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z805優秀都市小说 萬界最強之光 txt-第911章 兇獸大劫 神逆瘋狂!相伴-cksoe

萬界最強之光
小說推薦萬界最強之光
扬眉与鸿钧,皆感知到了那起自西方,推动劫数的手段。
凭借运气所得残破造化玉蝶相助,鸿钧甚至窥探到了那起自西方手段的道。
一些未来的玄奇变化,也是有些感知的,就是有些模糊朦胧。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只要鸿钧能够确定一点,他与那西方存在,必然有争端便足以。
说实在的,这事儿不太好应对。
起自劫数,修的又是无量劫。
一旦劫数所起,其力量必然增长。
也就是说劫数所起的状态下,双方的力量对比,乃是此消彼长。
抬头凝望那残破造化玉蝶许久,鸿钧眸色变幻,终究下了决断。
一道道气息玄妙汇聚,其背后形成一片虚无,似是那未曾开辟的混沌。
三道灵光融入那虚无,亮光消灭了黑暗。
诸多气息下沉,汇聚成一汪看得见,摸不着,甚至感知不到,虚幻至极的池水。
三道驱散了黑暗的灵光,落入那池水当中,疯狂吸取那池水中的生长力量。
最终三朵莲花成型,摇曳。
鸿钧眼眸开合,神色坚定不移。
既然已经开始,便再无后悔,回头可言。
现在后悔,回头,游移不定,无疑是自己坑害自己。
前进的道路,就算是一片黑暗,也唯有硬着头皮咬着牙,向前挺进。
何况这条路,未必就见不得光亮。
成就玄妙之地,吸引玄妙灵气成就池水,模仿混沌,将精气神种植。
精气神花开三朵,然后寄托善恶自我,斩尸而出。
这是魔神根基断绝之后,借助造化玉蝶,以及往昔的修行经验,小心摸索出来的一种全新修行之法。
虽借助了混沌魔神的修行经验,与混沌魔神却始终不同。
而且借助造化玉蝶,鸿钧感知到洪荒天地,容不下混沌魔神的道存在。
故而此全新的修行之法,所行之道,可以谓之曰仙。
此法本是山中悟,人在山中自是仙。
鸿钧闭关,修行此全新摸索整理出来的仙道。
而扬眉虽说对量劫事多有关心,
麒麟的话,心情则是相当的不爽。
已然行之关键,再努力一把,便可破开一丝屏障,结果全让劫数笼罩给毁了。
大道修行,越是前行,越是艰难。
前夕迈进可能仅是呼吸之间,越到后期,越是艰难。
真正登堂入境之后,一丁点儿修为的突破,所需可能都是千年万年,无量岁月。
所谓一眼万年,到了相当境界之后,便不再是一个体会意义的形容词,而是无比的实际。
将修行的屏障突破一丝缝隙,自没有突破整体屏障那般重要。
然而有句话说得好,千里之堤,毁于蚁穴。
此仅差一点便可以完全功成的缝隙,极大影响着往后境界的整体突破。
要说影响完全,以至于将一番苦功以及所得混沌魔神之机缘全都废去,倒也不至于。
毫无疑问的是,受此影响,少说也得增加千秋万载的修行时光。
魁星踢鬥
就算时光的意义,于恒久长存的生命面前算不得。
那也不能就这么浪费了啊。
何况受到打扰的心情,那叫一个暴躁。
“看来还真是陷入劫数中了。”
“既然如此,唯有顺应劫数所为。”
“你个混蛋!”
“不好好收拾一顿,焉能发泄此刻烦躁心情。”
受了影响的麒麟,眼眸深然盯着西方,心情自是很不爽的霸道。
“是谁?”
“胆敢暗中窥视本座!”
那自西方所起,推动劫数的言语,带着震怒以及惊疑不定所起。
品愛試婚 請叫我萍大人
似是有些怀疑自己的感知,是不是真的出错了。
理智与实际明确的提醒,断然没这个可能。
“是你吗?”
