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貞觀俗人》-第1016章 瘸腿太子讀書

貞觀俗人
小說推薦貞觀俗人贞观俗人
“报!”
“禀报将军,”一名骑士策马奔来,翻身下马,他在诸将面前禀报战况,“我们已经彻底击溃了吐谷浑人,吐谷浑宣王慕容威、高昌王慕容孝隽、白兰王梁屈葱等名王公侯五十三人被我俘虏,另阵斩王公十三。”
“慕容承那逆贼呢?”席君买问。
骑士迟疑了一下,“回将军,暂时还未发现慕容承被俘,也没在战死者中发现,也许是还隐藏在俘虏中,或许是死在哪里还未发现。”
席君买冷哼一声,“当然也有可能已经逃了。”
骑士回道,“我们已经完全封锁了这片山谷,他们插翅难飞。”
侯君集摸着半边脸,刚才被席君买一拳砸掉了他两颗牙,现在半边脸肿的跟猪脸一样。
“给我搜,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那些不肯投降的,就别降了,直接杀,杀光。现在还没报的,一会也不再接受他们的投降。”侯君集现在杀气腾腾,心中怒火一直在燃烧着,全身的火气正没处撒。
这本来是场巨大的胜利,可因为太子的重伤,使的这场胜利蒙上了阴影,每个人都开心不起来,甚至心中惶恐,都在暗中祈祷太子殿下能够醒过来,并保住那条腿。
否则,这次出征,不仅不会有功劳,反有大罪。
冰天雪地。
唐军正在打扫战场。
侯君集带来了两万人马在关键时候加入了战团,阻拦了吐谷浑人突围,而在战斗快结束时,又来了两万,只剩下一万还在后面。
高侃看着这边的战斗已经结束,吐谷浑人这处十余万人马彻底大败,其主力几万青壮皆溃,其余妇孺老弱也都无处可逃,这一战收获很大,几十万杂畜,十余万人口,更别说俘斩名王六十余位,只欠一个慕容承还没找到而已。
“侯帅,拓跋赤辞等率领的三万蕃骑在此相距不到百里处,在与一支几万人的吐谷浑部作战,是否派兵过去增援一下?”
侯君集对拓跋赤辞这些胡酋没半点好感,尤其是这次太子出事后,他更是把责任都怪到他们头上,虽然自己也耽误了时间,但那些蕃骑是骑兵,是与太子编在一起的前军,他们应当跟太子保持一致,若是他们没耽误,太子有五万骑,怎么打都不会输更不会受伤。
“拓跋赤辞和细封步赖带着三万蕃骑,难道还打不过两三万吐谷浑牧民?那可不是两三万战士,而是一群带着妇孺老弱赶着牲畜的牧民,他们连这都打不过,那去吃屎好了!”侯君集破口大骂,“不要去理会他们,让他们自生自灭好了!”
他愤愤的砸了一拳在桌上。
“抽调人马,去扫荡其它几处吐谷浑人的营地,要趁他们知道这里败讯逃亡前,将他们歼灭!”
原本应当是步骑七万人马,现在打了这几仗后,太子的两万精骑,此时这里还剩下五千伤兵,另一处营地还有两千轻伤,带着几千重伤。侯君集的五万步兵,还有一万没到,剩下四万损失微乎其微,战斗力都还在。
他决定抽出四万人马,兵分三路,去围剿附近的三个吐谷浑人营地。
对于这个决定,高侃几将都没反对,且主动要求带兵。
吐谷浑主力两次大败,侯君集又击溃一路,还有一路在与蕃骑对峙,剩下的还有数路,但都已经实力不强,抓紧时间扫荡就好了。
大家心头憋着火,都想在吐谷浑人身上找回来。
······
“太子刚打了一个大胜仗!”
洛阳宫中,皇帝对紧急召集来的一众宰辅大臣们说。
“恭喜圣人。”检校中书侍郎、参预朝政许敬宗赶紧恭贺,他满脸谄笑。可皇帝脸若冰霜,并没有表露出半分高兴之意,这让许敬宗有些惊讶,暗里后悔不该这么急着表现。
“战果如何?”长孙无忌试探的问,皇帝的表情,让他明白这个大胜仗似乎还有内情。他心里想着,难道这大胜仗是反意词,实际太子打了个败仗?也许,这很有可能,毕竟之前陇右传回的消息,太子的行事确实很过份荒唐,只要不是太大的败仗,就还好。
“战果很丰胜,阵斩吐谷浑弑君僭越称汗的慕容承,生擒其宰相宣王、高昌王、白兰王等名王大将五十余,阵斩名王十余,阵斩吐谷浑八万余人,俘获二十三万余口,缴获杂畜近百万,另帐篷、武器等物资无数,吐谷浑叛军一战而灭!”皇帝的声音依然冰冷,这些辉煌的战果,并没有让皇帝有丝毫的高兴。
长孙无忌愣住了,许敬宗愣住了,连房玄龄、高士廉、魏征等都愣住了。
这么辉煌的战果?
