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6im火熱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 txt-第一百章 寶兒的忠心推薦-68wye

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
小說推薦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
讨论来,讨论去,最后没一个人能说得过王鹤同,王鹤同一人舌枪战群儒,说得这些专家都哑口无言。
耀阳再一旁直竖起大拇指,夸奖道:“怎么咱们万众随便拉出来一个,都是人材啊!”
我得意地抬了抬眼皮说道:“低调,低调!”
很快,就最后定案了,就是主体上用王鹤同的方案,局部处理用陈院长的修改方案,专家们最后都一致的认可,在称赞这个天才少年的同时,也夸奖着陈院长的专业底蕴值得敬佩。
看似皆大欢喜,问题解决了,设计院也出了力,这事他们设计院以为就这样大功告成了,可以拍拍屁股走人了。
我把所有相关的技术人员留在了会议室,让他们继续研究细节问题,然后叫陈院长,贾院长和联系外界事务的设计院的人员,都到项目经理办公室去。
陈院长有些不解地问道:“还有什么事吗,陈总!”
重返青蔥歲月 灼融
我哦了一声说道:“这事就这么完了?”
贾院长接话道:“不然呢?”
我笑了笑道:“你不是还要收我们整改费吗?”
贾院长红着脸说道:“我们那个整改费是针对完善你们项目设计的,可这次整改的项目不一样,不收费!再说,我们也不会计较这些的!”
我冷哼了一声道:“你们不计较,就该轮到我们计较计较了!”
贾院长铁青个脸问道:“你们要计较什么?现在问题不是都解决了吗?你还想怎么样?”
我撇了撇嘴道:“怎么样?我想问问你,当初你们的设计图纸,是不是有问题?才会导致今天的这种情况出现,这是不是你们的责任?”
贾院长急忙否认道:“当然不是我们的责任了!不是和你解释过了吗?这是你们自己提供的图集,我们只是按照图集来设计的!”
我看了一眼陈院长,陈院长皱了皱眉。
我冷笑道:“是吗?那么说,你们设计图纸,都是按照甲方给的图集设计的,就没有任何审核,不用根据你们的专业的知识,来对我们推荐的图集,进行评审,那你们不是很轻松?咱们的合同上是怎么写的?你们设计方,必须对我们项目上的所有施工工艺及所用材料,进行专业的评审和设计!”
贾院长沉默了一下,再次抬起头来辩解道:“我们也只是起到一个辅助作用的,关键还得看你们自己啊!”
暗皇 倚天
陈院长哎了一声道:“谁的责任就是谁的!不用推卸了!这个责任在我们院,你说吧ꓹ 打算怎么处理?”
那个责任对接的负责人,急忙说道:“陈院长ꓹ 我看这事咱们还是从长计较吧?咱们回去商量一下,再给答复的好,这事您可能不太清楚ꓹ 我觉得还是……”
我是神豪我怕誰 新豐
陈院长挥了挥手道:“无论你们怎么解释,无论你们怎么做业务的ꓹ 事实就是事实,错了就是错了!”说完ꓹ 站了起来ꓹ 对着我说道:“陈总,这事我回去和院里的领导汇报一下,再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你看可以吗?”
冷血家族:單挑神秘爹地 誤墜人間
我点了点头说道:“我很敬重您的人品,就听您的,相信您会给我一个满意的答复的!”
陈院长走出了办公室,贾院长也要跟着走出来ꓹ 我叫住了他,低声地说道:“你是不是没想到事情会闹得那么大啊?”
贾院长脸色一变ꓹ 但很快就恢复地冷静道:“自然是ꓹ 我怎么知道防水等级设计错了呢?就算是错了ꓹ 本也不可能会造成这么大的损失的。这种小问题ꓹ 我又怎么会留意到!”
我意味深长地说道:“是不是没想到会这么快,就显现出破坏力了?”
贾院长愣了一下问道:“你什么意思?”
我嘿嘿地笑道:“没什么意思啊!就是想告诉你ꓹ 这事要是由于粗心大意导致的设计错误ꓹ 还好说ꓹ 要是……有人故意而为之,那就得好好说道说道了!你说呢?”
