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i1uy好文筆的小說 萬界之全能至尊笔趣-第1185章 吞噬位面熱推-tcw81

萬界之全能至尊
小說推薦萬界之全能至尊
【抱歉,暂别阅读】
聖鬥士之邪惡射手
【本章还差2500字修改】
【请3小时后再来修正】
………………
瞳目諸神黃昏
…………
……
柯南風砂
奥修因和耶辛都认出来了,那是属于魔神的力量波动,那样的波动祂们绝对不可能会认错的。可这份波动居然来自于虚灵遗境内部,那就让祂们实在无法淡定了。
然而,察觉到了,可似乎也已经晚了。
轰——!!!
貓咒
在骤然传来的剧烈轰鸣之中,整片虚空在剧烈震荡,甚至让人觉得是否这整个世界都在震动。
在江言、奥修因、耶辛等人的眼睁睁的注视下,原本身处于半虚幻的虚灵维度之上的虚灵遗境,那朦朦胧胧的虚幻之感,开始以肉眼可视的幅度迅速地实体化,朝着现实维度这边的灵子世界这边靠拢而来。
更准确地来说,本处于虚空夹缝之中的它,此刻正在往着主物质界那边跌落,并且,还在往外朝着灵子世界的世界晶壁那边移动!
仔细看去的话,能看到有一片黑色的衔尾蛇纹章出现在了虚灵遗境的位面屏障上,正在散发着幽深到仿佛能将一切吞噬殆尽的深邃黑光,形成了一道虚幻半透明的蛇形链条,一路延伸到了世界晶壁之外,随着虚灵遗境被持续地往外拉拽,那衔尾蛇的纹章上的黑光越是越发地强盛,黑色的半虚化链条上的黑光也是越发的深邃。
发生了这么大的动静,虚灵遗境的执掌者、虚灵界灵自然不可能干看着,祂第一时间就用自身的界主权限,调用起了整座虚灵遗境的力量,纯白的朦胧之光从虚灵遗境上涌现而出,化为了无数条透明丝带探入了周围的虚空之中,朦朦胧胧间在虚空的深处虚幻化消失,似是探入了那只存在于幻想之中的虚幻维度,化为了锚定的锁链,奋力地企图把即将被彻底拖入现实维度这边来的虚灵遗境重新拉扯回去。
可就算这样,似乎也没法彻底阻止虚灵遗境的实体化,从虚灵遗境上探出来的那些光之丝带在噼里啪啦地不断崩裂着,即使界灵不停地调动虚灵遗境的力量探出更多的光之丝带企图稳住它,它也还是缓缓被往外拉拽着移动,一点一点地往世界晶壁那边靠拢过去。
被拖入现实维度的速度虽然确实是慢了一些,但却始终停不下来。
【恶敌来袭,为了虚灵大会的顺利进行,吾需要尔等的协助!】
虚灵界灵那明显透着几分焦躁感的意念传音,传入了虚空御座上的众人的耳中。
奥修因和耶辛对视了一眼,都没有废话,立刻毫不迟疑地出手了,千米长的巨龙直接化出了原形,探出了祂那遮天蔽日的龙爪,毫不留情地狠狠扣入了那正在远去的虚灵遗境的位面屏障上。
虚灵遗境之内。
轰隆隆——!!
原本在最近已经因为局势稳定而变得十分平静的这片大陆,此刻因为整片位面都在遭受到外部那难以抗拒的力量作用,而导致了整片大陆乃至于整片天地都在发生着震动。
地动山摇、山河崩裂、狂风呼啸,那景象简直就犹如末日天灾降临了一样。
一道冲天的黑色光柱从最极北的冰川冻土的地底深处爆发了出来,直冲天际,散发着让整片大陆的所有生灵都本能感到颤栗的恐怖气息,升上了天穹的尽头,硬生生将天穹那苍青色的天幕,也即是位面屏障给贯穿出了一个黑色的大洞,探出到了位面之外。
轰——!
