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 我居然認得上古神文 愛下-第五百二十六章 怎麼這麼安靜?讀書

我居然認得上古神文
小說推薦我居然認得上古神文我居然认得上古神文
“嗯~”
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 《我居然認得上古神文》-第五百二十六章 怎麼這麼安靜?熱推
廖泽宇缓缓睁开双眼,感觉身上一阵阴寒,体内的血液也不知流去了何方,大脑一片混沌,映入眼帘的,却是无尽的黑暗。
我这是……在哪里?
他晃了晃脑袋,努力转动四肢,过了许久,才感觉血液重新开始循环起来,身上也逐渐有了温暖的感觉。
眼前的景象渐渐清晰,显得熟悉而陌生。
这是一间封闭的密室,四周只有光秃秃的墙面,屋子的正中央,摆放着一张小巧的柚木桌子,上面叠放着几册书籍,以及一根灵晶灯。
廖泽宇努力搜索着记忆,脑中忽然灵光一闪,回想起眼前的房间,正是与自己炼丹房地底相通的一间密室。
此密室并非这一代阁主所造,而是存在于“丹阁”建立之初,据他推测,可能是历代某位炼丹大师刻意为自己建造的隐秘之所。
那位大师去世之后,密室便遭到闲置,渐渐变得无人知晓,直至廖泽宇占据了这间炼丹房的某一天,在一次机缘巧合之下,才发现了自己坐垫底下的隐秘机关。
打那以后,但凡遇见什么不开心的事情,他总会将自己一个人关在密室之中,享受片刻清净,排解心中烦闷。
直到某一天,宋小倩拜入了廖启灵门下,这个生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脑后扎着两个小辫子的可爱萝莉,很快就黏上了他这位师兄。
那一年,他是个十三岁的清秀少年,而宋小倩则是一个只有五岁的可爱萝莉。
很快,这间密室,就成了师兄妹两人共同的秘密。
脑中浮现出与小丫头在密室之中闲聊私语,一起吐槽自家老爹的画面,廖泽宇的嘴角不自觉地微微上扬。
对了,师妹!
好文筆的都市言情 我居然認得上古神文-第五百二十六章 怎麼這麼安靜?讀書
这一瞬间,他忽然回忆起宋小倩给自己送汤,又在汤里下了“离魂草”的过程。
这丫头,真是越来越没规矩了,居然敢对我下药!
这一回,非得好好教训教训她不可!
妙趣橫生都市言情小說 我居然認得上古神文 線上看-第五百二十六章 怎麼這麼安靜?展示
廖泽宇大为光火,猛地跳将起来,迈开大步,朝着密室的出口走去,打算逮着宋小倩,好好数落一通。
密室打造得很深,通道很长,仅仅回到炼丹房,便花去了约莫半刻时间。
自机关暗格中爬出来,廖泽宇环目四顾,屋内早已没有了宋小倩的踪影。
推开门,四周一片寂静,没有半点人声。
怎么这么安静?
廖泽宇隐隐感到有些异常,这一代“丹阁”人丁兴旺,盛况空前,平素待在屋外,他总能看见熙熙攘攘,听见人声鼎沸,之所以将炼丹房打造得这般隔音,正是为了杜绝外界噪声对于炼丹师的干扰。
然而,本该人来人往的屋外,却没有半点声息,就仿佛踏入了一座空城。
廖泽宇向外走了几步,来到视野宽阔的位置,目光四下扫视了一番,他的呼吸瞬间凝固,瞳孔急剧收缩,心脏几乎要从喉咙里跳出来。
映入眼帘的,是一根根焦黑色的枯骨,七零八落,散布了一地。
作为“丹阁”少阁主,他一眼便能识别出,地上这些,都是人体内的骸骨。
难道是……
一个可怕念头自脑海中浮现,却又被他硬生生地压了下去。
廖泽宇在数不尽的骸骨间漫无目的地游走着,天气并不炎热,他的额头却隐隐渗出冷汗,眼神极力四下探寻,试图找到证据,来说服自己这些骸骨,并非来自“丹阁”中人。
忽然间,一片碎裂的白色布条,进入到他的视线之中。
布条上方,绣着一个粉色的“倩”字,字迹娟秀,显然出自女子之手。
四周零落着几片相似的白色布条,不远处的地面上,堆放着纤细的骸骨,从体格上可以轻易分辨出,这些骨头的主人,乃是一名身材颇为窈窕的女子。
“师、师妹……”
廖泽宇跌跌撞撞地来到骸骨跟前,“扑通”一声跪倒在地,捧起一根细长的臂骨,嘴唇和双手止不住地哆嗦着,一颗心瞬间沉到了谷底。
他在第一时间便认出了这些布条,正是来自于师妹宋小倩的白色长衫,地上的女子骸骨究竟来自何处,已是不言自明。
路上所见的其他枯骨旁边,都没有留下衣物,唯独宋小倩的长衫被人为撕裂,散落四周,廖泽宇几乎能够想象得出,师妹在临终之际,究竟承受了怎样的屈辱。
“.…..师兄从来贪玩,不好好听师父教导,否则又如何会分辨不出‘离魂草’的味道……”
“……若是能够一辈子留在你身边,替你洗衣、做饭,那该多好……”
“.…..你一定要活下去,只求你与云姑娘子孙满堂之日,还会记得当年有我这么个师妹……”
最后一次相见之时,宋小倩对他说过的话语不断在脑海中涌现,仿佛师妹犹在耳旁,温情款款,柔声细语。
廖泽宇的视线瞬间模糊,眼眶早已被泪水浸没,朦胧中,掌心的臂骨似乎化作一条纤细玉臂。
视线顺着这条白玉般的胳膊向上游走,映入眼帘的,是宋小倩清丽的容颜,一颦一笑,一举一动,都显得那样娇俏可人。
“师妹!”
