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x4rd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小說 我娘子天下第一-第五百七十二章歪曲相伴-82yey

我娘子天下第一
小說推薦我娘子天下第一
日上三竿,柳府的人已经陷入了一片忙碌,张罗着帮主家祭奠先人的事情。
而柳大少,闻人云舒依旧缩在温暖的被窝中酣睡着。
不能沒有你(微城)
两人一个初经人事,身体不适,需要休养,一个操劳过度,身心疲惫,更需要休息,自然没有像以前一样早早的起床。
熟睡的闻人云舒缓缓的睁开了凤目,慵懒的舒展了一下身体,两截冰肌雪肤的藕臂伸出了锦被之外,暴露在微凉的空气中。
听着耳畔便均匀的呼吸声,闻人云舒的眸子里带着淡淡的欣喜以及羞涩。
第二次同床共枕,对于她来说难免还是有些放不开。
看着依旧酣睡的心上人,闻人云舒偷偷摸摸起身下床,做贼似的不时地偷瞄一眼柳大少,动作轻盈地穿着自己的衣衫。
穿戴整齐之后,闻人云舒看了一下外面的天色,将窗户打开了一条不大不小的缝隙,令新鲜的空气流通进来,这才莲步轻移的朝着床榻走去。
闻人云舒看着酣睡的柳大少,狡黠的掩嘴偷笑两下,捏起自己的青丝在柳大少鼻尖拨弄了起来。
“柳…….夫…..夫君,该起床了!初三了,该祭祖了。”
“哈……哈……哈求………”
柳大少打了个喷嚏,睁开了睡意朦胧的双眸,意识模糊的看着坐在床边摆弄自己青丝的佳人。
“什么时辰了?”
“大中午了。”
柳明志撑起身子倚靠在了床头打了个哈欠:“怎么这么快,感觉刚刚闭上眼睛,怎么就天亮了。”
“没办法,谁让你昨天手脚不老实熬夜的,快起来吧,马上就该去祠堂祭祖了。”
“好吧,起!”
柳大少倒也痛快,直接掀开被子窜下了床,伸展了一下腰肢,传出了噼里啪啦炒豆子一般的动静。
“咦!”
柳大少活动完毕,愣愣的低头望着自己的手掌,脸上的带着丝丝的惊诧之色。
准备从火炉上提壶倒水洗漱的闻人云舒急忙转身看去:“柳……夫君,你怎么了?”
柳明志从木讷中回过神来,抬首望向有些担忧的闻人云舒:“我…..我…..我任督二脉好像冲开了一脉。大悲赋第四层隐隐有突破的感觉了,就连新修炼的益气经都在经脉中不由自主的开始运转,好像要突破了经书上说的第一层精盈境界了。”
“《益气经》?”
“对,我偶然买来的一本经书。”
“精盈则气盛,气盛则神全,神全则退疾,退疾则体健。
是药三分毒,难如精神气。
相爺您的醫妻有點毒
戒为良药,不泄为补,此为阳道也!
这就是益气经的总纲了。”
闻人云舒自言自语的呢喃了一会,惊奇的看着脸色有些茫然的柳大少:“这好像是道家的典籍,夫君你可真是福缘深厚之人,你现在有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
“特别的感觉?”
柳大少扭动了一下自己的身体,惊喜的看着闻人云舒:“腰不酸了,腿不疼了,身体被掏空的感觉也没有了,感觉全身充满了力量。
我之前一直尝试冲击任督二脉,却始终不得其门,怎么睡一觉就自己冲开了其中一脉呢?”
闻人云舒见到柳大少迷糊的模样,也跟着猜测了起来,良久之后,闻人云舒俏脸一红,耳根发热起来,娇羞的看着柳大少。
“妾身的身具九品内力!”
“什么?你大点声!”
