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avwo火熱連載玄幻小說 蟲族是怎樣煉成的 線上看-第八百四十章 恐慌反制推薦-2wqbd

蟲族是怎樣煉成的
小說推薦蟲族是怎樣煉成的
现在还能固守首都主星,纯粹是因为这些剩余下来的战士都是本土战士,其他殖民星过来的战士都已经被他们剔除出战士队列,这才避免了首都主星也跟着沦陷。
为了避免采集者的颜色改变攻势,首都主星的波浮爾霸权者统治政权,一方面给战士们宣扬阿米巴族的恐怖,另一方面考虑着怎么快速的摧毁掉阿米巴族。
因为战略的改变,波浮爾霸权者的统治阶层,反倒成了最希望快点结束战争的那边。
然而,采集者的这波攻势,并没有波浮爾霸权者所想的那么容易化解。
从其他殖民星赶来战斗,又被剔除出战士队列的那些战士们,总不能把他们再驱逐出首都主星吧?
不管是于公于私都不可能这么做,这么做了,只会让那些还相信着决策层的人认为他们已经彻底疯了。
可这些散布在首都主星上的殖民星战士,却成为了反叛的火苗,他们之中很多都是已经被献祭掉的殖民星上的人。
很正常的逻辑,家人死亡了,而他们想要给家人复仇,如今守护种族的大愿已经不复存在,那么他们就只剩下一个复仇的想法。
至于向谁复仇?谁杀了他们的家人,他们就向谁复仇!
功夫之王 武行空
于是,波浮爾霸权者不仅要防御外在,步步紧逼的采集者与波浮爾新政权的联合,更要防备来自后方捅来的刀子。
前方战场还好说,后方的防御是真的很难,这些其他殖民星的战士,行动力强的会暗中组成小团队,然后偷窃军备物资,接着在后勤当中诸如食物里混杂一些影响状态的药物,从而破坏掉前线战士的战斗能力。
行动力弱的会暗中给首都主星的民众传达殖民星上那些被献祭牺牲的民众信息,并若有若无的暗指他们这些首都主星上的民众最终也会被牺牲掉。
兔死狐悲,同样是民众自然是会对那些被献祭牺牲的民众感到同情,同样也会对当前的统治政权心生芥蒂,总觉得他们自己什么时候也可能会被同样献祭牺牲掉。
前者还好说,波浮爾霸权者的统治阶层可以名正言顺的抓捕,后者就很麻烦,因为对方没犯什么事,讨论一个本来就存在的事实难道犯法吗?
剩女當嫁:八世姻緣
虽然找了些其他理由,想办法把那些宣扬亡族献祭的战士抓捕起来,但这似乎起了反效果,首都主星上的本土民众似乎对统治阶层的信任感越加的丢失严重,因为在他们眼里,统治阶层会抓捕那些没犯什么事的战士,就是心里有鬼。
獸人之寵你為上 花落傾語
很多时候,统治阶层想着要不干脆就把全部其他殖民星的战士都关进集中营。
但理智阻止并告诉了他们,这样做会引发更严重的问题。
无奈之下,统治阶层只能成立反间谍部门,说是谍报,其实是一个专门针对那些散布对当前政权恶意信息战士的部门,以反间谍的名义抓捕那些散布信息者,名正言顺!
一时间,本来密不透风的防线后,莫名其妙的冒出了很多的‘间谍’,首都主星上人人开始自危。
不过,民众有一个特性,那就是越不让讨论的东西,他们就越会私底下讨论,压得越厉害,舆论发酵的越厉害,尤其是在那件事情本来就存在的情况下。
做都做了还怕人说?
对此,波浮爾霸权者统治阶层也没有太好的办法,难道要把这些人都抓起来?当然不行,那么做的话,前线仅剩下来的战士恐怕就都要哗变了。
于是,波浮爾新政权还未入驻首都主星就已经有了一个统治基础,这个统治基础是现在波浮爾霸权者统治阶级送给他们的。
陰陽傳奇 墨鎏憶
重生之大收藏系統 月華炎
波浮爾霸权者决策层会议。
“该怎么办?继续下去我们必败!”
“这个……”
“我们不仅要面对那些愚蠢的外星异形,还要面对那些该死的反叛者,前者还好说,后者根本是防不胜防。”
綜千重葉 羽萌
“我们现在最需要的是团结一致,如果能够免除掉内部的隐患,我们或许还有胜算,否则将迎来必然的失败。”
“或许我们可以加大宣传力度,主动承认亡族献祭的事情,并把阿米巴族能够变化成其他种族的事情散布出去。”
“你是说……”
“越是压制就越是反弹,与其这样反而不如不压制,我们可以大大方方的承认,并且将这种行为合理化,例如,殖民星已经没救,星球上的民众虽然活着但活的无比凄惨,成为了阿米巴族繁衍的温床,亡族献祭只是停止他们的痛苦。”
“……”
“妙啊!就这么办!”
调转了舆论方针,波浮爾霸权者统治阶层开始宣扬阿米巴族的变化能力,还请公众观摩他们借助灵域创造出来,殖民星上的‘惨状’,在影像当中,数以亿计的波浮爾人生不如死的成为采集者们繁殖后代的苗床,死亡是最大的解脱。
采集者们不会这样,因为没意义,就地取材行星物质不比这种低效的寄生繁殖更好吗?智慧物种的价值就应该最大化,而不是转变为廉价的物质资源。
可首都主星上的民众是不知道这些,他们不知道阿米巴,也不了解阿米巴,对阿米巴认知都仅限于从统治政权那里获知,所以统治政权这样说了,还把‘真相’公布给他们看,于是民众便认为这是真的。
这种方法效果很显著,民众很害怕,恐慌的氛围被充分的煽动,甚至自发性的开始抵制殖民星战士的反政府宣传,因为民众谁都不想成为影像当中的受害者,谁都不想成为生不如死的苗床。
“这样拖下去不是办法,你们有没有什么更好的战略?”
采集者们询问已经反叛的波浮爾战士,对于波浮爾霸权者,对方比采集者们了解的更多,按它们的想法,应该更容易找出弱点。
不过,波浮爾战士给出的回答却是——强攻。
“强攻?你们确定?”
“对,首都主星统治阶层进行了针对你们的舆论宣传,底层民众的恐慌很大,已经彻底倒向统治阶层那边,除了强攻别无他法。”波浮爾战士笃定的回答。
“他们宣传了什么?”
有采集者不由得好奇起来了。
“宣传了你们是如何寄生在波浮爾人身上繁殖,如何让波浮爾人生不如死。”
“……亏他们想得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