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fzx寓意深刻都市异能小說 大道紀討論-第812章 善惡緣來由我定!-gu41h

大道紀
小說推薦大道紀
柔和的金光如冬日之阳,照耀夜幕,垂流之地,所有人都只觉身心一片温热,难言的平静抚平了躁动的内心。
乔摩柯等人心中刚刚升腾而起的怒火,旋即已如过眼云烟般消散无影。
秦洪海,乔升,孤月禅师,乔慈儿等等随后赶到的人,也都如乔摩柯一般怔住,呆呆的看着菩提树下起舞而动的小小人儿,陷入了长长的寂静之中。
“悟,悟道……”
许久许久之后,方才有人从震惊之中醒转过来,发出一声难言的呻吟。
一个出生不过半岁,尚未接触修行的孩童,竟然悟道了。
異能邪帝 孤獨天涯
悟道,绝非是修行之中突破某一个门槛的灵机一动。
唯有从前人遗迹亦或者天地之中捕捉,感悟,甚至洞彻了超凡脱俗奥秘方才可以称之为‘悟道’。
修行界诸多自称的悟道,根本不能算作悟道。
“天赋异禀…..不,不,这是奇迹,奇迹啊。”
一个中年儒士嘴唇蠕动,心神都为之颤栗。
没有人知道过去有多远,但在已知的传说,历史之中,纵有无数人杰天骄,曾创下无数奇迹。
可那看似繁多的奇迹,是分散在无尽岁月之中的。
具体落到每一个时代,那就是万万亿京兆人也未必能出一个的,能亲眼得见,一众人也算高手,却都有些无法自持。
“他,他……”
孤月禅师捏着佛珠的手掌有些发颤,感受着及体的佛光,不知为何,突然流下了泪水。
无声无息间,落到了地上,甚至盘坐而下,似是不敢站的比那小人更高。
“师尊。”
乔慈儿回过神来,随老师落地,看着流泪的老师,心中震撼莫名。
“你的弟弟,将会成为伟大的觉者,你应当追随于他,保护他,不要让任何人打扰他……”
孤月禅师双手合十于胸前,泪水流淌,打湿了僧袍:
“可惜,我老了,或许没有机会看到他的法,他的道……”
孤月禅师哭也笑,不知是喜还是悲。
伟大的觉者……
看着菩提树下,佛光缭绕之中,瘦小却莫名神圣的身影,乔慈儿一时竟有些痴了。
“我儿……”
乔摩柯渐渐回过神来,先瞥了一眼树下着护院衣衫的林伯寻,心中又有着危机升起。
接连几次遇险之后,他开诚布公的与孤月老尼聊过,从其身上得到了不少曾经只以为是传说的事迹。
知晓了平静的天地之下,还有着不为人知的东西。
自家儿子如此的出类拔萃,或许就会引来难言的危机。
一簾妖夢 長安十三妹
自古秉承大气运降生者,伴随着的都有无尽的凶险与危机,这是劫数。
“大自在…..”
随着大自在被镇压,林伯寻渐渐的恢复了神志。
大起大落之下,他心灵似有着蜕变,或许是因为这柔和金光的照耀,他心中竟没有对于那大自在的怨恨。
只有一抹忐忑。
因为四面八方,一道道目光全都锁定了他,其中,甚至有着他最为敬畏的镇海王乔摩柯……
太过忐忑,以至于他甚至忘了沟通‘系统’。
亦或者是他心中对于那‘心魔系统’已没有之前那般信任了,之前跳出个‘大自在’谁知道会不会再跳出一个心魔来?
“这小子…..”
菩提树内空间之中,看着外界泛起的佛光以及陷入深层悟道之中的乔达摩,哪怕是刚从生死危机之中回过神来的蓝灵童,都心有震撼。
那一枚蕴含着安奇生诸多法与道的‘卍’字符文,竟被这不过半岁大的小家伙,全盘吸收了……
哪怕是只是吸纳而无法尽数消化,却也是超乎想象的离谱事情。
安奇生是何许人?
跟随安奇生多年的蓝灵童自然再清楚不过。
他的法,他的道,他的心性修持,是要超过他此时的境界的。
这样繁复的道蕴,哪怕是它都不可能轻易吸纳,这小家伙未免太离谱了…….
但只是一撇,它的心思又全都放在了内空间之中嗡嗡鸣动,转动不休的太极图。
似磨盘一般转动的太极图上两色不断更迭交织,隐隐间还能感知到其中蕴含的深沉魔意。
那自称‘大自在’的魔头,在以某种它此时无法理解的手段,抵抗,甚至侵蚀怪物先生。
史上第一惡魔 淩雨夜
它很想帮忙,但根本无法插得上手。
心灵之光所化的太极磨盘连那大自在都能短暂困住,它怎么可能进得去?
安奇生也不曾授予它接触本我慧光的权限。
“怪物先生……”
蓝灵童有着担忧。
它没有寻常意义上的七情六欲,但信息生命也同样会权衡利弊。
嗡~
似有似无的嗡鸣之中,安奇生却已感知不到三心蓝灵童的小心思。
在与大自在魔影的相互碰撞之中,他渐渐捕捉到了此魔的些微记忆,其中,有一样东西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无上心魔系统?系统?这个词汇…….”