“若是你的话,这事儿就越发有意思了。”
好端端被窥视,何等的反应应对,自不必多言。
除了那冥冥中的感知,居然连一丝多余不妥的气息都没有。
可见此暗中目光,何等修为之高。
据藏匿西方的罗睺了解,这样修为的存在,包括他自己在内,也不过五指之数。
自己自然不能计算在内,那开天之初,阻截自己的老龙,也不能计算在内。
剩下的就是鸿钧,扬眉,以及那一身青衣,无尽玄妙的存在。
鸿钧与扬眉,倒是有些可能。
可能性却是不大,因为对这两个了解,还是相当深厚的。
目光传递不算什么难事儿,屏蔽自己感知,却是不见得有如此能耐。
唯一的目标,自然就是那一身青衣存在。
此番劫数,那一身青衣存在若是也插手的话,变数自是更多。
变数本就意味着无限可能,何况还是劫数中的变数。
罗睺并不担心劫数中的变数,给自身带来什么实质影响。
其身因劫数所成,其道自在劫数二字。
变数可能引起劫数的变化,以至于劫数更强。
而身在劫数中修量劫之道的自己,无疑是好处的最大所得者。
洪荒大地,因劫数所起,汇聚无量风云。
凶兽一族一番折腾,更是加剧了劫数的演化。
“吾乃凶兽王者神逆,今自当一统洪荒,登无上至尊位。”
以凶兽一族为根基,神逆所言震荡洪荒。
彪悍小農妃
无数生灵心头都有一层阴霾遮挡,却因凶兽一族之势大,唯有默然无言。
其实内心深处,涌现真诚渴望。
希望能有一位无上修为傍身的存在站出来,阻止神逆,甚至是灭杀神逆。
心念与希望,是一种看不着,却真实存在,且无穷玄妙的力量。
来自诸多真情的希望汇聚天心,通过那悬浮的造化玉蝶,灌入了鸿钧体内。
得此浑厚力量相助,鸿钧所遇一切苦难险阻,都将不是问题。
“见过道友!”
看着眼前各有不同玄妙的自己,或者说是斩出的三尸,鸿钧不知该如何形容自己的心情。
白加黑 焉無言
或许该是悲喜交加,最终归于的还是平淡。
喜的自然是成功开辟了一条不同于混沌魔神的修行路。
此刻能够功成,便说明先前一番所思,并无差错可言。
悲哀的缘故,除了洪荒天地将要遭遇一场大劫难之外,还有自身元素。
切实经历过,自然明白劫数恐怖。
圈養妖狐大人
此盘古不惜以自身成全的洪荒天地,如今要在劫数中走一遭。
简单的描述,却是大恐怖,甚至是大屠戮。
劫数一起,洪荒诸多岁月中孕养的生灵,绝大部分怕是要倒霉了。
自己的算计自有,但也不必将鸿钧想成那种仅是为自己,半分没将洪荒天地演化的无量生灵,放在心上的自私之辈。
獨步
有自己的打算与目的,根本性的实质,还是未曾受到任何的影响。
归于平淡的原因则是,反正该来的始终要来,如何变化,皆以实力玄妙对应即可。
想那么多,除了增升忧虑之外,半分无自身好处。
通过造化玉蝶的玄妙,鸿钧已然感知到一些事情,有些甚至是至为清晰的画面。
那该是冥冥中,天道的自然演变。
鸿钧隐约也明白了此一劫,将是何等的重要。
大道退隐,天道登场。
此劫过后,天道将主宰洪荒无量。
无论是谁,成为此量劫中的胜者,都当成天道之下的代言人。
说实话,鸿钧对此真的挺有兴趣。
一番心念刹那动,因果已然成就。
因果牵动下,鸿钧与西方那位,必然有决定宿命的一战。
为保险起见,除了提升自己之外,更多的便是求贤访能,相助自身一臂之力。
因此缘故,鸿钧将自我留存,真身踏步无量洪荒。
这一日,鸿钧感知到了强烈的五行气息。
此种五行气息,让造化玉蝶动然。
历经岁月,对于此残破造化玉蝶,已然有所了解。
能有如此反应,必然与接下来可能发生的,牵扯莫大关系。
如此想着,鸿钧抬手抱拳。
正要开言祈求,一道熟悉中不耐的声音响起。
“既是熟人,没必要这么磨叽。”
“有什么事儿,直接摆在明面说吧。”
那几许不耐情绪言语,将鸿钧引入此五行气息浓郁所在。
“原来是阁下!”