贾院长看着我玩味的笑脸ꓹ 有点怯懦地说道:“你到底是什么意思啊?怎么会有人故意这么做呢?我不信!”
我嗯了一声道:“我也不信啊!谁会这么傻,做这么蠢事,造成这么大的经济损失,这可不是赔钱就能解决的事啊!你还不知道吧?因为这个设计错误,差点导致我们的项目经理溺死啊!你说这算不算犯罪呢?”
贾院长看起来,并不知情的样子说道:“你说这些莫名其妙的话,给我听干嘛?”
我收起了笑脸道:“我就是想告诉你,本一个很小的无心之失,都可能会导致大厦将倾,如果是故意而为之,那后果可想而知了!我劝你回去啊,好好调查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儿?这事可大可小的!”
被我连唬带吓的贾院长走了,耀阳不解地问我道:“你干嘛和他说这些啊?你这不是打草惊蛇吗?”
我嗯了一声道:“我就是要打草惊蛇,我观察了一下,这个贾院长应该真的不知情,再说了,你想想,当时他就说了,他就是审核一下,想在咱们这儿赚点外快,要是他设计图纸时,故意这么做的,他还敢来和咱们要钱?早就躲起来了!”
耀阳摇着头道:“那也不一定啊,说不定,他以为这事没那么严重呢?至少不会现在有事啊!能敲不多敲咱们点啊?他这是有神人指路!”
我不同意道:“我觉得不像,多半是有人瞒着他干的!”
耀阳想了想说道:“那好办啊,就从第一个设计图纸的人查起就是了!”
我哎了一声道:“咱们查的过来吗?咱们还有咱们自己的正经事儿做呢!你目前,主要是盯住王鹤同,让他就住在项目上,什么时候,你地下室完工了,你再什么时候放他走!这家伙虽然情商不高,可这智商是我见过人中最高的!什么都懂,什么都会,都不知道他的脑袋是怎么长的?”
耀阳无耻地说道:“我不是你见过智商最高的人吗?”
我撇着嘴道:“你要那玩意儿干啥?你根本用不到!”
我嘴上虽然说,不用管,只是不想耀阳插手,可暗地里宝儿已经找到了线索,和我们设计图纸相关的人员,接触我们这个项目的设计人员,前前后后一共十几个人,要想找出有问题的人,就得从负责防水材料设计的那个人入手,然后再开始逐一排查,最终锁定了其中的三个人。
一个是设计防水层的设计员,一个是设计联系这单业务的主管,就是那个那天第一个推门进来,见到我们的那个人,还有一个就是贾院长。
我问宝儿是怎么发现的?宝儿像是一副专家的样子说道:“其实很简单啊,就是他们三个有接触过防水材料设计这块的人,排除了第一个设计图纸的人后,就剩他们三个了。第一个设计图纸的设计员,根本就没深入涉及到防水设计,这么深的问题,只是随便建议了市面上,常见的防水材料,他根本什么都不知道。那个设计防水材料的人,是他改的原本的防水材料设计,这个很少人知道,都以为打一开始就设计了这个防水材料,其实他是收了那个防水材料厂的上图费,才改的设计的!那个联系咱们这单业务的主管,也有问题,这单设计其实给咱们的设计费用很低廉,简直是低过市场价很多,当然他们可能是出于对咱们项目的品牌效应而接的,但以他们省院的名声,我就觉得没必要了!第三个是就是这个贾院长,他肯定是知情的,因为所有重大项目的过审,都必须经过他的,尤其是关键节点,都是经过严格把控的,他也是名声在外,我打听过,二十几年都不曾出现过重大失误,他做事一向小心谨慎,不然也以他专业能力,根本爬不上副院长的位置,他不过就是个工程学院的普通本科生。我再查了一下,他们的个人最近的消费状况,一个买了一辆50多万的沃尔沃;一个更夸张直接买了一套学区房,只有这个贾院长算是比较低调了,可还是被我查了出来,送他儿子去美国读书,带走了5万美金,以他们的收入,短期内根本就达不到这种消费水平!”
