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jjw爱不释手的小說 異靈組圖騰志 txt-異靈組攜手千古·元旦聯歡志推薦-s4h35

異靈組圖騰志
小說推薦異靈組圖騰志
2012 末世之后 双月同天 天机再限 且看今夜 时空错现
千古 异灵 双开在线
寒洢:今日正逢元旦之日,《千古独步》一行人与异灵组基友。。。咳。。。是《异灵组图腾志》一行人在弄玉筑一起在举办烧烤晚。。。啊,不是!是篝火晚会。
此时嬴政抓着盖聂的衣袂撒娇道:“寡人要吃烤鸡有木有啊!师哥。”
盖聂无语道:“淡定!淡定!没看到基友志的人也来了吗?”
话音未落,盖聂猛然察觉到了无形中杀气凝结成的强大压迫感。
当即下意识的将师弟2政掩到了身后,继而谨慎寻找杀气来源。
目光却正好对上了一旁聆听他们谈话的落寞。
旋即,暗中提醒似的,冲着冰坨坨脸的落寞,露出了一记(自认为)潇洒的微笑。
“元旦快乐哈~”
(大过节的不好太血腥暴戾哈~)
幽然垂下眼眸微一点头,落寞作势不再纠结,华丽转身。
那么好~就让我们进入今天的——《千古》《异灵》(寒洢:基友志)双开跨年联欢晚会!
我是主持人落寞~旁边的这位呢就是……
“唔……嗯嗯嗯……”(翻译:我是主持人浣若)
“我说你能不能别再加餐了?!话都说不清楚!”落寞十分无语的看着浣若说。
契約韓娛 何辜
此时嬴政从远处颠儿颠儿跑过来,期待的看着浣若道:“吃什么好吃的呢?”
浣若没好气的看着落寞,然后将萌甜(蒙恬)家特制的棒棒糖神马的通通抛弃了!
落寞看到浣若如此便不敢相信道:“哟~怎么啦?变性情啦?”
紅顏誅花 執手雲端
浣若怒视着落寞道:“不吃了!我找周公玩去!”
落寞此刻颇为无语,斜睨着嬴政抱过的棒棒糖,心下戏谑:也不知道是谁,曾经宣言要一口塞8个棒棒糖,还是双色球的那种~现在却要装正经~
落寞一时只顾吐槽,也无心理会自己手下的人与人发生了什么。
而此时的周公正在被朱雀神君纠缠着。
落寞隐约听到。
周公道:“我说小凤凰啊~你还为上次拒接的事生气吗?都说了,是浣若丫儿的不对……呃……不不不,是我的不对……你就不能大度一点……”
“哼!”冷声哼过,一袭流火仙衣的朱雀神君,脸色不善的拂袖转过身形,不予理会。
一旁,倒是青龙神君,微笑静观良久,见此刻气氛颇为尴尬,方才噙着一如往常的痞痞笑容走上前来。
拍了拍周公的肩膀,语重心长道:“哎呀~我说周公老先生啊~你难道不知道‘小凤凰’这名字是只有我才能叫的吗?再说了,我家小凤凰本来就心胸狭隘、小肚鸡肠,你……”
话至此处,却突然僵住。
原因是……青龙故意将我家两个字咬得极重,便见一旁朱雀面色气的潮红。早已韵起了凤凰火于掌心,眼神恶狠狠的盯向了青龙。
“你、再敢、胡说一句、试试……”
“呃……冷静……冷静……你已经把自己家《异灵》的片场给砸了,弄得咱们只能在人家《千古》家联谊,现在不能再把人家家也……”
青龙正待解释,却又忽觉一旁一股无形的执着念力,以势不可挡的态势袭来。
侧眼观瞧,却见嬴政正一步步向朱雀走来。怀中棒棒糖悉数掉落也浑然不顾,径自嘴边泛着晶莹的喃喃道:“师兄……寡人要吃烤鸡……”
盖聂赶忙拉住嬴政焦急道:“有杀气!脑残帝别过去!”
