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大選計票意外拖延:佐治亞水管爆裂 威州機器缺墨

美大選計票意外拖延:佐治亞水管爆裂 威州機器缺墨

(原標題:正在閱讀: 美大選計票意外拖延:佐治亞水管爆裂,威斯康星據稱機器缺墨)

在11月3日(週二)的總統大選投票結束後,美國幾大關鍵搖擺州直到次日仍未明確最終結果。受新冠疫情影響,各州收到史上最多的一批郵寄選票,因爲不少選民,尤其是民主黨陣營,不願意在大選當天前往投票站增加感染新冠的風險。

卓翼科技收關注函:說明與夏傳武之間是否存在資金往來

與四年前的次日凌晨就確定輸贏不同,今年的計票時間大大延長。選舉官員必須打開每一張郵寄選票,驗證簽名並掃描結果。

截至北京時間週四(11月5日)上午,民主黨人拜登已基本確定將威斯康星州和密歇根州收入囊中。如果拜登最終贏下目前保持領先的內華達州和亞利桑那州,同時輸掉特朗普目前領先的賓夕法尼亞州、北卡州和佐治亞州,那麼他將以270票對268票的結果贏得大選。

20款福特F150 多用途用車首選 國六

威斯康星州選舉委員會宣佈,所有選票都已清點完畢,拜登將贏得該州的10張選舉人票。2016年時,該州選擇支持特朗普,且在大選當日開票環節中,特朗普一直處於領先。

然而隨着該州城市地區的郵寄選票逐步開票,拜登的票數迅速上升,並在後期超越特朗普的總票數,成功將其“翻藍”。

選情的膠着讓選民無比期待威斯康星州的最終結果,但計票環節中還出現一些波折。《紐約時報》

記者裏德·J·愛潑斯坦

在推特表示,該州綠灣市包括郵寄選票在內的提早投票結果延遲宣佈,是因爲其中一臺計票機的打印墨水用完了,一名選舉官員不得不前往市政廳去拿更多墨水。

仍在計票的東岸佐治亞州也並非一帆風順。投票當天清晨,該州

選票處理地點

南沙·十里方圓南沙營銷中心盛大開放,歡迎鑑賞

——州立農場競技場的水管破裂。雖然沒有任何選票受損,且管道在2小時內迅速修好,但當地富爾頓縣處理郵寄選票的速度被拖慢。

截至發稿,特朗普在佐治亞州領先不到4萬票。此時該州還剩12萬張選票沒有統計。未完成計票的地區主要就在富爾頓縣,包含該州最大城市亞特蘭大,這個美國曾經的民運中心也是傾向於民主黨的地區。這意味着拜登仍有拿下該州的可能。

另一大搖擺州賓夕法尼亞的進度還要更慢一些,原因是當地法律規定,選舉日之前不得處理或掃描郵寄選票。目前特朗普在賓州領先約20萬票,但剩餘的100萬張未清點選票預計大多數投給拜登。

一週前,賓州郵寄選票也出現意外。當地巴特勒縣官員表示,該縣近4萬登記選民要求把選票寄來,但大多數人都沒有收到,疑似被美國郵政寄丟。但郵政服務否認巴特勒縣出現重大延誤或其他問題,當地選民不得不重新申請郵寄選票。

在西部地區,緊鄰加州的內華達州已暫停更新計票信息。初步結果顯示,拜登在內華達州以7000多張選票的微弱優勢領先。“賭城”拉斯維加斯所在的克拉克縣表示直到週四上午纔會繼續更新計票結果,包括週二和週三收到的郵寄選票結果。

投票當天中午,內華達州亨德森市一棟公寓樓發生槍擊事件,造成四人死亡,死者中包括嫌疑人,另有一人送醫治療。警方暫時沒有公佈遇難者的身份和槍擊事件的細節。亨德森位於拉斯維加斯東南部,人口約31萬。

當地時間週三凌晨,還有一名女子和兩名男子在距離白宮幾個街區的地方被刺傷。此時特朗普正留在白宮內等待選舉結果。

華盛頓警方表示,受害者自稱是極右翼組織Proud Boys成員,該組織支持特朗普。大約凌晨2點25分,被刺傷的受害者與三名嫌疑人發生口角。犯罪現場距離距離華盛頓最大的選舉夜集會中心“黑人命也是命”廣場大約六個街區,尚不清楚刺殺事件或嫌疑人是否與示威活動有關。

奧迪e-tron/e-tron Sportback亮相進博會

在選舉官員加緊清點選票的同時,全美民衆還要迎接可能重新計票和法律訴訟的不確定性。特朗普競選團隊11月4日宣佈在賓夕法尼亞州、密歇根州和佐治亞州採取法律行動,並要求在威斯康星州重新計票。

推薦新聞

陝西銅川一煤礦發生疑似瓦斯突出事故8人失聯,找到4名遇難礦工

在北卡看美國大選:搖擺州爲何“搖擺”?

