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ne1r寓意深刻都市异能 蒸汽朋克下的神祕世界 起點-第一千一百三十二章 被典型熱推-ii6e7

蒸汽朋克下的神祕世界
小說推薦蒸汽朋克下的神祕世界
在入夜后,新波多地区设立在纽斯基山脉中的哨卡比起白天要热闹很多,白天进入森林里面狩猎怪物和野兽的人也都陆续回到了哨卡中,他们中间大多数人身上或多或少都带着伤,有些人更是失手永远的留在了森林里面。
虽然新波多地区会定期清除周边的怪物,减少整个地区的怪物袭击危险,但在每次清剿过后,依然会有一些怪物顽强的继续隐藏在被清剿的区域,除非怪物的活动区域是在新波多地区的核心区域,否则的话,这些没有被彻底清除的怪物,都会交给猎人和佣兵去处理。
醜妃傾城:王爺太重口
这些怪物能够避开新波多地区军队的清除行动,甚至有些还能够和军队以及新波多地区特别部门交手后逃走,无一不是证明了它们本身的强大,而且和其他怪物不同,它们更具智慧一些,甚至其中也潜藏了一些超凡者变异而成的怪物,就比如盘踞在这个哨卡周边森林的怪物就很可能是一个超凡者或者眷族变异后的怪物。
对于普通人而言,怪物就只是怪物,无论怪物之前是什么,现在都只是一种东西,那就是怪物。
但对于猎人、佣兵和那些专门以清除怪物而组建的官方部门而言,雾灾之年后出现的怪物实际上分成很多种,大多数人习惯按照族群来划分,比如分成野兽、超凡生物和人类转化而成的怪物这三类。
魔法少女小芙
在这三类中百分之九十九以上的怪物都是那些野兽怪物,因为雾灾之年后野兽的繁衍力成倍的提升,使得野兽群体爆炸式的增长,其中变异的怪物也急速增多,哪怕人类文明社会拼尽全力去捕杀这些野兽怪物,甚至从根源上去捕杀还没有变异的兽群,但依然无法阻止野兽怪物的增长。
要是有人能够制作一张完整的怪物分布图,那么就会发现无论是维纶大陆,还是莫桑大陆,甚至明斯克大陆,那些文明国度的城镇已经全都被野兽怪物群给包围了,说雾灾之年后的世界是属于野兽怪物的世界都毫不夸张。
如果不是这些野兽怪物更喜欢依照本能吞噬其他野兽怪物来增强自身力量的话,或许现在整个文明世界除了少数一部分核心城邦以外,其他的地区恐怕早就已经被无穷无尽的野兽怪物潮给吞灭了。
虽然野兽怪物的数量如此之多,如此恐怖,但对于人类社会来说,暂时并不需要担心这些野兽怪物,只需要应付每过一段时间就会发生一次的怪物兽潮就可以了。
真正对人类文明社会造成巨大威胁的是那些超凡生物和人类变异而成的怪物,这些怪物大多都还保留了变异前的智慧,甚至会变得更加聪明,它们不像那些野兽怪物一样行为依然遵循过去的兽性,攻击方式也有迹可循,它们的行为想法都是无序的,混乱的,攻击手段也不固定,甚至还懂得躲避危险。
这些怪物并不喜欢吞噬其他怪物,它们更愿意吞噬人类,似乎它们能够从人类身体里面提炼出对自己有用的东西,所以哪怕这些怪物在整个世界的怪物群中占据不到百分之一,它们对人类社会的威胁也要远远大于那些野兽怪物。
而在这两类怪物中,超凡生物变异而成的怪物数量更少一些,大多都喜欢盘踞在固定的栖息地和活动地区,只要不进入那片区域,或者它的活动区域不转移,常人就不会遭遇危险。
英倫莊園主的奇幻生活
但人类变异而成的怪物则不然,它们有些甚至会伪装成正常的人类潜入到人类社会中,无声无息的捕猎着周围的普通人类。
这些怪物的伪装能力非常强大,在它们开始向周围的人类下手之前,它们几乎没有暴露的危险,而在这些人类变异怪物中,又以那些变异眷族最难暴露。
