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k3sg火熱都市言情 高老莊閒漢笔趣-第182章 闔家團圓,兄弟同歡推薦-3ffg8

高老莊閒漢
小說推薦高老莊閒漢
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入屠苏。
千门万户曈曈日,总把新桃换旧符。
春节啊,应该算是海内外,全世界,整个宇宙……所有华人心目中,最为隆重的传统节日。
而除夕呢,估计便是华夏民族的狂欢之夜了……
阖家团圆,欢聚一堂,共享天伦的美好时刻。
虽说除夕不再是法定节假日了,但辛辛苦苦地忙碌了一整年,总该歇歇气儿了。
至于熊孩子们呢,那更是‘儿童强不睡,相守夜欢哗’……
除夕守岁,除旧迎新,老的少的都在祈祷着,新年新气象,新春新能量……
只不过呢,老的在叹息着自己所剩不多的生命中,又悄然逝去了一年。
而少的则因为自己又成长了一岁,又成熟了一步,而欢喜不已……
至于那些不老不少的,应该算是喜忧参半吧……
喜的是,自己终于又长了一岁,总算是熬到了成年人的神圣境界,总算是可以光明正大地抽烟喝酒烫头(于谦老师笑了)了啊……
又或者,孩子终于长大了啊,总算是不再需要当爹当娘啊的,一把屎一把尿地拉扯了……
忧的是,今年混得不咋地,日子过得挺紧巴,这年关也不好过呀……
又或者,今年难得老天开眼,赚了这么多的钱钱,你说到底该上哪儿浪去才好呢……
“……”
好吧,言归正传。
话说村长大人正在老族长那里求开解,求安慰的时候,书记大人也正在小伙伴儿那里求秘史,求隐啊私的时候,高德海先生却是一路驱车,直奔高家老奶奶门上去。
到底是土豪做派,一辆车里坐着老婆孩子跟自己,另一辆车上却是秘书保镖跟律师…………
虽说招摇得一塌糊涂,却是在车行至高家老奶奶街口的时候,当即便戛然而止。
高家老祖宗的大门之外,武将下马文官落轿,这是规矩……
不相干人等则悉数留在了街口,高德海只带了自家老婆跟孩子,一路步行,跨进了高家老奶奶啊的大门……
“不肖孙,德海,给老祖宗见礼,问安,拜年了!”
大步跨进高家老奶奶那不甚宽大的客厅,高德海那是推金山倒玉柱一般,纳头便拜!
规规矩矩且又恭恭敬敬着,跪在了老奶奶面前。
动作一如行云流水般的自然又熟稔,这就是熟能生巧了吧?
显然,高家老奶奶对此估计也见怪不怪,习以为常了。
当下,只微微一怔,待看清楚来人之后,一张脸上便笑开了花……
“呵呵……原来是你这皮孩子……”高家老奶奶这会儿完全一副地主婆的姿态跟做派,心安理得着受了对方这一大礼,随后便施施然地自顾坐去了主座之上,笑着虚扶了对方一把,吩咐道,“只不过如今可不能再喊你一声皮孩子了,因为当年的皮孩子这会儿也有了个更小的皮孩子……哎?你家阿义呢?行了,你也起来吧……”
“嘿嘿……”高德海这土豪哥,这会儿却依然一副皮孩子的形象,咧着个嘴岔子,憨憨一笑,“在老祖宗跟前儿,德海永远都是皮娃子……”
一边说着,一边冲着自己身后的老婆孩子微微示意了一番。
虽说土豪哥的老婆打扮得也极具土豪范儿,却是没有丝毫的土豪姿态,当下得了自家男人的示意后,赶紧拉着自家的皮孩子,也规规矩矩且又恭恭敬敬着,给面前的地主婆行了跪地磕头的大礼……
“曾孙媳妇,给老祖宗见礼,问安,拜年了……”
“小玄孙……高义修……给老祖宗……拜年……”
“哈哈哈!”虽说不是自家亲生的,可这一声声诚挚的问好问安,尤其是那一句尚带着奶气的小娃娃音,高家老奶奶听了自然是喜笑颜开,当下赶紧将跪在自己身前的母子二人亲手拉了起来,跟德海的媳妇回了句‘有礼’之后,便将那自称小玄孙的皮孩子,揽在了怀里,“快让老祖宗好好瞧瞧,最近又长了几颗牙牙啊?”
