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都市小說 大唐孽子 起點-第964章 李世民籠絡人心的特殊手法閲讀

大唐孽子
小說推薦大唐孽子大唐孽子
“陛下,这个温泉池子,好像确实还不错。”
颐和园中,萧瑀跟李世民、房玄龄几个在一个中药池子里泡着,仿佛忘记了刚刚自己是来找李世民的麻烦的。
“爱卿,这颐和园前殿还有不少的阁楼空置,中间的大殿用来召开小朝会也是够用了。这中药池子非常适合你,要是每天都泡上半小时,对身体健康也是很有好处的。这可是孙思邈老神医亲自调制的药包呢。”
李世民多聪明啊,刚刚萧瑀一来找自己,他就把自己对奏折上的一些疑问给抛了出来,接连十几个问题,立马就让萧瑀忙的给忘了自己来的目的了。
紧接着,再把孙思邈给请了出来,表示要给朝中上了年纪的大臣都做一个全身检查,确保大家的身体健康都属于一个美好的状态。
之后,再邀请萧瑀他们去体验了一把温泉池子,完全就把颐和园变成了朝中大臣们疗养之地的样子。
当然,也就是现在颐和园这里没有妃子居住,要不然各种管理肯定会严格很多,一些地方不会让臣子进入。
“我这副老骨头,就这样了,怎么调养也没有用了。”
萧瑀此时的气也消了,仿佛又成为了一个温文儒雅的老年帅哥。
“宽儿已经跟朕建议,让孙神医每半年给朝中大臣都做一下体检,身体上有什么不适的,可以提前发现,提前救治,确保大家的身体都处于最佳状态。为此,观狮山书院医学院还专门有教谕带着学员研究如何体检,才能最大限度的发现每个人身上的问题。”
李世民知道,对于这些身居高位的老臣,人家已经不缺钱、不缺权,美女赏赐给他们,他们也只能动动手指,心有余而力不足。
年少的时候,头很铁,下面也很硬。
年老了,骨头很硬,下面却是软了。
这个时候,也就是身体健康能够成为大家关心的事情了。
所以李世民就从身体上面着手,对老臣们表示一下自己的关心咯。
还别说,从今天的情况来看,效果还是非常不错的。
“楚王殿下倒是有心了!这几年,观狮山书院医学院可是着实给百姓们带来了不少的福音,不管是那个剖腹产还是肠痈手术,亦或是保健丸和神仙水,还有那个六味地王丸,都是极好的东西。”
萧瑀对李宽的印象一直还不错,哪怕是当初李宽有着长安城四害之首的恶名,萧瑀对他也难得的颇为宽容。
估计,他是在李宽身上感受到自己的成长轨迹了。
“陛下,这颐和园完全是江南园林风格,跟关中的格调很是不同。但是不管是关中的风格,还是江南的风格,都各有各的特色。如今扬州、苏州和杭州一带的州府,每年上缴的赋税是逐年增加,繁华程度直追长安城。
但是由于江南多水道,水泥道路修建起来颇为麻烦,到现在为止,淮河以南都还没有像样的官道改成水泥道。微臣建议朝廷可以适当的支持一些江南道的水泥路修建。像是扬州到苏州、杭州、明州,完全就可以用一条水泥道路给连接起来,逢山开路,遇水搭桥,虽然颇有难度,但是并不是不可实现。
除此之外,还可以重点建设一下岭南道的水泥道路,把交通延伸到僚人的治下,让岭南道不再成为大家闻之色变的存在。特别是这几年,岭南道的甘蔗种植发展的非常迅猛,已经有超过一百万亩的田地种上了甘蔗,成为我们大唐最主要的制糖基地。
可是,在岭南道,朝廷真正能够管辖的地方却是非常的少,除了广州之外,其他州府也就州城里头是听大明宫旨意的。这种局面,需要更多的水泥道路把各个州府连接起来,加强沟通,让更多的人员可以方便的流动,让四轮马车能够在那里发挥威力。”
大佬们聚在一起,不可避免的就会谈着谈着,把话题谈到了正事上面。
虽然坦诚相见的几人在温泉池子里讨论国事,显得不是那么严肃,但是真正的大事,往往并不是在朝会上决定的。
不管是后世的表决还是现在的朝会,更多的都是将事前确定好的东西,走一遍流程而已。
“水泥道路的重要性,已经毋庸置疑。但是修建水泥道路,需要花费大量的钱财,朝廷只能支持一些主要的干道进行水泥化,其他的州府和州府之间的道路,短时间内朝廷还是顾不过来的。”
李世民自然是希望大唐所有的道路都是水泥路,这样大军可以在最短的时间到达任何地方,平时的物资运输也非常的方便。
但是,作为一个帝王,他更清楚水泥道路到底有多耗费钱财。
户部支持现在的几条水泥道路修建,已经非常的吃力了。
“陛下说的是,要大规模的修建水泥道路,自然是压力很大的。不过微臣觉得可以适当的提高一下向大唐皇家钱庄的借款金额。”
房玄龄这话,让李世民愣了一下。
“玄龄,你之前不是不支持户部寅吃卯粮的吗?怎么今天突然想通了?”
