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nmuu引人入胜的言情小說 第一毒妻,妖孽夫君別腹黑-第二百七十六章 塵埃落定鑒賞-4p6sk

第一毒妻,妖孽夫君別腹黑
小說推薦第一毒妻,妖孽夫君別腹黑
因为此事,坊间对苏茹薇的传言更向偏颇走去,而苏茹薇却对比丝毫不曾在意。
沈夫人问过苏茹薇要不要继续住在苏家,苏茹薇只是笑着回答道,“苏家于我而言只不过是长大的地方罢了,再没有半点牵挂。”
期间言止也来看过苏茹薇几次,但苏茹薇也总是下意识出神,让众人担心不已。
日子渐渐过去,一轮四季轮转,苏茹薇已经是京中相当有名的人物了,即使有圣旨和懿旨在身,也只不过是摆设。
皇帝对言止的猜疑越来越深,只不过是没有找到发作的时机。
边疆告急,沈家自请上前线,苏茹薇了无牵挂,婉拒了一众人的善意后决定跟随沈家奔赴沙场。
你能再花瓶點嗎 白衣若雪
甜品大戰古穿今
言止知道这消息后,直接进宫去见了皇帝,将愿意一同出征的心思告诉了皇帝。
皇帝眯着眼看向言止,这一年来他越发情绪波动起来,好一阵子,皇帝才开口,“刀剑可不长眼啊……”
言止一拱手,没有说旁的,“微臣心意已决,望皇上成全。”
偷吻成癮,前夫強勢寵 七月女巫
皇上摆了摆手,“你去吧,朕允了。”
等到言止走了,皇帝这才轻轻开口,“朕已经提醒过你刀剑不长眼,你若是折在了沙场上,也不枉此行了。”
等着大军出行那日,苏茹薇带着彩蝶和巧儿站在沈家一旁,看着言止身穿铠甲远远而来。
苏茹薇有些惊讶的看向言止,而言止则是冲着沈楚一拱手,“参见沈将军。”
虽然沈楚也有些惊讶,但他没有多说什么,只是重重拍了拍言止的肩膀,随即大军开拔。
这一仗就打了两年有余,苏茹薇从一个娇滴滴的千金小姐,如今也变成了战场上赫赫有名的先锋官,同言止一起屡战奇功。
皇帝每每收到捷报,虽没有多生气,但身边的人都能看出来,皇帝的心情不会有多开心,毕竟言止没有出任何事。
边关的风沙没有划伤苏茹薇和言止的脸庞,反而是给他们渡上了一层坚毅和果敢。
在出征三年后的上元节,大军凯旋回京。
皇帝在金銮殿召见了一众群臣,其中更是着重的夸奖了言止。
言止知道皇帝对他的戒心没有一丝一毫的懈怠,他看着面前这个略显苍老的老人,只垂眸说道,“微臣皆皇恩浩荡,并没有什么功劳在身。”
皇帝听了这话,很是和煦的笑了,座下的群臣都有些惊讶,毕竟皇帝很久没有这么笑过了。
但站在皇帝身边的总管太监却有些头皮发麻,毕竟皇帝只有在极度的情绪下才会有这种状态。
且笑紅塵
夸赞了一番言止,皇帝这才精神头有些不济,让众臣下朝。
苏茹薇虽然没有跟着众人上朝,但也被太后和刘贵妃拉去了后宫。
太后和刘贵妃拉着苏茹薇的手驱寒问暖,苏茹薇也是笑着同两位长辈搭话。
说着说着,太后身边的宋嬷嬷走了进来,同太后说到,“娘娘,外头下朝了。”
太后像是无意般的问了一句,“如何了?”
