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y2j2优美都市小說 殘魄御天-第一千七百二十六章 我不確定看書-gco8e

殘魄御天
小說推薦殘魄御天
虽然还不知道时间修炼场内发生了什么事,但就目前的情况来看似乎不是什么坏事,不仅不是坏事,反而是别人多羡慕的喜事。时间修炼场速度越快就意味着在里面做什么事速度都更快,这个速度快要可以比拟森罗星上的时间修炼场了。
“是否还有其他时间之门!”看到那虽然平静下来,但还是旋涡状的通道门,龙幡问道。他想就此进去看看发生了什么事,可是又不确定这是不是正常的通道。
“其余的时间之门都是指定地点的,无法像这里一样可以通往修炼场中的任何地方!”东克斯说道,发生这种事也在他的意料之外,这样的话即便是进去以后里面出了什么事秦宇也有借口了。
魔幻輪回 三世道君
“这通道应该恢复正常了,进去看看便知发生了何事~”北月则是没有那么多顾虑,一个人就这样迈步进入其中,其他人都有些迟疑,东克斯都不敢第一时间跟,但若是让她这样一个人进去,等见到秦宇之后他们就可以串供了。
“不愧是女中豪杰,这番魄力果真男儿不及~”龙幡看着那曼妙身姿不假思索进入其中,他不由得感慨,随后也跟着进去。其他人看到两人的都进去了,他们也跟着进去。
众人一前一后来到时间修炼场,第一感觉就是这儿的灵力灼热感和浓度都有了很大提升,但不一样的是视野所及的范围内所有的山川全都是崩裂状态,无数碎石悬浮于空中,天空一片晴朗,挂在天空的太阳是人造的,每时每刻都在消耗光资源。
“东克斯殿主,这里难道就是你所说的那个绝佳的修炼之地?”龙幡把意识直接散不开去,所到之处没有感受到半点人的气息,反倒是找到一个光暗两种物质流动而来的方向。
曖昧是毒 夏菡
“看来的确是出事了,那秦宇身上有夜荧七品级别的石精,所以这变故必然与他脱不了干系!”东克斯说道。
“夜荧七品!”龙幡暗自心惊,同时眼底掠过一抹不易察之色,北月则是一脸冷色一言不发,现在这个情况说什么都可以,只要秦宇不傻到亲口承认,那就没有人能说他做了什么。
“过去看看!”北月朝着那光暗物质的源点而去,这回所有人都第一时间跟上,只不过还没等他们的意识感知到源点所在,整个光暗物质就平息静止下来,不再流动,随后等他们来到唯一一座还伫立在地上的大山面前时,一个身影从里面飞起,正是秦宇。
“嗯?怎么这么多人!”秦宇看到连北月都来了,顿时有点蒙,在他微微错愕的时候没有留意到人群中有个人悄然戴上了面具,这在森罗星璇是很正常的,特别是殿主这些一般都不以真面目示人,所以其他人才没觉得有什么不妥。
“难道是错过时间了!”
悍師戲萌徒:師傅請自重 小小牧童
全球妖變
秦宇突然间想到一个可能,那就是自己感悟太久了,导致时间已经到了,所以他们都进来找人了,于是赶忙迎上前去。
“秦宇!说!龙浅他们几人在哪~”才刚刚来到面前还没等秦宇说话,东克斯便率先喝问。
“额,不好意思通判大人,我陷入了感悟之中忘记了时间,是不是古源殿开启的时间到了。”秦宇直接无视,因为他压根不认识这个人,除了北月和那个殿使以外其他人他都没见过。
辣寵頭號萌妻
“还有十天!”北月平静地说,虽然语气平静,但面具之下她却有些惊讶,现在的秦宇比起几个月前给人的感觉又完全不同了,除了无法感觉到他的修为实力,更是有一股返璞归真的气质在他身上。
“十天!!那我岂不是待了四个月!”秦宇没想到会这么久,在他的感觉里不过也就一会儿,他也就想了想两仪八卦这些事,并没有干什么。
穿越悟空 雪龍星辰
“这位想必就是秦宇秦公子,不知道你可曾见过我弟弟龙浅,他也来了这里。”龙幡问道。
“请问这位公子是~”秦宇何其聪明,从这个问话他就猜到这个人多半就是那广阎君的大弟子,只不过他自然不可能承认。
“这位是广阎君的大弟子,人称小龙阎的龙幡公子,他是来见其弟龙浅的。”北月说道。
“哦,原来如此,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你们要问我找人,不过我也不确定就是了。”秦宇说道。
