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qldp精华都市小說 異能高手在都市-第六十七章 爆發(大結局)鑒賞-0ty7d

異能高手在都市
小說推薦異能高手在都市
王枫的手机响了起来,王枫掏出来看了一下来电显示,对陈定国说:“是小洁的电话。”
西遊之雷行諸天
“别告诉她这里发生的事。”陈定国嘱咐道。
“知道。”王枫接通电话,耳机里没有传来预料之中的甜蜜嗓音,而是一个意外的男声。
“王总吗?”
王枫脸色不对了:“是我。你是谁?薛洁的手机怎么在你的手里?”
这话一出,陈定国,陈晓飞都紧张地凑了过来,上帝保佑,薛洁千万别出事。
“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不仅她的手机,连她的人也在我们手里。”
冷静,千万要冷静,王枫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一个手机能证明什么?你让我跟她说话。”
“嘿嘿,不到黄河心不死啊!”男人狞笑了几声。王枫听见电话那边的男声小了些,可能离手机远了,还听见一句‘来,跟你心爱的人说句话。’
“王枫,快来救我!我在…”话筒里传来捂着嘴的哼哼声。一个男声又传了过来:“王枫,听见了吗?我没有骗你吧。”
“你想要多少钱?”
“我不要钱,我要华星科技的技术。不要报警,给你三个小时准备,把所有的技术资料准备好,等我的电话。”
“喂喂!”那边电话已经挂了。
陈定国扑过来一把抓住王枫的双肩:“是不是小洁出事了?是不是?”
“小洁落在歹徒手里了。陈叔叔,你放心,我回救她回来的。”王枫打开车门跳了下去,喊住了在车附近溜踏的贾司机,“贾师傅,你尽快查一下这个号码,把最近一个通话地址告诉我。尽快,薛洁被绑架了。”
贾司机虽然露出了惊愕的表情,但看了看王枫严峻的脸,没有问一句话,马上打电话查询去了。五分钟后,贾司机告诉王枫,地址是在BJ市大兴县,不过现在手机已经关机,歹徒可能会转移地方。
话音刚落,王枫已经不见了,这时,在场的所有人看见了一幕终身难忘的景象。一辆宝马车像直升飞机一样飞快地上升,上升,一会儿变成了一辆模型车大小了,然后车头向北,嗖地消失在黑夜中。
所有的人都仰头望天,下巴掉了下来,嘴里能塞进鹅蛋。郝局长还傻乎乎地问贾司机:“是UFO吗?”
贾司机马上拨打了一个电话:“请转005,特急,我是GA013857,密码y7x8o0p7j6,本机是一级加密电话。(等待)005首长,我在CS,枭龙已驾驶他的宝马赶往BJ,其女友被绑架,请开放空中通道,请求无误,重复一句,请开放空中通道。宝马的飞行高限一万米,速限三马赫。我随后马上过来。我挂了。”
贾司机随即拨打了另一个电话:“我在湘岳山庄02号别墅区,请即刻调一辆直升飞机过来,马上。另外,准备一架飞机,我要去BJ。”
腹黑總裁私寵甜妻 無敵飯團
郝局长目瞪口呆地看着贾司机,这还是那个普普通通的司机吗,即便是国安局的人,也没有这么牛逼吧。
網遊之神臨夢幻 星寒逸軒
贾司机对郝局长说:“郝局长,CS今夜不会平静了,你们马上会同国安局,带一批人马奔赴CL县,去保护王枫的家人。留下一批人保护陈董事长他们。其余的人在CS展开紧急行动,一定要把R国人的余孽都给我抓起来!”
骨墨神道
贾司机转身对陈定国说:“陈董事长,你们尽快准备假的技术资料,该技术资料一定要让他们在二十四小时内找不出破绽。三小时内一定要准备妥当。来得及吗?”
陈定国说:“我马上布置,晓飞,通知公司的所有技术人员,半个小时内马上到公司集合。不准请假,不准迟到。谁若没到,不管是谁,一律辞退!”