柴绍应当还没赶到陇右啊。
“诸位爱卿知道这仗谁指挥的吗?不是侯君集不是程咬金,也不是席君买、萨孤吴仁,这仗全是太子承乾决策指挥的。”
嘶!
满殿都是吸气声音,不敢相信。
“太子先是故作荒唐之举,一路缓慢行军,实则暗里派人侦察吐谷浑人踪迹,将吐谷浑人踪迹尽在掌握之后,待离吐谷浑人不过二百里后,故意在海晏堡驻扎不前,整天游猎嬉戏,麻痹吐谷浑人,然后当大雪飘落,风雪交加之时,却突然挥兵急进。”
“太子亲率精骑风雪中奔奔袭二百里,以五千精骑前锋,踏破吐谷浑慕容承十余万人大营,随后高侃诸将率一万五千骑赶到,彻底击溃慕容承。慕容承率军溃败而走,一夜后,承乾再亲率一万骑追击三十里,与慕容承十余万人马再战。
以一万对十三万,激战一天,数败吐谷浑,最后生生将其击溃,最后侯君集赶到,全歼蕃贼!”
“接着又分兵数路,如秋风扫落叶般扫荡吐谷浑其余诸部······”
一众宰辅们听着脑中都浮现出画面了,太子殿下顶盔贯甲如战神降世,身先士卒,所向披靡。
只是听着听着,怎么感觉若是把太子殿下换成秦琅,更能让人接受些?
当初秦琅率陇右军征党项,攻吐谷浑,好像就是这样吧?
太子殿下这是再续传奇?
只是这样的大捷,皇帝为什么好像不太高兴的样子?
许敬宗暗里思量,难道太子谎报军功?陇右军确实打了大胜仗,但不是太子指挥的,太子也没身先士卒冲锋陷阵,打仗的是侯高诸将,太子却揽功为已有?
这或许更合理些,毕竟先前太子做那么多荒唐事,现在一句之前都是战术欺诈,大家都转不过弯来。
“陛下?”
长孙无忌直接发问。
“你们不用猜测,不用怀疑,朕的消息是经过核实之后才对你们说的,这场胜利毋庸置疑,确实辉煌,而这场仗,从决策到指挥,甚至到冲锋陷阵,也确实是太子打的。”
“那圣人为何不高兴?难道是圣人觉得太子过于鲁莽,不该以身涉险?”长孙无忌又问。
皇帝叹声。
长长叹气。
“秦琅教了一个好学生,朕之前怎么也没想到,承乾跟秦琅学兵法军事,居然有这造诣。这一仗,虽然过于用险,但也确实了得。只是,”
“只是·····”
皇帝连说了两个只是,都说不下去。
长孙无忌急的都快跺脚了,只是什么你倒快说啊。
“陛下,太子用兵虽然险了点,可太子年轻气盛,有些贪功也是正常,经过此战后,太子必然更为成熟了?”长孙无忌道。
“哎!”
“太子打了大胜仗,但身受重伤,杀敌时落马,被马压断了一条右腿。昏迷高热一天一夜,虽然最终醒过来,可腿却伤的太重,军医急救,细心照料,可也落下残疾,这条腿······瘸了!”
皇帝说出瘸了两字的时候,眼中落下泪来。
太子刚给了他一个天大的惊喜,却又给了他一个巨大的心痛。
还不到二十岁的皇太子,居然一条腿瘸了。
他刚接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完全不敢相信。
硬是压下这个消息,密诏三司都去核查消息,结果最后得到的消息都一样,太子确实打了一个大胜仗,甚至连详细的战斗过程都上报了,可太子也确实重伤,经过救治,人没大事了,可腿瘸了。
所有大臣都惊呆了。
今天是贞观十年的除夕,明天就是贞观十一年的正旦,将举行大朝会,到时各国使者都将来,各地的朝集使也会参与。
这么隆重的场合他们还一直在催皇帝诏太子来洛阳,可谁能想到,却等到的是这样一个消息?
“陛下,臣愿意立即带上洛阳和长安最好的御医赶往陇右,一定能治好太子的腿伤。”长孙无忌大声道。
皇帝却摇头。
“朕已经了解的很清楚了,承乾的腿伤的太重,当时就已经立即救治,但就算当时京城的御医们在场,也是一样回天无力的。”
李世民不想说出这些,可这些却已经是事实。
没有任何人能够比他更心痛,他寄以厚望的太子啊,十年的太子,悉心培养,曾经那般的聪明,后来那般的贤德,再到后来的荒唐。
刚接到捷报的时候,他想太子原来长大了,虽然有离经叛道的时候,却也已经有了如此了得的军事才能,老怀欣慰。
可谁知紧接而至的是太子重伤瘸了的消息,一个瘸腿的太子?
李世民不能接受。
他派人反复去核实消息,甚至也派出了御医去,他一直隐瞒着这个消息,可一个又一个的回复,让他终于彻底的认了。
“请让臣去陇右接太子回洛!”长孙无忌心情万分沉重。
“臣弹劾侯君集!”许敬宗站出来,高声奏道,“侯君集罪在不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