廖泽宇心头一喜,忍不住伸出右手,想要拉住宋小倩。
然而,手掌却从宋小倩的身上穿了过去,紧接着,这位白衣丽人的身影缓缓消失在空气之中。
原来一切,不过是虚妄,是幻影。
难以描绘的揪心感不断侵袭而来,廖泽宇只觉胸闷、窒息,几乎喘不过气来,直至此刻,他才忽然明白,宋小倩在自己心目中,究竟有着怎样的重要性。
原来自始至终,我最爱的人,都是她!
“啊!!!”
瞬间的明悟,令他心如刀绞,廖泽宇将宋小倩的臂骨贴在胸前,泪水止不住地哗哗落下,仰起脖颈,对着天空发出一声无比悲凉的长啸。
四周依旧静悄悄的,没有一丝一毫的声音。
唯有“丹阁”少阁主凄厉的啸声裂石穿云,响彻四方,经久不息地萦绕在空气之中。
……
与风云变幻的伏龙帝国相比,此时大乾帝国境内的南疆省区域,却显得异常安定,帝都叛乱的余波已经消散得差不多,人们的生活重新归于平静。
曾经叱咤风云,显赫一时的萧家,渐渐淡出了普通民众的记忆,不过数月之间,曾经的第一世家,竟仿佛从来不曾存在过一般。
如今的大乾帝国,风头最盛的,无疑是掌控着帝国经济命脉的上官家,以及在短时间内连续两次易主的南宫世家。
这一天,风和日丽,微风和煦,碧蓝的天空万里无云。
站在扶风城并不宽敞的街道上,可以清晰看见远处绵延巍峨的青云山脉,以及山上那尚未来得及褪去一身绿色的山间植物。
“阿益,便是这里么?”
街角处,一道黑色身影用洪亮的嗓音问道。
“不错,开阳,根据长老们推算,瑶光和阿梁大概就在这附近消失的。”身旁被唤作“阿益”的黑衣男子轻声答道,“只是不知为何,以大长老的功力,也无法推算出准确位置。”
“这世间懂得演算之法的,并非只有咱们一家,或许是有此道高手扰乱天机,屏蔽了大长老的推演之法。”
开阳是一名身材魁梧,头发火红的健硕男子,五官算得上端正,双目炯炯有神,浑身散发出积极阳光的味道。
与之相反,阿益生得肌肤雪白,五官清秀,透出一股文弱书生的气息。
这二人皆是身着黑袍,胸口绣着一个红白两色的阴阳太极图,服饰与曾经袭击过清风山的神秘男子瑶光,竟然毫无二致。
“既然锁定了大体方位,想要找到目标,却也不难。”阿益微微一笑,白皙的脸蛋上泛出兴奋的红色,如同女子一般清秀。
“你想怎么做?”开阳大大咧咧地问道。
“我已经打听过了,前面山上有个女子门派,唤作‘飘花宫’,听说乃是大乾第一宗门,十分厉害。”阿益不急不缓,娓娓道来,“瑶光他们的失踪,多半和这‘飘花宫’有些联系。”
“女人?能厉害到哪里去?”开阳皱了皱眉头,眼中闪过一丝不屑,“既然你怀疑‘飘花宫’,不如咱们直接打上山去?”
