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异能小說 撿到一隻始皇帝笔趣-第四百二十七章 再見了,蠻夷推薦

撿到一隻始皇帝
小說推薦撿到一隻始皇帝捡到一只始皇帝
秦王听闻燕国所发生的事情,他有些懵。
燕国长期以来都遭受到辽东之外的胡人的侵扰,在辽东之外,有几股比较古老的民族,其中有东胡,东胡是一支非常强大的游牧部落,他们使用阿尔泰语系,有史学家认为东胡是阿尔泰语系里“tonggus”,也就是通古斯的音译,在后来的出土资料显示东胡内部也有可能是从事农耕的,半耕半牧,他们在匈奴之东,实力强大。
与赵国和燕国的冲突以及交流是最频繁的,有着贸易上的往来。
在西有貊,东边有濊…嗯,东濊这个民族大家大概还是记得的…在后来,貊部落合并了濊部落,被称为亳人,他们也是辽东的一个古老民族,而与其余胡人不同的是,他们是农耕民族,并非游牧,辽东之地,土地还是比较肥沃的。还有一个肃慎,是现代满族等民族的先祖之一,周武王时,他们上贡楛矢石砮,周人非常的开心,认为这是非常大的功绩。
并且以得到肃慎的上贡作为自己证明武功的重要凭证。
周人开心的说:“肃慎、燕、亳,吾北土也”,肃慎也从此成为了古华夏民族之一,学术定义是中国古代东北民族之一…他们大概是渔猎为生,既不游牧,也不耕作..燕国长期都是跟辽东之外的胡人作战,在栗腹为国相的时期,栗腹成功的在辽东各地设立郡县,将燕国的势力范围扩散到整个东北地区。
而同时,生活在当地的一部分东胡人,一部分的毫人,以及其他那些大大小小的胡人也都成为了燕国的子民,服从燕王的统治,栗腹一生都在想着尽快平定这里,彻底的控制这里,可是在栗腹战死之后,辽东的情况就有些不太平了。随后的几代燕王区别对待生活在境内的这些胡人。
任由官吏和商贾对他们进行迫害,作战时大量的征发他们,逼迫他们不断的服徭役,修建长城…这就导致国内的分裂倾向越来越严重,到后来,剧辛带着这些人与秦国作战的时候,他们不战而降,甚至希望能帮助秦国来作战。可是,他们的实力并不强大,如果像匈奴和东胡那样强大,就不会被燕国所拿下了。
秦王怎么也不明白,燕国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叛乱,叛乱的胡人为什么会这么强大?甚至能击败燕国的军队?
李斯坐在秦王面前,苦笑着说道:“燕国学习我们的制度,从而引发了这次的叛乱。”
“我们的制度有什么不妥?”
李斯笑着说道:“事情是这样的,年前,燕国曾推行军功制,随即征集国内的士卒前往与东胡作战,得到了不少的土地…”
“这不是好事吗?”
“问题就是出在这里,我们的军功制能够施行,是因为我们有足够的土地,我们让士卒们攻打魏国,然后将得到的魏国的肥沃土地分发给有功的将士…士卒们会更加积极的打仗,而秦国也会越来越强大。燕国所攻打的地方,都是最苦寒的地方,是没有什么价值的地方。”
“在攻破这些地方后,燕国为了赏赐军队,将原先国内胡人所耕作的土地分给有功的燕人,然后将境外的苦寒之地分发给胡人…那些地方不适合耕作…辽东胡人大怒,认为他们辛辛苦苦的为燕国征战,最后没有得到任何赏赐,反而是被迫离开家乡赶往苦寒之地,这是燕王在恩将仇报…”
“于是几支胡人聚集起来,推选一位勇士来担任首领,攻打燕王的军队…”
“燕王的士卒应该是不少的,胡人是如何击败他们的?”
“哈哈,先前与塞外胡人作战的时候,燕王多次征发这些国内胡人,他们长期与塞外胡人交战,经验丰富,本土燕人躲在后方坐享其成,结果开战之后,燕王的这些士卒完全不是胡人的对手…”,说起来,李斯都险些笑场了,燕国这操作,他是真的无法理解,动用国内胡人作战,这是很正常的事情。
秦国也这么做啊,李牧出征匈奴的时候,麾下就一堆的胡人骑士,在击破敌人后,启还在为这些胡人考虑,将他们的赏赐从土地改成牲畜,极大的鼓舞了他们的士气,这燕人是怎么回事啊?夺走有功将士的土地,让他们迁徙到塞外,这样的举动,当然也是无奈之举,毕竟他们也没有土地实现军功的赏赐,可既然如此,那就要自己承担后果了。
“他们想要向我们请降?”