王枫开(驾驶)着宝马翱翔在空中,宝马的两侧自动伸出了两翼,车的尾部也伸出了尾翼。王枫这还是第一次在空中驾驶着宝马。不过,此刻的王枫根本没有心情欣赏外面的夜景,他只是驾驶着宝马一路往北,往北!
这些该死的R国人!王枫咒骂道,他暗暗发誓,要是薛洁受了一点点伤害,他都要远赴那个岛国,踏平东京,杀他个七进七出!
然而,王枫驾驶着宝马‘战机’在高空的飞行表演,使得各个国家都发生了一场惊慌。
在高速的行驶过程中,物体的表面与空气进行摩擦,会发热,这些热会形成热辐射,能够被所有红外传感器所观测,例如,快速行驶的汽车,主要发热的部分包括发动机部分、轴承转动部分和喷管,车身本身的发热,由于速度不会太快,相比之下就不明显了。
而对于快速飞行的物体例如**,热辐射来源于弹体和尾焰,尾焰是燃料混合着空气向后喷射造成的,是为了形成**飞行的动力,尾焰的温度非常高,中心处会高达上千度。另外一部分热源来源于弹体,由于**的速度很快,它与空气摩擦产生的热能非常强,在**飞行的各个阶段,会有一段,特别是在再入段,弹体的红外辐射强度大于尾焰的红外辐射强度。从目视的角度来说,弹体会比尾焰更亮。
王枫的宝马‘战机’完全颠覆了这种概念。首先,这辆‘战机’完全没有产生尾焰温度,也就是说,在红外传感器上根本探测不到尾焰,因为,空气从喷管高速喷射出来时,不是依靠燃料燃烧时产生的巨大压力,喷管中出来的只是普通的空气,也许是比周围稍热一点的空气。但是,从红外传感器和高光谱传感器都看不出来。以前说过的,这辆车不用燃料,只用电池。
法師伊凡
任何高速的物体与空气摩擦,总会产生热能,并且被红外传感器所感知,王枫的‘战机’也不能例外,但是,在阿拉克星球的高超技术设计下,这层热源完全被机身表面的涂层所吸收,汇总,并且形成供‘战机’使用的能源。也就是说,在高速匀速运动的情况下,‘战机’实际消耗的能量是非常小的。
‘战机’表面的涂层不仅吸收太阳能、各种热能,并且能吸收所有的电磁波,可以说,雷达在它面前只不过是一个瞎子。
但是,这种‘战机’唯一的缺点是不能避免可见光的探测,也就是我们通常意义下理解的隐身,我们可以用肉眼观察到它。
发生惊慌的原因不是因为观测到,而是因为没有观测到。
王枫把‘战机’的速度开到极至,达到了三马赫。在飞行过程中,自动导航设施能够使得‘战机’避免了在空中与民航飞机的碰撞,但是,给一些人带来的惊吓却是不轻。
空军某部队一个航空中队的飞行员们驾驶着SU27转场,SU27是我国从E国进口的飞机,也是我国目前的主战飞机,最高时速达到2.35马赫,飞行高度达到18000米。战斗机和民航机都有自己的空域高度,这支航空中队在8000高度上以1.5马赫的速度飞行,一个飞行员抬头看了看,居然看见一辆奇形怪状的飞行物在自己的头顶,这个飞行物好像膘上了他,保持着与他一样的速度,居然还打着大灯。你以为是在高速公路上啊!这是8000米的高空,土老冒,飞行员突然冒出这个念头。
怎么会?不对,不对,肯定是我的眼睛看花了,这的确不是在高速公路上,不会有任何飞行物打着大灯,在这里可能会看见SU30,看见HY2000,甚至看见F117,F22,即便就是看见一枚地对空**,也不可能看见一辆宝马5系的高级小轿车。