因为这些变异眷族们不仅仅可以在怪物和人类形态完美的转变,甚至还能够通过它们自身的力量伪装成神职人员,而且也还保留了人类大部分的智慧、记忆甚至行为,有些怪物还在人类社会结婚,组建家庭等等。
比如,现在这个深山中哨卡公告牌上的首要捕猎任务,就是捕杀一个躲藏在人类社会,伪装成神职人员的怪物,这个怪物拥有极强的潜伏能力,在被发现后能够避开波多政府特殊部门的一路追杀,逃入到深山中躲藏起来,无疑表明这个怪物的强大。
有关这个怪物的悬赏在最近几个月更是提高了数倍,令它成了新波多地区悬赏最高的怪物之一了,而且悬赏的内容也从捕杀,变成了活捉,甚至最新的内容都改成了只需要提供怪物正确的位置,就能够获得这笔赏金。
也因为被巨大赏金吸引,使得大量猎人和佣兵来到了这个位于深山中的哨卡,每天都在深山中寻找那个怪物的下落。
只不过,这些猎人和佣兵寻找了很多天,都没有能够找到这个怪物存在的任何痕迹,所以也有人怀疑这个怪物是不是在这一带深山林区。
面对猎人和佣兵的质疑,新波多地区给出了极为肯定的答复,表示那个怪物还在那片地区,但并没有说明为什么怪物没有逃到其他区域。
如果仅仅只是新波多政府发布这样的消息,并不会让猎人和佣兵彻底相信,但之后天空之主教会竟然也派出了他们的圣战士、高级神官和圣堂守卫进驻到哨卡,每天都进入山林里面搜索怪物的下落,他们这才彻底的相信怪物依然还躲藏在这片区域。
天空之主教会之所以会对这个怪物如此上心,甚至不惜答应多德集团一些要求,也要获得派人进入山中捕杀这个怪物,完全是因为这个怪物伪装的身份是天空之主教会的高级神官,而且还不仅仅只是一般的传教神官,是那种可以施展天空之主教会神术的神官。
如果,它不是在某次捕食人类的时候,恰好中了特殊部门布置的陷阱,说不定到现在它还依然完美的伪装着神官的身份,受到众人敬仰。
一个能够施展神灵神术的神官竟然是吃人怪物变异而成的,这件事对整个天空之主教会的声誉是一个非常沉重的打击,虽然这还不至于动摇天空之主教会的根基,但后续的影响却非常深远,如果不及时解决这件事,那么迟早会有一天天空之主的信仰高塔会出现裂痕的。
这是因为这次事件已经令到民众开始对天空之主教会的核心力量之一的天空之子教团产生了极度的不信任,甚至不少人认为这个教团的天空之主眷族全都是吃人的怪物。
在雾灾之年以前,几乎所有的眷族在普通人甚至某些秘密势力的眼中都和怪物没有区别,但随着神灵的逐渐回归,再加上雾灾之年后的急速变异,人们也开始更加了解眷族这个特殊族群,并且能够将其和怪物分辨出来。
相比起那些依然被视为怪物的无主眷族来,那些信仰神灵依然存在的眷族们则完全处于另外一个地位,他们大多都被普通民众视为神之子,而且教会也承认他们的地位,甚至给予了他们匹配其身份的权利,甚至一些教会的权利主体都转移到了这些神之子的身上,比如海神教会,天空之主教会等等。
这并不是因为这些教会的高层就甘愿放下手中的权利,将其交给别人,而是随着神灵的回归,这些神灵眷族的力量每一天都在快速提升,甚至还能够直接从神灵那里获得无比明确的神谕,无论教会高层如何强势,但在面对神灵的压力时,他们的强势全都会化为无形。
虽然,这次伪装神官事件能够打击教会内那些神之子的声望,天空之主教会内部那些权利被分割的高级神职人员会感到很高兴,但前提是这种打击不能波及到整个天空之主教会,他们哪怕再怎么争权夺利,可也非常清楚自己的根基在哪里。
所以,天空之主教会内部对这次怪物伪装神官的事件也极为统一,并且教会内所有教派都极力配合,组成队伍的人选有两名神之子,两名高级神官,四名接受过神灵洗礼的圣战士,以及十八名圣堂守卫,这样强大的阵容非常罕见,有人笑谈这样的阵容如果配合天空之主的信徒的话,甚至可以发动一场大规模的宗教战争了。
