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qrju非常不錯小說 我真是練氣期啊 ptt-第九百三十八章 放心,只是煉氣期的術法分享-c8lwf

我真是練氣期啊
小說推薦我真是練氣期啊
这一刻,初始阎君看着张风,仿佛看到了死亡。
拿我练手?
大佬,你什么境界你自己不知道吗。
对你来说,是练手。
对我来说,这特么就是灭顶之灾啊。
大佬随便一拳,都能秒杀了那个恐怖的人类。
那还只是平平无奇的一拳。。
而如今,大佬你这一身威势……你使出的术法,怕是能直接给我轰的渣都不剩,不入轮回啊!
其他鬼修和鬼仙也都愣了。
万万没想到,大佬是要拿着初始阎君当靶子……你看初始阎君不顺眼想弄死他就直接说出来就行了啊,整这么麻烦干嘛,我们又不敢拦你……
在场的无数鬼修和鬼仙们都是满心同情的看向初始阎君,心中十分纠结。
一方面,初始阎君好歹也是一方阎君,是冥界的十殿阎罗,就这么死了,他们心里也挺难受的。。
但另一方面,鬼修们又十分渴望前辈展示的术法……毕竟这可是一拳秒杀了那位人类强者的前辈啊!
纠结许久之后。
鬼修们对视一眼。
“初始阎君,是个好人啊。”
“我会记住他的。”
“是啊,不光愿意为我们求前辈展示术法,更是牺牲自己来让前辈把自己当成靶子……这都是为了我们啊!”
“明年的今天,我会给阎君烧纸的。”
“好了好了,别说了,大家快屏气凝神,准备感悟前辈施展的术法吧。”
鬼修们不纠结了。
他们琢磨着,阎君年年有,就算没有初始阎君,还有终焉阎君,还有湮灭阎君,还有……
但前辈就这么一个啊!
金簪記
错过了就是错过了。
这还不赶紧抓住机会,感悟一下前辈的术法中蕴含的鬼修大道?
大不了就让冥王换个阎君嘛,反正谁当阎君不都是冥王一句话赏赐的事儿?
鬼修们很期待。
“前辈,这不太好吧……”初始阎君头皮发麻。
张风乐呵呵道:“放心,就一个小小的术法而已,你死不掉的,就只是炼气期那种层次的术法。”
初始阎君呼出口气。
“多谢前辈!”
初始阎君恭敬的朝着这位前辈鬼修一拜,心中忍不住有些羞愧。
也对,这位前辈的心胸,自己又不是不知道,人家可是刚才还为了冥界出手,击杀了那个恐怖人类呢。
这是一个心怀冥界,胸有大义的前辈!
他怎么会为难自己,怎么会借助这个机会杀掉自己?
修羅鬼道 石侯
再说了,以前辈的境界,虽然随手扔出的术法可能十分可怕,但这种前辈对力量的把控也是细致入微,没听前辈说嘛,那只是炼气期层次的术法。
初始阎君呼出口气,心中甚至有一份心安。
炼气期的术法。
呵呵。
我初始阎君顶得住!
“前辈,方才是晚辈失礼了。”初始阎君拍了拍自己的胸脯,“前辈,晚辈修为虽然不高,但区区炼气期的术法还是顶得住的!”
“别说炼气期,就算是金丹期……不,就算是寻常仙术,晚辈都顶得住!”
“前辈,别客气,要不您用仙术来打我吧!”
初始阎君无所畏惧,甚至有些庆幸自己能成为前辈的靶子,毕竟在旁感悟和亲身经历的效果可是不一样的,说不定自己就能受益匪浅呢。
無限之獵人
寵婚撩人:老公,約嗎
然而。
看着无所畏惧的初始阎君,张风沉默片刻,语气复杂道:“你还是先试试炼气期的术法吧。”
毕竟自己虽然能装逼。
但只会使用炼气期的术法,万一自己说要用仙术,可是使出的术法却是炼气期,那不就在初始阎君这边露馅了吗?
说着,张风伸手掐诀。
“引力……”
名門淑媛
初始阎君哈哈一笑:“前辈,不会真的只是炼气期的引力术吧?恕我直言,晚辈好歹也是一代阎君,这种炼气期术法哪怕打我身上一万次,我都不会皱一下眉……”
话音未落。。
张风吐出了最后一个字。
“术。”
刹那间,初始阎君的眉头死死的皱在一起,整个人一脸懵逼的看着张风,两眼之中尽皆惶恐和骇然。
随即。
“我曹!”
“这特么是引力术?”
“这特么是炼气期术法?”
初始阎君丝毫不顾及形象,直接爆出了粗口。
这也不怪初始阎君。
只见,张风掐诀一指,身后那冥河老祖的数万丈法身缓缓弯腰。
遮天蔽日的身影仿佛压迫整个冥界。
随即,那只足有万丈大小、仿佛跨越命运时间长河的青色手掌,裹挟着幻化成无数恶鬼嘶吼的浓郁到极点的幽冥之气,狠狠抓向初始阎君。
还没有被抓到,初始阎君就已经感受到一股亘古的气息呼啸而来,镇压自己,那只上古而来的手掌就如同在宣告自己的死亡,要将自己活活捏死一般!
甚至初始阎君脑海中已经浮现出了无数自己凄惨死亡的画面,不只是幻觉还是直觉警告。
张风:是特效,是我开的特效。
这一刻,原本心有成竹的初始阎君,彻底吓破了胆子。
他毫不怀疑,这一招如果打在自己身上,怕是自己当场就要死在这里!
这特么是炼气期术法?
你跟我说,这是炼气期的术法?
創世遊戲法典 清水小蝌蚪
是现在的炼气期太猛,还是我老了?
重生農門:棄婦當家
这是炼气期该有的术法?
你家炼气期能打出这种术法?
张风:我能。
鳳凰鬥:第一嫡女 南宮思
其他冥界鬼修也都看傻了,他们也不相信,这就是炼气期术法……
但想想这位前辈似乎一直在装作练气修士,他们好像明白了什么。
大佬,你真的不是炼气期啊!
大佬对于炼气期的认知,明显出现了错误。
“前辈,饶命!”初始阎君忽然大喊一声。
张风微微一愣,停下了引力术。
特效自然也停了下来。
“怎么了?”张风眉头一皱。
初始阎君内心崩溃,你还问我怎么了?你问我怎么了?
我还没问问你怎么了呢,大佬你还在问我?到底怎么了你心里没点数吗?
“前辈,这,这炼气期术法……果然恐怖无比,我好像有点扛不住啊。”初始阎君自然不敢直接把心里话说出来,只能嘴角抽搐的旁敲侧击。
张风一脸疑惑:“啊?”
“可是这只是炼气期的术法啊。”
“你不是说这种术法打在你身上哪怕一万次,你都不会皱一下眉头吗?你可是堪比仙界仙帝的十殿阎罗之一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