王枫从来没有见过SU27飞机,今晚居然看见了一个SU27编队,并且能够进行如此近距离的观察,他即使心急如焚,也稍稍放慢了速度,在SU27上面停滞了几秒钟,打开大灯看了几眼,然后加速消失在夜空中。
今晚肯定是见鬼了,当飞行员看见宝马5系小轿车居然以快出SU27将近1马赫的速度消失在前方的夜空里,他觉得自己肯定是眼花了,这个飞行员降落后,在后面的僚机那里看到了当时拍的视频信号,的确是有一架类似轿车样的UFO在他的飞机上面停留了三秒钟,UFO是僚机驾驶员的说法。王枫在制造这辆变态轿车的时候,出于安全的目的,给宝马车的表面还加上了一层特殊的荧光,这种荧光在近距离时能够清晰地观察到,以避免其它车辆撞上它。也正是这层荧光,方便了飞行员的观察。
由于当作笑谈,飞行员并没有把这个事情当作大事,这盘录像带作为UFO(不明飞行物)的资料被僚机飞行员的妻子看见了,飞行员妻子是一个UFO迷,欣喜若狂地认为自己成为了一个伟大的UFO发现者,并且把照片寄给了国外的一家UFO杂志。于是,这张照片落到了有心人的手里。
几个大国成立了一个专门的小组研究这个UFO,并且得出了不同的结论。有的认为这是经过电脑制作的东西,只是电脑制作的水平非常高,根本看不出编辑的痕迹。有的认为这是中国新发明的一种飞行器。也有人认为这是外星人的飞行器。
一个大国的间谍机构甚至辗转找到了这个飞行员,以极高的报酬诱使飞行员退伍,并帮助他们全家出国,目的就是要获得这些目击者的亲口描述。
宦妃權傾天下 素綰
如果真的是某一个国家的飞行器,那就太可怕了。
王枫不知道自己几秒钟的好奇心会造成如此多的后果,他只知道赶紧向北飞行,飞行。半个多小时后,他降落在大兴的一个村庄。
他打开手机,里面已经来了许多条短信,在高空没有手机信号。许多短信都是贾司机、陈晓飞和诸葛新明的,陈晓飞告知他们已经在准备假的技术材料,诸葛新明告诉他已经另外安排了人马去CL县保护他的家人。贾司机告诉他,到BJ后,会有人跟他联系。正看着短信,电话就来了,是国安局的一位姓韩的官员,韩告诉他尽快到一个地方集中,国安局已经全面介入了这个案子,言下之意是,王枫是一个平民,这事他不用管了,也管不了,国安局一定会把事情办妥。
误会往往就是这样造成的,由于王枫的档案是一级保密的内容,这位姓韩的官员也没有权力知悉。所以,他并不知道王枫有些什么特殊的本事。
王枫的回答是:“找到他们的位置,只要误差不超过十公里,解救人质的事情我自己来完成。”然后就挂了电话。
王枫了解他们那一套工作程序,又是请示,又是上报,层层领导批复,即使特事特办,公家出面办事,忌讳还是太多,王枫的目的极为简单,只要救出薛洁,那些人死也好,活也好,与他都没有关系。
王枫试着拨了一下薛洁的手机,关机。开始打电话时的位置是在大兴,当时薛洁应该在电话旁边,现在已经过去了半个多小时,按照最快的速度,半个小时能够移动100多公里了,当时电话里的环境听不出来。如果是在车上,现在人肯定不在大兴了。
关键就看这半个多小时里,国安局的工作效率了。
王枫决定以拉网的方式进行搜索,他从方寸电脑上打开BJ市的电子地图,将其分成5公里×5公里的正方块,这个电脑已经与车载电脑无线连接。凡是汽车经过的地方,方寸电脑上就会进行标示。王枫把行车方案输入车载电脑,并且把汽车转入自动驾驶,这样,汽车自动进行一个方格一个方格的遍历,有路就开过去,没路就飞过去,为了隐蔽,王枫关闭了车上的所有灯光装置,王枫将把全部精神力都集中在扫描上。
