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13gb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說 我不可能這麼俗-第十九章 卑劣的謊言推薦-nc2ay

我不可能這麼俗
小說推薦我不可能這麼俗
李政赫再次来到宣美的公寓。
客厅里。
两人相对而坐。
天下第一劍道 EK巧克力
沉默片刻,宣美问道:“为什么?”
李政赫以为是问生日礼物的事,便道:“只是一份普通的朋友礼物,你没必要想得太多。如果这份礼物给你带来了困扰,我很抱歉。但我没有其他意思,也不想给你压力。只是觉得我们就算不在一起了,终归在对方的世界停留过,我想在对方生日时送一份礼物应该还是没问题吧。”
宣美微抬起头,盯着李政赫:“我是问……那天晚上,你为什么突然过来?又为什么……那么决绝的离开?难道我在你心里,连一点地位都没有,就只能任由你决定?你决定来,你决定走,你一句话就必须要听到想要的答案。我的答案令你不满意,我就像垃圾一样的被你扔掉。李政赫,你真的在意过我吗?”
李政赫一时呆住,许久后,无言苦笑。
轻吐口气,看着宣美,李政赫道:“宣美,我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是在一次同学联谊会上认识的吧?”宣美没有回答,李政赫也不需要她回答,回忆着过去,继续说道,“那天你穿了一条碎花齐膝群,脚上是一双白色平底鞋,你就像众星捧月般被拥了进来,你脸上带着笑,但我看得出你并不快乐。”
摇了摇头,李政赫道:“又怎么可能会快乐呢?你刚从Wonder Girls退出,媒体和网络上一片质疑的声音,什么猜测都有,而你还要配合朋友的虚荣心,作为一个大明星参加联谊会。”
宣美道:“那时我第一眼就注意到你,你站在一旁,冷冷地看着,就像是在看一出闹剧。”
李政赫笑道:“是啊。当年年少无知,故作清高,总觉得自己遗世独立,比其他人都高一等。”
宣美道:“你现在依然没变。你骨子里就只注重自己,你只在乎自己的感受,从不去关注别人,对你来说,没有任何人比你自己更重要。”
李政赫道:“既然你知道,为什么还要问这个问题?”
宣美一下怔住。
我獨行
花都神醫 江南活水
老爺有喜,鳳還朝
李政赫道:“是,我承认,我也从不否认,我是一个极度自私的人。自私一直是一个贬义词,它展示着人类的劣根性。它只图个人利益,只会为自己打算。就如同你对于我。宣美,如果我只把你当做垃圾一样扔掉,今天我就不会出现在这里。如果我真的毫不在意你,现在也不会坐在你面前。
正因为我自私,我早已把你看作是我的私属物,把你放在心里,我才会一次又一次的出现在你面前。”
宣美道:“既然你这么在意我,为什么又那么决绝的离开,甚至都不愿意多给我一秒缓和的时间?你突然的来,又决绝的走,你来了就只为告诉我,五年的约定取消了,你给不了我婚姻,也给不了我专一,而我还必须毫无怨言、毫不犹豫地回答你,我愿意!
索愛迷情:腹黑首席悠著點 章魚小布丁
兔子壓倒窩邊草 憶錦
李政赫,换成是你,你又该如何?”
李政赫道:“正因为我知道我会如何选择,所以我不想亲耳从你口中听到拒绝。”自嘲一笑,“谁让我是一个自私又卑劣的人呢?我想要的很多,又一个都不愿放弃,我知道自己给许多人带来痛苦,却依然紧抓着不愿放手,对你如此,对IU如此,对其他人也如此。
我是一个贪得无厌的人,你说得对,相比别人,我更在意自己。”
李政赫看着宣美:“但越是贪得无厌的人就越有许多不能舍弃的东西,就越是恐惧面临即将失去的时刻。从小到大,你是我第一个女朋友,也是第一个真正抛弃我的人。你总觉得我对你若即若离,不愿放开却总又视而不见,那只是因为我一直在恐惧。
無敵透視眼
異界史上第一大英雄 三月一
恐惧接近你,也恐惧你离开,贪得无厌却又自私自利。”
宣美一下变得沉默。
她早就知道当初抛弃李政赫是两人心中永远都避不开的一道疤痕。或许对其他人无所谓,但对天性高傲的李政赫来说,这是一个耻辱,是一段永远也抹去不了的记忆。
洪荒之太上劍聖
宣美扪心自问,我还能跟李政赫走下去吗?
世如流水,人事无常,过去的李政赫早已经消失了,他再也不是第一次初见时的他,而我呢,我还是最初时的我吗?
如果我当时没有放手,没有离开李政赫,我们现在又会是怎样?
可惜。
如果只是如果。
人生就像是一条永不回头的河流,只能向前,难以后退,每个人都想逆流而上,但到最后也只是力不从心,伤痕累累。
抬起头,看着李政赫,宣美道:“李政赫,你恨我吗?如果不是我……”
那些年混過的日子 煙灰
李政赫打断道:“如果不是你,我的人生可能是另一条轨迹。或者辉煌,或者平淡……但这一切都只是假设,我们能立足的就只有现在。就像是现在,就像是我对于你的感情,我想割舍,却永远都割舍不了。你在我心中留下了一道疤痕,却也永远的把你刻在了里面。
也就像我现在再正式回答你一次,在我心中,你永远都不是随手可抛弃的……“李政赫抬手右手,指着胸口,”……因为你一直在这,从没有离开过。”
…………
李政赫离开了,宣美依然没有给他答复。
他又撒了一个卑劣的谎言,只因为他的自私。
他把宣美留给‘原主’的痛,又一次凸显在宣美面前,让宣美为过去的作为负罪,为他而感觉内疚。但有一句话他并没有欺骗宣美。三年多的分分合合,三年多的牵绊纠葛,宣美在他心中早已不再是一个可有可无的人,他想割舍,却永远都割舍不了。
如果他能做到,也不会再想着宣美的生日,也不会一个电话,他立刻又回到了这里。
人生的很多事,不是你以为能放手,就真正能放手的。
如同宣美、如同IU、如同崔雪莉、如同金智秀、如同李政赫许许多多的女人……一开始他只是把她们当作NPC,当作一个个任务,但他虽然自私,却终归有情,只要有情,就会掉入网中,不知不觉,早已缠绕在一起,再难挣脱。
他也已经不想再挣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