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fw5i非常不錯玄幻小說 九轉槍蓮-不覺耳邊啪啪聲鑒賞-vcyvv

九轉槍蓮
小說推薦九轉槍蓮
看着远去的白袍军,薛廉心生一计,既然不日白家大小姐就要嫁给白袍军统帅张驰宇,到时白家上下必然贵客如流,上下的戒备必然会有所减弱,只是贾正净所说的到底是什么,这让薛廉很头疼。
白家家大业大,奇珍异宝自然无数,想要在那些宝贝中找到那可以医治娘的草药,无异于大海捞针,至少总不可能把所有的东西都卷走吧。
必要时,薛廉已经做好了七进七出的准备了,即使白家内有真正的高手存在,薛廉有自信可以全身而退。
白袍军过后,街道又恢复了原来的拥挤,见时辰也不早了,薛廉随便地找了一家简陋的小客栈住下。
点了几个小菜,一壶对了一半水的酒,津津有味地吃着,却不觉一边一贼眉鼠眼的小孩子正暗中盯着他看。
吃过酒菜,天已来下帷幕,但这丝毫不影响北祁城的喧闹,街上张灯结彩好不热闹,人潮声此起彼伏,倒是让未曾来过北祁的薛廉颇感意外。
殘荒劫
看了看街边的繁华,关上门窗,薛廉定身坐于床上,准备开始运功修炼。
就听见一旁的屋子穿来啪啪啪的声音,随即便是一女子沉重的喘息声,薛廉脸一红,这客栈极其简陋,就连房板都是偷工减料,隔音效果极差,加上薛廉的先天修为,听力远超常人,这一刻,似乎隔壁的激情对战就像是在薛廉面前上演的活春宫。
“心如止水,心境如一。”
冥婚難擋:鬼夫請溫柔 一樹梨花
很快,薛廉平复了内心的焦躁,央吸大法运转,内劲在体内不断涌动,不一会儿薛廉便进入了自己创造的世界里,外界的一切都充耳不闻。
薛廉盘坐于血莲之中,体表红色物质上下涌动,额前紫发异常闪耀,血莲浮于半空,不断旋转,可用肉眼见到不断有天地灵气被血莲吸收,然后传到薛廉身上,涌入丹田。
在那一刻一莲一人就如同一个事物,惺惺相惜,合二为一。
良久,薛廉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双眼睁开,感觉全身一阵清爽,似乎有用不完的力量。
感到身体的变化,薛廉不由高兴到,“这九转血莲配上央吸大法,在每次修炼的时候,吸收的天地灵气比以前多上许多,我的修为又进一步,看来我离先天巅峰不远了!”
道士筆記 龐家康少
薛廉也明白,武学修为讲究循序渐进,切不可急于求成,除非闭关修行,否则日复一日地光顾修行,而忘记了用身心感应世界的真谛,反而不好。
隔壁的啪啪啪声依旧不觉入耳,薛廉估摸着自己这一入定已有一个时辰,不知是那男子战斗力极强至今依旧挺立,还是那女子千姿百媚,使得那男子再次冲锋陷阵,薛廉不由一笑,你邪恶了!
突然,薛廉感觉一股暴戾之气传来,随即那早已遥遥欲坠的楼板一阵颤抖,就听到一道群人的脚步声传来。
脚步声由远而近,在隔壁屋子奄然而止。
哐地一声,对面的房门被人粗暴的踹开,就听见一人大喊就在里面。
随即传来男子的怒骂声和女子的尖叫声。
得了,捉奸的来了。
縱橫三國的鐵血騎兵 我的傷心誰做主
薛廉默默想着,就听到有人骂道错了,楼板又是一阵颤抖,脚步声传向自己的房门。
“不是吧!”薛廉暗叹一声,抓奸也不要来我屋啊。
就听见又是哐的一声,房门被粗暴的踹开,年久欠修的房门直接被踢开了一个只能通一个人大口子,两边的残骸摇摇欲坠。
只听见屋外传来谩骂,“卧槽,你会不会踹门,给老子踹成这样?看老子的。”
又是一声,这会房门终于被完全踹开,只见一个鼻青脸肿的小个子带着七八个五大三粗的黑衣壮汉冲了进来。
“各位兄台,误会啊。”薛廉无奈地说道。
那个小个子一见到薛廉就像吃了**一般,“误会你麻痹,就是他了,来人给我往死里打!”
原来,那个鼻青脸肿的小个子正是先前被薛廉暴打的包治灵的侍者,这侍者来头还不小,是包治灵掌柜的小舅子李水山,而包治灵又是黄杉沪的大舅子,大舅子罩着小舅子,小舅子自然狐假虎威狗仗人势。
这不,今日被薛廉暴打,不仅这小舅子李水山咽不下去这口气,就连大舅子包治灵也是要把薛廉大卸八块,“一个乡下土包子敢在包治灵门前闹事,活的不耐烦了!就算有白大小姐为你撑腰,可是她和你非亲非故,等她一走,你不就是一具尸体?”
所以,包治灵暗中派了人跟踪薛廉,这不薛廉一住进客栈,包治灵那边就得到了消息,李水山更是自告奋勇要亲手宰了那个不知死活的乡下土鳖。对于他们来说,杀一个乡下人,还是很简单的。
不过很可惜,薛廉是乡下人不假,但是却不是他们这种小鱼小虾可以惹得,祁山门怎么样,薛廉都敢当着人的面杀了而放下狠话,至今活的活奔乱跳的。显然,他们要报仇找错了人。
“是你小子?”终于明白那个小个子是谁的薛廉不由一笑。
“笑你麻痹,等老子割了你的舌头,看你麻痹的还笑得出来!”李水山大怒,眼前这狗日的到现在还笑得出来。
呼!
只感觉一阵风传来,李水山就看到薛廉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了自己面前,他带来的几个大汉已经七零八落的倒在了地上。
“你要干什么?”李水山顿时结巴道,双腿开始颤抖,此时他也意识到薛廉有点实力,还没来得及后悔。
身后就冒出一个人,一板凳就砸在了李水山的头上,板凳砸得都散架了,李水山惨叫一声,被那人砸在了地上,脑袋都快开花了,血流了一地。
只见那人一身华服,却显凌乱,想来也是刚刚激烈运动时被人打扰,恼羞成怒,来不及穿着整洁,便匆匆披衣上阵。
“狗日的东西,敢搅老子好事!”那人看了一眼薛廉,“兄台莫怪,接下里交给你了。”
随即那人跑进屋去,不一会儿又传来刺耳的啪啪声和女子的**声。
这男子来的迅速,去的也快,留下薛廉一个人收拾烂摊子。
说这客栈简陋,也真简陋,搞了这么大的动静连个人都没有。
薛廉一把拎起地上生死不知的李水山,身形一跃,朝包治灵掠去。
薛廉可不会善罢甘休,像包治灵,李水山这样的穷凶极恶之辈,薛廉自然不会轻易放过。
天賜鉆石甜心 上善
你不犯我我不犯你,你若犯我,我弄死你!
步步榮華 素隱
还在等待着小舅子佳音的包治灵还不知道,他等待的是即将到来的灭顶之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