现在是晚上时间九点半,犁地行动正式开始。
王枫的这个办法是最笨的办法,也是目前情况下最有效的办法。如果换做其他人,即使出动所有的警察,也做不到他这么彻底,并且动静太大,会打草惊蛇。
他现在采用的是在脑海里成像的方法进行扫描,就像自己用眼睛看见的效果一样,这种方式非常消耗精神力,并且作用范围不会太大,这也就是他采用一个方格一个方格遍历的方式进行扫描的原因。
其实还有一个更为简便的方法,王枫由于关心则乱,没有想到。其实,他没有必要去观察每一平方厘米,只要去搜索薛洁的精神感应特征就可以了。王枫和薛洁由于是恋人关系,他们之间的精神感应非常敏感,王枫根本不用管任何陌生人的精神波动,他只要关注薛洁。
普通人的精神力太弱,连近在咫尺的亲人都无法感应到,只有在情绪极端波动的情况下,有可能感受到。王枫的精神力非常强大,他能感受到400平方公里以内的精神特征。这样以来,工作效率就会大为提高。可惜,王枫执着地只相信在脑海里看到的东西。
自从传承之后,王枫对于科技方面的内容涉猎较多,对于异能和精神方面的内容练习太少,许多能力还没有开发出来,实际上是处于沉寂状态。如果王枫能把自己的精神能力再做更多的挖掘,他的感应范围几乎能覆盖整个BJ城。
大叔喊我回家吃飯 紅幽靈
两个小时过去后,整个BJ城几乎都扫描遍了,王枫还是一无所得。
王枫下了车,站在香山半山腰,远处,城市的灯光点点滴滴,枫耀斑斓,哪一盏灯下有我心爱的姑娘?国安局方面也没有带来好消息,仍然是‘正在搜寻中,请不要着急’这样的官方说法,想起薛洁落入这帮禽兽不如的东西手里,如何才能保得周全,时间越长,就越危险。眼看着就快到三个小时了,薛洁的影子也没有看到。悲愤、焦急甚至恐惧等负面情绪接踵而来,王枫忍不住仰天长啸,声如龙吟,啸声扶摇直上,盘旋九天,引发雷声阵阵,闪电重重,密集的积雨云受王枫气机的吸引,纷纷聚拢,一时间乌云密布,电闪雷鸣,狂风呼啸,一副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气象。
王枫心中憋屈,索性放开胸怀,脚下自动风起云涌,簇拥着王枫往高空冉冉升去。上升到约一千米高度后,王枫已经脱离了积雨云的高度,景色已迥然不同,四周月明星稀,脚下乌云翻滚,面对着浩瀚的宇宙,王枫胸中块垒为之激荡,脑海中闪电般掠过异星传承时的种种情形,他全力展开神识,神识过处,纤毫毕现,顿时觉得万物皆在胸中。
薛洁对着电话刚刚来得及说出一句话,没等她说出地址,已经被高度警惕的横路直八一巴掌打晕过去,醒来时已是两个小时之后了,她看了看周围的环境,又不一样了,这些坏蛋好狡猾,又换了地方。薛洁记得这已经是换的第三个地方了。
薛洁发现房子没有窗户,只有几个手掌大的通气孔和一道厚重的门户。通气孔位置太高,薛洁无法看到通气孔里到底是什么。
薛洁的数次转移,正是由于警察的大规模搜查引起的。
薛洁倚靠在墙脚,想着与王枫相识的点点滴滴,日日夜夜,她嘴角不经意地噙住了一丝笑容。王枫一定会来救她的,他什么都能办得到。他只要能找到这个地方,就一定能救她出去。找到?他能找到吗?
薛洁突然想起了他们之间曾经说过的几句玩笑话。当时,薛洁问王枫:“如果我被坏人抓住了,你能来救我吗?”
“肯定来。”
“你能救我出来吗?”