在北卡羅來納州,大城市及其郊區變得更藍了,而白人聚居的農村地區則變得更紅了。北卡就像是美國的一個縮影。

界面記者 崔璞玉

路勁天雋峯 已開盤 最新均價26000元/㎡

美國大選日這天,北卡羅來納州的深秋已經有了些涼意。“我已經在提前投票階段投過了,我選擇了拜登,”在橘子郡的一家咖啡館外,身穿棗紅色格子衫的亨特·格林(Hunter Green)在接受界面新聞採訪時說道。

2020年美國大選的計票工作仍在緊張進行中。截至北京時間週四凌晨1點15分,計票網站顯示,北卡已經統計了95%的選票,現任共和黨總統特朗普僅以1.4個百分點的微弱優勢領先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喬·拜登。

考慮到餘下尚未統計的郵寄選票可能有利於民主黨人,這一微弱差距可能進一步縮小。這意味着,搖擺州依然在“搖擺”。

從開創者到領航人,電小二爲用戶締造戶外電源高端安全品牌

而格林也是“搖擺”中的一員。他表示,轉投民主黨人對他來說並不容易。現年23歲的格林來自被視作共和黨大本營的田納西州,其父母都是“根正苗紅”的共和黨人。在2016年的大選中,他把票投給了特朗普。

在被問及爲何今年改換了支持對象時,格林說大學四年讓他的政治信仰有了很大的改變。“我希望奧巴馬的醫改能夠堅持下去,也希望拜登加大對富人的徵稅力度,這有利於消除貧困”。

一年多前,格林成功申請到了杜克大學的一個博士項目,並搬到了北卡達勒姆市。該市位於北卡著名的研究三角園區(Research Triangle Park)。這是一個由州府以及北卡羅來納州立大學所在的羅利、杜克大學所在的達勒姆和北卡羅來納大學所在的教堂山構成的一個三角園區。

這麼快就補貨了?蘋果天貓旗艦店重新上架iPhone 12

許多大公司,如通用電氣、IBM、杜邦等,都將研究機構設立在此。園區內有上萬名科學家和工程師,也是北卡著名的深藍區。格林表示,希望將來畢業後有機會在這裏找到工作。

許多像“格林”一樣的人的選擇,正是北卡由一個傳統紅州轉變爲搖擺州的原因。

此前很長一段時間,共和黨總統候選人都不必擔心北卡。在2020年之前的12場大選中,共和黨總統候選人有10次都贏得了這個州。2000年和2004年的大選,小布什都以兩位數的優勢輕鬆拿下該州。

但2008年,民主黨人奧巴馬從共和黨手中奪取了北卡,這是1976年以來首次發生這種情況。雖然在接下來的兩次大選中,共和黨總統候選人——2012年的羅姆尼和2016年的特朗普——又奪回了該州,但優勢極其微弱。

北卡由紅變藍的趨勢並未回撤,而且城市和農村地區之間的政治鴻溝越來越大。

《華盛頓郵報》指出,2012年至2016年期間,在北卡,白人較少、受教育程度較高、城市居民佔比更高的地區,其左傾自由派傾向更明顯了。而白人較多、更偏農村的地區,其右傾保守派傾向則更嚴重了。

也就是說,大城市及其郊區變得更藍了,而白人聚居的農村地區則變得更紅了。從這個意義上看,北卡就像是美國的一個縮影。

城市和城郊民主黨範圍的擴大主要由兩種力量推動,一是少數族裔人口的增長,二是受高等教育選民人數的增多。

杜克大學政治學教授Kerry Haynie在10月的一次線上講座中指出,北卡州人口結構的變化將對該州大選產生重要影響,“2004年,黑人選民佔全部選民的20%,此次大選有色人種將佔到選民的30%,增幅非常顯著。”

除了歷史悠久的非裔社區,北卡近年涌入了大量的拉丁裔和亞裔人口。出口民調顯示,今年大選中非裔選民佔總選民人數的24%,加上拉丁裔和亞裔,有色人種選民佔比超過了30%,而2004年的這一比例僅有25%。非裔選民中,91%投票支持拜登;拉丁裔選民中,拜登的支持率爲59%。

“農村和城市之間的鴻溝則越來越明顯,”Haynie指出,“由於人口結構的變化,北卡農村地區的重要性明顯下降。這些地區的人口正在減少,更加老齡化和白人化,基本是共和黨選民。”

