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玄幻小說 獵魔烹飪手冊笔趣-第七十五章 北都外,十里亭相伴

獵魔烹飪手冊
小說推薦獵魔烹飪手冊猎魔烹饪手册
往生教!
更加凤飞羽地描述,杰森几乎是第一时间锁定了这个没有在凤飞羽描述中出现,但实际上却是和整个事件密切相关的组织。
虽然在‘香城’究竟发生了什么,杰森还不知道。
但是有两点却是可以肯定的。
第一,‘往生教’教主强闯‘四海帮’总舵,失败了。
第二,对方之所以这么迫不及待,甚至,有点狗急跳墙的感觉,就是因为之前和‘大龙头’崔龙王的对弈,失败了。
至于为什么突然布置对付他?
自然是因为,那位‘往生教’教主误会了。
误会了他就是‘大龙头’崔龙王联手的人。
而真正意义上的联盟者‘刀君’,因为自始至终没有出手,被很好的隐藏了下来。
杰森还有把握,当‘谣言’四起时,‘大龙头’崔龙王一定会在暗中推波助澜。
‘难怪直接把自己的武技传承‘惊涛掌’给了我!
恐怕在那个时候,这位‘大龙头’就发现了端倪!’
杰森默默地想道。
对于‘大龙头’的做法,杰森是不置可否的。
双方本就是交易。
想要在交易中,感受‘人情’?
也许会有‘人情’在。
但杰森更喜欢干脆的‘交易’。
夹杂了其它东西的话,那就不纯粹了。
杰森可不喜欢那样。
反倒是‘大龙头’这样的做法,让杰森很是喜欢,一手交钱一手交货,没有什么拖泥带水,而且,还会多付一些酬劳。
这才是,真正意义上,好的‘交易者’。
至于‘大龙头’为什么不提前说?
‘处境比想象中还要艰难吗?’
杰森想到这,眉头一皱。
先胜了一场不说,‘大龙头’崔龙王也已经联合了‘刀君’,但是却对‘往生教’教主依旧处于劣势,这就让杰森警惕了。
难道……
有其他九大高手之一参与其中?
还有!
‘往生教’教主一直遮掩着面容,必然是因为自己的面容有着相当的辨识度,甚至是,只要看一眼就会暴露出真实身份。
那么,对方会不是九大高手之一?
凝练穴窍,武道通神!
整个天下都知道这一点,但是能够做到这一点的却是寥寥无几。
不然的话,这么多年了,江湖上也不会只有九大高手罢了。
因此,‘往生教’教主是九大高手之一,是极有可能的。
那会是谁呢?
“‘剑仙’?‘欢喜佛’?‘血魔’?‘逍遥王’?”
杰森将‘一帝’、‘双绝’、‘天妖’、‘刀君’剔除在外了。
‘刀君’本身就和‘大龙头’联合,自然不会是。
‘天妖’则是变幻莫测,根本不需要遮掩容貌。
而‘一帝’?
对方本身就是帝国的执掌者,可以一言断人生死,完全不用玩这样的套路。
至于‘双绝’?
经过了那晚‘往生教’教主的袭击,豆包展现出的那两件霸道至极的暗器,以及给与了他‘五毒神煞掌’后,杰森如果还猜不到豆包的父母是‘双绝’的话,杰森真的早就‘死在不夜城里’了。
虽然到现在,豆包自己还不知道。
对于自己的父母,杰森发现豆包了解的真不多。
除去名字外,大概率的印象就是爸爸是个小男人,妈妈很强势,两人很恩爱,她是意外之类的。
至于‘双绝’为什么不坦诚身份?
杰森不知道。
有可能是不想让豆包知道太多。
也有可能是豆包的问题。
嗯。
豆包有着一点问题。
相处许久的杰森,逐渐的确认了这一点。
豆包很冷漠。
没有常人应有的情绪、共情心之类的,甚至,连很多常人需要在意的事,她都不在乎,她在乎的只是自己在意的人。
例如:爸爸、妈妈。
例如:他。
至于更多?
没有了。
想到这,杰森忍不住地揉了揉眉心。
是烦躁。
是担忧。
还有一点点无奈。
他都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是能够碰到一些表面上看起来很正常,实际上每一个都极为不正常的女士。
想想女糕点师的人格分裂、阿拉斯对武艺的执着、詹妮弗的疯狂、惠丽晶不正常的运气。
杰森顿时感觉呼吸都不顺畅了。
难道他有吸引‘神经病’的特质?