小娃娃闻言赶紧河马一般,努力张大了自己的小嘴巴……
“唔!还不错,又长出两颗来呢!这可得好好看赏!”老祖宗很是认真道,随后便将依旧在小院里忙活的自家儿媳妇唤至跟前儿,吩咐道,“去把我今年新出的党参拿三颗来,给德海这一家子,一人赏一颗!”
“嗨哟!”听得老祖宗有赏,高德海几乎是感激涕零着,拉着自家的婆娘跟孩子,再一次给老奶奶磕了头,谢了恩,“谢老祖宗赏!”
且不说赏格如何,老祖宗这可是把他高德海,真真当成自家子孙看待了啊……
对外头前来见礼问安拜年的晚辈们,高家老奶奶打赏的都是现金红包一枚,唯有被她老人家视作自家亲近之人的,才会将自己亲手种植并收获的党参,拿出来当做恩赏……
“……”
“哟呵……”这边跪礼完毕,刚站起身来,高歌同志打外头走了进来,笑道,“老太太这是又看赏了?高义修小同志,赶紧给爷拜个早年!”
高义修小同志,自然是高德海同志的儿子……
“呵呵……”高德海等着高歌同志落座了之后,便憨憨一笑,半是认真半是玩笑着,干脆利落地微一屈膝,给这位宗族领袖请了个单腿安,“给兴哥儿爷见礼,问安,拜早年了!”
随后,又是赶紧吩咐自家婆娘跟儿子,也上前见礼。
不过母子二人却是没有他这般随意,仍是极为认真地,做母亲的鞠躬行礼,当儿子的则规规矩矩地行了磕头礼……
“哈哈哈!看赏……咳咳咳!”得意忘形之余,高歌同志刚要大手一挥,看赏!
却又猛然想起,自家老娘还在跟前儿呢……
赶紧将话头打住,毕竟你这宗族领袖再特么牛掰,可在自家老娘跟前儿,还是没有打赏资格的呀……
“那啥……爷就赏你……午饭多吃两根鸡腿好了……”讪讪一笑后,高歌同志赶紧将话题转开,问向德海,“年夜饭在家里吃不?”
“呵呵……当然在家吃……”高德海仍是憨憨一笑,随后却又歉然说道,“不过……午饭的时候,我想过去跟老族长一起吃个饭……毕竟……他老人家身下无儿无女的,这一辈子都累在了庄里族里……”
“呵呵……”高歌很是赞赏地笑着拍了拍他的肩头,“咱哥俩儿可是想到一块儿去了……我已经跟德福几个说好了,午饭让智修帮着弄几个菜,到时候大伙儿一块儿去老爷子那里热闹热闹……”
虽说高歌同志这一番话很是暖心,可其中的措辞却让高德海很是惶恐……
“可不敢跟您老人家称兄道弟……别说是祖宗不答应,就是被老族长给得知了,估计也得抡起棍子给我来一通残暴的思想政治教育……”
“没事儿……”高歌同志笑着安慰他,“老爷子如今已经改邪归正,不拿拐棍儿打人了……至少最近这几天不会打人的……因为毕竟过大年了嘛!这人忙了一年要歇歇,拐棍儿也不容易的嘛……放心,在我的劝解跟帮助下,老爷子把他的那根拐棍儿贴了红纸拴了红绸,高高挂去屋梁上了……就算是他想打人,估计也找不到趁手的兵器了……”
“……”
于是二人这就决定了,午饭就让这一大家子的大闺女小媳妇儿跟老娘们儿,在老太太这里尽情的吃喝放肆的浪,他二人则结伴去高良业老族长那里,陪孤寡老人吃饭去……
只是还未等他二人走出门去,就见着村长大人风风火火地打外头冲了进来。
双方一照面的刹那,这气氛瞬间便诡异了起来……
冷酷皇後太難追
“呵……”高德海一脸不屑地‘呵’出一声冷笑……
“哼!”村长大人则阴沉着一张老脸,重重地从鼻腔里蹦出一个海豚音来……
“我先去给老祖宗见礼问安,有种你别走!”撂下一句狠话后,村长大人便抬脚往老太太客厅奔去。
“呵呵……”他这一走,高歌同志跟高德海两个,却是心照不宣着,相视而笑……
“……”
片刻之后,村长大人气急败坏地返了回来。
“高德海!你给老子站住!你老实交代,你今儿个又给老祖宗敬了多少孝心?为啥老奶奶居然赏了你整整三颗党参,却只给了我一个银锞子!”