我竖起大拇指夸奖道:“这办事能力,分析能力,赶上福尔摩斯了!我还不知道,你还有这方面的本事呢!”
宝儿笑嘻嘻地说道:“师傅,以后这种事,你就该多让我参与!”
我板着脸说道:“这种糟心事,你还是少参与的好,你给我老老实实把位置坐稳了再说吧!”
宝儿欲言又止,只是有点委屈的样子望着我。
我哎了一声道:“有些事,我不是不信任你,只是真不想你趟这摊浑水!”
宝儿爽快地说道:“师傅,你知道我为什么答应你,要坐总经理这个位置吗?”
我哦了一声道:“不是你舅舅劝你的吗?”
宝儿嗯了一声道:“就是我舅舅说的,咱们都该为阿飞做点事情,多替他分担下身上的担子,他一个人替咱们这么多个人着想,可咱们呢,有谁为他分担过呢?我老了,现在帮不上他什么忙了,他对你怎么样,你自己心里清楚,有能力就该多帮帮他!”
我心里一阵暖意,微笑着说道:“你舅舅总算是说点人话!”然后马上一本正经起来说道:“你已经帮我分担了很多了,你也是我现在值得信任的人,但这些事太冒险了,我可不想你出什么意外,那你舅舅不得杀了我啊!”
宝儿撒娇地拉着我的手臂说道:“师傅,你还不知道我,什么没经历过啊!我还怕这些!”
我甩开她的手说道:“干什么?让人看见,又得风言风语了,董事长为私情提拔总经理,这事能说得清吗?要不是你本来就有能力,你上来还不得有多少人指着我脊梁骨,说我滥用私权!”
宝儿又过来拉着我的手臂,被我躲开了,宝儿笑着说道:“怕啥啊?和你不清不楚的人还少啊?你就说,坐到总经理这个位置的人,哪个没和你传出个绯闻啊?云曼妮,贺洁,袁志远……”
我长大了嘴说道:“什么?袁志远,没搞错吧,他可是个男的啊!”
宝儿笑嘻嘻地说道:“男的,怎么了?你看你身边那么多个美女,你谁也没碰过,引起别人的怀疑,这不也很正常吗?”
我不忿地说道:“先是传我和这个,那个有奸情,转过头,看我和她们没事,就传出口味不同了!怎么都是有问题,他奶奶的,我要是找只猪做这个总经理,是不是还得传出人兽恋啊?”
宝儿哈哈大笑道:“师傅,这个你想多了!其实,这才证明你有地位啊,人红才是非多啊!”
我瞪了她一眼道:“行了,行了!知道你是来表忠心的,我从来就没怀疑过你什么,以后我的事,不用你要求,我也会找你做的!你再去查查,和这三个设计院接触的人是谁?”
宝儿高兴地答应道:“好嘞!”
我掏出手机,翻开一张照片说道:“很可能是他,你确认一下!”
宝儿看了看手机上得人,惊讶地说道:“东方神奇?怎么会是他呢?”
我想了想说道:“也是他安排人堵得咱们项目的排水管!”
宝儿再次惊讶道:“他可是2007年度市十大杰出青年啊!都说他是未来金融界的索罗斯呢!”
我切了一声道:“我还是被誉为中国的下一个马先生呢!这些名头说出来吓人,没有任何的实际意义,你什么时候见到那些高人,愿意被世人关注的啊?老百姓看得见的,都不是什么高人!枪打出头鸟的道理,谁不懂啊!树大招风啊,闷声发大财才是硬道理!”
宝儿嗯了一声道:“我知道了师傅!我这就去查,很快就能给到你消息!”
縱橫第二世界(寬子)
我警告宝儿道:“陆雨晨因为查华西药业的事,差点就没了命!你查什么都不要把自己暴露出来,很多事都不用自己亲历亲为的!明白吗?”
宝儿频频点头道:“明白,明白,放心吧,师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