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8mb1人氣都市言情 《魔法塔的星空》-第六百二十二章 和平的契機展示-zb5wl

魔法塔的星空
小說推薦魔法塔的星空
游牧民族的大战略,不管在什么地方都差不多。靠机动性打敌人的软肋,靠残忍摧毁敌人的意志。所以屠城、三日不封刀之类的玩法,迷地的游牧民族一样玩得很溜。
这一套,对付一般国家,普通的城池是有效的。敌人内部胆小的那群人,会因为前头榜样的惨状,从而选择主动帮忙,从内部瓦解掉自己人,只求一条生路。
但对魔法塔,这招套路就不那么好使。
一座塔撑死了住个二十人,塔主拥有绝对的权威;面对战争,塔主又不靠人打仗,而是靠魔法塔打仗。所以谁敢在塔主面前露怯,发表投降言论,直接就宰了,绝不说第二句废话,还能省下一个人的口粮。
所以对于想要进攻魔法塔的一方,选择只剩下两种:硬打以及断粮战术。
而想要包围、饿杀塔中之人,就得考虑到魔法塔的攻击范围可是以旬(公里)计,得要多少军队才能做到完全包围,又要付出多少代价,才有办法将魔法塔周边化为焦土,以及最重要的一点,得要花多少时间才能让魔法塔中绝粮?
要是塔主敢做绝,完全可以一人一塔跟几十万大军耗上数年。比如说把自己的学徒当成应急口粮之类的……
所以对那些有心针对魔法塔的领主势力,很少选择包围战术。因为耗费庞大的人力物力,很有可能无法得到预期的效果。毕竟对手只要存活一个塔主,就能保持完整的战斗力。
强硬进攻的话,也没有什么魔法塔是攻不破的。但在达到目的之前,下达命令者得先有大量牺牲的觉悟才行。面对一个战争要塞,就没有什么轻取的办法。
而在那场苏里唐帝国所发起的侵略战争,其攻入敌国后的残忍行径,引起了在敌境内,立场偏袒敌国的魔法塔之主不满,因而拒绝了臣服于帝国的要求。
正所谓天子一怒,赤地千里,这种情形同样会在迷地发生。只是这一回的确也是死了很多人没错,但却是进攻士兵所留下数以万计的尸首。魔法塔一方满打满算,也才五个人。塔主、其妻,三个学生中有一个正式魔法师、两个学徒。
为了杀鸡儆猴,苏里唐帝国的大汗下令杀光俘虏,尽管只有五个人,生撕了他们也不够让大军解气;然后推倒魔法塔,所有砖石是一石不留!这样的残忍,确实让大军所接触的第二座魔法塔塔主,主动降伏,并且承诺不与帝国为敌。
豪門千金:單身媽咪追愛記
紧接着就是这场战争中,最让后人百思不得其解的命令,自那位黄金家族中的可汗口中说出:诱杀、推塔、同样一石不留!
投降塔主的原意,不过是任由征服大军走过,他将脱离被入侵国家的立场,不再干涉帝国的任何战争行为。就如同原本在苏里唐帝国境内的魔法塔一样,两方相安无事。但最终,他与他的学生、家人们的尸体,被木桩穿刺而过,矗立在曾是魔法塔的废墟之上。
没有谁的塔主之位是安安稳稳得来的,前期必定有血腥累积,甚至可能是数代人的成果。尽管建造完成的魔法塔无法成为自己的家族,或是自己的学生所能够继承的遗产,但建塔的魔法师们都是用更高的眼界,来看待自己对这个世界所做的贡献。
既愛亦寵 簡簡
魔法师们相信,深入蛮荒的魔法塔,是旅人的庇护所,更是守护文明的尖兵。每多一座魔法塔,就可以多庇护一个区域中的人们,也就可以往荒野中多开拓一寸土地。
在这样的前提下,任何人推倒一座魔法塔,都像是触动整个魔法师群体的神经。假如是那种建在城市之中,为贵族领主所服务的魔法塔也就算了;假如是那种孤悬在对抗魔兽的最前线,或是深入蛮荒中的魔法塔被推倒,那简直是犯了整个魔法师群体的忌讳。
就算不谈理想,一座魔法塔可是塔主的立身之基,是最后的堡垒,也是自己所预定的埋骨之地。假如是讲规矩、道义,那也就算了。但用血腥来威胁一个塔主,只是把他们心中那头野兽释放出来而已。能够成为塔主的,都曾经是个狠人。
也因此,在第二座塔的惨剧发生后,苏里唐帝国境内的魔法塔几乎全部反叛。魔法师们肆无忌惮地使用塔魔法,轰击帝国留在后方的族人,只要对方进入魔法塔的攻击范围中。一个庞大,且是当代最强的帝国与魔法师群体,瞬间就进入全面战争的状态。
游牧民族大军几乎不需要来自后方的补给,但并不代表他们就会断绝跟后方的联络。当黄金家族的可汗知道了后院失火的消息,高傲的他当然不可能选择妥协,而是高调且不留余地的反击。
手中用来侵略的大军分进出击,推倒一座又一座的魔法塔。要让世人明白,比起魔法师,他们才是这个世界真正的掌权者!
