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cua7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说 重生星際之鳳九娘 線上看-第1209章 下錯閲讀-i06fl

重生星際之鳳九娘
小說推薦重生星際之鳳九娘
然而凤殊却觉得自己满嘴苦涩。
“凤殊,我不管爱德加斯汀最终会怎么做,你一定要给老子提出抗议,正式地表达你的态度。如果你连抗议这种表态都不能够做出的haul,你真的是太没用了。”
“等我先和君临商量了再说。”
“没必要去征求君临的意见,事实上最好不要让他知道才好。他真的太爱吃醋了,我都烦他对你这么看重。换了一个人可能都不会对此有任何太大的反应,他不一样,真的有可能怒火攻心,然后找人拼命。现在又不在联邦,也不在凤家,真的出事了你也不好处理。”
凤殊嘴角抽抽。
“如果不是怕君临不高兴,然后发疯,我就当不知道这一回事了。爱德加斯汀肯定也是打着这样的主意,先斩后奏,他肯定是在堵就算我知道了也不可能去要挟他杀掉孩子。
对于你们来说,也许只是一团生机而已,就跟一个芽儿似的,不能被看做是一棵树,可对于我们人类来说,那就是一个孩子。即使还不是成型的胎儿,对于我来说,也是一个活生生的人。我没有办法去要求爱德加斯汀弄掉那个孩子,否则我会产生心-魔,于长远不利。”
梦梦抓狂。
“你们人类就是想太多,屁大点事也觉得很严重。早知道我就不和你说了,先去将人杀了再说。”
“梦梦。明明你也不是草菅人命的性子,怎么对一个还没有出世的孩子这么介意?就算真的会带来麻烦,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就是了。最关键的还是君临他们父子几个心中有数就好,不,暂时还是告诉君临就好了,我还不知道要怎么和圣哲相处。”
一想到凤圣哲有可能生更大的闷气,进而拒绝和她进一步交流,凤殊就有些烦恼。
爱德加斯汀是当真给她出了一个好大的难题。这个难题不管怎么解决都是没有办法真正断根的,事实上就像梦梦所说的那样,他这个做法在无形之中就让他自己立于不败之地,但却陷她于不义。
“行了,这个问题先到这里,你和我说说看,我顿悟之后都发生了什么?”
“你不是知道了?因为怕你会发生之前在小世界顿悟导致大变动的事情,所以将你带到了这个荒星上来。而为了掩盖你顿悟有可能发生的异象,那皇帝就随意搞了一个军演,封锁了附近的星际航道。”
“然后呢?”
“然后因为你接二连三的他们都顿悟了。先是那皇帝,后来是凤小七、凤山,接着是你姐夫。”
“你没有顿悟?”
梦梦哼了哼,“这一次有些古怪。我被一股奇怪的力量禁锢在你头顶上空,根本就动弹不了。起初还能够说话,后来连声音都无法发出去。而且剑群第一时间去护住了双胞胎,小绿都以为小世界会再一次天崩地裂。结果还好,和之前那次相比还算风平浪静,没什么太大的变化。”
凤殊皱眉。
“是不是之前偷袭我的那一股力量?”
“不是。如果是的话泡泡肯定会出现的,它又离得不远。而且那股力量也并没有大到我完全没有反击之力的程度,按道理不可能禁锢住我。”
“难道是这个荒星存在着其他的强者?”
梦梦被她问的一愣,“不可能。如果出现强者,除非实力可以碾压我,否则我不可能不知道。凤山也没有任何感应,他实力足够强悍,不可能有危险人物在附近他都一无所知。”
凤殊却觉得不一定。
“实力未必强于你们,但隐匿本事却可能一流,瞒过你们的感知也很正常。”
“不可能。瞒过一个人有可能,但瞒过我们全部人却很罕见。”
“小绿有出来吗?”
“没有。它说它不想要让其他人发现它的存在,所以一直缩在里面,凤山也没见到。不过他到底也在里面住过,多半是能够感知到的,这么大一棵树,要是没鬼才怪。”
“小绿不出来应该也可以通过这个荒星上的花草树木大概了解这里的情况吧?”
