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ps1優秀小說 貞觀俗人-第788章 妖風鑒賞-634rp

貞觀俗人
小說推薦貞觀俗人
卫王的一万多人马进了淡水港。
可卫王却没能到来。
所有人都傻了眼,一时怔怔的发呆,不知道接下来要怎么办了。
“卫王有子嗣吗?”
淡水城里,秦琅叫来了卫王家令,那个被他打过两次脸的家令有些畏惧的低着头,如丧考妣。事发时,他就陪在卫王身边,甚至是他怂恿卫王到海上钓鱼的。
否则的话,卫王若是坐在大运输船上,根本不可能出事。
现在他满脑子都是空白的。
“卫王才十六岁,还未成亲,更没有子嗣。”家令哭丧着道,“卫公,你一定要救救我啊,我当时一直劝说卫王不要到艇上钓鱼,说不安全,可卫王根本不理我,一意孤行,结果没想到后来卫王又要杀鱼做生鱼片,又把鱼骨等扔入海中,这才引来了那该死的凶恶鲨鱼······”
秦琅没理会这个家伙,死不足惜。
这种人就是十足的狗腿子,先前几次扯虎皮做大旗,耀武扬威,被他训斥后,跑回福州去搬弄事非。
“把此人拿下,下狱关押。”
秦琅很不客气的摆手,让人将这个家伙带走。
“现在怎么办?”
程处默等都不由问道,本来秦琅计划等卫王到了,一起过个中秋节,然后他便起程南下继续巡视。
谁料到,这卫王居然如此短命,大好的前途,结果却这般葬送了。
“天生没这命!”
卫王一死,本来照理是应当由子嗣袭爵,继承这块封地,可问题是这位是个短命的,还没娶亲呢。如今人一死,又无子嗣。
问题是他本也只是代替李泰给李玄霸承嗣的。
想想这个卫王可能还真不是什么好爵位,隋朝时杨坚的幼弟卫王杨爽,据说非常勇猛,年纪轻轻就挂帅北伐突厥,屡战屡胜,相当了得,但也是后来年纪轻轻就暴毙而亡。
再大唐的卫王李玄霸,也是十六岁就死了,儿子都没一个。
先过继了李泰做继子,可李世民抢了皇位后,马上把儿子要回去了,换上这个宗室远枝族侄李保定来继嗣,谁料到,又只活了十六岁就挂了。
照常理,卫国这种情况,要么皇帝开恩,再从李保定的兄弟中挑一个侄儿给他过继承嗣。要么就直接国除。
李保定本身也只是过继给李玄霸的,再从他兄弟中挑人承嗣不太可能。
李世民说不定会趁机干脆把李玄霸这支灭了,或许又从自己的儿子中再挑一个来给李玄霸过继,比如让李福给李建成过继为赵王,让李明给李元吉过继为曹王。
周宋
李世民有十四个儿子,可之前因为痘疫已经夭折了江王和代王,赵王李福和曹王李明是最小的两个儿子。
自这两儿子之后,李世民已经没再生过儿子了,接连生了几个女儿。
剩下十二个儿子,如今俱封亲王,没理由再会过继给李玄霸。
最大的可能是国除。
秦琅敲着桌子,如果国除的话,对他倒是个好消息,李保定带来的这一万多人,倒是可以打打主意。
“先奏报圣上吧!”
“那这些人?”不论是张超还是程处默,一群家伙都个个露出了贪婪之色。这段时间,秦琅带着他们攻城破寨,疯狂的在圈地垦荒,秦琅自然是圈地最多的,但程处默等也没少圈。
只是眼看着这里光有无数的沃土好地,却没人,只能痛心不已。秦琅他们之前把几万番人俘虏,都给动员起来垦荒了。
但依然还是速度太慢。
现在这一万多人到来,又没了主人,谁不想咬块下来。
“你们想也别想。”秦琅摇头。
“三郎你也忒不地道了吧,这一万多人呢,你就算吃肉,总得给弟兄们喝点汤吧?”
秦琅瞪了眼说话的张大象,“你觉得我秦琅是这种吃独食的人?我只是想说,不要太过贪心。卫王出意外,这事是谁也想不到的,我们虽说并无责任,可这个时候若是吃相难看,只怕也会惹圣人牵怒。我看,这些人一个也不能动,我们等圣人决定,在旨意下达之前,他们依然是卫王府属。”
“让他们到淡水平原去筑城、屯田,这些我们代为管理,是圣人产业,谁也别想乱动。”
张大象讪讪的一笑,“是我误会三郎了。”
“这么大一块肥肉呢,真一口不动?”
