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seht火熱連載都市小说 樹海林深 ptt-第二百六十六章 無聲的勸服分享-218nj

樹海林深
小說推薦樹海林深
我惊讶的看着肖眸,“所以当你看到我穿着仙灵界的衣服时,才想要杀我?”
“没错。”肖眸道,“本来念在你是恐狼,与我也算是半个同族,开始还想放了你,但是你的这身衣服,让我想起了当年我的族人在仙灵界人的面前,血流如注的样子。你的长衫,跟他们的血一样红。”
肖眸看我的眼神渐渐堆满了仇恨,肖愁见状也攥紧了拳头瞪着他。
“肖愁。”我对肖愁摇摇头,“肖眸说过会放了我们。”
肖眸道,“我是说过会放了你们,但我不会放了那些曾经伤害我族人的仙灵界人。”
会执行镇狩令的除了小粉就是白涣了。能在镇狩中漏掉一个旱虺没收走,这种事也只有白涣会做的出了。但是像旱虺这种可怕的灵兽,白涣见了应该是立马就收了才对,怎么会弄到像肖眸说的“血流如注”呢?白涣怎么看都不像敢在旱虺前练兵的人啊。
我问道,“当年封印你族人的是白涣吗?”
肖眸冷笑一声,“看来他在仙灵界混的也不怎么样,一个小下仙都敢直呼他的名讳,怎么,你跟他也有仇?”
我说道,“仙灵界的法器多如牛毛,就算再废物的仙灵,只要手持法器,你还是斗不过的,我劝你还是早些断了与他们纠缠的念头。”
“是吗?”肖眸不屑的笑笑,“那现如今还困在我设下屏障里的那几十号人,岂不是连废物也不如?”
我一惊,“你说什么?你把白涣他们一行人都关起来了?”心道,白涣死不足惜,关键是赤墨也在里面,还有救过我的白无染。
肖眸漫不经心道,“我可没有关他们,是他们自己蠢,在那道屏障里怎么走都走不出来。”
“他们现在在哪里?”我起身道,“放了他们,不要跟仙灵界作对,对你没有好处。”
肖眸摇摇头,不以为然道,“如果那些人死了,对我来说就是最大的好处。”
“他们当中不全是封印你族人的仙灵,也有一些人是无辜的。”我说道,“我之前也有听闻你们族人是怎么对待有双腿的生灵的,仙灵界的镇狩令不会错下。”
肖眸猛地站起来,激动道,“仙灵界的镇狩令当然不会错下,但是如果没有镇狩令,却肆意残害封印恶灵,这笔帐又该怎么算!”
我愣了下,“你是说当年白涣没有镇狩令,却封印了你的族人?”
桃花劍仙
末世重生女配狠狠寵 摘星流螢
肖眸道,“我们族人虽然厌恶嫉妒有双腿的生灵,但我们从来不会主动去招惹攻击那些人,只有在被讥讽和刺激后才会暴怒失控。”
我心说,不管是因为什么原因,杀生了就是杀生了。
有些人的确可恨,但如果你用了非常的手段解决了他,也许会有很多人因为你做了这个判官而受益,但你因此要付出的代价却只能自己去扛。而那些曾经因你而受益的人,只会冷眼旁观,置身事外。
虽然不公平,但这就是现实。
现在最要紧的是先稳住肖眸,然后再说服他放人,我问道,“你是常人的模样,应该没有因为一些恶语杀害过其他生灵吧?”
肖眸摇头,“我跟我的母亲都没有做过那样的事,即便我的母亲被讥讽过,她也没有伤害过任何生灵。那些被封印的旱虺中,也不完全是杀害过生灵的人,有一部分,还是未满周岁的孩子。”
“白涣为什么那么做?”
听肖眸说,当年白涣在遇到旱虺时,也是被他们的样貌吸引了,而且那时被白涣遇到的刚好还是一个女旱虺。即使我没见过女的旱虺长什么样,但看到肖眸和肖愁的样貌后,也就不难想象到,那该会是何等尤物了。
那个女旱虺本想对白涣行礼后就离开的,无奈白涣却起了色心。那个狗日的色胚,见了千夏都毛手毛脚的,更何况是见到了旱虺中的女人。
女旱虺碍于他们是仙灵界的人,所以起初在被白涣言语轻薄了几句时也没敢说什么,怎料白涣后来竟然动起手来去撩拨人家,旱虺一时慌乱,唤出灵态后转头就跑。
恶灵们通常在攻击对手时,才会用灵态,所以在仙灵面前,有人形的恶灵是不可以唤出灵态的,那种行为会被视为是以下犯上,大不敬之罪。
这也是为什么在仙灵界里,所有的仙灵也都要以人形示人,下仙上面有平仙,平仙上面有上仙,上仙上面还有个仙灵尊。每一个人都被压一头,所以,谁都不可以随意唤出灵态。
白涣在看到旱虺的灵态后,顿时火冒三丈,二话不说就使出了封灵瓶,把那个女旱虺封印到了瓶中。其他旱虺赶来后全部以人形现身,哀求白涣放了自己的族人。但是白涣却对他们做了一件极其恶劣残忍的事——白涣居然命令几个弟子,用软鞭剑劈开了他们的腿。
問鼎三界 禹楓
肖眸说到这里,停顿了很长时间,眼里满是愤怒,整个人控制不住的发抖。
“他竟然会做出这种事?”我有些不敢相信,看来我还是把白涣想的不够龌龊下作。
總裁換換愛 辰暮然
肖眸黯然道,“白涣起初遇到的那个旱虺,就是我们的母亲。”
我跟肖愁一起看向他,我问道,“你后来是怎么逃掉的?”