護花狂兵
始於超凡 白蘸糖
“咦,我还真忘了这一个。”
梦梦闪身进了小世界。
没多久,它便再次通过意念和她聊起天来。
“不可以。除非它亲自到外面来,要不然它是无法感知到整个星球的情况的。不是扎根在某一个星球的话,它也像我一样,需要使用魂力才可以看到更远的地方是什么情况。”
好吧,她的想法错了。
“两个孩子怎么样?”
“你不是感应到?”
“能感应到没事,但我看不到剑群。”
梦梦无语,又特意跑去看孩子。好半晌才回答一声孩子没事,正在安稳地睡觉。
“阿镇它们呢?”
“都没事。之前以为会翻天覆地的,结果只是动静看起来大了一点,可是没有太大的变化。咦?”
“怎么了?”
好几分钟都没有回答。
“梦梦,怎么了?”
凤殊又不能当着阿里奥斯的面玩消失,便耐着性子等了好半晌。
“凤殊,小绿又结果了。还有,你那些药材和果蔬看起来好像变异了,怎么看都像是营养过剩,变成了巨大儿,就不知道会不会造成药性变化,到时候用错药就不好了……”
它嘀嘀咕咕了好长一段话,后边的凤殊几乎就没听明白。
“小绿,小绿。”
“我在的,小姐。”
“你怎么又这么喊我了?不是说了叫我名字就好?你年纪可比我大多了。”
“哦哦,好的,小姐。”
凤殊无奈,“你又结果了?是好还是坏?”
“应该不是坏事。以前没试过,不代表现在就不是正常的。
小姐你每一次顿悟,都会让小世界获取外界的能量,就像是,嗯,就像是沟通了天地之间的精粹能量,让外界的那些好东西为自己所用。小世界成长的话,也会反哺到我身上,就好像我成长的话,也会反馈给整个星球。
这一次之所以能够结果,应该是大部分能量都被汲取了,没有外溢太多给外头,所以这里……我可能一不小心太用力了,小姐。”
说到后头,小绿有些讪讪。它总觉得是因为自己太过用力去和她争抢那些能量,才会让她过早的停止了顿悟,也让小世界里的其他生物没有能够得到凤殊顿悟的好处。
尽管这么做也避免了小世界像之前一样因为她的顿悟而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可是那种变化某种程度上而言也是对小世界有极大好处的,就像是不破不立,而现在它却相当于做了拦路虎,将好处都揽到自己身上了。
凤殊听懂了它的潜台词,不由地失笑。
“没事就好。既然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你这段时间最好时刻关注自己的情况,如果有问题就尽早解决。”
“好的,小姐。”
“那些药材果蔬有问题吗?梦梦说都变大了。”
“嗯,没事,只是一部分发生了变异而已,并不是全部。小姐什么时候进来看看就知道了,我感觉不是坏事,就像我这一次结果一样,都在正常范畴。”
“那就好。”
有小绿这句话,凤殊放心不少。
如果它都不能够辨明植物变异好坏,那她就更不清楚了。如果要弄明白,非得要一株株地进行相关化验才行。然而她目前没有这个时间和便利,恐怕只能够等到回到凤家再说。
“小姐,剑童回来了。”
小绿提醒她最重要的事情。
凤殊愣了愣,“他在哪里?”
小绿语带惋惜,“和剑群一起消失了。是突然出现,进来之后和剑群一起突然消失的。我们都还没有来得及交流什么。”
梦梦也是一拍脑袋,“对,我还忘记问你了,你感应一下你的识海,看一看他有没有和剑群一起呆在那里面?”
凤殊赶紧照做,果不其然,剑群的确就在她的识海身处,森然林立。只是奇怪的是,无论她怎么集中意念去感应,去询问,都没有感知到一丝剑童的气息。
“他真的回来了?”
“真的回来了。”
“看不到?”
梦梦一下子就蹿到了她识海里去,然而仔细查找了一番,它同样一无所获。
“小绿,你进去看一看。”
它回到小世界,便催促小绿去地毯式搜索。小绿耐不过它催促,老老实实地也进去溜达了一圈。
“嗯,小姐,我看到了。他应该在最深处,被剑群给遮住了。”
小绿感知力毫无疑问是她一行人中最强的,毕竟年纪摆在那里,又是植物界强者,这种精微搜索能力是它的天赋异能。
“真的是他?”