原本所有人都认为这样强大的阵容出马,那个怪物必然会很快被捕杀,但结果却完全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这队天空之主教会的精锐已经在山里面呆了几十天了,但却始终没有完成任务,甚至还损失了三名圣堂守卫。
虽然教会的人都没有说他们是怎么损失的那三名圣堂守卫,但从他们言行透露出来的内容,不难猜出他们应该是遭遇到了自己的目标,不但没有成功捕杀目标,反倒有几个圣堂守卫死在了目标的手中。
虽然哨卡的战士都不允许喝酒,但哨卡内部却设立了专门为猎人和佣兵准备的酒馆,一到晚上,回到营地的猎人和佣兵就会集中到酒馆中交流白天获得的情报资料,或者重新补充损失的人手,组成新的团队,另外还有一些人会和长期守在此地的商人教义白天的收获等等。
这里的猎人和佣兵绝大多数都是接受过战斗训练的普通人,要是在过去他们这样的人遭遇到了怪物后,只有死路一条,但随着多德集团研发出来的针对各种怪物的武器装备,使得这些普通人在遭遇到了怪物后,也有一搏之力。
花樣年華
平常时候,这些猎人和佣兵都不敢对教会的人有什么无礼的举动,但随着教会派出的捕猎小队吃了大亏,每次回到营地都非常狼狈,从而使得这些早就将生死置之度外的猎人和佣兵们也逐渐失去了对教会的敬畏心,在酒精的作用下,他们甚至敢明目张胆的嘲讽教会的一些不堪之事。
鬼醫神農 三尺神劍
在火舞者商队设好了营地后,雷欧就随着商队的一些商人来到了哨卡的这个酒馆中,商队的商人来这里并不是为了喝酒,他们主要是想要看看有没有机会从这里的猎人和佣兵手中收购一批猎获,至于雷欧则更多的是想要从这些猎人和佣兵的交谈中收集有用资料。
神妃逗邪皇:嗜血狂後傲嬌妻 嫣雲嬉
刚刚进入酒馆后没有多久,商队的商人就已经完成了好几笔交易,可以说是收获颇丰,至于雷欧也同样收集到了不少拥有的资料,比如怪物的组成分类、比如一队天空之主教会精锐驻扎在这里的原因等等。
虽然这些资料都可以说是公开的底层资料,但对于雷欧来说,他现在最需要收集的资料就是这些底层资料,他最缺少的也是这些底层资料,因为随着世界的变化,人类社会的生活方式也完全变了,再按照以前的资料来分析事情,恐怕会出现非常大的谬误,所以他需要重新从底层,将数据资料库建立起来。
莫道紅顏不為尊 靜脈染腥紅
为了能够完整的收集资料,雷欧自然会在某些时候说一些引导式的话语,让那些喝得微醺的猎人和佣兵说出更多有用的内容,比如那个能够施展天空之主神术的怪物。
雷欧能够理解为什么针对怪物的悬赏会从捕杀变成捕捉,因为他也同样很好奇这个怪物为什么能够施展神术。
然而,作为带有特殊情绪的旁观者,同样来酒馆放松一下的天空之主教会神职人员在听到了雷欧和那些猎人、佣兵的交谈后,却产生了其他想法,他们觉得雷欧那些引导式的话语是故意在针对他们,想要借着那些猎人和佣兵的酒后之言来羞辱他们,嘲讽他们的无能。
原本这次行动一无所获、损失了人手就已经让这些神职人员心中无比憋屈郁闷了,再加上这段时间猎人和佣兵有意无意透露出来的那种鄙视和轻视的神色,使得他们的心情更加糟糕。
然而,雷欧现在这种故意引导式的提问就仿佛戳中了他们最痛的要害部位,让这些神职人员中脾气最糟糕的两名圣战士不约而同的站起身来,朝雷欧走过来,至于其他神职人员也没有阻拦的意思,看样子是想要把雷欧当作教训其他不敬者的典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