宋嬷嬷说道,“皇上在前头大肆奖赏了一番,特别是对言大人……”
听了这话,在场几人都是微微一顿,这都是知道皇帝对言止有忌惮的人,所以对皇帝的做法不由得有些犹豫。
五美緣 寄生氏
太后以为苏茹薇什么都不知道,故而笑着说道,“好孩子,哀家和贵妃就不留你了,你快些回沈家吧,也让你舅母帮你好生看看,你父亲的孝期也算过了,哀家只想着能看你风风光光大嫁。”
苏茹薇笑着点了点头,并没有多说什么,反而是抽身往宫外头去了。
而太后在苏茹薇离开后的一瞬间脸色就阴沉了起来,她看着刘贵妃,“皇帝这是怎么回事?好生生的一个孩子,只不过因为些闲言碎语就闹出了这档子事?!”
刘贵妃是知道苏茹薇和言止的事情的,此时也是应和着说道,“是了,妾有时候也在想这个。”
太后叹了一口气,吩咐宋嬷嬷道,“去请国师来,就说是为了言止,劳烦他来宫里头一趟。”
太后让刘贵妃先回宫,自个儿则是带着些小丫头找皇帝去了。
太后把御书房伺候的下人都皆数遣了出去,直接了当的说道,“皇帝,哀家想知道你对言家那孩子到底是如何看的?”
皇帝见太后直接,也是顿了顿,“……母后难道不知当年的事情?”
太后就知道皇帝是因为当年的那句预言,冷哼了一声,难得拿出了太后的架子,“哀家听皇上这么一说,倒是有些事情想同皇上算一算。”
见皇帝脸色不善,但太后丝毫不肯退让,径直说道,“护国公满门,莫说言止如何,就上到言老太爷,下到言止的爹娘,哪一个不是忠君为国?”
太后叹了一口气,“言止刚出生就没了爹娘?为何?就是因为他的爹娘为了万千百姓,为了皇帝的江山,永远死在了沙场上!”
说完这个,太后有些恨铁不成钢的看向皇帝,“这孩子从小在言老太爷身边长大,哀家每每看着都心疼,但这孩子从来没有在任何人面前抱怨一句,更何况是主动请缨上了战场!”
很是一顿,太后说道,“皇帝!你莫要忘了,这孩子小时候还曾在你怀里头笑,你说着孩子总有一天要有大出息!”
“想想他的爹娘!再想想你自个儿!皇帝!你到底再惧怕什么?!”
太后猛地一拍案,皇帝颇为震惊的看着面前的太后。
此时外头的人叩门禀报道,“皇上,太后,国师求见。”
皇帝如梦初醒一般,赶忙说道,“快请!”
国师进内后行一礼,太后暂且退到一旁,而皇帝则是问道,“想问国师,当年在言止身上的预言,可是真的?”
国师面色柔和,轻声说道,“臣今日也是为此而来,言大人早年间的预言的确是真……”
“但万事万物皆有变数,言大人的命星早已经被另一星宿改变,再也不同往日一般,反而是襄皇之道。”
说完这话,皇帝全身的力气都像被抽干了一般,而太后和国师则是静静走出了御书房。
太后冲着国师一笑,“多谢国师相助。”
国师则是摇了摇头,“太后何出此言?臣不过是说了应该说的罢了。”
官途梟雄
太后看着国师的背影,叹了一口气后脸上的笑意却没有丝毫改变。
皇帝怔了很是有一阵子,这才叫人唤来言止。等了有一会儿,皇帝开口便说道,“言止,你可知朕为何对你一直忌惮?”
馴妻成癮:無賴九皇妃 青煙裊裊
言止躬身行礼的姿势还未改变,听得皇上这么一问,也是顿了顿,而后轻声说道,“臣信命也不信命,一心只为朝廷。”
皇帝听言止这番话,又想起往日种种,终究是长叹一声丢下了心结,他说道,“起来说话吧……”
言止直身望向皇帝,而皇帝的神色是出乎意料的平和,“多谢皇上。”
皇帝略带歉疚的看了言止一眼,轻声说道,“是朕心胸狭窄了些,这些年一直对你苦苦相逼,告诉朕,朕应该如何做才能补偿你?”