说话的工夫,村长大人很是不甘地亮了亮攥在自己手心里的,一枚鸡蛋大小的银质小元宝……
这个东东的质地虽然也是银子的,却不在旧时的货币流通之列,只属于样子货,譬如年节时候的赏银……
高家老奶奶赏赐下的这枚银锞子,状如小元宝,底部印压着左右两列字——
風雨燕雙飛 蕭逸
天佑高氏,平安喜乐。
“……”
“好羡慕人啊……这么多年了,我就一直希望着也能拥有这样的一枚小元宝儿……”高德海貌似一脸的艳羡道,“你这是在跟我显摆,炫耀么?”
“我特么的炫耀你一脸啊……”村长大人黑着个老脸怒道,随后却是一脸的幽怨之色,冲着高歌同志诉苦道,“兴哥儿爷……德尚今儿个可是正儿八经地喊您一声爷了……德海这犊子跟您亲如一家倒也没啥可说的……可这犊子有事儿没事儿,总觉着自己趁那么几个臭钱儿,总想着要跟我抢这一村之长的位子……这,这不合祖宗规矩呀……他这根本就是那啥,不尊祖制,目无礼法,丧尽天良,丧心病狂了啊……”
“呵呵……”面对村长大人声情并茂的声讨与哭诉,高歌同志却是报以淡然一笑。
“哈哈哈!”旁边的高德海却是甚为得意又嘚瑟着,纵声大笑!
“你个傻小子……哈哈哈!”土豪哥笑得小舌头都在迎风招展,见着村长大人的那张老脸,黑得泛光发亮了,这才勉强止住笑意,转而很是认真地告诉他,“不客气的说,就你这小破村长,老子还真就没看在眼里!”
“要不是兴哥儿爷总说,你高德尚自从做了村长之后,一直就跟驴推磨似的,光特么原地转圈儿不前进,必须得给你点儿压力,让你有点儿危机感才行,不然你以为我特么稀罕搭理你啊?老子分分钟几十万入账,会看得上你这破村长?想当年,利比里亚特邀我过去当总统咱都不稀罕,知道不?”
“……”
曾记得,村长大人也如此说过,好想是那啥,津巴布韦也请他过去当元首来着……
还有那谁,德福同志,听说埃塞俄比亚也对他热情相邀,据说该国总统的位子也一直给他留着的……
你瞅瞅,这几位的志向跟理想,也着实过于低调了点儿吧?
也不知道这世上还有没有比这几处国度更特么穷的了……
不过说归说,笑归笑,村长大人如今总算是搞清楚,弄明白了。
敢情高德海这犊子,三番两次地声称要回乡来,跟自己竞争这一村之长,其实都是高歌那犊子一手策划的?
虚惊一场?
可特么这是虚惊一场嘛?