“人心不足蛇吞象,我们在这里占尽便宜了,就不要想着一点不剩了。既然卫王来不了了,那我也不继续在这里等了,我们明日就起启南下吧。”
“卫王出这事,我们不得在这里多留会善后?”程处默道。
秦琅知道这些家伙这段时间在这里圈地圈的太爽,都不愿意走了。
“别忘记了你们的身份和差事。”
“哎,真舍不得走呢。”
“估计下面的兄弟也不太愿意走啊。”
“我的话就是军令,军令如山,谁想违抗军令试试?”
程处默等立即不敢再逼逼了。
这次水师舰队的人上上下下都发了财,程处默等将校跟着秦琅大搞圈地,秦琅也没吃独食,就连水师舰队的士兵、水手也都得了一份好处。
攻社破寨,论功行赏。
事后分战利品又得一份,那些奴隶最后又分了一份。
甚至用奴隶搞的农庄里,大家也都有一份子。
每圈下一块地来,大家就都又得了一份进项,这样的日子,谁不爽啊。
魔教少主 牧小翼
“你们啊,就是眼皮子底浅,这流求北部大局已定,暂时不会有什么反复了,咱们现在趁着天气好,金秋送爽,八月桂香,咱们沿岸而下,再到中部南部再干他几票,不比在这死薅一只羊强的多?”
“在这圈地是爽,但咱们到中部南部,去扫荡他百十个寨子,掳他三五万人口,不比啥都强?到时能圈的地更多!”
名門婚寵之千金歸來 穆藍
程处默等一听,连拍大腿。
傳奇法師莫林
“就是啊,还是抢钱比圈地更痛快,走,明天就走,谁不走谁是孙子!”
于是第二天,秦琅对秦欢等一通面授机宜之后,便正式扬帆启航南下了。
秦欢很想跟着南下,但秦琅说要他先在淡水呆几年,尤其是现在卫王李保定喂了鲨鱼之后,他这个流求州长史,更需要坐镇。至于重返故乡,等几年也不迟。
当然,秦琅也不是完全没理会他的感受,他答应带上秦欢儿子中的三个强壮小伙子同行。三人都被秦琅征辟为自己的仗内,授了从九品职。
舰队扬帆南下,沿岸航行。
李保定的死讯,也由驿站八百里加急送往长安。
长安城,李世民正在中秋赏月,想着要做首什么应景的诗,结果就收到了快报,打开一看,差点没咬到舌头。
“圣人何故如此惊讶?”
“卫王没了。”
皇后长孙氏一开始没听清,皇帝又说了一句,皇后还以为是儿子魏王李泰出事了,“青雀怎么了?”
首席的甜心小秘書
“不是青雀,是卫王李保定,他前往东海流求就藩,本来早应当到了,现在福州发来急报,说李保定数日前在乘船驶往流求岛时,在海上不慎失足落水溺亡了。”
“连尸首都没捞回来。”
长孙皇后听说不是李泰出事,先松了口气,可转而也惊的哑口无言。
“碰上风浪了?”
“秋高气爽,海上风平浪静,哪来的风浪。”李世民咬着牙,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这个李保定今年十六,贞观九年冬替李泰承嗣玄霸卫王爵。那时十岁的李保定,还比较聪明懂事的样子。
可承嗣后六年,完全就长歪长残了,只知玩乐嬉戏,一无所长,十足的纨绔子弟作风。
可不管怎么说,他终究是过继给亲兄弟玄霸的,名义上是玄霸的儿子,自己的侄子,谁也想不到他居然这么死了。
福州刺史独孤燕云是秦琅举荐的,刚上任没多久就碰上这么大的事情,他也不敢有半点隐瞒,把事情详细经过如实奏报。
这位是在海上作死钓鱼被鲨鱼吞了的,而他之前在福州逗留期间,也干了许多坏事。
“哼!”
“诏,卫王李保定失足溺亡,谥曰恭,无子,国除!”