魔咒之家 高木彬光
“在我们小的时候,父母常常陪着我们兄妹四人一起玩追击游戏,每次轮到父亲追我们时,母亲都会唤出灵态一边挡在父亲面前假装无意干扰他,一边对我们轻晃着眉须,这个是母亲与我们之间的暗号,意思是——快跑,躲起来。”肖眸在回忆儿时的事时,嘴角挂着微笑,眼里也尽是温柔。
我忽然感到一丝悲凉,如果那个童年可以不走,他们一家是不是也可以不散?
這個大佬有點茍
鼎革
肖眸继续道,“其实,母亲当时唤出灵态并不是想逃,而是想通知我快跑,然后找个安全的地方躲起来,她对我做的最后一个动作,就是轻晃眉须。”
情深如舊
“所以你当时躲在一边,亲眼目睹了白涣他们对你的族人做的那些事?”我问道,“你的其他族人没有反抗吗?”
“与其说反抗,不如说挣扎。所有的族人在被白涣的弟子残虐后,也被封印到了封灵瓶里。”肖眸看向我,“即使软鞭剑回鞘后,血渍陈迹可以瞬间被仙力洗净,但是他们心里的污浊不堪,只能等他们死后,才有机会做一个干净的生灵。”
我说道,“可是……”
肖眸打断我,“即便如此,你还认为我没有理由杀了他们吗?”
我一时间不知道要怎么回应他,如果换作是我,也一定没有办法释怀。
肖眸起身道,“这里已经没有你们什么事了,在我还没有改变主意前,带着肖愁马上离开。”
我说道,“肖眸,如果你杀了那些仙灵界的人,要不了多久,仙灵界就会有新的镇狩令下来,到时候你一定逃不掉的!”
“逃?为什么要逃?先痛痛快快的杀了那些人,再等着仙灵界的人把我也收到封灵瓶中跟我的族人团聚,这样好的事,我为什么要逃?”肖眸看向肖愁,“只是我没想到,在这之前,我还能再亲眼见到肖愁,也是无憾了。”
我说道,“如果你放了那些人,以后能看到肖愁的机会还有很多。我可以答应你,只要我来凡间时遇到你,你都可以再见到你的弟弟。”
肖眸看着肖愁,开始犹豫了。
我继续道,“你不是说你没有关押他们,只是设置了一个屏障吗?这么说的话,他们还不知道你的存在。肖眸,现在旱虺一族只剩下你一个人了,你当真觉得你的族人想在封灵瓶中看到你?你的母亲明知道在仙灵面前唤出灵态是一件很严重的事,但为了保全你,还是那么做了,她难道不是希望你可以代替她好好活下去吗?”
肖眸皱着眉,神色时而凝重时而不安。
其实我说的这些他心里一定都很清楚,只是很多时候,这种二选一的选项都是矛盾的。如果他选择解除屏障,放了白涣他们,似乎就是对族人不忠,如果他选择与他们同归于尽,便是辜负了他的母亲,如此一来又成了不孝。
我悄悄用胳膊碰了下肖愁,给他递了个眼色。对肖眸来说,他现在只剩下肖愁一个家人了,也许只有肖愁能劝服他。无奈肖愁这个不谙世事的孩子,此刻却是一脸茫然的歪头看着我……
控制欲
现在只能采取引导性的提问方式了。
我问道,“肖愁,你也希望以后能多一个家人和朋友,我们两个也可以一起安然的回到仙灵界对吗?”
肖愁对眼前这个肖眸明显是一点感情也没有,甚至还有些抵触和戒备,我只能把重点放在后半句,再说道“一起安然的回到仙灵界”这几个字时,我有意加重了语气。这看似是两个问题,其实只要肖愁用点头的方式,回答我后半句的问题就够了。
我用极其渴望的眼神看着肖愁,肖愁微怔下后,点点头。我瞬间松了一口气。
肖愁的反应,让肖眸不免有些意外。片刻后,他淡淡的笑了下,看得出来,肖眸对肖愁“想多他这个家人和朋友”这件事,很欣慰。
趁热打铁,我对肖眸说道,“肖眸,天快亮了,你解除屏障后就赶快要离开这里吧,我也要叫仙灵界的人来接我跟肖愁回去了,我们还会再见的。”
肖眸还有些犹豫,我劝说道,“肖眸,快走吧。”
“他不能走。”
我愣了愣,这声音……转身看到了小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