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qlx1精彩絕倫的玄幻小說 九星之主討論-136 真好推薦-ghva9

九星之主
小說推薦九星之主
“嗯……”清晨时分,高凌薇发出了一道慵懒的鼻音,缓缓转过头,睁开了惺忪的睡眼。
右手边,是明亮的窗户。
那窗外的冬阳有些刺眼,阳光洒在她的脸上,让她微微眯起了双眼。
这里是……
嗅~
是消毒水的味道,医院么?
“嗯?”高凌薇转过头来,却是看到了左侧床边,荣陶陶正坐在椅子上,趴伏在床边。
他一手抓着她的手掌,也侧着脑袋,枕在她的手背上,正酣然熟睡着。
虽然手掌有些酸麻,但高凌薇并没有第一时间抽出来,而是想起了昨天晚上的事情。
除夕夜、夜市街。
背后是喧闹的人群,欢声笑语。
眼前是锋利的匕首,一次次钉进她的心脏……
高凌薇咬着嘴唇,右手理了理自己的长发,深深的舒了口气,那一双朦胧的睡眼,此时也变得有些凌厉。
我记住你了,我记住你的眼睛了……
搞定市長夫人:桃運官路 梁上君子
心中想着,高凌薇的手掌也下意识的微微紧握。
荣陶陶的手掌隐隐作痛,直接被捏醒了,他急忙抬起头,看向了高凌薇,道:“你醒了,等等,我去找医生。”
荣陶陶匆忙起身,高凌薇却是并未松手。
“怎么了?没事吧?”荣陶陶转过身来,一脸关切的询问道。
“没事,我的状态很好。”高凌薇说着,凌厉的眼神渐渐柔软了下来,轻轻看着荣陶陶,歉意道,“抱歉,让你独自一人面对他们。”
“呃?”荣陶陶惊了,这是一个刚刚昏迷醒来的病人,应该说的话?
“虽然…我昨天有些无法自控,一直拎着那女匪徒的脑袋胡乱的砸,但现在想想,你挡在我身前的战斗,我隐约都还记得。”高凌薇抿了抿嘴,轻声说道,“我本该给你更多的帮助的。”
“你当时都被摧残成什么样了,你可是被偷袭了,能摆脱控制已经不容易了。”荣陶陶坐了下来,急忙安慰道。
“嗯。”高凌薇笑了笑,有些勉强,依旧是满脸的歉意,“我能出院么?”
荣陶陶再次起身:“我去问问。”
“可以出院。”杨春熙手里拎着餐点推门而入,身后还跟着荣阳。
“春熙姐。”
“感觉怎么样?”杨春熙迈步走到床边,将餐点递给了荣陶陶,俯下身,仔仔细细的打量着高凌薇的眼神。
“休息了一夜,已经好多了。”高凌薇支起身来,坐靠在了床头。
“嗯,等回校之后,我再给你申请一个额头处的魂珠,你现在的身份与其他学员不同,很有必要武装好自己的头脑。”杨春熙柔声说道。
高凌薇看着身上的白色绒衣,却是突然开口询问道:“姐,我衣服呢?”
杨春熙回道:“那件羽绒服上面全是血,你也穿不了,昨晚就给魂警橘送去了。”
高凌薇抬眼看向了杨春熙,轻声询问道:“能…要回来么?”
“这……”杨春熙却是扭头看向了荣陶陶。
荣陶陶却是直接召唤出了云云犬,放在了高凌薇的怀中,开口道:“咱们这几天还得去魂警橘,到时候问问,到底能不能拿回来。”
“汪汪~”云云犬摆动着小尾巴,在她的怀里跳了跳。
海賊王之最高懸賞金
高凌薇的情绪果然好了一点,但也仅是一点而已,她一手轻轻抚摸着怀中欢快的小狗狗,轻轻地点了点头,不再言语。
杨春熙却仿佛更能理解女孩的心理,笑着打趣道:“虽然是他第一次送你礼物,但也只是衣服而已,没什么好收藏的。
以后,他第一次送你项链、戒指什么的,你倒是可以好好保存一下。”
高凌薇:“……”
荣陶陶惊讶的看着高凌薇,傻傻的挠了挠头,想了半天,嘴里突然蹦出来一句话:“对,第一次没啥用,我哥第一次送我的魂珠,那个什么荆棘霜花,我说爆就爆,眼睛都不眨的。”
杨春熙:“……”
荣阳:???
……
办了出院手续之后,荣陶陶等人返回了高凌薇的家。
荣阳原本在大年初一的下午就该走,但是出了这么一档子事,他也特意和队里沟通了一番,暂时留了下来。
一方面是配合松柏镇魂警橘的工作,另一方面,荣阳也打算待事完之后,亲自护送荣陶陶返回松江魂武大学。
高凌薇需要静养,也就回到了大卧室中休息。
荣陶陶没敢进去打扰,只是将云云犬留给了高凌薇,这个小家伙很懂事,也不闹人。
主人陪它玩的话,它也会用可爱的笑容治愈人心,如果高凌薇不陪它玩…嗯,没事,还有雪绒猫在呢。
傾妃狂天下 上官雲傾
只是雪绒猫似乎很清楚主人情绪不高,一直很乖巧、很安静的陪在高凌薇身旁。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 明月地上霜
此时的雪绒猫还不太能听得懂人类语言,如果…它真的能听懂“爆掉魂宠”这种话,那恐怕它此时的心情会更糟糕。
这个新年,对于这一家人来说,的确是与众不同,一整天,几人安安稳稳的待在家里,休养生息。
晚餐的时候,杨春熙虽然做的很丰盛,但是高凌薇的胃口不太好,草草的吃了几口,但却很礼貌的没有离开,而是一直坐着,陪着众人。
好在荣陶陶非常给力,他也根本不存在“胃口差”这种问题,他的存在,也的确是每一位厨师的福音,吃饭那叫一个风卷残云,你要是不拦着,盘子都能给你舔干净……
“刷了碗之后,记得给教师们发个短信,拜个年。”吃过饭,看着主动去刷碗的荣陶陶,荣阳开口提醒道,“我听说,斯教、夏教对你都很照顾,发个短信,耽误不了多少时间。”
霸道總裁請接招 嵐若顏
我是紅顏但不禍水 黑兔所以不白
“哦,行。”荣陶陶点了点头,好家伙…我这俩个教师要是知道昨天除夕夜发生了什么,应该是他俩打电话慰问我吧?