“肯定能。”
“你会找到我吗?”
“肯定会。”
“可是,你怎么找到我呢?万一坏人把我藏到飞机上,藏到潜艇里,藏到洞穴中,甚至藏到宇宙飞船上,藏到月球上,你能找到我吗?”
魔寵無雙 問君天下
“只要你使劲想我,用你全部的心神想我,我就能找到你。就算把你藏到火星上,我也能找到你。”
“贫嘴!”
对,我使劲想,使劲想,不是说恋人之间心有灵犀一点通吗?我使劲想他,王枫一定能感受到我在想他的,这样他就能找到我了。
薛洁闭上眼睛,使劲想着他的面容,他的话,他走路的姿势,他吃饭时的习惯动作。
王枫浩瀚的神识向着四周无穷无尽的虚空延伸开去,突然,他的神识感应到了一种熟悉的精神波动,温馨甚至带有娇嗔的精神波动,是薛洁!终于找到她了!他马上把四散的神识聚集起来,朝着那个点探去。
的确是薛洁,不过太微弱,好像在她周围有一层能量屏障,阻隔了她的精神力的传送。王枫把把全部精神力聚集到那个能量屏障上,犹如一个枫利的钻头,这一层能量屏障不是太强,几乎是瞬间就被突破了,王枫马上‘看’到了他想看到的一切!
小洁在一个房间里,周围没有人,看她气色还可以,她闭着眼睛在干什么?不是睡觉,因为她双手紧紧地合在一起,顶在下颚下面,眉头紧皱,却嘴角含笑。
她在想我!她知道怎样让我找到她!她记住了我跟她说的那几句话!好聪明的姑娘。
王枫也有点惊叹薛洁的精神力,居然能够突破人为设置的屏障,虽然很微弱,很微弱,但是对于王枫来说,已经足够了。
石田秀男和横路直八几个躲在一个废弃的防空洞里,这个洞穴四通八达,是逃命的好地方。他们几个正在靠近洞口的一间屋子里吃饭喝酒,横路直八大口灌下一杯白酒,骂骂咧咧地,抓起一把花生米扔进嘴里。
“石田君,已经快到时间了吧,不过,如果再来这么一次搜查,我们备用的地方就不多了。必须给他们发一个警告。要不,我们把小妞的手剁一只下来?警告他们不要再逼迫过甚。”
石田秀男是这次行动的第一指挥,横路直八得听他的命令。听了横路直八的昏话,石田秀男怒道:“混蛋,你不想要命了?完好无损的这个女人才是我们与王枫讨价还价的本钱,只要她有一点损伤,我想我们都见不到富士山的美景了。”
横路直八也非常生气,一再的躲避已经把他的火气勾起来了。“石田君,你不要再三抬高敌人,贬低自己,打击我们的士气。我们这次带来了帝国前十名的忍者中的三名,难道还对付不了一个普通的商人?正是你的一再退让,使我们耽误了许多机会,如果你还一味退让,我就要与总部联系,建议取消你的指挥资格。”
石田把酒杯一摔,啪地一个耳光把横路摔到墙脚。
“混蛋!再放肆我就杀了你!”石田冷酷地说。
横路直八看着石田恶狼一般的目光,知道他不是在吓唬自己。
石田秀男知道这次行动只能成功,不能失败,如果失败,只有死路一条,要不就是被敌人杀死,要不就是回国后被上面处死。石田秀男来之前就已经有了决定,如果失败,他宁愿在这里战死,也不愿回去被人处死,那将是对家族、对本人极大的侮辱。
虽然已经把自己置之死地,但求生的本能还是促使他尽可能完成任务。一切影响任务完成的事和人,他都会以最冷酷、最快速的方式处理。
薛洁的美丽让他一见之下就迷恋不已,虽然迷恋,但是,她身后的人的强大使得他不敢轻举妄动。女色是美好的,可是没有命消受的东西,再美好都没有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