“关中道今年前三季度的赋税收入,从各个作坊收上来的商税第一次超过了农税;放在十几年前,这是不可想象的事情。水泥道路的修建,可以带动更多水泥作坊的修建,需要更多的碎石和沙子进行配合,还能让相关的炼铁作坊、农具打造作坊等关联的作坊都迎来增长。
其他的州府不像是长安城,可以发展一些难度很高的作坊,对于大部分州府来说,修建水泥道路,就是发展商业最便捷的一条路,所以微臣才提议扩大修建水泥道路的规模。”
房玄龄见证了户部赋税数据的变化,特别是对于商税以及市舶税的变化,他是深有体会。
像是长安城这样的地方,哪怕是不收取农税,赋税收入也足以支撑衙门的运作。
凉州和登州这些商业发达的州府,显然也是如此。
这些变化都刺激到了房玄龄,让他慢慢的变得更加支持商业的发展,更加支持户部去借贷钱财修建道路。
因为借的这些钱财,很可能通过新增加的商税给弥补回来了。
“关中道的商税已经如此之高了吗?”
李世民虽然很勤勉,但是不可能每一个道的赋税收入与具体的构成都很清楚。
特别是关中道前三季度的赋税收入才刚刚的计算出来,李世民更加不可能知道的那么详细了。
“是的!单单长安城,如今就有一百人以上规模的作坊数量超过五百家,为无数匠人解决了生计问题。陛下微服私访的时候,想必也留意到了,长安城如今已经很难见到乞丐和流民了,因为但凡是你有一双手,在作坊里都可以找到谋生的活来干。”
房玄龄跟李世民提这个话题,显然也是做了一番准备的。
“玄龄说的挺有道理的,这几年我们大唐的商业发展确实非常快,为朝廷缴纳了不少的赋税。不说其他人家,单单微臣府上的一些作坊,每个月就要缴纳超过一千贯的赋税,一年下来就超过一万贯了。
而长安城中,作坊规模最大、最多的楚王府,更是一个月就缴纳了高达几万贯的赋税,这还只是微臣知道的部分。要是把海贸的那些市舶税计算进去,这个数据就更加吓人了。”
大唐的勋贵,个个都有自己的作坊或者铺子,从某种程度上来说都是资本家。
萧家作为其中的佼佼者,自然也很有发言权。
所以萧瑀如今自然也是支持商业发展的。
毕竟,这也是支持他自己嘛。
“都说商人与民争利,之前微臣也是这么认为的。但是看了观狮山书院商学院的《财经》杂志的各期文章,微臣对商业有了更加深刻的认识。无农不稳,无商不富。陛下要修建一个富裕的大唐,适当的支持商业的发展,是很有必要的。
当然,商业变得越来越重要,我们朝廷也不能完全放任他的发展。像是户部下属的大唐运输集团这种由朝廷控制的商业机构,微臣觉得可以理直气壮的发展壮大,朝廷给予各种政策支持,让大唐的交通变得更加便利。
与此同时,微臣觉得户部也可以成立属于自己的钱庄,让每个州府都有钱庄,跟大唐皇家钱庄等其他钱庄相互配合,给百姓们更多的选择。至于将作监下属的各个作坊,自然也要进一步的扩大,并且要限制私人制作兵器,将兵器的制作纳入到朝廷的控制之中。
还有,微臣觉得户部可以专门成立一个商铺,经营天下的各种粮食,将这个商铺跟户部分布在各地的粮仓结合起来,打压不良商人在灾难时刻囤积居奇的行为,也为大唐的粮食稳定奠定基础。”
