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都市小说 劍卒過河 線上看-第1037章 穿越相伴

劍卒過河
小說推薦劍卒過河剑卒过河
“也不要大意,派几个兄弟守在长朔外空域,如果万一他偶然起意去反空间,那就拦住他,尽量平和些,不要动手。”
他们这些年在长朔附近徘徊,也不是对老君观的人员安排一无所知,虽然不知道镇守修士其实不是老君观的人,却知道一般接受这样任务的修士都喜欢留在壶口行宫中,只要他们盯紧了,就能避开被他发现。
安排完毕,三德坐上渡筏,开始准备进入反空间。
足足两个时辰,空间通道才完全打开,这个时间比娄小乙那条反空间渡筏都要慢了许多,一在他们的财力也就只能搞到这种品质的渡筏;二在小型渡筏本身的局限性,终不能和中大型相提并论,在能量的汇聚上天差地别,真正大势力的重器,征伐宇宙的大型超大形浮筏,打空间通道是以息来计算的。
进入反空间,仍然是永远的黑暗,冷肃,不见任何生物形式的存在,这在三德的意料之中。
围绕道标转了几圈,确定没有什么异常,然后便选定一个方向,开始往深处飞,他们约定好的汇合点还在数日距离之外,有路熟的兄弟带路,不会出现差错,
数日后,视线中出现了一颗稍微大些的陨星,远远发出信息,没有回应,知道是人还没来,也不心急,自顾在陨星上盘坐等待;
宇宙虚空,飘渺无垠,哪怕是强如修士,也很难在时间上做到无缝衔接,更多的时候他们能做的就只能是等待,以此来中和无数千奇百怪的变化造成的对行程的影响。
他们这个先遣队其实一共有十三人的,其中十一个穿越去了主世界,还有两个回返天择大路负责引路,是不用担心迷路的,需要担心的是一些别的原因,人为的原因!
在天择大陆,自大道开始崩散后,人心思变,修真氛围发生了微妙的变化;那是一种说不出来的东西,看不见摸不着甚至也不能准确描述,但却能切切实实的感觉得到,是一种不安在发酵!
不同的境界层次有不同的不安由来,强大的半仙有什么顾虑他们这样层次的不会知道;但真君的不安都是来自正反世界的道境冲突,这样的冲突本来就存在,却因为大道变化而变的更尖锐!
简单的说,船小好调头,船大变向难,是继续依托天择大陆的大道碑系统,还是去往主世界从头再来,是个非常艰难的选择,事实上,绝大部分真君都选择了一动不如一静。
元婴恰恰相反,他们正处于建立自己的道境体系的初步阶段,一切都刚刚开始,还没有成-熟,更没有定型,所以,元婴群体才是最渴望去往主世界的那一部分。
再排除那些暂时大道还没崩的大部分,不思进取的,犹豫不决的,坐观其变的,等等,真正敢义无反顾走出来的,其实是极少数,三德这一伙就是其中的一批。
熱門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劍卒過河笔趣-第1037章 穿越閲讀
总要有第一批去吃螃蟹的!可能失败,但如果成功就会有更广阔的前程。
他们能找到去往主世界的路,其实是通过了某些不宜公开的隐蔽渠道,上不得台面,也附带着产生了某些麻烦!
这些剪不断的藕断丝连,就构成了修真界的形形色色,
二年后,一支由数条中型浮筏组成的筏队接近了陨星,在联络成功后,筏队中晃出几名元婴,直奔三德而来,其中两个,正是他派回去引路的兄弟,一切看起来都很正常,但是,
“怎么来了这么多人?不是只有咱们曲国的修士么?”三德有点疑惑。
其中一名修士涩然,“消息走露了!好在范围不大!左近的石国和临川国都有修士要加入我们!师兄你知道,不好拒绝的,强硬之下必然会起纷争,然后大家都走不脱!
不过他们带来了条中型反空间渡筏,只要嵌以我们得到的密钥,就能够一次性送过去很多人!”
三德问道:“你们没搞到渡筏?”
那修士摇摇头,“天择大陆的渡筏又涨价了,咱们砸锅卖铁也是买不起的!”
三德就叹了口气,事已至此,怪也无用,大家都是去主世界寻求大道的,既然命中注定走到了一处,现在推拒已不现实。
熱門都市异能 劍卒過河 線上看-第1037章 穿越相伴
“总共多少人?”
“二十二名元婴,百名金丹!”
三德咬咬牙,人有些多了,得分数次才能穿过空间壁垒,中型渡筏进出空间通道的动静又比较大;原来的计划是只有他们曲国的人手,一次穿越,然后不管主世界长朔发没发现,大家直接就远离长朔,去找寻一个新的世界,现在看来就要冒些险。
那修士面带希望,“三德师兄,你们这些年在主世界找到可靠的落脚地点了么?”
三德摇摇头,“主世界太大,星体分布太分散还远在我们想象之上!这些年来我们最远处也飞出了几年的距离,却没找到一个合适的星体,听长朔人说,这方宇宙的可修真星体很少,所以还有得找!”
再深的话他也没说,真找到了又能怎样?既然能修行,星体上就少不了土著修士,就会有矛盾!谁愿意宝贵的资源被一批外来者占据?战还是不战都是个问题!
战斗,他们连个真君都没有,修真上界肯定不可能,天地宏膜都进不去!
好看的都市异能小說 劍卒過河-第1037章 穿越讀書
精彩言情小說 劍卒過河 線上看-第1037章 穿越閲讀
不战,那就只能找中小型修真界域,费尽艰辛跑来这里,却从灵机无比丰富的环境换成下等修真环境,让人不甘!
这就是取舍,就是权衡,得到了可能更全面的道境环境,却失去了安定的生存条件,对他们这些元婴来说可能还不太重要,但对那些跟来的金丹弟子就有些残酷了。
他有些后悔,当初就应该拒绝这些金丹弟子们的追随的……还是把问题的复杂性想的太简单!
主世界和天择大陆毕竟不同,这些异处你不现身体验,永远也不知道其中的艰难。
“准备吧!多说无益!分好群落,分好先后次序,可莫要因为谁先谁后再有了争执!大家同是异乡异客,还是要互相之间帮衬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