人氣都市言情 我居然認得上古神文討論-第五百二十六章 怎麼這麼安靜?推薦
“不急。”阿益摇了摇头道,“瑶光和阿梁的实力,并不在你我之下,能够让他们陷在这里,对方的能耐,绝对不可小觑,须得谋定而后动。”
“你也知道,我不喜欢动脑。”开阳不耐烦道,“有什么计划,不妨直接说出来,莫要浪费时间。”
“据说‘飘花宫’在这扶风城中,有一处售卖灵药的产业,叫做‘清风阁’。”阿益似乎十分了解开阳的性格,微微一笑道,“咱们不妨先去那里打探一番。”
“用得着这么麻烦么?”开阳不以为然道。
“凡事小心些,总是好的。”阿益坚持道。
“好罢。”开阳拗不过他,只得让步道,“我只管打架,其他事情,都交给你来负责。”
“好。”
商议已毕,两人分别取出一个白色面具戴在脸上,将眼睛以外的面部完全遮盖住,随即迈开大步,直奔“清风阁”而去。
……
“什么!珠玛失踪了?”
从叶青莲和仇天龙处得知了这一噩耗,钟文只觉天旋地转,整个人都陷入到震惊和悔恨之中。
“对、对不住。”叶青莲面色苍白,脸上罕见地露出愧色,“是我没有看好她。”
“属下看护不力,致使珠玛姑娘行踪不明,还请主上责罚!”仇天龙面带惭色,“扑通”一声跪倒在地,眼中写满了悔恨。
见他摆出这般姿态,身后的仇风仇雷等四大家将也跟着跪了下来:“请主上责罚!”
“你们这是作甚!”钟文叹了口气,紧锁着眉头道,“快起来,我不喜欢这一套!”
作为一个来自二十一世纪,信奉人人平等的灵魂,他对于仇天龙的下跪姿态,感到很不适应。
在他看来,自己不过是替仇天龙治病,换取对方替他“打工”三年,双方乃是利益交换的平等关系,而非主仆。
眼见钟文表情异常严肃,仇天龙等人只得乖乖起身,脸上的惭愧之色,却未有稍减。
“江家主已经派人四下打探。”叶青莲轻声说道,“一旦发现珠玛的踪迹,便会第一时间通过信使小鸟告知我们。”
“青莲姐姐,老仇,你们也不必太过自责。”钟文望着叶青莲没有一丝血色的脸庞,以及仇天龙耷拉着的脑袋,忍不住叹了口气,柔声劝慰道,“珠玛有小明和五大毒物相助,若是一心想走,谁都很难将她留住,是我疏忽了。”
“你可有办法联系到她?”叶青莲眼中闪过一丝期冀之色。
“现在没有。”钟文摇头道,“不过我认识小明的父母,金羽大鹏这种神鸟之间,或许有什么隔空联络之法,也未可知。”
他的语气并不如何肯定,显然对于自己的猜测,没有多大信心。
“珠玛一个姑娘家,让仇兄时刻照看,总有些不方便的时候,我本该发现她的异常。”叶青莲美眸之中闪过一丝失望,脸色愈发苍白,娇躯微微发颤,咬紧牙关道,“你放心,这是我犯下的错误,就由我负责将她找回来。”
由于自己一时疏忽,让情绪不稳定的珠玛溜出了江府别院,酿成了一桩灭门惨案,叶青莲近两日来,时时刻刻承受着悔恨与自责的煎熬,形容颇为憔悴,险些要忧思成疾。
“姐姐莫要心焦,此事责任并不在你。”钟文感觉叶青莲的状态有些异常,不禁有些担心,“这两天来,你为了珠玛的事情日日操心,想必也有些乏了,还是好好休息一下,剩下的事情,就交给我罢。”
“不用,我没那么脆弱。”叶青莲坚声回绝道,“当务之急,是先把珠玛找回来。”
说着,她挪动玉足,不顾钟文阻拦,便要夺门而去。
“青莲姐姐!”钟文见叶青莲走路摇摇晃晃,大感担忧,忍不住伸手去拉她臂膀。
岂料他手上才略微用力,叶青莲忽然身子一晃,娇躯一软,整个人向后仰天跌去,竟然软绵绵地瘫倒在钟文怀中,任凭她如何使劲挣扎,都无力起身。
堂堂灵尊大佬,性子无比倔强的叶青莲,竟然柔弱得如同手无缚鸡之力的贵族千金一般,惹人生怜。
钟文见她面色惨白,呼吸急促,已然陷入到半昏迷状态,不觉吃了一惊,慌忙伸出两根手指,搭在了她的手腕上。
过得片刻,他的瞳孔忽然扩大,脸上露出无比怪异的神情。
“主上,叶长老没事吧?”仇天龙见叶青莲为了珠玛之事心力交瘁,竟致病倒,更觉心中有愧,但心地问道。
“这个……”钟文迟疑了片刻,这才缓缓说道,“青莲姐姐,怕是有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