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言情小說 重生之頂級鉅富-第340章 葉語嫣成了植物人閲讀

重生之頂級鉅富
小說推薦重生之頂級鉅富重生之顶级巨富
视频里,叶语嫣身上的衣物所剩不多,而人是属于昏迷状态的,拍摄者用了几个角度刁钻的方位很精细的拍下床上的叶语嫣。
视频中还带有几句经过处理后的声音,大致意思是要浪哥把华原国际集团董事长的位置让出来,不然就让几百号人轮了叶语嫣。
“查,不惜一切代价,我要知道拍视频的人是谁。”把视频删除后,浪哥把手机丢回给余多,很平静的说了句回粤城。
他并没有怀疑这是东方家干的,因为只要不傻,都不会选择这个时候招惹自己。
坐在回粤城的飞机上,浪哥脑海里闪过无数皆有可能的对象,不过都被一一排除。
“给你一天时间,查不出来哪凉快哪呆着去。”搓了搓脸,浪哥尽是无奈。
为什么这一世改变的轨迹会那么多?
难道这跟自己成为巨富有关?
如果可以交换,他真的宁愿不要身家也要换未来老婆平安。
很快到了粤城机场,余多的手机刚开机短信提醒不断。
随便打开一条,他手机都没握紧从手中掉落在地。
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 重生之頂級鉅富笔趣-第340章 葉語嫣成了植物人
“小老板,老板娘从五楼跳下来,身体多处骨折,脑部严重受伤,目前正在抢救中。”余多硬着头皮如实禀报。
一阵牙齿嘎嘣声不断,这咬牙切齿的声音是从浪哥嘴里发出来的。“悬赏一百亿美刀,我要找出凶手。亲手抓到凶手者,一千亿。”
“明白。”余多知道小老板彻底暴走了,也不想漫长的等待,想通过粗暴直接的方式找出凶手。
提供确切的线索一百亿,抓到凶手一万亿。
如此恐怖如斯的悬红,普天之下谁不心动?
一夜暴富不过如此。
人氣都市异能 重生之頂級鉅富討論-第340章 葉語嫣成了植物人讀書
很快,华原国际集团向全球发布了悬赏令,不管什么职业,只要有能力拿到这悬红,华原国际集团绝对会做好一切个人隐秘性。
这一悬赏令发布不到一分钟,全球各国的超级侦探神探什么的,马不停蹄的赶往华夏。
一万亿的吸引力,实在太大了。
军门私人医院,叶展鹏蹲在医院门口等人,也是要找那人算账。
浪哥只身来到军门私人医院,刚要跟未来岳父打招呼,结果叶展鹏一拳砸在浪哥脸上。“滚。”
“叶叔,冷静。”浪哥虽然不知道未来老丈人为什么要打自己,但相信绝对不会是拿自己撒气。
精华都市异能小說 重生之頂級鉅富笔趣-第340章 葉語嫣成了植物人
“冷静?”叶展鹏双眼布满血丝,样子怪吓人的,跟精神病患者暴走时的样子差不多。“你叫我冷静?当初你是怎么跟我保证的?如果不是你,我女儿情绪低落生无可恋。如果不是你朝三暮四伤了她的心,我家嫣儿也不会跳楼轻生。
收取你那虚伪的脸,还悬赏一万亿,你这是做给谁看?
就是你把我嫣儿害成这样的,你还有脸悬赏?
她都这样了,你还嫌她脸丢的不够大?”
叶展鹏一边骂一边扇呼浪哥耳光,而浪哥由始至终都没有动,任由未来老丈人狠狠的抽耳光。
他从未来老丈人的话中捕捉到信息,那就是未来老婆知道了他跟曾大律师的那些事。
而拍视频丢未来老婆下楼的人同样也知道了这事,所以才利用了这机会。
“我去看看语嫣。”一边脸肿的老高的浪哥,想绕开未来老丈人进医院。
“滚,我女儿不想见到你,我们全家人都不想见到你。”女儿生死未卜,失去理智叶展鹏要么对浪哥拳打脚踢,要么就是一通咒骂。
暗处闪出一个身影,一记手刀砍在叶展鹏的后颈,然后背进医院。
急救室门口站满了人,都是浪哥他未来老婆的家人。
他们看到浪哥过来,曾雪梅嗷嗷大哭,指着浪哥久久说不出话来。
“这里不欢迎你,滚出华夏,最好别让我见到曾紫那畜生,不然把你两装进猪笼里祭龙王。”曾紫的父亲曾雪山嘴角抽搐的骂着。
“梅姨,你相信我是那种人?”浪哥虽然不想昧着良心解释,可明显不解释清楚的话,自己根本靠近不了。
也没得未来丈母娘说话,浪哥道:“以前,我还在粤城的时候,身上的那些脏水还被泼得少吗?我不知道语嫣跟你们说过什么,但我可以很确定的告诉你们,语嫣不是自杀,而是……”
“而是什么,说啊?”曾雪山是出了名的火爆脾气律师,在法庭暴打被告人的事都干过,而且又练过,力气大的很。
他要是动手揍浪哥,估计最轻也是躺个十天半月。
浪哥给了个眼神,示意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到了抽烟区,浪哥道:“本来这事我不打算谁都不说的,可事情超出了我的承受能力,所以我不打算隐瞒,希望雪山叔你别跟其他人说。几个小时之前,我收到一个短视频,内容关乎语嫣不雅的场面,所以我不详细描述。
视频中有人提到要我用华原国际集团董事长的位置换语嫣底片,我答应了,赶回粤城刚下机就听到语嫣跳楼的噩耗。
我有一万个理由相信语嫣不是跳楼,而是被人推下楼。
至于我跟语嫣表姐的那事,绝对是误会。”
“我可以相信语嫣不是跳楼自杀,但我坚信你跟我那不孝女肯定有事。等那不孝女回来,我要当面审问,如果真的没事则已,有事,你两就去浸猪笼。”曾雪山明显没那么好糊弄,浪哥的避重就轻的话在他面前行不通。
回到急救室门口,曾雪山跟妹妹解释。“老妹,这小子虽然一肚子坏水,但底线还是有的,嫣儿可能是误会了。现在咱们应该把注意力放在嫣儿身上,其它的事情以后再说。”
手术一直到第二天才结束,足足花了将近二十小时的时间。
各位主治医师出了急救室后,摘下口罩叹了口气。
“医生,我女儿怎么样了?”正常后的叶展鹏冲上前问。
几位主治医师摇头,“我们尽力了,至于病人什么时候能醒这个说不定,有可能很快,有可能一辈子。”
“什……什么意思?”曾雪梅大脑一片空白。
“可以定性为植物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