莫名的,丹妮斯就变得可爱无害起来。
可惜一想到丹妮斯是亡灵,杰森心底就是一沉。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丹妮斯要更为可怕一点。
唉!
忍不住的,杰森叹了口气。
然后他摇了摇头。
反正都回不去了。
想这些也没有什么用。
呼!
杰森深吸了口气,调整着情绪。
这个时候,凤飞羽则是回过了神,正用一种奇怪的目光看着杰森。
这位紫衣总捕刚刚感受到了杰森的气息不稳。
似乎是内心经历了什么巨大的波折。
可是以杰森能够硬抗他的‘炼心之瞳’,所表现出的意志力,根本不会出现这样的状态才对。
是发生了什么难以想象的事了吗?
还是直接确认了什么难以想象的事?
这位紫衣总捕猜测着。
不过,却没有询问。
为了双方能够友好的相处下去,这位紫衣总捕很明白什么是能够说的,什么是不能够说的。
“沐先生,您刚刚说是‘往生教’?”
这位紫衣总捕没有再理会其它,而是继续询问着。
对于‘往生教’这个答案,凤飞羽是十分意外的。
不是说,他不知道‘往生教’。
恰恰相反的,他很了解‘往生教’。
正因为这样的了解,他对于‘往生教’的印象就是:癣疥之疾。
是根本上不了台面的。
并不是什么高傲,而是事实。
面对着六扇门这样的庞然大物,一群连凝聚‘气血’武者都寥寥无几的组织,哪怕有几个掌握了异术的家伙在,也不过是螳臂挡车。
只要六扇门下了确切的命令。
凤飞羽有把握三天之内,将‘往生教’一扫而空。
可就在这个时候,杰森却告知他,借机生事的组织是‘往生教’,这怎么能够不让这位紫衣总捕惊讶。
甚至,如果这不是一个戳就破的‘谎言’,这位紫衣总捕会认为这是杰森在骗他。
“就是‘往生教’!
它比表现出来的更强大!
尤其是那位‘往生教’的教主,已经完成了‘穴窍’的凝练,踏足到‘武道通神’的境界。”
杰森很肯定地说道。
而且,还透露了一些信息。
很明显,‘往生教’在造谣生事,在给他制造麻烦。
以杰森的性格,怎么可能不还击?
而还有什么是比眼前出身六扇门,且正在追查这件事的凤飞羽更合适的人选吗?
没有。
凤飞羽的出身,能力,还有此刻的心态,都是最为恰当的人选。
事实上,也是如此。
“什么?!
武道通神?!
‘往生教’教主达到了这样的境界?
沐先生,您没有骗我?”
当听到杰森的话语后,这位紫衣总捕就径直站了起来,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杰森。
“我骗你有什么好处?
在‘香城’我和他交过手。
确实是武道通神,而且……
神通诡异。”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杰森透露着更多的信息。
对面的凤飞羽则是脸色数变。
很显然,这位紫衣总捕通过‘往生教’教主凝练了穴窍,是‘武道通神’的高手这件事上联想到了更多的事情。
对此,杰森并不意外。
反而对方要是联想不到,杰森才会意外。
而且,这就是杰森想要的。
‘既然逼迫我和‘剑仙’决斗。
那你就和‘六扇门’碰一碰吧。
最好是引出‘一帝’。’
‘六扇门’之所以强大,除去自身之外,自然是因为在六扇门的身后站着的是那位帝国的执掌者:‘一帝’。
或许江湖九大高手没有一个准确的排名。
但‘一帝’,却是公认的最强。
这是杰森在‘四海帮’内的‘藏书楼’看到的那些杂谈上,都在说明的事实。
不论是‘双绝’、‘剑仙’、‘血魔’、‘天妖’、‘刀君’都曾在这位‘一帝’手上吃过亏。
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 獵魔烹飪手冊笔趣-第七十五章 北都外,十里亭鑒賞
而‘逍遥王’?