盖聂拦住了嬴政,却没有看到寒洢也跑了过去,浣若见状赶忙用一只棒棒糖钓走了寒洢。
而在一个角落里,黑曜看到了独自等待着盖聂的疏儿。黑曜喜极而泣道:“你就是我失散多年的弟啊~~终于在这找到你了。”
就在此时,成蟜头顶着鸾鸾,骑着马,并且高声唱道:“陛下刚弄死他~陛~陛~陛下刚弄死他~”的从门外进来。
端和看到成蟜,甚是欣喜的用骑马舞颠儿着就过去了,而此时成蟜也十分配合的带上墨镜,在篝火前与端和一起跳骑马舞,而鸾鸾。。。他被成蟜颠的都快吐了~
只见鸾鸾得一空闲之隙,赶忙跳到牧牧的怀中。
场上氛围一半阴郁一半晴。悉数应在落寞眼中。
落寞见此情形也不免脸色一沉,不愿自己的人在此失了风度。随即单手握拳抵在唇上,状若无意的轻轻咳了两声。
原本是想叫自己麾下那些脾气不好、性格阴鸷、行动肃杀、又极爱惹事的主消停一下。
却不料想,首当其冲的朱雀非但没有将手中的凤凰火球熄灭,反而使之燃的更为妖冶。
落寞还斜睨着台上,满脸的倨傲轻蔑之色。就连一旁的青龙、白虎、玄武,几位神君也是忍不住一副窃笑模样,只待是看好戏。
一时间落寞脸上,阴晴不定,面子之于她,可谓严峻。
偏生眉眼高低看不出分寸的浣若,此刻只顾为刚才吐槽一口赛八个棒棒糖的事报复。
当即唯恐天下不乱的,带着寒漪以小碎步移至落寞近前,悄声道:“呐~看你是怎么混啊~竟然连手下人都不听你的话了~呵呵呵~真不知道你怎会这么没有地位的~”
“你妹夫——!”事态所趋,落寞积攒愤怒数值瞬间爆满,大招随着粗口顷刻之间毫不留情的爆发出来~
隨身帶著獸人軍團 金屬沸騰
奥义·满城风雨。
霎时间,风旋飞曝,金沙漫天。火光之中隐约是落寞的身影。只见她一只手笔直伸出,直指浣若下意识想要护在身后的寒洢。
落寞声冷,“还不是你丫的教她一堆乱七八糟的!叫我什么落寞师娘!师娘?!听这称谓,可能威严得起来吗?!啊——!我一直隐忍,没找你丫的算账就不错了!谁知今日……这可是你逼我的!”
“你……你……你要做什么?”一滴冷汗顺着浣若额头流下,滴碎在地仿佛都能听见声响。整个场上,已然是万籁俱寂。
静默对峙半晌,浣若才从落寞那闪着恶魔般光泽的目光中反应过来。
“你……你……你要做什么?”一滴冷汗顺着浣若额头流下,滴碎在地仿佛都能听见声响。整个场上,已然是万籁俱寂。
静默对峙半晌,浣若才从落寞那闪着恶魔般光泽的目光中反应过来。“你……你别过来啊……我……我警告你……别……艾玛——救命啊——!”
惨叫声直穿天际的同一时间,场上众人纷纷将头低下,径自祈祷去了。
只剩下眨着一双天真水灵的大眼睛的寒洢,直直的盯着台上幕布之后依稀的影子,头上一朵可爱的小白云缓缓浮现。
一旁边,还是同为天真萝莉的编好心冲上前来,挥散了云朵,将寒漪拽至一旁,一脸严肃的悄声警告道:“记住——以后再见了我们BOSS。千万不能叫‘落寞师娘’,要叫落寞师尊!浣若才是师娘~”
“嗯~”在结果编递来的巧克力之后,寒洢郑重回应,目光却是只应在巧克力之上,没有看见编嘴角泛起的那一丝诡异的另有含义的微笑。
“呵呵呵~浣若只顾教她****(谁会和谐)了,竟没教过她****(社会依旧和谐)吗?嗫哈哈哈哈~接受了我的巧克力可是会……”编道。
“啊~不好!寡人的寒洢有危险!”突然间,原本还在不依不饶的缠着盖聂要烤鸡吃的嬴政无意瞥见了角落里的情形,当即大喊,要求盖聂上前救人。
不料想,盖聂闻言,只是原本韵着无奈笑容的脸上倏地附上了一层冰霜,淡漠的转过身去拉了盖聂道:“没什么的,小孩子不要瞎猜疑。”
“高儿!莺莺!快来~”嬴政大声嚷嚷着:“快来看面瘫啊!!!盖痴痴最新领悟的绝技!”