鬼王傻妃:草包小姐橫天下
荣陶陶心里犯着嘀咕,却是刚好听到客厅中传来了杨春熙的声音。
嫂嫂大人的声音还不小,似乎是故意说给某人听的:“开什么玩笑,怎么能让你睡沙发,咱俩继续睡大卧室,他俩爱睡哪就睡哪……”
厨房中,荣陶陶和荣阳面面相觑。
荣陶陶小心翼翼的询问道:“你睡哪?”
荣阳却是笑了,道:“我怎么可能进高凌薇的房间,你跟我在客厅打地铺?”
荣陶陶低下头,继续刷碗:“这不巧了么,你不能进,但是我能进啊。”
荣阳:“……”
陰瞳 美人羽
看着低头洗碗的荣陶陶,荣阳开口道:“你总说咱俩见得少,我没时间陪你,我可给你机会了。”
荣陶陶:“诶,没事,咱俩现在精神相连,可以在脑袋里聊,你快去收拾沙发去吧。”
“哼。”荣阳哼了一声,迈步走了出去,“床太软,我也睡不习惯。”
荣陶陶歪着身子,看着门外的荣阳:“不愧是当兵的,硬汉嗷~”
荣阳脚下一停,突然转过身,回手关上了厨房的门。
吃得多,盘子和碗也多,荣陶陶好不容易刷过碗、擦好了厨台,这才走出了厨房,直奔高凌薇的小卧室而去。
随手抄起了手机,荣陶陶点开了聊天软件,也看到了魂班小群里热闹非凡的景象。
孙杏雨那小嘴儿叭叭的,那叫一个甜,挨个拜年,抢了不少红包了。
作为出来过年的荣陶陶,也是被孙杏雨重点@的对象,不过孙杏雨倒是不敢@高凌薇,毕竟两人关系没那么熟络,而且孙杏雨本身对高凌薇就有些敬意,不敢太过放肆。
荣陶陶想了想,还是在群里发了一条信息:“各位新年好呀!”
杏儿:“哇!出现了!松柏镇的除夕夜到底有多好玩,你竟然一整天都不看手机,这都初一晚上啦!”
荣陶陶咧了咧嘴,好玩?
奶腿的,的确很好玩!差点把我玩死!
除夕夜,我前半夜在魂警橘过的,后半夜在第二医院过的,那叫一个充实!
高凌薇就不充实了,除夕夜竟然不守岁,早早就睡着了,一睡就睡到大天亮……
芒果:“@桃儿,怎么回事?你来松柏镇过年了?”
桃儿:“啊…二十九那天来的。”
芒果:“怎么不告诉我,你现在哪里呢?我去找你啊?”
桃儿:“大薇家呢,刚吃完晚饭。”
杏儿:“哇喔~!”
小石榴:“啧啧……”
芒果:“我去找你啊?”
香蕉:“阔以!雄起!见家长!哈哈!”
杏儿:“诶!淘淘快看她微博,刚刚发了条状态。”
桃儿:“大薇发什么状态,她已经睡觉了……”
杏儿:“真的,你看呀!”
芒果:“@桃儿,我!去!找!你!啊?”
荣陶陶退出微信,好奇的点开了微博,点开了唯一关注的人,还真就看到了一条信息!
确切的说,是一张图片,没有任何文字。
放養彪悍妻
而那张图片,是一个人的侧影。
街边悬挂的灯笼映衬之下,在这喧嚣热闹的夜市街中,一个弥漫着烟火气息的烧烤摊前。
一个身穿白色羽绒服、留着一头软趴趴的天然卷儿的青年,一脸的认真,目不转睛,盯着铁板上的滋滋冒油的烤鱿鱼。
短短几分钟,荣陶陶便看到了一堆堆的留言涌入。
少部分留言是拜年的,而大部分,都是骂街的!
“啊!?这是谁?什么意思?这是…官宣了?”
“半年不发微博,好不容易发一次,你不发自拍,还给我当头一棒!?”
“这是谁啊?”
“不可能!告诉我他是谁,报地址!我现在就去宰了他!!!”
漫漫後宮路
“就尼玛离谱!你看他馋的这幅熊样子,我家薇女神绝对看不上这样的!”
一片呼天抢地的留言之中,一个熟悉的名字,印入了荣陶陶的眼帘。
久旱逢甘霖:“快乐都是别人的,幸福都是别人的,闺蜜也是别人的,狗也是别人的……呵呵,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