应该是萨琳娜本人在操作。
这个情况,就让人感到异常恐怖了,萨琳娜赌咒发誓不是自己在操作,而且情况显示,对方竟然具备了拟态能力。
大家从心理上讲,还是愿意相信她的,虽然客观上讲,存在贼喊捉贼的可能,但是她下载的那些东西真的没有多么敏感——外界可能有需求,可是在军中,得到这些东西不算难。
最可怕的是,居然有人能拟态萨琳娜,连指纹和虹膜都能模拟,这简直在挑战大家的三观,所以这个人必须尽快抓到!
然后他们就做了计划埋伏,不成想,居然出现了虫神教的信徒,这让很多人冒出了一个颤栗不已的念头,“不会吧,虫族也要学习使用战舰了吗?”
如果不是想偷学的话,学习维修技术做什么?
虫族的个体虽然极为强悍,但是人族一直没有生出绝望之心,一来是因为绝望没用——再绝望也不可能避免成为虫子的口粮,二来就是虫子不会使用高科技武器。
如果虫子也开始使用高科技武器,那么人族就算不想绝望,也得绝望了。
不过不管任何时候,总存在一些理智而冷静的人,“也许没那么糟糕,虫子是玩信仰的,而且体型不一样,做不出来统一的战舰,既然不统一,不但制造难,维护起来也麻烦。”
又有人补充,“我倒是认为,虫族之所以收集维护手册,很可能是要研究这些军事装备的弱点,以便有针对性地攻击……这事儿又不是没有发生过。”
超棒的都市小说 大數據修仙 愛下-第兩千四百九十一章 蹊蹺
人族和虫族初次在宇宙中遭遇的时候,确实出现过这个问题,人族固然吃了大亏,虫族猝不及防下也损失不小,所以它们寻找对付这些战舰的办法。
这么说吧,人族之所以发明防止搜魂的芯片,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因为,虫族使用搜魂了解人类的情况,其中的重点当然就是如何对付战舰。
不过几千年过去了,虫族和人族都有了不小的进步,对于对手的情况也很了解,基本上也就懒得再打听这些细节了——就算人族又出新武器,万变不离其宗,打两场也就适应了。
大家正在分析这些问题,萨琳娜猛地出声了,“不对,这个人……这个人族叛徒,应该不是下载资料的人,否则的话,他应该会拟态,又何必使用偷来的通行证?”
提出这个问题之后,她的灵感再度爆发,“我觉得下资料的奸细,都可能不需要过岗哨。”
有口皆碑的玄幻小說 大數據修仙 起點-第兩千四百九十一章 蹊蹺相伴
“有这么厉害吗?”有人皱起了眉头,如果进指挥部都不过岗哨,那就太可怕了。
有人却是若有所思地点点头,“不排除这个可能,这个叛徒自杀,都能选个监控死角。”
“那是树枝遮挡了,指挥部的围墙绝对没有死角!”有人不答应了,这可是涉及到了渎职的问题,“我倒是很好奇,下资料的如果不是这个人族叛徒,这两方会是什么关系?”
“绝对不会是合作伙伴,”终于又有理智而清醒的人说话了,“我的感觉是,这个人族叛徒是被有意揪出来的,所以他很有可能不是自杀,可惜这一枪,把脑波芯片打坏了。”
“不是自杀……”有人的脸色开始发白,“还有人能操纵了那个教派的教徒?”
“这就是未知情况了,”有人能正视己方的不足,“不过我现在最想知道的,还是这个人族叛徒,为什么就这么主动跳了出来,他或者……下资料的势力,是怎么考虑的?”
然后有人分析,“如果你们的假设成立,虫族不需要偷资料,那么偷资料的只可能是人族,那结论就很好得出了:只要还承认自己是人族,谁会不恨人族叛徒?”
“那现在就一个问题了,”有人竖起了一根手指,这是一个领导模样的人,“偷偷下载资料的人,会是哪一股势力?那可是指纹和虹膜拟态,谁家能开发出来这么先进的技术?”
然后这位侧头看向萨琳娜,“中校,我想问一下……你祖籍是哪里的?”
萨琳娜愣了一愣,才叹一口气,“我祖籍是匈曼绿星月市。”
这一点她是根本无法否认的,人族和虫族爆发了全面战争,在巨大的生存压力下,人族联邦根本不存在绝对的隐私,只要想查她,一个基因对比就能弄清事实。
而且她上学、服兵役的过程中,档案上也记载得很清楚,她甚至还有绿星月伯爵爵位的继承权,只不过是顺位比较靠后。
她这个身份……有一点敏感,可是没谁敢公然质疑,匈曼帝国已经解体,目前是联邦的一部分,虽然很多贵族保留了爵位,但是死在保卫人族战争中的贵族,随便就能点出一大批。
像萨琳娜这种前十顺位的伯爵继承人,等同代伯爵爵位确定下来之后,她起码是个勋爵,尽管不能传承下去,可也勉强算得上贵族。
她如果战死在这里,就又是一个死于人族保卫战的贵族。
在人族联盟统一抵抗虫族的前提下,谁敢胡乱怀疑她,说她心存祸心,那是绝对的正治不正确——万一前匈曼帝国的人族因此寒心,那问题就大了!
问话的这位也没有想到,随口一问,碰到这么一个雷,他怔了一怔,笑了起来,“我听说了,军部里有匈曼帝国的准女伯爵,没想到是你……既然是你,那就不可能是奸细。”
说话的这位,是军部的八号人物,他其实很清楚,匈曼帝国那里并不太平,匈曼复国军也是潜势力比较庞大的地方武装,但越是这样,他越不能表现出对萨琳娜的怀疑。
事实上,他也并不怀疑对方做了手脚,因为匈曼复国军这股势力……怎么说呢?
人氣都市言情 大數據修仙 txt-第兩千四百九十一章 蹊蹺看書
说穿了,就是一帮想要恢复祖上荣光的遗老遗少,不缺野心,影响力也有,但是要论起科技水平,那真是差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