安奇生心中喃喃,却也无暇窥探更多。
因为在镇压大自在的挣扎,相互碰撞之中,他渐渐有些不支,心灵的力量不是无穷无尽,缺了体魄与元神。
再强大的心灵也如镜花水月,存在,也不存在。
若非他有着曾与人间道天意争锋的经验在,此时已经按压不住这大自在魔影了。
“心魔不死,自在永在!树灵,纵你天生心中无尘,通透如仙,也压不住吾!”
感受到‘树灵’的渐渐虚弱,大自在发出快意的冷笑。
永生仙路
这树灵心灵之纯粹难得一见,可以说全盘克制他的心魔手段,但其仍会虚弱,而自己则会随着伤势痊愈而越来越强。
此情不可待 蝶姑娘
若能吞了如此心灵,自己的心魔之道,必有莫大进步,甚至超迈全盛之时也未可知!
安奇生不作回答,只是维持太极图的运转,应对那大自在的挣扎反扑。
同时心灵之中却泛起一抹涟漪,其中有着一副画卷为之衍生而出。
其色通透,其形黯淡,其上只有零星光点,绝大多数空洞而黯淡,隐见其中一尊昂藏神将。
却正是他的‘真灵位业图’。
“嗯?”
感知到细微的变化,大自在魔影有些惊疑,突然发现不对,似有另一只手,在撕扯着自己的意志。
我心長安
“你竟将自己的恶念炼做化身?!就不怕反客为主?!不,不对,这,这是…….”
大自在心中狂跳,活像是见了鬼。
他曾在‘心魔系统’之中见过类似的手段,可,可那是传说之中才有的手段!
他怎么会?
区区一个树灵?!
嗡~
人生如戲,全靠演技 霧十
大自在心中震惊,安奇生却无比果决,以真灵位业图沟通了自己的菩提化身,心念一动。
已将大自在分割开来,将其中魔性更重的一面,直接塞入了通道之中。
貧僧是個和尚
力有不逮,直接释压,毫无迟疑。
……
夜风呼呼而动。
南华道外一处荒山之上,安奇生的菩提之身静坐磐石之上,身前,摆放着六本气息不一的典籍:
“道、神、佛、妖、邪、儒……六道我皆有修持,但似乎还差了些什么,无法圆满,本命灵宝迟迟无法凝聚出来……”
安奇生微微自语。
游历这段日子,他所得到的修行典籍着实不少,也已开始修行,且接连跳过了养气,受箓,温养等境界,来到凝练本命的当口。
只是这一步,却总是差了些意思,迟迟没有迈过。
他心中正自思量之时,心中竟响起一道似从极为遥远之处传来的嘶鸣:
“你竟将自己的恶念炼做化身?!”
“大自在?心魔?系统?…….终于来了吗?”
念头一转,安奇生已捕捉到了菩提树本体传递来的讯息,心中一紧,眸光之中却是有着光亮。
这一刻,他已等了许久了。
自那日心有所感,他就在为此时做着准备,此时来虽有些匆忙,却也不是毫无准备了。
他的念头转动绝快,更有灵光升起。
皇天界诸多修行道之中最强几道,他唯独不曾得过‘魔道’,此魔到来,或许能够打破此时的僵局。
心念转动只是刹那,感知到那魔影没入心中,方才还不慌不忙的回了一句:
“好一株宝材,却正好于我做本命……”
话语平静随意,安奇生却也不敢大意,当即闭目,心念一动间,就自天地间引来‘道、神、佛、妖、邪、儒’六道灵机。
修持灵机如以身试毒,其危险之处不言而喻,但其好处却也巨大,以他的境界,心性,所能引动的灵机,还要超过那日游神的元神化身。
透視兵王 有聊的魚
念动而已,这处荒山已被汹涌至极的灵机所笼罩,直骇的不远处的兔八跌了个屁股蹲,险些将怀中的大白菜都丢下山崖去。
九爺,寵妻請節制!
“发生了什么?”
凝望荒山,兔八心中大惊,那缭绕荒山的不是云雾,而是无比汹涌的灵机,且不止是妖气!
似有一尊巨兽在山巅张口,如漩涡黑洞一般,鲸吞八方滚滚而来的灵机苍龙!
呼!
吸!
灵机汹涌而至,其范围更在不断扩大。
十里,百里,千里,万里……似只是数个刹那,偌大南华道,似已起风了。
动静之大,却直接将临西城的佛光给压住了。
吸引了一道道不知名的窥探目光。
嗡!
六道灵机入体,却似六条锁链,将割裂过半的大自在魔影死死的缠住!
灵机源于天地,安奇生更不曾炼化,以此作为隔绝,那魔影先有重创,又被镇压,分割,却根本无法影响安奇生的情绪。
“你为魔念,吾为魔影!”
锁链铮鸣声中,似是察觉到了危机,大自在发音如雷,震荡心海:
“一体同生又如何?一心岂能有二主?何不与吾联手,反客为主,戮杀树灵,成为本我?!”
他话中有无尽诱惑,极尽蛊惑之能事。
却仍是被那六道灵机拉扯着载入幽暗的心海之中,震怒而不甘的,再度被镇压。
看着幽暗之中七色缭绕的树种,安奇生心神沉静,这才缓缓回应大自在的诱惑:
“无善无恶是大恶,七情六欲是本我!善恶缘来由我定,谁是主来谁是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