房玄龄跟楚王府走的近,受到李宽的影响就大很多。
再加上观狮山书院经常借着《科学》和《财经》杂志给大家普及一些财务知识和商业知识,让大家对商业的认知有了非常的变化。
朝中现在已经有一种声音,不再限制商人子弟参加春闱,彻底的放开科举的门槛。
除了极个别犯官、罪犯的家属,其他人全部都可以整出的参加科举。
一旦这种事情得以实现,将彻底的松开大家经商的顾虑。
当然,这件事背后,肯定是有李宽的影子在那里推动。
“玄龄提到的最后一点,老臣非常支持。这两年,大唐各地的粮食接连丰收,良家有持续走低的迹象。所谓的谷贱伤农,要是粮食的价格继续走低,将会影响百姓种田的积极性。所以老臣建议朝廷在凉州、洛阳等地修建大的粮仓,囤积粮食,以备不时之需。
这些粮仓的管理和粮食的售卖,可以成立一家专门的大唐粮食集团来负责。到时候大唐粮食集团可以在粮食丰收的地方收购粮食用于存和售卖,保持大唐的粮食价格在稳定可控的局面之中。”
萧瑀和房玄龄昨天就交换过了意见,今天说起来自然是一唱一和的,让李世民颇感意外。
但是,只要对大唐有好处的事情,李世民肯定是支持的。
之前李宽虽然也说过了类似的一些说法和提案,但是由于当时的情况还没有如今这么好,有些东西李世民一直没有点头。
现在看来,步子完全可以迈的大一点啊。
“两位爱卿说的都很有道理,朕原则上同意了!为了起到商业发展的带头作用,尚书省下面可以专门成立一个大唐国有资产管理局,将户部、工部等各个衙门所属的作坊都划归到大唐国有资产管理局来管理。除此之外,大唐皇家钱庄也会支持大唐国有资产管理局下属的作坊进一步做大做强,让他们成为商业领域一道独特的风景线。”
李世民直接将李宽以前跟自己建议的内容抛了出来,当成是自己的决定。
“陛下圣明,这个大唐国有资产管理局确实很有必要,起的名字也非常的贴切。像是大唐运输集团,如果他是属于商家的,那么一些不挣钱的线路,早就被砍掉了;只有作坊是属于朝廷的,才会在关键时刻、关键地段起到关键性的作用。毕竟,商人重利,如果让他们放弃利益,简直比杀了他们还要难。”
房玄龄立马就上前抬起了花花轿子,让李世民脸上多了几分笑容。
“大唐国有资产管理局的发展方向,老臣觉得可以听一听楚王殿下的意见。论起挣钱的本事,老臣就只服楚王殿下。如果他都觉得某个行业很重要,那么一定是非常重要了。”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海贸的收益占据了萧家每年一半以上的利润,萧瑀这个时候自然要对李宽多支持一下。
要不然楚王府分分钟可以让你得船下不了海。
长孙家就是最典型的例子了。
什么失踪啊,海难啊,海盗抢劫啊,各种各样的事情,长孙家的船队都能遇上。
反正只要你敢出海,人家就能让你碰到各种“意外”!
“你不说,朕差点把他给忘了!李忠,你去派人把宽儿请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