“是啊…这些辽东胡人,大多都是从事农耕的,与塞外那些东胡的关系非常恶劣,他们没有什么盟友,在击败燕国的军队后,他们就派来了使者,请求秦国出兵帮助他们…”,李斯说着,秦王点了点头,辽东胡人很早之前就表达出对燕国的不满,甚至有问过秦国什么时候打算来辽东。
秦王眯着双眼,问道:“那依您的看法呢?”
“大王,这是好事啊,不费什么力气,就能得到整个燕国…”,李斯是赞同出兵的,秦王心里其实也赞同,燕国都快把自己给搞灭亡了,再不出兵也不合适,只是,秦王心里也很苦,唉,这好不容易解决了官吏不足的问题,吞掉燕国,这官吏问题又要冒出来了,自己本来想多缓几年的,这些人为什么就急着要求死呢?
是想要撑死秦国还是怎么滴?
秦王很快就让自己的将军们前来,包括赵括在内的将军们全部赶来王宫,浩浩荡荡的,赵括站在首位,身为太尉的缭却是站在他的身后,随后就是王翦,李牧,赵康,司马尚,蒙武,杨端和,羌瘣,桓齮…秦国的将军们实在太多,赵括还注意到,在位的将军又多出了一位。
那人站在缭的身后,看来是最近才得到提拔的。
秦王很平静的说起了燕国的事情,赵括不由得皱起了眉头,谈及燕国,他就会想到燕丹….秦王说完之后,将军们显得有些激动,秦国的将军,当然都想要获得封君的位置,然而,封君并不是容易的事情,关内侯的爵位难得啊,如今燕国空虚,若是能灭亡燕国,那是一件大功劳啊。
秦王说着,目光却看向了赵括。
赵括却迟迟没有开口,秦王也只好看向了缭,缭看着面前的赵括,若有所思,他说道:“大王,燕国并非是强大的敌人,可在如今这样的情况,如果我们不去占领他,那在燕国边境的中山王嘉就会想办法来得到燕国,这对秦国是不利的,请您派出一位将军来讨伐燕国与中山国。”
缭严肃的说道:“燕王暴虐,欺压国内百姓,燕国百姓无法忍受他的暴行,想要迎接秦国的军队来拯救自己,秦国怎么能坐视不管呢?”,秦王笑了笑,说道:“您说的很对,不知道哪位将军愿意出征呢?”
秦王还是希望赵括能开口的,赵括没有开口,其余将军也就不敢开口了,他们不敢跟赵括争夺,赵括抚摸着胡须,说道:“臣身体不适,近期内无法出征,请大王挑选一位合适的将军来出征吧。”,听到赵括的话,赵康就有些忍不住了,他起身,说道:“我愿意前往!”
“我愿意前往!”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我愿意前往!!”
赵括既然拒绝了,那其余将军们当然就不客气,赵康,司马尚,杨端和,蒙武等将军几乎是同时开口,秦王看着这些人,思索了许久,说道:“王翦将军,这一次,就请您来出征吧…请以杨端和,桓齮,王贲..蒙恬…”,秦王看着那位年轻将军,思索了片刻,也念出了他的名字,“…李信等人与您一同出征。“
王翦自然是没有拒绝,朝着秦王俯身一拜,也就答应了。
秦王便让王翦来负责这件事,让他们离开,同时又留下了赵括和赵康…嬴政坐在赵括的面前,笑着说道:“父亲,按着您的想法,寡人已经完成了对将军们的任命。”
“我的想法?”
“是啊,您不愿意出征,就是不想要成全王翦将军,并且想要给年轻将军们一个机会…”
果然,嬴政还是非常了解赵括的,赵康就有些生气了,他狡辩道:“我也是年轻将军。”,秦王看都没有看他,他问道:“这次对燕国的战争,可能与其他战事不同..”
