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gpao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小說 飛越泡沫時代笔趣-672. 耀武揚威熱推-ikw6d

飛越泡沫時代
小說推薦飛越泡沫時代
“润唇膏。”美和酱难得这么有耐心。
岩桥慎一点点头,忍不住盯着美和酱的脸——准确来说,是盯着她的嘴唇看了看。
不看还好,他刚把视线落到美和酱脸上,她立时如同早就在期待这一刻似的,对着他嘟起嘴巴。
得意洋洋的模样,仿佛是自我感觉良好的人在展示买家秀。
“感觉怎么样?”她问。
“什么怎么样?”岩桥慎一反问一句,“你该不会代言合约还没正式拿到,就先开始试用起广告商的产品了吧?”
要是这样的代言人,那可真是尽职又尽责。
“慎一君要不要也试试?”美和酱语不惊人死不休,“要是慎一君想亲一下,我可以勉为其难,过后当什么也没发生过。”
“快饶了我吧。”岩桥慎一赶紧摇头,收回视线。
时间久了,是有时会忘记,这家伙是放得出“电车停摆大不了一起去旅馆”豪言的人。
美和酱笑得前仰后合,把中村兄和工作人员们的注意力都给吸引到这边来。她神情开朗、若无其事,对他们说道:“请不要在意我们。”
中村兄半是无语、半是无奈,提醒她,“你们也快点结束吧,美和酱。”
他直接跟美和酱商量,让她快点结束闲聊,根本没问岩桥慎一。同一支队伍里的两个曾毅,都知道自己的话语在耗子扛枪的美和酱面前有多少分量。
“慎一君刚才的反应像是被雷给劈了一样。”美和酱应付完了中村兄,又凑到岩桥慎一那边跟他笑嘻嘻的咬耳朵。
“那这道雷除了你之外再没有第二个了。”岩桥慎一拿她没办法——没办法,总不能跟这么个傻瓜计较。
媚者無疆
为了不被气死或是雷死,只能这么安慰自己。
美和酱只要看他无奈的样子,就有一种做成了什么大好事的喜悦。岩桥慎一垂头丧气,她就洋洋得意,又追着他问,“由我来代言润唇膏,挺合适的吧?”
她迫不及待,先自吹自擂起来。
岩桥慎一点头,“是挺合适的……”这话倒不是因为受到她的胁迫昧着良心说的,是真心如此认为。
美和酱这对大红唇、这张有特色的大嘴巴,那就是为润唇膏广告而生的。
妙啊。善哉。
也不知道是哪家的广告商这么有眼光。岩桥慎一想到什么就问什么,“是哪一家的?”
美和酱说了个牌子,嘉娜宝的什么什么之类的。岩桥慎一反正也不太清楚,装模作样的“哦”了一声,心里已经开始琢磨,要不要建议渡边万由美去跟广告商那边协商一下,让美和酱演出的广告,搭配DREAMS COME TRUE的歌曲。
乐队现在名气人气都不缺,广告主角又是乐队的主唱,提这样的建议倒也算是合情合理。
美和酱炫耀完了自己马上就有广告可拍、即将向大众展示自己傲人大嘴的事——这只小狐狸爱她自己身上的每一处——而这也正是她自身魅力的一部分。
这下,她总算肯放过岩桥慎一,告诉中村兄:“已经结束了哦,正人桑。”
中村兄建议他们快点结束时去跟美和酱商量,听到美和酱这么宣布了以后,却首先去看岩桥慎一。
见他点头,知道这是真结束了。中村兄对乐队之间的关系懂得很。
两个一见面就挤在一起咬耳朵的家伙总算归队,巡演的会议也就正式开始。越是接近演出开始,会议的内容就越是琐碎,集中在更多细节的东西上面。
而越是琐碎,就越是给了耗子扛枪美和酱耀武扬威的机会——