“妾……妾身身具九品内力,你体内的蛊虫将妾身的处子元阴给融入了。”
柳大少恍然大悟的看着闻人云舒:“对对对,差点把这档子事情给忘了,一直处理因为老头子无心之失造成的麻烦事,把至关重要的事情给忘了。”
柳大少活动了一下全身充满力量的身体轻轻地呼了口气:“可惜,大悲赋还是没有突破第四层,否则为夫一定让你们知道什么叫做擎天一柱可镇海。
任尔等是江河湖海深不可测,还是溪水潺潺,泉水咕咕,也不过是小事一桩!
可惜,实在可惜。
不过…………”
柳大少托着下巴,笑吟吟的打量着闻人云舒前凸后翘的妖娆玲珑的娇躯:“对付不了你们,对付你一个人还是不成问题的。
本少爷终于不用打麻将了。”
感受着柳大少有些色眯眯的龌龊目光,闻人云舒的目光由娇羞变成了迷惑:“打麻将?”
“多碰,常摸,少放炮啊!”
柳大少贱兮兮的说完,朝着火炉走去,倒水开始了洗漱行动。
祭祖的事情自然不能耽搁,天色已经差不多了,是该跟老头子他们汇合了。
闻人云舒终于领悟了柳大少话中的意思,嗔怒的白了一眼柳大少的背影。
不过眼眸深处却藏着深深地期待之意,显然已经有些食髓知味,不可自拔的意味。
柳大少洗漱完,闻人云舒也坐在梳妆台前梳妆完毕,垂直柳腰的三千青丝也用碧玉簪盘了起来,作妇人打扮,宣示着自己已经成为人妇的身份。
在柳大少的揩油…..服侍下,闻人云舒也洗漱结束,夫妇二人带上了房门朝着内院正厅赶去。
在闻人云舒娇嗔的目光下,柳大少哼唱着小调朝着,恢复了以往吊儿郎当的姿态,一步三晃荡的走着。
闻人云舒俏目流离的四下张望着,面颊带着淡淡的嫣红不时地在柳大少腰间轻掐几下。
永不瞑目 海巖
三國之成成君子
血色迷彩
“正经点,让人丫鬟听到了。”
“听到了能怎么滴?本少爷好好的哼个小调挨着谁的事情了。”
“再说了,本少爷哼唱关于农人桑麻归家的田园景色怎么就不行了?
永鎮乾坤
虽说词语直白了一点,却将优美的田园风景阐述的淋漓尽致。
这有什么问题吗?”
闻人云舒望着柳大少正色的模样,樱唇颤抖了两下,不知道该说什么为好。
是自己想歪了?
闻人云舒羞愤的咬了咬樱唇,狠狠的在柳大少脚背上来了一脚,埋着头疾步朝着正厅的方向赶去。
“就知道欺负妾身脸皮薄,歪曲事实。”
柳大少望着闻人云舒有些窘迫的倩影,咧嘴一笑追了上去。
“九年义务教育好啊!
谁说解析诗人的诗句没有卵用的,你看这不就派上用场了吗?
管你解析的对不对,总之一句话,九年义务教育好啊!”
“舒儿,等等我,为夫灵感突发,又想到了一个夜深人静,小鸟还巢的曲调,打算哼唱给你听!绝对比汉子推车回家的田园画面更有深意。”
仙道我為尊
霸寵小助理:總裁大人在隔壁
“滚,不要理我!”
“不喜欢听啊,我又想到了一个只手遮山的曲目。”
單身女子保命日常 九十九六七
“滚!”
“这个也不喜欢啊,大禹治水的故事你听过没?为夫突发奇想。”
“下流,滚!”
“下流?那是以前,本少爷现在真的是彭拜激昂正人君子,绝对不会下流!”
“龌龊!”
“…………..”
以柳之安为首的柳家一门老小,神色肃穆的将手中的高香挨个的插在数十张牌位下的香炉里,随后对着牌位磕了几个响头。
与此同时,京城的祭祖钟传来九声浑厚的钟鸣之声。
李氏皇族也开始了祭天祭祖的行动。
柳明志出了柳家祠堂,朝着皇宫的方向望了一眼。
抬手牵起了三公主李嫣跟儿子柳成乾的手掌。
“嫣儿,乾儿,走吧,该进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