與此同時,越來越多的人向城市及其郊區轉移,比如北卡最大的城市夏洛特和研究三角園區。大學畢業生們移居該州,填補醫療保健、製藥、高科技和金融等各個領域的工作崗位,大都市區的範圍也因此不斷擴大。Haynie指出,考慮到搬遷至這些地區的民衆組成,無疑對民主黨更有利。

堅守陣地

廣東高州村民曝料600年祖墳被挖,官方:曾多次通知遷墳

不過在北卡的非大都市區,則是另外一幅政治圖景。在那裏,民衆對共和黨的信仰似乎根深蒂固。

“我投特朗普,因爲他不是社會主義者,他是資本主義者。民主黨人都是社會主義者,”現年71歲的布朗(Jame Brown)對界面新聞說道。

布朗是北卡阿拉曼斯郡伯林頓市一家健康營養品商店的老闆。阿拉曼斯距離橘子郡大約一個小時車程,過去以菸草種植業聞名。相比北卡其它地區,該郡的城市居民佔比較低,非白人居民和擁有大學學歷居民的佔比均低於該州平均水平。

新冠肺炎疫情給布朗的商店帶來了重大打擊。“估計我這店堅持不了多久了,”布朗說。但在他看來,這並非特朗普防疫有失,而是民主黨州長庫柏(Roy Cooper)和美國自由派媒體的錯。

“他(庫柏)不應該強制關閉經濟,他們沒有這個權力;CNN等媒體也是罪魁禍首,他們7✖️24小時散播恐慌,嚇得所有人都不敢出門”,布朗說道。

淘金半山豪庭 已開盤 100000元/㎡起售(2020-10-29 06:15:04)

布朗認爲,新冠肺炎病毒就像特朗普說的,並沒有多麼厲害。“因新冠肺炎死亡的人,94%本身就有其它疾病,如果沒有這些疾病,他們根本不會死去”。

在是否佩戴口罩一事上,布朗也是特朗普的忠實擁躉。“沒有證據顯示,戴口罩能有效防止病毒傳播,我就一直沒戴,也沒感染。戴口罩是個人選擇,如果我想戴會自己戴。他們也不應該限制我們出行,如果我想去看球賽,並願意承擔風險,那是我的權利,我不需要你來告訴我怎麼做”,他說。

在被問及美國的新冠感染人數爲何是全球最多時,布朗表示,這很可能是因爲美國人的免疫系統與衆不同。

出口民調(計票率98%)顯示,今年大選中,特朗普在阿拉曼斯郡領先拜登9個百分點。

勞斯萊斯庫裏南宣示主權·所向披靡

和布朗不同,伯林頓市的退休小學職員豪澤(Heather Houser)曾在2016年將票投給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希拉里·克林頓。但是今年,她選擇了特朗普。

《以父之名》開播 於震葉璇齊抗悍匪闖情關

“我不喜歡特朗普這個人,但是相比拜登,我更喜歡特朗普的政策,”豪澤在接受界面新聞採訪時說道。特朗普在任期間推出的減稅政策幫助他贏得了豪澤的支持。

豪澤表示,如果稅率太高,企業就沒辦法維持下去,人們就得失業;如果人們失業,政府的稅收就無從而來。“如果民主黨總統上臺,增加福利和補助,那很多原可以工作的人都不會願意去工作了。沒有工作,民主黨希望徵收的這些稅從哪裏來?從領取福利的人那裏來嗎?”

這麼快就補貨了?蘋果天貓旗艦店重新上架iPhone 12

她說,自己從15歲起就開始工作了,並希望看到更多人去工作。“有很多人需要幫助,但直接給錢和物品並不能真正幫助到他們。幫人們得到工作,幫孩子們接受教育,這纔是真正的幫助。直接給錢,對任何人都沒有好處,”她在伯林頓街邊的一家古董店內向界面新聞記者表示。

採訪快結束時,店裏一名年紀約莫60出頭的白人男子得知記者來自橘子郡,善意地提醒到,“你在這裏討論政治要小心點兒,這裏可不是橘子郡”。

隨後他解釋到,伯林頓是個保守的共和黨地區,很多人對不同政見者心懷敵意,與橘子郡的氛圍截然不同。他稱,數年前甚至有參議員開玩笑說,要把橘子郡用圍欄圈起來,“它太不一樣了。”

11月4日的出口民調(計票率82%)顯示,在橘子郡,拜登以50.2個百分點的絕對優勢領先特朗普。該郡也成爲北卡深藍陣營中的第二名,僅次於三角研究園中的另一個城市達勒姆。

這名男子拒絕了記者請求採訪的提議,他說的玩笑也無從可考,但橘子郡這個藍色小點在一片紅色包圍中逐漸成長,直至最後佔據不可忽視的一席之地的過程,無疑是清晰可見的。而且,現在的橘子郡,顯然也已經無法用圍欄圍住了。

美大選來自郵寄選票的逆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