这样的举动,没让塔主们选择屈服,反而是原本没有与苏里唐帝国对抗想法的魔法塔,也走上了敌对的路子。甚至黄金汗庭都被魔法师协会杜尚别分区的区分会本部魔法塔给摧毁。
對風流王爺說不:玉臺碧
究竟是留守的士兵要将魔法塔解除武装,还是魔法师们用塔魔法残忍地杀害妇孺,所以汗庭才展开反击,起因已不得而知。总之北境大战中最为残酷的一场战事,就发生在原本相互依存的黄金汗庭与魔法师协会杜尚别分区区本部。
塔用的攻击魔法,全都是属于战略等级,也就是广范围攻击,根本没办法做到甄别士兵与妇孺。更不用说对游牧民族来说,上个了马,搭得起弓的都能算是士兵,没办法严格区分军与民,只能就年纪、性别做区分。
所以以妇孺为主,少数精锐部队留守的黄金汗庭,被区本部的魔法塔摧毁殆尽。也许在魔法师协会所发起的反击中,这不是苏里唐帝国伤亡最大的一场战争,但这绝对是这个北方帝国的命运转折点。
战争的最终结果,是苏里唐帝国与整个魔法师群体决裂。帝国境内两个魔法师协会分区,杜尚别区与阿什哈区破灭,而且境内所有魔法塔悉数被推平。
世俗政权所付出的代价,是一个足以横扫迷地的强大帝国几乎分崩离析,黄金家族的权威不在,各地头人几乎自立。甚至其余四个帝国中的鹰派份子,认为迷地上只余四个帝国,何来五个之说。
造成这一切的最大原因,就是对一个强大政权来说,花费庞大代价所打下的魔法塔,竟然没能给他们带来任何战争红利。
魔法师的珍藏?这能跟一个帝国的财富相比?就算珍贵程度有过之而无不及,但数量呢?
粮食?一座魔法塔,最多十几人的口粮,就算能吃上一年吧。放到大军中,塞牙缝都不够。
人口?也就是女人和小孩……就魔法塔中那几只小猫全部给俘虏了,能比得上死去的那么多战士吗?
结论:毫无理由进攻魔法塔对一个国家来说,妥妥是一桩赔本买卖。
苏里唐帝国高调的大侵攻,可是让全迷地的国家绷紧了神经,甚至台面下的军事攻守同盟都开始在酝酿。结果却是当代最强大的国度重重跌了一跤,而且看起来,还是爬不起来的那一种。
所有注意着这场战争的贵族、将军与国王们,首次将魔法师协会这个松散组织,提高到和他们平起平坐的地位,正视起来。因为不这么做不行呀,一个强大到众人不敢直视的帝国,生生给法爷们玩残了。
这时大家才注意到,迷地大陆上星罗棋布般建立的魔法塔,究竟是什么样的存在。对有心侵略、并吞他国的统治者来说,与魔法师协会的谈判,成为一道绕不过去的门坎。
最操蛋的是,即使协会下了决定,也会有相当部分的塔主自行其事,不听从命令。协会之于塔主们,可没有绝对的权威,比国王之于各地贵族领主还要不如。
也是从北境大战之后,迷地强大政权们的代表首次坐在一起,为的是和魔法师协会谈判出一个相处之道。包括明确魔法塔周边X旬(10公里)的领地所属,以及站在中立立场,不干涉各地贵族的统治。还有魔法塔内,塔主拥有生杀大权的条文,也是这个时期明确记载下来。
重生甜妻小萌寶
这些协议,看似贵族承认了很多魔法塔之主拥有的权力,但却在无形中,扼杀了魔法塔在势力方面的发展。法爷们当然不是看不懂贵族们的盘算,但还是接受了。毕竟对大多数魔法师而言,他们宁愿专注在研究魔法上,对于经营势力并不是那么热衷。这些协议,算得上是各取所需。
般.若
总之,迷地既然不曾有过‘我来,我见,我征服’这句话,未来也不可能会有。因为没有任何势力,可以无视在各地林立的魔法塔,任意侵略他人。而法爷们的好恶,也不是像平头百姓,用些不着调的大义名分就可以左右的。
而同样的情形,要是搁在那些曾在历史上留下赫赫威名的帝国或是势力,他们能够突破如此困境吗?
无数军学家、统兵的将军,还有戴着皇冠或王冠,有着高贵血统的那群人,都有一个相同的认知:不可能。即使是一千年前,曾经君临迷地的黑暗军团也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