“不确定!难道你遇到了什么你不认识的人!你把他怎么样了!”东克斯厉声道。
“如果你们说的人也在这附近的话,那我建议你们再找找,大家也看到了,这里变成了这样都是因为我在突破的时候没控制好石精的光暗物质所造成的,如果这时候有什么人不小心遭了池鱼之灾,那么我只能表示不幸,说一句抱歉。”秦宇摇头叹息,一副很无奈的样子。
这番回答让面具之下的北月都不由得展颜一笑,只可惜没人看到。这个回答比起一口否认要来得聪明太多,聪明就聪明在不确定性。我不确定有没有把他怎么样,如果你以后查出来什么那就是意外,如果查不出来反正我也没见过,你别来找我。
这副说辞就连早就准备好一腔污水的东克斯都不知道怎么出口,别人直接穿了件防水衣,别说没有证据,就是有那也是意外。而他这番不肯定的说辞就连龙幡都没感觉哪里不对,像这样的场景若是他敢一口咬定反而有问题,于是龙幡自己在修炼场中寻找起来。不过时间修炼场可是能容纳无数人修炼的空间,说是一个小世界也不为过,又岂是一时半会儿能够遍寻的,最后为了准备寿礼,他也不得不暂时放弃。
东克斯精心炮制的计划就此落空,他怎么也想不到会是这样的结局。不过这件事还没有结束,他也留在了时间修炼场,美其名曰帮忙寻找,毕竟龙浅是他养魂殿的人,算是名正言顺。原本他打算在找个机会说出最后准备的一手石锤,但没想到不用找,龙幡直接把这个机会送到了面前。
“东克斯殿主,你可知道龙浅说的给家师准备的寿礼之事?”龙幡问道,这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如果龙浅事先准备好了,或者有拜托过谁,那么他大概率是遇到瓶颈临时闭关了,反之则多半是出了意外。
“似乎听说他要拿一颗精元还是石精什么的为阎君祝寿,当时我还以为他会找樱花商行,没想到之后他却来了修炼场。”东克斯装起糊涂。
“你是说石精~”龙幡目光微眯,一颗能够给阎君当贺礼的石精,那除了夜莺品质的便再无其他,而正好在修炼场就有一颗。
“我也不确定,他还带走了殿中的其他几人,都是平时他的好友,一群人一起进的时间修炼场。”东克斯没有做结论,而是留给龙幡去想。
而这不用想也知道结果,因为龙幡了解自己的弟弟,说他是纨绔都不足以形容,所以纠结了几个人一起来这修炼场有百分之九十的可能是为了秦宇身上的石精。但即便如此也没有什么用,若秦宇只是个小小星界之主也就算了,可他是通判所看好的人,北森罗又不属于他们广阎门下,没有证据什么也说不得。
“如此,我便告辞了,这件事我会自己调查,有劳殿主了。”龙幡准备离开。
“公子也不必太担心,没有消息未必就是坏消息,若是非要确定的话何不找未衍阎君借用化衍一用,一看便知。正好这次寿诞未衍阎君也会前来,广阎君若开口的话,这不过是小事一桩。”东克斯看似无意,实际上是提醒了龙幡。
“殿主提醒得对,我差点将化衍给忘了,那我便告辞了,代我向北月大人辞行~”两个人从时间庭院走出,龙幡直接扬长而去。
“哼~秦宇,到时候在阎君的寿诞之上我看你还能如何狡辩!”东克斯也没有去裁决殿,而是直接回自己的养魂殿去了。他是可以确定龙浅百分百已经死了,因为秦宇的位置是他亲口告诉几人的,若是秦宇在里面只待了两个月还可能有什么变数,毕竟从修炼场中心到秦宇所在的边缘需要很长时间,还要搜索,所以两个月未必够。然而现在都过去四个月了还杳无音信,秦宇却还在移动了位置,结果一目了然。
另外一边北月带着秦宇回到裁决殿,让他在一旁等候,等处理完事情安排一番之后,便带着他前往古源殿了。看她在那大殿之上处事果决雷厉风行,秦宇都不由得有些佩服。古源殿的时间线与南森罗不同,或者说它不属于森罗星璇的时间网,而是从外面的黑暗之中呈一个U型深入到南森罗范围里的另一条时间线。
这条时间线正好与南森罗时间网里的其中一条时间线相交,因此才形成了古源殿。而这条外来的时间线很奇特,它不是连续的,而是一节一节的,每一次进入南森罗时间网的就是那么一节,等它走完以后这个时间交汇点就会消失,古源殿也就随之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