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62t4優秀小說 龍鼎天之一代天驕 起點-第178章天若有情天亦老,月如無恨月常圓相伴-9dihs

龍鼎天之一代天驕
小說推薦龍鼎天之一代天驕
“水,快点把水拿过来,快……水……”
“都手脚麻利点……”
“刀……拿刀来……”
我浑浑噩噩的只听见这断断续续的叫喊声,我不知道自己身处哪里,也许我已经来到了地狱之门,这些声音却都是亡魂的伪装,我手脚无力,一点都动弹不得。
我心里开始伤悲起来,仙子、情怡、乞丐,都是我对不住你们,让你们如此年纪轻轻就命丧他乡,都是我,都是我害了你,我的心里不断的自责起来,什么国仇家恨,什么遗命族规,统统都给我滚开,我要你们回来,我要你们回来……
生死覺醒
突然,一张模糊的脸走到了我的身旁,拉住了我的手,只觉得那只手寒冷刺骨。
我奋力的想睁开眼睛,可眼前一个白莎女子坐在我的面前,若隐若现,如此近,却又那么远,我怎么样也看不清白莎后面的那张脸。
蝕心者 辛夷塢
白衣女子握着我的手足足片刻之后,就无声无息的走了,这不正是我第一次离开慕家村时,梦到那个白衣仙女吗?她怎么这个时候出现了,我是不是已经死了吗?我是不是已经被深埋进雪山之中?
难道她是……
我惊恐的一下子坐了起来。
誰動了我的男人
瞬间无数只手将我直直的按倒下去,这些小鬼可真是可恨,我此时却是没有一点自由了吗?这难道就是地狱生活吗?
我的心、我的思维再次模糊起来。
不知道我昏睡了多久。
只觉得不知何时下起了瓢泼大雨,我一个人游走在一条看不见尽头的小路上,路上没有一个人影,道路弯弯曲曲的向着前方盘旋而去,而我就这样漫无目的的在这条道路上不断的走着,没有目的,不知去往何处。
雨越下越大,而奇怪的是我身上却干干净净,竟然没有沾到一丝雨水,我四下摸了摸,确实是干的……
这可真是奇怪了,难道我羽化升仙了不成?这雨根本就不能淋湿我?
突然,我猛地一抬头,面前竟然出现了一座石桥,石桥之上有一个小摊棚,摊棚下坐着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妪,摊棚的旗子上写着“孟婆汤”三个歪歪扭扭的大字。
而此刻,这个老婆婆却冲着微微的笑着。
我喜出望外,一下子走了过去急忙问道:“老婆婆,这是何地?”
“奈何桥!”
老婆婆依旧微笑的对我说道。
“什么……”
我惊讶的叫道。
“难道我真的死了吗?”
“难道我已经不在人世了吗?”
“难道我……”
无数个问题一下子快将我的脑袋挤破。
“年轻人,喝了这碗汤,你就会脱离苦海,远离人世间的烦恼,去向一个无忧无虑的世界,这个世界已经不属于你了!”老婆婆笑呵呵的说道。
至尊狂妃 作者:愛尚萍
我向着老婆的所指的方向看去,不知何时,在我面前已经出现了一碗汤,这汤碗古朴至极,汤水浑浊不堪,看着都难以下咽。
“喝了它就会忘了以前所有的事情吗?”我傻傻的问道。
“是的,快喝……喝了一切就好了,你就不会再有痛苦了!”
老婆婆依旧的微笑着。
此刻,我木讷的端起这个汤碗,心里一时间五味杂陈。
我将汤碗端到我的嘴边,就像是谁在背后催促着我一般。
老婆婆此刻脸上的微笑慢慢的变成了诡异的笑容。
“啪……”
我猛然清醒起来,一下子将汤碗摔倒了地上。
穿越為婦之道
“我不喝!”
我大声的怒道。
老婆婆见状,瞬间脸色大变,而后化作一只黝黑的狸猫,还有那双蓝幽幽的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我。
大良凰後 天蠍女
我心里惕然心惊,扭头就要逃走,哪知脚下却被什么东西拽住,动弹不得。
那只狸猫一步一步的向我走来,眼神越发恐惧,像是死神一般笼罩着我。
“我不喝,我不喝,我不想离开情怡,我不想离开父亲,我不想离开那些曾经帮助过我的人……”我疯狂的冲着狸猫大喊着。
而那只狸猫的瞳孔却无限的放大,瞬间已经将我吞噬。
我拼命的挣扎着、挣扎着、挣扎着……
突然一股撕心裂肺的剧痛从肌肤传来,我的眼睛慢慢的闪进了些许光芒。
片刻之后,我终于睁开双眼,只见一只药碗摔在地上,药汤溅了一地,一只巨大的狸猫静静的卧在书柜之上,目不转睛的盯着我,我四下打量了一番,屋中却是站满了人。
父亲、吴叔、情怡都在!
而我躺在一个人的怀里,我迈力的扭头看向他。
一双慈祥的眼睛正对着我微微发笑,手中的那根银针,还不停的滴着献血。
“好小子,你总算醒来了,要不然老夫我一声的名声可要砸在你的手上了!”
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和我朝夕相处的老翁。
“老……翁……你……”
我艰难的一个一个字吐了出来。
花薰香 依淳
“别说话,别说话,你现在你最重要的是要保存体力!”