身为‘一帝’的弟弟,更是从小被‘一帝’打到大。
内心早已有了阴影。
面对‘一帝’时,甚至提不起反抗之心,直接就认输了。
回忆着,脑海中的那些杂谈。
杰森默默等待着凤飞羽回神。
足足三息过后,这位回过神的紫衣总捕再次一抱拳。
“沐先生的消息,在下感激不尽!
在下必须要将这件事汇报!
沐先生如果入了北都,先不要着急动手,请等在下的消息,说不定还有着回转的余地。”
这位紫衣总捕说的是调整‘剑仙’的事情。
看着对方向外走去的背影,,杰森没有多说什么。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有的时候,不是想要回转就能够回转的。
不过,这位紫衣总捕愿意调和,做和事佬,杰森也没有反对。
“对了,沐先生如果入了北都,有什么事都可以来六扇门找我,在下一定扫榻相迎,虽然在下俸禄不多,但是一顿饭一顿酒还是能够请得起的。”
走了两步的紫衣总捕突然停下,转身说道。
“好。”
杰森这一次开口回答了。
听到杰森肯定的回答后,这位紫衣总捕一笑,就转身离去。
这一次没有再停留。
李二狗等人目送六扇门一行离去后,马上就围上来。
“沐馆主,究竟怎么回事?”
崔龙女第一个好奇地问道。
“‘往生教’。”
杰森如实地说道。
并且,讲述了之前和凤飞羽的对话。
还有自己的一些猜测。
当然,隐去了关键部分。
“可恶!
又是那个混蛋!
该死的!”
崔龙女听杰森说完,直接就骂骂咧咧起来。
超棒的都市言情小說 獵魔烹飪手冊 txt-第七十五章 北都外,十里亭
对‘往生教’,崔龙女本身就没有任何的好印象,当发出了那晚的事情后,这个印象更是差到了极致,恨不得除之后快。
熱門都市言情 獵魔烹飪手冊 線上看-第七十五章 北都外,十里亭
一旁的红袖姑娘和李二狗则是皱眉不语。
显然,两人想到了更多。
既有关于‘大龙头’的,也有关于杰森的。
很明显‘往生教’这么做就是为了针对‘大龙头’和杰森。
而且,还十分奏效。
这样的传言已经天下皆知了。
北都李家,自然不可能不知道。
那位‘剑仙’自然也是知道的。
那么……
那位‘剑仙’会是什么态度?
传闻中那位‘剑仙’年轻时,刚正不阿,眼中揉不得半粒沙子,面对世间不平事,会直接拔剑荡不平,但是就在这位‘剑仙’最为意气风发的时候,却遭遇了一次意外的情伤。
谁也不知道那位女子是谁。
不过,这位‘剑仙’却没有一蹶不振。
相反的,还悟出了‘枯荷剑法’,之后与‘一帝’、‘欢喜佛’、‘血魔’、‘天妖’都交过手,最终成就了真正以上的‘剑仙’之名。
之后?
那位‘剑仙’在剑庐避世不出,不成亲、不收徒,就这么单独一人独坐剑庐内,想要让自己在‘剑道’之上更进一步。
二十年过去了,谁也不知道这位‘剑仙’达到什么样的程度。
谁也无法确定,这次的事情会不会让对方出山。
如果对方真的出山,那……
“我们加快速度和‘大龙头’汇合!”
红袖姑娘这样说道。
李二狗连连点头。
在场的人也没有任何一个反对。
杰森重新返回了自己的马车,不过,这一次没有钻进车厢,而是和豆包并肩坐在马车外。
啪!
随着马鞭的一声脆响。
车队再次前行。
豆包也挥动马鞭跟上。
只不过,杰森能够清晰的看到豆包脸上带着一丝担忧。
“没事的。”
杰森轻声安慰着。
“嗯,一定会没事的。
如果馆主你有事,我就遍撒‘阎王帖’,毁了整个天下。”
豆包用很平静的话语,说着让人后背发毛的话语。
杰森愣了愣,然后,微微一笑。
因为他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那就微笑吧。
不是有那么一句,当你不知道说什么的时候,微笑就好。
看着杰森微笑,豆包也跟着笑了起来。
她认为杰森地微笑是理解了她的心意。
嗯。
真好。
豆包脸上的忧愁迅速消散了。
挥着马鞭,跟紧车队。
很快的,北都十里亭,到了。
只是……
却没有见到接应的徐大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