毕竟,作为乐队四分之三的商业价值都在她身上的绝对中心人物,之后的马戏团巡演,她也将是舞台上绝对的主角。
因此,演出方面,她的意见就至关重要。
美和酱喜欢鼓,就纵容她临时抱佛脚学一学,过后在演出环节安排一个汇报演出的环节——为了撑起她单薄的演奏,整个乐队一起,在她表演的时候给她撑场面。
美和酱热衷奇装异服,岩桥慎一和中村兄、以及即将参与演出的伴奏班底,就都笼罩在她炸裂般奇葩审美的阴影下,跟着穿花里胡哨的马戏团风格服装。
这种时候,岩桥慎一就前所未有的觉得戴着长颈鹿头套也是有好处的。
连头套都已经戴了,什么奇装异服也就都无所畏惧。
在演唱会的制作上面,有注重音乐本身、不愿意搞花里胡哨的音乐人,也有喜欢热热闹闹、花大钱搞大场面的音乐人。
岩桥慎一已经有理由相信,DREAMS COME TRUE的演唱会风格绝对是独一无二的。
会议进行中的时候,工作人员还一并汇报了乐队的演出服装已经制作完成的事。美和酱迫不及待,想见一见演出服装的成品,等把会给开完,就跑去隔壁看送到事务所这边来的服装。
“比我自己缝制的精致多了。”她认认真真感慨。
岩桥慎一回想那些美和酱在出道之前就开始精心缝制的、准备以后登台穿的演出服装,认认真真点头,无比认可她的话。
这就是为什么乐队要红起来的理由。只有红了,才能当一支正规的马戏团。
……
开完了会,晚上,连同工作人员们一起去吃东西。星期六的餐厅顾客盈门,还好已经提前预订过——
除了订餐厅,还订了个蛋糕,用来替美和酱庆祝生日的。
虽然实际上,美和酱的生日是下个星期六,提前一周给她过生日,是共事的工作人员们的心意。
身在业界,红起来、有了存在感以后,从生日正日子的前两周,就开始陆续有人帮忙提前祝福。
一来是大家各有各的忙,未必能在过后又碰上或是聚的这么齐。二来,心里清楚是工作上的关系,并没有那么熟悉,除非是生日当天就在一起工作那种情况、否则避开正日子提前庆祝反而更合乎礼节。
美和酱喜欢热闹,有人帮忙庆祝生日,蜡烛吹多少遍都不觉得厌烦。她这种个性,让出于社交礼节替她庆祝生日的工作人员们也觉得舒服。
再没有什么,是比付出能得到回报更叫人觉得高兴的了。礼节性的帮忙庆祝生日也在此之内。
众人高高兴兴吃东西、分蛋糕,热热闹闹的帮美和酱庆祝了一次。等到饭后再去续摊——
星期六的晚上,一群人出来吃饭,吃完饭以后是不可能直接回家的。
这么个晚上,中森明菜也跟朋友们约好了去吃吃喝喝,顺便蹦个迪唱个歌。
她在业界的第一好友小泉今日子是有名的夜店小公主,这两个人凑到一起,要是再多个工藤静香、田原俊彦之类的同伴,续摊续到深夜不成问题。
美和酱逮住岩桥慎一一次,就不肯轻易放过他。一整个晚上,拉着他说个没完,尽显耗子扛枪本色。
“下个星期六,是我的生日。”
岩桥慎一听着,“哦。”
“我生日,慎一君想好送我什么礼物了吗?”美和酱一开口,狐狸尾巴就露出来。
一个马上就要拍一千五百万日元的广告——就算跟事务所分成、再扣掉税以后也有好几百万日元进账的小富婆,却紧抓着一个穷得认真的创业期小老板索要生日礼物。
真是越富有的人心就越黑。
“我听人说,”岩桥慎一面不改色,“生日礼物是要等着别人送,而不是自己主动要的。”
美和酱哈哈大笑,一边笑一边挖苦他,“这话肯定是慎一君自己编出来的。”
“那么,”这个策略不成,岩桥慎一改变策略,反过来向小富婆要东西,“你生日之后的下个月,我的生日你要送什么回礼?”
