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vbx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小說 全職藝術家 線上看-第三百一十一章 玩敘詭的心都髒鑒賞-p02sr

全職藝術家
小說推薦全職藝術家
林渊很快便收到了老周的回应。
公司电影部对《少年派的奇幻漂流》格外重视,后续的筹备,可能即日就会展开。
考虑到今年没法开拍,林渊便把事情交给公司去做了。
有电影部门的支持,不会缺少专业人员去搞定前期筹备的事儿。
暂时卸下这个包袱,林渊接下来,难得的去上了几天课——
林渊现在已经很少去上学了。
在杨钟明人物卡的教导之下,林渊的作曲水平突飞猛进,学校已经教不了他什么东西了。
显然学校也有这方面的觉悟。
谁能教羡鱼作曲?
作曲教授来都没用。
所以对于林渊的请假条,上面从来都是照单全收。
显然,两边对“羡鱼是否需要继续上课”的理解存在偏差,不过好在结果是一致的。
上课之余。
林渊每天也会画画漫画,就当是生活上的小调剂。
这里要说一下。
桃運天王
随着漫画《食戟之灵》的连载,这部漫画已经进入了后期。
因为原著崩了,所以系统对《食戟之灵》的后期改动还蛮大的。
故事线直接进展到主角成为新一届远月十杰,并且开始和上一届的远月十杰打起了擂台。
也就是食戟。
估计不要多久时间,这部漫画就能正式完结,到时候林渊就该考虑下部漫画该画什么了。
而这样悠闲的度过了一些日子后,金木提醒了一下林渊:
“我们和博客那边约了稿子,可以的话,我们本月得交稿,你要是没灵感的话我们就拖一下。”
林渊这才想起,博客那边是跟自己达成过约稿意向的。
“那边一直在催我……”
發財系統
金木耸了耸肩,他作为经纪人,代替林渊承受了这个身份不该承受的催稿过程。
林渊道:“我月底前交稿吧。”
他的短篇小说已经用完了,需要跟系统重新订制,可以趁这段时间想想下部短篇定制什么作品。
“行。”
金木回答的同时,内心暗暗震惊于自己这位老板的创作能力,尽管这样的震惊已经随着次数越来越多而逐渐麻木。
无论什么题材,无论什么故事,似乎都难不倒这位老板——
他从老板身上看到的唯一缺点大概就是字写得不怎么样?
“对了。”
金木似乎想到了什么,笑道:“这两天,网上有一些推理作家模仿《罗杰疑案》,运用了叙诡式的创作手法,引发了不少的讨论。”
“我好像看到了。”
林渊确实看到了,通过部落的评论区。
这几天他比较悠闲,所以偶尔也会登录楚狂的账号,结果就看到评论区不少吐槽。
说是自己开了个坑读者的先河,现在越来越多推理作家开始用叙诡忽悠读者云云。
当然,读者并非在喷,只是调侃。
真正在喷的就一个,名为冷光的推理作家。
基本上,最近推理圈每多出一部叙诡型推理作品,他就阴阳怪气几句,贯彻着推理大喷子的称号。
“对楚狂的拙劣模仿。”
“楚狂的叙诡,你只沾了皮毛。”
請夫入甕
“为了叙诡而叙诡,没有灵魂的跟风。”
“先搞清楚叙述性诡计的概念再来玩所谓的向楚狂致敬吧。”
“……”
有意思的是,冷光在喷那些跟风之作的时候,竟然变相的认可了《罗杰疑案》。
有网友拿这事儿嘲笑他:“你之前不是说《罗杰疑案》不行吗?”