本村长大人整整虚惊了好多年了啊……
随后再看向高歌同志的目光,这就越发的幽怨了……
一如嫁与金龟婿的深闺怨啊妇,又如被人上完了不给钱一般……
若不是看在双方身份辈序的缘故,以及眼下这会儿天寒地冻,这天儿也着实太特么冷了点儿,村长大人好想当即扒啊光了膀子,就地跟高歌这犊子干特么一架……
生孩子不叫生孩子,你特么这是在吓人呀……
“……”
“赔钱!必须得赔钱!赔我精神损失费!”打架不成,索赔总是应该的吧?
于是乎,村长大人便咬牙跟高歌同志勒索道:“就是老祖宗刚刚赏给我这样的银锞子,再来一个!”
“呵呵……”高歌歉然一笑,告诉他,“我倒是也想呀……可赏赐家中晚辈跟下人,那是一家之主才有的权利……你刚才那话应该跟我家老太太说去才对嘛……”
村长大人黯然叹息……
玉屏香 麗
此番勒索这就算是白瞎了……
自己实在没那胆气与魄力,去跟老祖宗撒泼……
“不过看在咱们兄弟一场的份儿上,今儿个午饭,我请了!”随后,高歌同志的一番歉意,却让村长大人很是暖心。
“你请?”不过感动之余,村长大人内心的阴谋论又起,又在担心这犊子跟自己这读书不多的人,玩儿套路……
“打算请我吃啥?”村长大人疑疑惑惑着问了句,“不会又是以村委的名义吧?或者又挂账在我的名下?”
“瞎说……”高歌同志一脸的嗔怪道,“今儿个可是大年三十儿,家人团圆,族人亲近的日子……左右都是同宗本家的,咱能占那不相干的,村委的便宜么?好歹我也是高氏宗族的领袖呀……放心,今儿个这顿饭就是我高歌做东了!”
“呵呵……兴哥儿当真客气了啊……”听着对方如此的信誓旦旦,村长大人这才稍稍放了心,不过随后仍是小心谨慎地问了句,“那,咱上哪儿吃去啊?不会是去城里浪去吧?是不是太远了点儿?”
“不远,也不去外头,就在咱庄里……”稍稍顿了顿,高歌同志咧嘴笑道,“就去高良业老爷子家里吃去……”
噗通……
村长大人腿脚一软,当场给跪!
无他,自己刚从老爷子那里逃出来……
而且老爷子最后那一记疯魔棍法,抽在自己身上还一直疼着呢……
老公寵妻指南 念希
“……”
和大叔相親以後 消失可馨
“怎么回事儿?怎么个意思?怎么吃饭也没人喊我一声呀……”这边正说笑着,打门外头一前一后又进来两只小伙伴儿,而且未见其人先闻其声,又而且,一听就是书记大人那吃货的声音……
书记大人跟雷震子两个,结伴而来……
“到底去哪里吃饭去?哎,这咋地上还躺着个……艾玛!这不咱庄的村长大人嘛!这咋拜年磕头都特么磕到大门口来了?而且还如此的……虔诚……这算是五体投地不?”雷震子兄弟说话的工夫,急急脚下一闪,这才没踩着五体投地的那个……
“呵呵……”高歌同志笑着告诉他,“刚说好了,午饭大伙儿一块儿去老族长那里热闹热闹去……”
“好哇!”雷震子兄弟当即喜出望外,“哥儿几个可是好多年没凑一块儿,去老族长那里过大年去了!说走咱这就走着呗!”
“哎哎哎!怎么也得算我一个呀……这不用多久,咱可也是高家庄的女婿了呢!”书记大人急急搭了句话。
“哈哈哈……”高歌大笑,“那咱这就走着!”
伴着一路的春风,几只小伙伴儿嘻嘻哈哈着往老族长家中奔去,身后却是留下了一地的寒意……
无他,因为也不知有意还是无意的,却是忘记了地上还趴着个五体投地的……
村长大人正伏地痛哭失声……
“天杀的也不等等我……”
“刚才那一跤摔得……老祖宗赏我的银锞子都特么摔没了……”
“也不知哪个犊子最后踩了老子一脚……”
“还有那死胖死胖的……自称高家庄女婿的……”
“爷死也不会答应……”
“答应把妹子嫁给你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