盖聂则微笑的看着嬴政道:“师兄我最近用升级了‘盖氏怀中抱政摔’的技能呢~要不要试试?”继而看着小莺子和高儿依旧浅笑道:“此技能能一次摔三个人呢~”
而此时,成蟜带着端和从盖聂身旁用骑马舞的舞步路过,边颠儿边唱道:“盖聂刚弄死他~~~”
嬴政欲偷溜,便默默加入了style队伍。小莺子和高儿也紧随其后,齐声道:“盖聂刚弄死他。”只见嬴政颠着颠着就跑偏了方向,直接朝着寒洢的方向跑去~接着的画面。。。惨不忍睹。只见魔君上前将嬴政***了,并且一边***一边大笑的说着:“咩哈哈哈~落寞的穿越女尊文男主角定下来了!终于不用本尊了~咩哈哈哈~”继而高声唱起:“在那菊花~~啊~~~盛开的~~~地~~~~~方~~~~昂~~~昂~~~”
此时此刻,幕布之后,浣若自顾不暇,已是无力施为。
寒洢则被这犀利的歌词吸引住了目光~只见嬴政被魔君用绳子束缚住了双手,使得嬴政无力挣脱。此时寒洢的头顶又渐渐起了迷雾~迷雾中的场景逐渐清晰。
迷雾中的场景:略。因为内容太过****所以略~
嬴政看到寒洢,立刻斥责道:“臭丫头又瞎联想什么呢!还不快把盖聂给寡人叫来!”
盖聂闻声,回眸看到了嬴政的惨状后,赶忙换上自己的鬼强20逆天装,状态全加满,然后快步冲了过去,边冲边喊道:“群魔乱舞·盖氏怀中抱魔君摔”
民國土商 松風寒
魔君只感觉晕了一下,继而后颈传来骨头碎裂的声音,此声一直绵延到后脊处。随之涌上来的则是一大口鲜血。魔君噗~呃~一声。扑街(开个玩笑)
帝玄 暮雨塵埃
魔君因此得了一年的假~
落寞不满的说:“又不是歇产假,何必要一年之久!”
“……”静默声中,一道夜火直袭而来,应势地卷起幕布,瞬息将之焚成了灰烬。露出幕布后,一片旖旎风光(别瞎想)。“好强的杀气……”侧身站立场中,盖聂未免心下浮现出一丝隐隐的不安,“难道……”
“奥义·夜火分身/焚尽天下”阴郁幽冷的语声自火光照不到的无边黑暗中传来。
让众人俱是神经一凛,不由得绷住了身形。就连还在跳骑马舞的一种龙套也不得不保持姿势,单脚跳着艰难维持平衡。
“哼哼哼哼~区区凡人,当真就以为能够触及本尊分毫吗?”
不顾盖聂的惊诧,魔君身影缓缓重现于远处百步之外
森冷的目光掠过在场每一个人,继而一声冷笑,闪身便到了盖聂近前。
花田月下
陣修 霜葉獨舞
“别忘了今天是联欢来着!不可造次!”簇然,落寞不知何时已然丢下了弱弱的浣若,从背后一把捉住了魔君的手腕,其上暗黑色火焰凝聚的剑刃,缓缓隐散
“你要拦我?”
“不,只是要跟你算清焚毁了幕布道具的帐”
“那你应该找朱雀去要,而不是我。”
“凭什么?!”半晌未曾发言的朱雀,闻听此言当先一步握紧了腰间荷包。
“你我本是一体,还用我多说吗?况且……”悠然玩味,魔君目光缓缓瞟向对方,继而突然一变,抓狂到:“你丫的好歹也在天界混了那么多年!别告诉我,还没我一个整日被人追杀的人钱来的多!”
“你妹的啊!你以为天界公务员好混啊!不能贪污不能受贿,还要注意个人形象……光是法器用具保养就花了不少钱了!再加上养了那么一大帮的人……你以为好过啊!”