“不能百分之一百肯定就在那里,但剑童是回来了没错。就是不知道为什么剑群要将他围起来,看起来像是把他藏起来了。”
既然小绿都这么说了,凤殊也就高兴地认为剑童的确就在那里,“也许是累了,或者需要休养生息。不理他,真的回来了就好,之前我还以为不是他呢。”
“之前?”
“其实顿悟的时候我朦朦胧胧地也觉得剑童好像回来了,和我打了一声招呼,然后就扑过来不见了。”
穿越之開棺見喜
凤殊不好说她其实还被那一扑吓了一跳,以至于醒了之后都迷迷糊糊的忘记了。
“你们都没事就好。梦梦,你就留在里面看着两个孩子吧,小绿现在也要观察自己的情况,凤山我不准备让他进来,你就在里面多照顾一二。”
“反正我也不想要出去。你这一次回去直接去找君临,别又回塔姆尔号。”
“好。”
鉴于梦梦很不认同她的这一个决定,凤殊还真的坚持带着凤小七等人先去和君临汇合。而阿里奥斯则直接进入塔姆尔号找了自己兄长询问。
“大哥,你真的没有做别的多余的事情?”
“嗯?凤殊和你说什么了?”
爱德加斯汀刚处理完公事,见到自家弟弟还没有来得及问他再次见面感觉如何,就察觉对方心情不太好。
“小殊什么都没说。她顿悟完没多久,就说要自己静一静,应该是和她那叫梦梦的护族神兽聊天,聊完就直接说要回来了。肯定发生了什么事,梦梦后来隐身了,小殊也直接和我说要和我暂时分开。”
“不是你自己要求回塔姆尔号的?”
“我本来也打算先来问你,只是她也是这个意思。”
“她直白要你回避?”
“没有。你不要避重就轻。你到底让小殊见谁了?凤家七小姐意见很大。她看起来因为你而对我都感到不喜,对帝国也没有太好的印象。”
阿里奥斯在自己兄长面前毫无掩饰之意,神情相当的烦躁。
爱德加斯汀神情微黯。自家弟弟这种反应,说明了他真的很重视凤殊。
“没有胡乱介绍,只是请她去见一个她必须要认识的人而已。”
“谁?”
“还能有谁?”
在爱德加斯汀的反问之下,阿里奥斯怔了怔,“爱德贲格明?”
盛世錦瑟:庶女不可欺
爱德贲格明立刻现身,“殿下。别来无恙?”
“你怎么还是和以前一样,说话文绉绉的?”
“跟王妃学习的。”
当初兄弟俩无法交流,多的爱德贲格明和里奥贲格明兄弟俩从中穿针插线,否则真的是零沟通。
而为了更好的完成任务,爱德贲格明还真的是刻意跟凤婉学习了不少她的说话方式。
听他提起自己妻子,阿里奥斯脸色好看了不少。
“小殊是凤婉亲妹妹,我的事情也不瞒着你们。大哥,不要为难小殊。有什么事情,我希望你能够先来过问我的意见,再来做决定。我不希望你对小殊做对我做的事情。”
天才卦師 刀鋒
爱德加斯汀挑了挑眉,“你这是在威胁我?”
“不,我是在警告你,算是先礼后兵。当初我真的是要和你断绝兄弟关系的,如果不是凤婉说不可以,我是无论如何都不会原谅你。
可是凤婉说她是看到了你是多么好的一个兄长,才真心想要成为我们的家人。她尽管早就喜欢我,可并没有决心要嫁给我。是在看到你之后,才觉得嫁给我真的可以得到幸福。
大哥,凤婉是凤殊的姐姐。凤殊是凤婉的妹妹,就是我的妹妹,也是你的妹妹。凤婉真心把你看做是自己的兄长,直到死,都希望我和你永远是一家人,是可以相互交心的兄弟。我希望你也能够看在她的份上,看在我的份上,庇护她的妹妹。”
他语气诚恳。
爱德加斯汀笑着点头,心里却直叹气。
他十有八九下错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