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小說 穿越從無敵開始 愛下-第七百七十五章 轉折

穿越從無敵開始
小說推薦穿越從無敵開始穿越从无敌开始
(以下是大长老的自述)
我出圣城,第一件事就是回收那伴生妖体,你应该有印象,别打岔,就是百花城城主孟宇秋体内的,至于有何用处,至尊复活药引之一。
你应该早就知道,我等为保至尊复活顺利,各种都是有后备计划,单说药引也是琢磨出很多种替代,就是怕像当时你和赤焰那种变数存在。
虽然你插手将伴生妖体封印,延长了它的‘成熟’时间,不过影响不大,催熟手段早就准备好。
第一件事完成,比预计多耗费不少时间,也是拜你这家伙所赐,孟宇秋才会提前躲避深山,不过没用。
你不用多问,我和她也算相识一场,没有要她性命。
第二件事,就是去临城镜天学院。
去你这手下的事发地,想看看能不能发现蛛丝马迹。
不用担心,穿越时空这种,是很难发现什么的。
不过倒是发现了不少地下遗留的小玩意,是你的无神域出产,炸,zha弹,名字好像是这个。
嗯?
我自然没带走,这些有专门……
附近有没有学生?
嗯,当时是有几个小家伙在附近翻找什么,怎么了?
炸死?
若真是因为我,那只能说抱歉了。
第三件事,是去你的无神域。
没有进去,想进去却遇见了熟人。
是谁还不能告诉你,因此耽误了时机。
所以没探查多少消息,也没能给你添上什么乱。
接着,第四件事,就是去和圣城未来二长老聊了会儿天,具体的不方便透露,不过其弟子和赤焰的婚事,也是聊天中提到的。
嗯,就这些了。
… …
李一然思索片刻后还是问道:“你遇到的熟人是谁?年轻时候的还是年老时候的……”
“不好意思,就只能说这么多,嗯,是不是该我问问题?”
“不是,”李一然一指老金,冲他使眼色道,“他还在这,该让老金问个问题。”
“那交换就该他来……”
“不用,我来!”
大长老摇头道:“既然让他提问,就要遵守游戏规则,要不然还是你我……”
“好吧,老金,你问。”
“呃咳咳,老大,我问该问什么啊?”
“随便问,就比方说你开始准备想问的,狗吃那啥他们吃不吃……”
“艹!”老金差点跳起来,这老大真的会说这个啊,真嫌自己命不够长啊,“咳咳,老大我提问,你能不能先别说话。”
“去你呃好好,不说话不说话。”
超棒的都市言情 穿越從無敵開始笔趣-第七百七十五章 轉折熱推
“嗯咳咳,”老金清了清嗓子,脑中念头转动,“嗯嗯,请问下大长老,上代大长老的女儿真的死了?”
“老金你这话问太没水准,应该问怎么死的。”
大长老白了李一然一眼,说道:“尊重下死者,可以回答,先说说你的,你自己说。”
“我自己?”老金看向李一然,见其故意偏头看向别处,无奈自己搜肠刮肚一番,也想不出什么好的交换消息,只好说道,“我这还真没什么好的,要不不问了?”
“可以说说,你在九神堂有趣的奇闻。”
老金又看向李一然。
“老看我做什么,你在那边又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想说就说。”
“哦好,咳咳,容我想想,有趣的,……,想起来一个不知道算不算,嗯,当时和其他人闲聊听人说的,说是九神堂一个主事,有个奇葩癖好,喜欢画图,地图,就是他管的一个城池,他把整个城池大街小巷住宅什么的都画了出来,当然这还不算奇葩的,最奇葩的是他自己专门走访每家每户,嗯不是查户籍,而是看每家有没有适龄的美貌小姑娘,要是有的话,他就会在所画地图上标注出来,还另分一册画上图像,并写上评语,哪里哪里好看之类,我当时听了……”
“羡慕嫉妒恨!”李一然插话道,“是不是有了知己之感,这可不是有趣,而是猥琐。”
“我还没讲完了老大,嗯咳咳,那家伙是比较猥琐,不过后面嗯就比较匪夷所思了,听讲的人说,那,猥琐家伙花了好些年完成了自己的‘伟大’巨作,应该是要自己独享的,谁知道他脑子不知怎么一抽,把那当成礼物送给了他的上级,真的是胆大……”
“胆什么大,没准他上级也是个猥琐家伙,笑什么你?”
“老大,他上官可是个女的,年轻女的!”
“呃,女的猥琐的也有。”
“老大你这是抬杠,嗯听我往下面说,那猥琐家伙当时就差点被他上级给打成残废,本来这事也就这样了,谁知道还有转折,给我讲的那人说,转过没几天,在家养伤的猥琐家伙居然受到了重用,被直接调到了那个,嗯咳咳总之就是重要部门,而且最离奇的是,是九神堂的老大,他亲自下的命令!”
李一然这时才正式起来,看向老金,皱眉道:“说的是真的你?”
“真的,呃我从那人那听的就是这样,至于他有没有夸大,我就不知道了。”
“你没去求证?”
“呃,我当时就当笑话听的。”
“那还是夸大,切,捕风捉影,什么事总往最大的那扯,嗯,大长老你是不是也有很多这样的。”
大长老放下茶杯,说道:“什么意思?”
“就是强抢民女,看到不顺眼的就砍头,看到漂亮的就当场那啥,这些奇葩事都安在你身上,是不是有很多?”
“以前没有,最近很多,看来都是你的手笔。”
“噗咳咳咳咳,你这是血口喷人血口喷人!”
“好了,这个暂且不提,……,你讲的这个,要是九神堂的那位真有下令的话,那就算是奇闻了,嗯,上代大长老女儿的死,你们知道了多少?”
老金朝李一然努嘴,示意他说。
李一然白了老金一眼,咳嗽几声,整理下语言,说道:“听说的也是,说是其女儿因为大长老你们安排婚事不满,找了个第一印象不错的人类女子当挡箭牌,谁知赎回当晚,人类女子离奇暴毙,她含怒出手,准备大杀四方的时候,你和上代大长老赶到,后面就不知道了,应该就是上代大长老大义灭亲,把女儿杀了,对不对?”
“你了解不应该这么少,说的也不尽不实,也罢,为免你打扰逝者,我告诉你,……,嗯,当时她是没死的,被杀死的是有几个不过都不是要紧的,他虽然表现的想要大义灭亲,不过只是将其打伤,然后交由我发落,嗯,当时我负责这块……”
“所以是你把她杀了,嗯,按正常程序。”
“不是,后面还有其它事,我的那儿子想必你已经知晓,他为何成那样,就是因为和她的死有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