他们两个的生日一个在五月,一个在六月。美和酱结结实实比他年长一岁,虽然没什么年上的样子、胡来到像个爱捣蛋的小孩。
“我听人说,生日礼物是要等着别人送,而不是自己要的。”美和酱原话奉还。一边说,一边还有一点反击了岩桥慎一一把的洋洋自得。
小狐狸翘着尾巴,殊不知已经掉进岩桥慎一的圈套。
两个人不知不觉,又开始斗嘴。岩桥慎一不想自己有朝一日能斗嘴上瘾,甚至有点想现场拉一张桌子来收门票。
他把美和酱那副“看你怎么办”的表情看在眼里,不紧不慢的说:“既然这样,那就彼此彼此了。”
用他的话来反击,也就证实了这句话确有其事。
美和酱回过神来,才发现被他给摆了一道,刚才得意的小表情定格在脸上,而后渐渐消失。
她看看岩桥慎一胜利后的得意表情,“嘁”了一声,“真狡猾。”
岩桥慎一对她的讨伐不以为意,高高兴兴端起酒杯喝一口。美和酱闷闷不乐了三十秒,立刻把话题给转向下一个,这个消气的速度,是岩桥慎一认识的女孩子当中最快的一个。
他适可而止,也没想真的跟这只小狐狸在这儿现场拉桌子收门票表演漫才。
只要停止相互拆台,世界就仍旧充满和平充满爱。
他想起来,问美和酱,“之前不是送了你《樱桃小丸子》的漫画吗?你有没有看?”
“看了、看了哦!”美和酱热烈响应,“真有意思!”
她自己给自己揭底,“我小的时候,个性也有一点像小丸子,所以很能理解到这部漫画。”
“那你还真够让周围的人头疼的。”
岩桥慎一小声吐槽,却瞒不过美和酱的耳朵。她板着脸凑到他跟前,“慎一君想见我的父母朋友,当面问一问吗?”
“完全不想。”岩桥慎一想也不想的回绝。
虽然等到把马戏团巡演开到札幌,难免要见一见美和酱的家人朋友。
美和酱总算有种扳回一局的感觉,高高兴兴的,问他,“怎么突然问这个?……该不会我生日时慎一君又要送漫画给我吧?”
她露出并不想要的表情。说了半天,还是没忘记期待岩桥慎一给她送礼的事。
都市高手 子夜天明
岩桥慎一把她的反应都收在眼里,无奈,“当然不是。”心里已经知道,送生日礼物给她已经是不可避免的了。
逆天仙尊 手機是三雞
“是想告诉你,这部漫画准备拍动画了。”岩桥慎一和她说,“GenZo那边,也许要接手这部动画的主题曲制作。”
天價傻妃要爬墻
美和酱虽然日常喜欢胡来,但嘴巴却牢得很,把事情跟她透底,完全不必担心被说出去。
她的大嘴巴,是为润唇膏广告而生的、不是为八卦而准备的。
無限修真 浩大帝
听他说完,美和酱“哎”了一声,开始好奇,“要制作什么样的曲子?”
“现在还没个准呢。”岩桥慎一回道,“要是没什么合适的,说不定还有可能动用你留在制作公司曲库里的曲子看看呢。”
当然,这样的概率很小。
但是,既然存在这样的概率,就要把话给提前说开,“要是真的选曲选中你的,到时就要让你另外想个笔名了。”
花田喜嫁,拐個王爺當相公
美和酱听着,“要起个什么笔名呢?”一副真的要开动脑筋的模样。
“要是真能选我写的曲子拿去做主题曲,那倒也不错。”
岩桥慎一以防万一随口跟她提一提,但美和酱听着,就对这件事心动起来——偏偏DREAMS COME TRUE是索尼的乐队,无论如何不可能唱《樱桃小丸子》的主题曲。
美女急急如律令,收
“这种时候,有没有如果把唱片约放在我这里就好了的想法?”岩桥慎一跟她逗趣。
美和酱毫不犹豫,“还是在索尼出道更好。”
“回答的也太快了。”岩桥慎一叫她这个不假思索的态度给逗得哈哈大笑。但是在心里,也赞同美和酱的话。
美和酱高高兴兴端起酒杯,喝了一点,哼了两句歌。
……
星期六和星期天,大黑摩纪像往常那样行动。和良子神谷一起看演出、从晚上开始喝酒,一直喝到第二天的凌晨,再打车和良子回她在代官山的公寓。
北海道的大小姐,虽然在东京会被当成乡巴佬,但大小姐口袋里的福泽谕吉、却能让她过着拿出一万日元来打车的生活。
在这两天里,大黑摩纪的表现一如既往,平平常常。
织田哲郎和池田那边都没有信儿,而她自己,也没有告诉任何人,GenZo邀请她下个星期一去公司一趟。
星期天的上午,大黑摩纪睁开宿醉的眼睛,盯着公寓的天花板,在隐隐的头疼里,又想起那封信。
就在明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