长孙皇后在一边不忍,“卫怀王这一脉岂不后继无人,圣人三思。”
李世民摇头,“也许冥冥之中自有天定,就这样吧。”
在他制订了分封之制后,亲王那是必然要世封永镇的,多封一王,就多一个藩镇,虽说藩镇本意是要屏藩朝廷,但李世民也有些担心将来这些藩镇会威胁到朝廷。
哪怕有推恩之制,可终究也是个隐患。
现在既然李保定死了,干脆就不再保留卫国,也为大唐削去一藩。
太上皇虽然年老了,可这几年生孩子却比他还猛,年幼的皇弟们一个接一个的到来,将来还不知道要给太上皇的这些幼子们封多少个藩国,现在能削一个就一个吧。
随后,李世民又收到秦琅自流求发来的秘奏,上面说已经暂将卫王的那些人马安排妥当,暂以皇家庄园处置,听候皇帝决策旨意。
李世民提起笔,在上面圈圈点点,对秦琅的这个做法很是满意。
于是干脆也提笔写了批复,告诉秦琅卫国无嗣国除,卫王带去的那些人,还有那些封地,干脆都转为皇家庄园产业。
承諾後的藍色 螞蟻作家
本来李世民突然想把李保定的封地转做长乐公主的公主汤沐地采邑,临下笔时又犹豫了下,最后还是罢了。
卫恭王李保定赴藩半路溺毙,无嗣国除,消息传出,在京师长安朝野着实也引发了一番动荡,各种猜测也四起。
幸好不是死在流求岛上,否则秦琅估计还不知道要被如何编排猜疑,但就算如此,也有不少人提出许多阴谋论,并把矛头指向秦琅。
中秋节后,朝中不少人趁机发难,弹劾秦琅。
皇帝召见了侯君集与张亮,没有人知道皇帝对这两位潜邸心腹说了什么,但据说两人出宫时面白如纸,张亮甚至浑身汗湿透。
然后京中针对秦琅的那股妖风一下子全没了,再也没有人趁机弹劾秦琅。
九月初,五十二岁的夔州都督虢国公黄君汉病逝任上,这位瓦岗大将,曾为大唐立下汗马功劳,也是武德朝太上皇赏识的大将之一,曾任潞泽五州大都督,不过武德九年没站好队,后被贬调夔州,一呆六年,跟李绩待遇相似。
皇帝念其功绩,追赠兖州都督,赠实食封五百户,令其嫡长子黄河寿不降等袭国公爵位,并袭五百户实封,授封其夏州都督职。
十月。
尚书左仆射房玄龄请求扶父亲灵柩迁葬历城故里祖坟,并为父丁忧守丧。
隋朝末年,房玄龄父亲房彦谦贬死于泾阳县令任上,这位隋末大书法家,为官清廉,政绩卓越。他病逝时,房玄龄在李世民麾下参谋划策,未能替父守丧丁忧,一直深深自责。
如今天下太平,房玄龄请求要扶父亲灵柩回乡安葬于祖坟,李世民也无法拒绝。
特下诏,追赠房玄龄父为徐州都督、临淄县公,并特派宫廷鼓乐仪仗队从长安护灵到历城,并下诏,灵柩所过州县,都要出资祭奠,并特派一千名禁军沿路护卫送葬。
诏令太子右庶子李百药亲自撰写碑文。
替嫁:本宮要張休書
房玄龄扶柩返乡,丁忧去相。
皇帝令长孙无忌检校尚书左仆射,暂时代为主持尚书省事务。
·······
“卫国公克死了卫王卫国公强势,卫王压不住?这都什么跟什么,哪来的乱七八糟的东西?”
澎湖岛上。
秦琅刚从台中返回,一连串的军事行动十分成功,攻灭了数十个番社,威服百余番社,秦琅成功的在台中建立起了港口码头,立起了城堡屯庄,开始运送移民过来屯垦。
蜜寵新妻:撒旦老公枕邊愛
“听说现在长安那边都这样说呢。”张超神神秘秘的,“我听说陛下都与宰相议论过,要给三郎你改封号。”
秦琅不屑一顾,这真是妖风阵阵。
他跟李保定的封号都是卫,但一个是国王一个是国公,就好比李孝恭原先是赵郡王,长孙无忌原先是赵国公一样,并没有什么关联。
李保定夭折短命跟自己有什么关系?
“我估计是咱们在这边搞的动作太大,消息传到长安,有人眼红了,这才有了这些乱七八糟的流言,这是来者不善啊!”秦琅捏着下巴,若有所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