冷光也不介意,但有点生气,还特意的发文解释:
竹馬權少,誘妻入局
“别曲解我的意思,我的确不喜欢叙诡,但我没有全盘否定《罗杰疑案》,这部小说的叙诡手法虽然赖皮,但起码案件的设置和逻辑的自洽是没有问题的,如果不是结尾的叙诡式结构,这本也是部质量不错的推理。”
是的。
如果不是结局太坑的话,冷光还是很欣赏《罗杰疑案》的。
相比之下,市面上一些跟风的叙诡型作品,则单纯就是为了骗读者而骗读者,结尾的反转根本没法跟楚狂的《罗杰疑案》相提并论。
所以冷光才会开喷。
这也是叙诡的特点,第一次看到叙诡的读者,才会最大程度上的震惊,后面看多了,其实感觉就还好——
等等。
林渊的眼神一顿,忽然有了关于新短篇的想法,这还是有人跟风叙诡结构后给林渊带来的灵感。
为什么不继续写叙诡呢?
黑風老妖 和氣生財
以后图书市场必然会出现越拉越多的叙诡型小说,也必然会有作品比《罗杰疑案》更叙诡!
当然,就开创性而言,《罗杰疑案》是立于不败之地的。
不过随着叙诡的发展,叙诡的故事,肯定会越来越精妙。
再嫁
那自己为什么不能在开创了叙诡的手法之后,亲自把这种写法再发扬光大一下?
也给模仿者更多的参考不是?
不得不说,这个想法很诱人。
恶趣味是人人都有的。
林渊偶尔也会有。
从碧瑶之死开始,很多读者就一口一个“楚狂老贼”的叫着。
自己要是不做点老贼该干的事儿,岂不是对不起读者的这一“美誉”?
想到这,林渊去了趟卫生间。
五分钟后。
林渊回到工作室大厅,开口道:“金叔,看完《罗杰疑案》,如果你再看同类型小说,有把握猜出答案吗?”
“可以看穿叙诡。”
金木自信,然后保守的补充了一句道:“八九不离十。”
他可是资深推理爱好者,本就善于猜凶手。
而叙诡这种模式,没接触过,确实会被误导,可一旦有了心理准备,那就不一样了。
“那好,你看看这段对话。”
林渊在本子上,写下了一段对话,还画了一副漫画。
简单的漫画中。
一个老头问年轻人:“你为什么和她发生了关系?”
年轻人无奈的回答:“她脱光躺在那,我能怎么办?”
老头怒了:“你本该做尸检啊!尸检!”
金木看到这里,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
继续看。
年轻人摔椅子:“不用你来教我工作!”
老头愤怒的起身:“你是我见过最烂的兽医!”
金木:“……”
他感觉三观有点破碎的倾向。
这短短几句对话,用连续的反转疯狂秀,让他闪到了老腰,对于自己之前那句“可以看穿叙诡”有些不自信起来。
邪少至尊 小改
这都啥呀?
玩叙诡的心都这么脏?
帶著警花闖三國
不愧是……叙诡的开创者!
林渊道:“刚刚只是热身,顺便给你一点小提示,我新的短篇决定写叙诡,向所有自认为可以看穿叙诡的读者发起挑战。”
嗯。
几分钟前,林渊前往卫生间,不是为了嘘嘘。
他肾挺好的。
他只是跟系统定制了一部短篇小说。
那部小说的名字叫:《咚咚吊桥坠落》。
至于刚刚那个漫画小故事,只是一个预热而已。
不要小看这个泛黄的段子。
这个段子,实际上蕴含了叙述性诡计的一个非常核心的精髓:
心理暗示。
这就要向大家简单阐述一个议题。
究竟什么样的叙诡,才是好叙诡?
评判一部叙诡作品质量的第一个重要标准,就在于这个叙诡,到底是“为了叙诡而叙诡”的纯骗?
还是通过一系列心理暗示,习惯性误导,最终形成的一个惊天诡计?
这个诡计最终不但要欺骗读者,还要服务于小说的剧本,丰富或翻转小说人物的刻画,加深小说的思想性,这才是真正的叙诡:
处处布局,步步为营的蜘蛛网诡计。
而类似的小故事,可以让读者更直观的感受到什么叫真正的叙诡!
————————
ps:老规矩,今天只有四千字,明天八千打底补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