在那位面屏障被穿透的时候,整片虚灵遗境位面里的所有土著生灵,其心灵都是忍不住地一颤,一股没来由的剧烈痛楚自它们的心底浮现了出来。
天書奇緣
不论原本是在做什么,但在这一刻,似是受到了冥冥中的指引,万兽齐齐转身对着那极北的地平线尽头上的那一道贯穿了天地的黑色光柱发出了暴躁的咆哮,漫山遍野的无数草木也在这一刻疯狂摇动着自己的枝丫朝着极北方向探出,张牙舞爪地似乎是想要抓住、撕碎那边的什么。
走兽爬虫开始朝着大陆北方疯狂奔腾、飞虫飞鸟
……
…………
………………
【抱歉,以下暂时是无意义的凑数内容,请看到这里的书友3小时后再来将本章刷新一下予以修正】
【抱歉,以下暂时是无意义的凑数内容,请看到这里的书友3小时后再来将本章刷新一下予以修正】
【抱歉,以下暂时是无意义的凑数内容,请看到这里的书友3小时后再来将本章刷新一下予以修正】
……………………
………………
…………
……
相比于梦幻国度的灵枢智脑+异文契约的那一套组合拳,颜君逸的魔种寄生军计划就明显落后的很多,哪怕一切顺利,颜君逸手里的魔种数量也很有限,而且因为魔神故意设下的限制,这些魔种宿体并不具备自行分裂繁衍的能力,所以颜君逸哪怕将手里的魔种全部发展成了宿体,短时间里也没办法让魔种宿体大军的数量变得多么夸张。
在出了白灵这么一个‘背叛者’之后,魔神对于自己麾下的魔种寄宿体的控制力度比以前更为严谨了,颜君逸也不是不能理解对方特意限制了赐下来的魔种的自主繁衍特性的做法。
而梦幻国度的灵枢智脑+异文契约的组合拳就不一样了,颜君逸仔细观察分析过,发现对方那套组合拳几乎是毫无限制的,仅仅一天的时间,就能拉起那么一支超乎旁人想象的庞大军势,并且这股军势的壮大幅度还是犹如滚雪球一样会随着时间而不断暴涨!
如此恐怖的爆兵效率,是颜君逸根本无法相比的。
因此在察觉到梦幻国度的行动之后,颜君逸这才会急了,进而主动牵线搭桥,引导那些敌视梦幻国度阵营的势力们联合起来组成了‘反梦国同盟’。
可惜这个同盟依旧是很不给力,只是稍微帮他拖延了几天的时间,甚至都没真正让梦幻国度的军势扩张的脚步延缓太多。
趁着那几天里同盟争取拖延到的空窗期,颜君逸只来得及将手里的魔种培养到恢复了活性,就不得不停止狩猎行动,转而潜藏起来了。
甚至他都没敢去将这些魔种制造成品的魔化宿体形成战力。
因为颜君逸知道,梦幻国度代理者们在虚灵遗境里的大势已经成型了,对方的侦查哨兵基本上可以遍布整个虚灵遗境大陆上的每一片区域,再加上对方又有那种极为便利的传送技术在手。
如果颜君逸敢去培养魔种宿体的话,以梦幻国度的那些侦察兵的本事,很难说会不会被它们探查出来。
颜君逸感觉很为难,如果选择找太强的土著生灵用于培养成魔种宿体的话,首先就得先将对方击败,而既然对方实力强大,必然会反抗,从而引起不小的战斗动静,这会大大提升引来梦幻国度侦察兵注意的概率。
而颜君逸如果找那些弱小的土著生灵进行培养的话,太弱的魔种宿体又给不了他太大的帮助,虽然弱小的魔种宿体也可以通过击败并吞噬其他生灵越战越勇地快速成长,但还是那句话,只要战斗规模高过一定水平,就很可能会引来梦幻国度的侦察兵的注意。
在那些铺天盖地的梦幻国度侦察兵的巡查下,颜君逸躲藏都来不及,又哪里还会主动闹出动静来增加自己暴露的机会。
颜君逸也不是没有抱着侥幸心理地尝试过趁着梦幻国度的军团士兵还未遍布全大陆的那段时机里,以最快的速度集中资源培育起一个足够强大的魔种宿体来作为自己的依仗。到那时,哪怕被发现了,他应该也未尝不是没有一战之力。
但很可惜的是,他很快就发现,自己高估了魔种宿体,也低估了梦幻国度的实力。
虽然那一次,他的魔种宿体确实被培养起来了,甚至最后得到了一个拥有三级第九阶实力的恐怖魔种傀儡,然而让颜君逸极为无奈的是,培养成型的魔种宿体强则强已,但依然是双拳难敌四手——梦幻国度那边因为对他的重视,直接就派出了足足六个同样达到了三级第九阶实力的、同样拥有着「暴食」之力的白灵史莱姆来围攻他!