得见麒麟的那一刻,鸿钧讶然,更是惊然。
惊然中,还有许多不解迷惑。
那一位存在,连开天大劫的凶险都能置身事外。
断然不该此等劫数,便可纠缠那位存在。
“你别看了,就我一个。”
“说来也是倒霉,就推开门看了这么一眼,便被无情拉入劫数中。”
麒麟语气自是说不出的郁闷。
“道兄既是全都明悟,便不再多做言语。”
“不知道兄可否答应如此请求。”
听懂了此言之意,麒麟再次颇为郁闷,向上翻了翻眼眸。
这家伙实在太没意思,直到此刻依旧劫气缠身,便该明白的。
话又何必非得往明白透彻了说。
紧接着,心情郁闷的麒麟依旧是什么没有说。
一身玄妙造化汇聚,出现在鸿钧面前,是一张与卫无忌相貌,相差不多的容貌身形。
“既是如此,便是大善。”
“鸿钧代替无量众生,表述最为诚挚的祝福感谢。”
麒麟一番变化,虽无言语,却也是态度的表达。
本来想着此地可能是极为难缠的,不曾想却是极为容易的。
“往后称呼五行老祖即可。”
一直沉默的卫无忌言道。
至此刻,五行老祖的名分,才算是堂堂正正。
搞定了五行老祖,鸿钧接下来又请来了两位修为至高的同伴。
该准备的,凭借造化玉蝶的提醒,都已经处理的差不多。
接下来变数何等剧烈,都该牵扯不至于过大才是。
时间于恍然中,忽忽悠悠飘过。
劫数气息已然浓郁到了一定层次。
全面的大战,现如今还不到时刻。
小范围,小规模的冲突,去也已经控制不住。
劫气滚滚,终究将整个凶兽一族吞噬。
杀劫所起,万古寒然。
鸿钧与几位相约老友现身杀劫至中心。
“你们是来阻挡的?”
“可惜,你们还未曾有没那个实力。”
神逆在煞气影响下,满是狰狞嘶吼。
看着挺骇然,动静儿倒是未曾扩散到太远。
“有没有那个实力,总得打过才知道。”
鸿钧凝眸,似是有意无意瞥了几位相邀身影一眼,说道。
若换做个出生没多少时日,满脑袋都是热血的。
仅凭这一句话,便足以刺激的嗷嗷长啸。
可惜,鸿钧寻求的,都是不知存活了多少岁月,恒态长久之存在。
什么没有见识过,鸿钧的心思焉能不知。
对神逆,倒也不一定有全神贯注的价值。
能看到鸿钧出手,自是弥补了价值差异。
一双眼眸转动,本来是想偷懒,也想看看情况,谁知道,没有接招的。
鸿钧没别的选择,只能自己动手。
手中拐杖向着出手的神逆一点。
力与力的碰撞,除了消磨之外,绝大部分扩散,弄出了不小动静儿。
“你是什么人?”
一招领教厉害,神逆满是警惕。
“不过闲散之修而已,又怎能跟道友相提并论。”
鸿钧并没有介绍自己的心思,何况这群老友。
能在这个时候,选择相助一臂之力,除了思量外,也是对自己的极大自信。
没那份儿本事,也入不了鸿钧的眼。
“不管你们是谁,何等的能耐手段,都甭想能阻挡,此大劫之下的混滚前行!”
杀劫气息笼罩下,神逆已然不是往昔的神逆。
唯有一点不变,那就是信念的执着追求。
“大劫之下的滚滚前行?”
“走如今一遭,所求还真就无非如此。”
鸿钧不甘示弱,表明了态度。
神逆纵然是能耐,想鸿钧担忧,还稍微差些层次。
解决了凶兽劫,接下来真正要面对的,才是重头戏。
假面總裁溺寵小嬌妻 樓語
又是随手出击,打的神逆身躯翻滚。
也就是凶兽一族多有独特,换做其他生灵,估计已然是一掌崩碎。
不出手则以,出手基本上便是压着神逆打击。
自是惹得神逆嘶吼,无限狂暴下,进攻能力也在增长。
可惜,无论神逆发挥何等实力威能,鸿钧都可轻松应对。
即便不是压箱底的拼命手段,估摸着也都差不多。
能将神逆逼到这份儿上,自是鸿钧的能耐。
“这都是你们逼的。”
總裁太霸道,萌寵小嬌妻 千夜星
“吾不过想以洪荒整体威能,求之大道而已。”
其余几位冷眼观瞧,神逆于鸿钧手下各种的折腾挣扎。
终于一声嘶吼,竟是吸收劫气入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