话音刚落,老翁就用手堵上了我的嘴,不让我再继续说下去。
紅顏如流水:我與富二代千金悲情絕戀 金湯米
“情怡,你过来照顾这小子吧!他现在估计最需要你了!”老翁笑呵呵的对着情怡妹妹说道。
情怡妹妹早已按耐不住,冲过来从老翁手中接过了我。
“都走吧,既然醒来了那就没事了,咱们应该把时间留给年轻人!”老翁催促着就把刚要和我说话的父亲和吴叔带出了房间。
这些人刚一离开,情怡妹妹两股眼泪就禁不住的淌了下来,滴在我的脸上,灼热、兴奋、激动的情感全在那一滴眼泪中体味出来。
我奋力的靠近了情怡的手,然后紧紧的将她的手握在手中,正是因为这只手,我才支撑着活到了现在,我一辈子都不会放开这只手。
看着情怡的笑容,我再次昏睡了过去。
恍惚间,十多天就这么匆匆的过去了,在老翁的调理和情怡妹妹的悉心照料下,我的伤势慢慢的好了起来,这几天手脚也都能动了。
我躺在床上,看着窗外那一缕阳光射进屋中,突然萌生了一种想要走出去看看阳光的念头。
于是,我试了一下,勉强可以独自下地,我慢慢的起身,奋力的穿好鞋子,然后靠着墙壁,一点一点的移到了门口。
当我打开门的瞬间,一大片荷花池映入了我的眼帘,绿油油的海洋之中,点缀着些许绯红待放的花苞,看的我心情澎湃。阳光暖暖的洒在身上,我再次感受到了活着的重要性,很多人,为了活着却付出了更为惨重的代价。
池塘的边上有一个亭子,我一点一点的挪了过去,靠在了亭子边上的栏杆上。
看着满满一池铮铮向荣的生命,我的心再次沉落了下来。
我是怎么离开那祁连雪山的?
这个问题自从我醒来之后一直在我心中萦绕,可我却极力的不愿去回忆。因为记忆中,仙子离开了,乞丐离开了,也许我的潜意识里根本就不希望这两个最亲的人离开我,所以我极力的逃避着事实。
可是,眼前的阳光、湖水、荷叶,每一次在风的悸动下都牵动着我的心,是时候我去该面对着一切了。
“天成哥……”
不知何时,情怡妹妹却已经站到了我的身后,这时突然向我叫道。
我转过头去,情怡妹妹面带微笑,欣慰的看着病怏怏的我。
“情怡,是时候给我说说事情的真相了!”我看着情怡认真的说道。
“我知道你迟早有一天会这么问的,我一直没说,是希望你不要因此再恶化你的病情,现在看来你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情怡也是认真的说道。
我重重的点点头。
“仙子姑娘确实已经走了,当时鬼道子那一剑直中要害,没过多久便离开了我们,而鬼道子也是你看着被那烈火兽咬成两半!”情怡说道。
我点点头,事实证明,仙子终究还是离我而去,残留在我脑海中的那一丝丝侥幸却没能战胜事实!
若不是仙子,死的那个人就应该是我,是我亏欠这个姑娘太多太多。自从我和仙子认识到她离开我们,她都是这个坚强的姑娘,一次次的在我背后为我赴汤蹈火,而我却还总是伤了她的心,可惜现在竟连一丁点报答的机会都没有了……
希望她在天上的那个地方,把我彻底忘却,继续过着他们那无拘无束的生活,我想着想着,对着天空长长的叹息了一声。
跨界攻略 開玩笑
天意弄人!
祭奠之遊戲
“我们是怎么离开那雪山的?”停了片刻之后,我再次问道。
“也许……也许这说起来是有点神奇,但是这却是真真实实的!”情怡好像怕我接受不了那个事实。
当时,你我都身受重伤,想要站起来都非常困难。我看着你,你看着我,都已经彻底绝望了!如此过了一天一夜,我们都虚弱的倒在地上,饥渴难耐,可就是那天夜里,一件奇怪的事情发生了。
午夜时分,我残存的模糊记忆中,你手中抱着的那个九五圣鼎,突然微微发亮,霎时间,从神鼎之中窜出一条青龙,青龙在我们上空盘旋了好一阵子,这才发现了我们。只见青龙对着我们呼了一口气,然后用双爪抓起我们,径直飞出了墓穴。
当我醒来的时候,我们已经身处在敦煌附近的一个村庄中,是当地的村民救起了我们。
可是眼看着我们命在旦夕,他们却都束手无策。恰巧此时,一个走方的郎中来到村中,当我醒来的时候,发现这个郎中竟然就是我们慕家村后山的老翁。
正因为有了老翁,你我的性命才得以保住,然后我们就来到了这里。
当情怡说出这些的时候,我惊得目瞪口呆!我们竟然是被传说中的青龙救出来的,这未免太有些匪夷所思了吧?我怎么都不愿相信是这个事实,可是看着情怡妹妹一脸认真的表情,我的心里又一次陷入了疑惑之中。
不管了,只要我们还活着,不管过程怎么样,结果始终都是好的,相比那些死去的人来说,我们已经算非常的幸运,就不要在乎一些事情了。
“我们在何处?”
“红楼,伯父在敦煌买的一处院落!”情怡答道。
我点点头,突然一个巨大的疑问,涌到了我的脑海里。
“那乞……丐……呢?”我战战兢兢问道。
当我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情怡的脸色明显变了一下,我的心一下子跌倒谷底。
如果按鬼道子所言,乞丐是被困在守龙村中的之内,然后鬼道子化装成乞丐的模样一直跟随我们来到陵墓之中。最后关键时刻,鬼道子杀死仙子露出真容,那么乞丐很有可能就在守龙村中。
蛇穴!对!是被关在守龙村的蛇穴之中,我的心猛然恐惧起来。
“他……他……”
情怡妹妹结结巴巴却说不出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