李牧刚刚走出了王宫,一位年轻人就拦住了他,并且以晚辈的礼来拜见他,李牧也是连忙回礼,王翦笑呵呵的看着他,说道:“这位是您的同宗,是北地太守狄道侯的儿子…唤作信,他很仰慕您,又害怕冒犯您…”,李牧看着面前这个年轻人,年轻人身材修长,面目坚毅,浑身充满朝气。
老冉有个儿子叫宗,李宗在魏国担任大夫,被封到段干这个地方,魏国的那位段干子就是他的后代…也就是老子的后代…嗯,同时,他也是陇西和赵李氏两宗的共祖。故而,陇西的李信和赵地的李牧,算的上是同宗,两人相见之后,王翦又解释了起来,这位年轻人原先担任郡尉。
后来因为他多次击败了郡内的盗贼,群盗,以少胜多,战绩非常的夸张,故而来到了咸阳,如今在太尉缭的麾下任职。
年轻人大概是在李牧面前有些拘束,说不出话来,大多时候都是听着王翦来夸赞他,王翦的心情是非常不错的,灭亡燕国,他的封君也就到手了,这些年来,他跟着赵括大杀四方,立下的战绩无数,最大的战绩还是在打李牧时打出来的,带着偏师险些就灭掉了赵国。
李牧对这位同宗的年轻人也是很有好感的,说道:“你若是有什么困惑,就可以来找我。”
秦国的将军压根就没有把燕国放在眼里,燕国本来就不是什么强国,如今又变成了孤城一座,想要灭亡燕国,实在没有什么难处,这也是赵括之所以没有亲自出征的原因了,这是一个磨砺年轻人的好机会,他已经老了,迟早有一天,他也会离开的,秦国需要年轻的力量,这些年轻人会在自己逝世之后继续保卫百姓,保护国家。
赵括返回家里,正准备读些书,就看到一个年轻人匆匆忙忙的冲了进来。
“仲父…”,年轻人擦拭着眼泪,叫道。
赵括盯着他看了许久,终于是认出了他,这位年轻人唤作中书戈..他是狄的小儿子,狄给自己挣来了一个中书的氏…赵括看着他如此慌忙的脸,他心里顿时就乱了,他站起身来,颤颤巍巍的,“怎么了?出什么事情了?”
“父亲快要不行了..请您过去看看吧。”
“你说什么…”,那一刻,赵括浑身冰凉,在年轻人的带领下,他急匆匆的坐上了马车,马车奔驰而去…很快,赵括就来到了狄的府邸,狄在咸阳的东边买了一座宅院,他一直都在抱怨,这里的房价实在太贵,这里买一座房的钱可以在邯郸买十套。当赵括走进内室的时候,他看到虚弱的躺在床榻上,有气无力的狄。
狄平躺在床榻上,发色全白,微弱的呼吸着。
赵括前来的动静惊动了他,狄缓缓睁开了双眼,侧过头来,看向了赵括。
“狄…”,赵括坐了下来,握着他的手。
“家主…您来了…”,狄咧嘴笑着,虚弱的看着面前的赵括,“家主,我好想念马服啊…自由自在…饮酒作乐…”
“我也很想念,我已经叫了医官了…等你好转了,我跟你去邯郸,我们去马服…”
“回不去了…家主啊,您怎么哭了?不必为了我而伤心…只可惜,我还有很多话没有来得及跟您说…”
“那您说吧…那您说吧…”,赵括忍不住的流着泪,紧紧握着他的手。
狄眼前一亮,挣扎着仰起头来,激动的说道:“有一件事,我只跟您说,您不要告诉他人啊…其实那个..”,他刚刚开口,神色却忽然呆滞,他呆呆的看着面前的赵括,过了片刻,他的头重重的落在了枕头上,双眼直视着前方,却是一动不动..赵括本以为,经历了那么多的生死,他早已磨练出了一颗无比坚韧的心。
可是当故友离开的那一刻,他还是能感受到心口出现的裂痕,仿佛一把刀,直接在他心口剁下了一块肉…那种剧痛,让赵括忍不住的捂着胸口,整个人却如一个幼童般的哭泣了起来,哭声越来越大,眼泪止不住的流下..狄养育了三个孩子,他的妻子在生下第三个孩子的时候离开了,可是他也没有再娶。
他独自将三个孩子抚养长大,吃尽了苦头。
两个女儿已经嫁人,最小的儿子,如今还在学室。
他总是劝说儿子,说话要谨慎,不能乱说话,要保守秘密…要好好读书。
那一天,赵括抱着狄,哭了很久很久。
那一晚,赵括再一次梦到了马服乡。
他看到戈和狄正在互相辱骂着,一个骂没人要的老贼,一个骂不知礼的蛮夷。
而他只是安静的看着他们,满脸泪痕。
ps:年也过了…可以发刀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