双方处在同一个实力阶位层次上,自己一个打对面六个,颜君逸毫无悬念地惨败了。
若非当时的他生性谨慎,并未亲自出面,而是照例地借助傀儡分身之手去培育和操控那一个魔种宿体,否则恐怕都坚持不到今天了。
我曾為你著迷
所以,一直到虚灵大会都快接近尾声了,颜君逸也还是只能隐藏于暗处等待机会。
万幸的是,他的苦等总算是没有白费。通过手里的暴食魔种因子里传来的信号,颜君逸知道,能让自己摆脱这憋屈的东躲西藏的机会到了。
虽然颜君逸手里的这些暴食魔种因子,最好的使用方式就是植入到其他生灵的体内进行寄生,进而制造出实力恐怖的魔化宿体傀儡,但这并不意味着就没有其他的用法了。
玄天戰神
早在进入虚灵遗境之前,颜君逸所在的桃山魅狐一族,就针对于这股力量,做好了多个行动方案。其中,能够顺利用魔种宿体傀儡制造的军团在虚灵大会里取得优势的话,那自然是最好的,但如果失败的话,也有可以适用于颜君逸当前情况的备选方案。
这个备选方案可以简单称之为——里应外合!
伴随着时间的流逝,地底冻土之下的颜君逸,将手里的魔种因子所化的咒纹黑蛇差不多全部释放了出来,在地底深处构建起了一个无比庞大的术式阵,并且将术式阵的阵轨扎根进了虚灵遗境大地深处的地脉之中。
扎根到了地底灵脉内部之后,术式阵上的咒纹黑蛇,开始疯狂地发挥其特性,以着一种极为恐怖的速度开始疯狂吞噬着灵脉里那丰厚充沛的灵力。
颜君逸所选择的藏身位置,是他特意精挑细选过的,不仅仅只是位于地底最深处的隐蔽性这么简单,更为关键的是,这个位置附近正好就有一条地底灵脉经过。
虽然这只是虚灵遗境的大地地脉里的一条细小且边缘化的支流罢了,里边蕴含的灵力其实也不算很多,比起被梦幻国度如今的那些扎根于大地上的木灵种所占据着的地下灵脉的主脉来说,要远远不如。
但如果仅仅是用来帮助颜君逸完成术式阵的构建且为这座术式阵提供运转所需的能量的话,这一条细小的地脉支流却也已经是勉勉强强够他使用了。
伴随着术式阵逐渐地汲取到越来越多的灵力,整座术式阵,就犹如活过来了一样,竟是开始缓缓在地底深处游走变动了起来。
如果此刻有人能够透过地底那上千米深的厚厚冻土的阻隔,直接从高空目视到那一座术式阵全貌的话,就会震惊地发现,那居然是一条形似黑色的巨蛇、蛇首咬在了尾巴上形成了一个闭合的圆环、圆环直径足有上百米宽且正在缓缓绕圈转动的巨大衔尾蛇的神秘图案。
一股常人无法察觉到了莫名波动,在这一座巨大衔尾蛇图案转动的时候,缓慢而稳定地从它的身上扩散而出,穿透了千米厚度的冻土、穿透了万米高的天空、扩散到了虚灵遗境位面天地之外、甚至还穿透了虚灵遗境本身最外层的位面晶壁屏障、也穿透了虚灵遗境那半虚幻半现实状态下的特殊维度阻隔,直接扩散到了灵子世界的虚空之中。
“嗯?!这是……”
首当其中感觉到了不对劲的,便是待在了距离半实体化的虚灵遗境最近的虚空御座上的江言、奥修因、耶辛等人。
江言眉头微微一挑,而奥修因和耶辛则是感应到了这股让祂们两个都莫名熟悉的奇异波动,心神一震。
總裁的新婚下堂妻
祂们是绝对不会认错的,这是属于魔神的力量所特有的波动,而波动传来的方向,竟然正是虚灵遗境那边。
在察觉到了这一点的瞬间,两神都是脸色剧变。
“——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