言止没想到皇帝会说这个,他轻轻一顿,福身说道,“臣想求皇上圣旨,让臣驻守边关。”
皇帝看向,“言止是真心想去边关?”
言止肃容应下,“是,微臣在边关数载,实觉边关不易,更想永固边关,让京中百姓无后顾之忧。”
听着言止这话,皇帝点了点头,“若你心意已决,那朕也允了就是。”
言止脸上带了几分笑意,而后说道,“家祖年事已高,还请皇上恩准家祖留在京中颐养天年。”
这事皇帝定然是不会不应下的,“言老太爷与朝与社稷有功,也是自然。”
深吸了一口气,言止再次说道,“微臣还想请皇上最后一件事……”
皇帝抬眼看向言止,“如何?”
言止想着苏茹薇的模样,脸上露出了一丝坦然的笑,“微臣想求皇上赐婚,微臣想迎娶苏家大小姐苏茹薇。”
皇帝神色略微有些惊讶,但想着苏茹薇和言止在边关朝夕相处两年有余,想必也是情投意合,便笑着应下,“苏家大小姐可甘愿?朕记得朕可是赐过她一道圣旨的。”
言止笑着冲皇帝一拱手,“皇上,边关数载,我同苏小姐也已经是相慕许久,只盼着能许她些惊喜罢了。”
皇帝也曾年少,知道这种心情,脸上的笑意更加明显了些,当即应下后便下了圣旨。
苏茹薇回到沈家,被沈夫人几个拉着好一顿嘘寒问暖。
而苏茹薇在军中,而大军得胜归来,苏茹薇虽然年岁稍长了些,但也在妙龄,更何况有这般功绩在身,也有不少京中的人找了媒婆上门。
沈夫人在苏茹薇回来前就已经退走了一波,如今却又来了一波。
沈夫人本是想自个儿前去处理,但苏茹薇笑着同沈夫人说道,“舅母,此事说到底是因我而起,便带着我一同去看看吧……”
沈夫人拗不过苏茹薇,也只好带着一同去了。
沈家门口就像是早上的菜市集一般,媒婆嗓子就大,聚集得人数又多,沈夫人正想说什么,就看媒婆们看到了苏茹薇,赶忙涌了过来。
正在这时,一阵马蹄声传来,苏茹薇抬眸一看,正是言止在马上而来。
言止笑着翻身下马,来到苏茹薇跟前,笑着说道,“薇儿,我来娶你了。”
天空中的白云仿佛压得极低,苏茹薇笑着同言止点了点头。
冷情盟主霸道妻
镂彩交结的线伴着霞光流窜,一如身上流彩的喜袍,苏茹薇坐在铜镜前,任由着丫头们为她梳妆打扮。
彩蝶和巧儿替苏茹薇理好垂下来的璎珞穗儿,脸上溢满了喜悦之情,“小姐今儿可真美。”
还不等其余人接话,旁边的沈夫人和刘滢就嗔了一句,“我们薇儿日日都好看。”
苏茹薇和言止这场婚事是由沈家操办的,苏茹薇从铜镜里头看着身后众人神色,忍不住垂眸轻笑了起来。
正在这时,外头的喜婆轻轻扣门,“小姐,吉时已到。”
屋内的动静有片刻的停顿,很快却重新响动了起来。
苏茹薇手中捧着沈夫人塞过来的苹果,金丝缠绕汇成了鸳鸯,大袖连裳处栩栩如生绘着百年长命花,红锦绣履衔明月东珠,盖头下遮掩的是难得的盛妆。
在堪堪出门前,她脚步一顿,锦绣大裾铺开,回眸向着苏茹薇一福身,“薇儿谢过舅母……”
如今再也不同满天彩霞从沈家一路逶迤至护国公府府,重彩珠帘一点脆响,车马队绵延十里浩浩荡荡。
护国公府满堂早已红彩高挂,华灯璀璨,乐师吹奏喜乐。
十里红妆送行,长街廊坊内的行人无不瞩目。
苏茹薇同言止一道执手,路还很长,她们还能一起走很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