朱雀愤愤顶嘴,之一时间,两人便又打在了一处。
“你以为我不知道啊!什么法器保养!不过是给离暝离洛那对兄弟花了吧?!”
扭打之中两人渐滚渐远。
風醉葉輕輕
徒留站在角落里的离暝离洛面面相觑,内牛满面~“话说我们龙套当得好好的,找谁惹谁了~怎么躺着也中枪啊~”
“唉~当龙套就不要多说了!认命吧~”一旁骑马舞队,感慨良多,成蟜带头只道:“像咱们这种宋兵甲、炮灰乙、酱油丙、摆设丁,能出镜就不错了~人生在世不如意,不如自挂东南枝啊~”
嬴政无谓道:“欢乐点!都欢乐点!你们丫儿的一个一个都吵吵什么!看寡人丫儿的多好。还有你们几个!”嬴政手指四位神君道:“你们丫儿的给寡人烤鸡去!”
然后寒洢道:“对对!搞基去!你们几个!”
……………………
寒洢的话一说出口,除了落寞兴奋的看着四位神君,其他人皆寂静无声。
良久,栖花园外走进来一个人,嬴政定睛一看,然后喊道:“师父!”
牧持走了进来,笑道:“听聂儿说这有晚会就来了,不过这晚会怎么这么的寂静啊!你们确定在开Party?”
盖聂道:“嗯嗯~篝火Party。”
牧持一听,瞬间变身,换做一身Party舞王的装扮~大声喊道:“Party~Party~你们都给我嗨起来~~~”
继而栖花园想起《江南style》的声音。
然后,由盖聂报幕道:“下面有请牧鸟。”
骑马舞步当即在他的带领下变成了航母舞步。
随着嬴政一个华丽的走你style动作,牧持带着墨镜,十分招摇的走了上来。
就连嬴政和寒洢都举着烤鸡翅开始鸡翅style了~
台下众人纷纷欢呼,栖花园的热度被推到了极致。
音乐声转换:苍茫的天涯是我的爱,绵绵的青山脚下花正开。什么样的节奏是最呀最摇摆?异灵组陪着千古呆~
如此‘清新’的音乐声中,吃食也都纷纷上来了。
由嬴政带队的吃货们一涌而上,吃货魂发作起来可谓是一发而不可收拾不可挡仁而不让~转瞬之间风卷残云。
嬴政径自抱怨“呜呜呜……嗯~”(翻译:吃的还不够多啊!高儿上杀手锏!”
高儿原本正奋力抱着一只烤鸡不放,闻听嬴政哼令,只得恋恋不舍的放手,转身离开。
不久之后,却见栖花园内灵光大显。
光耀天地,而令一种人物失色
“高儿祖传秘方!——壮哉,我大切糕!”
“糕——富——帅——?!”一众群英哑然嘶声
双月同天亦不过糕现人间?!
所谓天机原来就是这个……台上落寞与浣若相视了然。
药药!!切克闹!!富帅切糕来一套!一斤消去几多愁!喜欢吃的多买点!果脯干货多福贵!恭贺新年行运好! 药药药!切克闹!!接下来的必须要!!! 艾瑞巴蒂!黑为够!跟我一起来一套!动词大慈动词大慈!我说切糕你说要!“切糕!”“要!” “切糕!”“要!”
切克闹
元旦晚会挖坑了~
我说《异灵》你说好~
我说《千古》你说妙~
恭祝一年新禧到~
至此《异灵组图腾志》携手《千古独步》为大家挖坑贺禧~大功告成~(喂!哪里像是完了啊?喂!)
由于大家现在都忙着抢切糕高卧且加餐,所以无人主演。后续相关内容敬请期待明年的《异灵组·图腾志》(喂!你梦到底有没有听我说啊?喂!)
众人,异口同声:“呜……嗯嗯嗯……”(翻译:旁白君,你可以一边歇着去了!)(啊嘞?……喂!)
詩酒趁年華 我想吃肉
END~【落寞:吃相优雅,眼神犀利。(信不信随你,总之要表达的意思就是……不想被盯上,就乖乖给我留一块!切糕、盖章、鲜花、评论随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