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9a8w精华都市言情 陰天子 txt-第八百八十章 意外的意料之中-knirl

陰天子
小說推薦陰天子
从精神之海中苏醒过来,窗外的天色甚至还没有大亮,整个沙发已经完全被我的汗液完全浸透,看着那宛若水洗过的湿漉,我甚至不敢回想昨日发生有多么不可思议!
是的,那种痛苦是我不敢,也不能去回想的折磨,若给我再来一次的机会,我一定不敢再来尝试。
一阵阵虚弱后知后觉的袭来,我这才察觉到肌肉之力带来的抽搐,哪怕是在无意识中,哪怕是九转神功带来的强大自愈,我仍然受伤颇重!
里间一片安静,想来三女已经沉沉睡着,勉强支撑着站起,随便收拾了一下四周的狼藉,我也就跟着恢复镇定,是想休息一下的,突然门口传来了重重的敲击,一面伴有的是妈妈的声音!
陪寢丞相 段殘情
垂死梦中惊坐起,我脑海中瞬间意识到了要有不好的事情发生,胡乱的收拾衣服冲到门口,一拉开门,妈妈,那个过去始终安静优雅的女子,这一刻却是满眼、满身风尘,一把就拥我入怀:“小东——”
拖长的尾音里,全是哭腔,真把我给吓傻了,嘴唇兀自翕动着:“妈,你,你怎么了?”
“星阁,我们的星阁被横断山脉兽修者给劫走了!”妈妈的声音全是惊恐:“我,我们的人全部被劫持走了,你爸爸,爷爷,还有,还有我们的总部!”
“什么?!”我整个被呆住:“妈,您慢点说,横断山脉不是独立于我们兽修者吗?怎么会这样?”
“是啊,阿姨,到底发生了什么?”身后已经传来一阵匆促的脚步,两女还有新来的木之精灵,各自都只是裹着衣服冲了近前。
妈妈的眼睛在我和女孩之间来回移动了几秒,终于微微一咬嘴角:“你是不是认识一个女孩叫白木禾?”
我和两女同时怔住,大概是我们的表情出卖了真实,于是妈妈继续说道:
“她怀孕了!横断山脉说是你的种,兽王很生气,带走了我们宗门的全部人员,说是要等你给个说法!就现在,你只有三天时间!对了,他们还让我给你带来这个!”
一面说,妈妈已经把一根珠钗交在了我手中。
“是小白的!”两女同时开口,詹白凤和霓裳的表情都有着些微扭曲:“小东,你——”
“是我做的!”事到如今,隐瞒已经无用,索性还是大大方方的承认,眼中一阵剧烈的挣扎,真有千言万语想要解释,但此刻似乎却都不知该从何说起,沉凝半天,只来及说了句:“对不起!”
問題球王
“别说了!”霓裳忽而伸手抱了下我:“走,我们快点赶去结界面,星阁的存亡要紧,这些事,以后再说吧!”
我尽量说服自己,忽视掉霓裳眼中的冷意,想要去牵她手,终于还是没敢。
武道修仙
两女转头快速穿衣,向来镇定的妈妈,此刻也陷入了一阵慌乱,好在两女左右各自搀住她,无论是为了家人,为了星阁,抑或是为了那些无辜的巫族子弟,这趟浑水,必须得趟。
或许,我该通知给雪宜殿下,至少也应该给黄三通气,这些在仙界中建立的为数不多的关系,至少也是能够许以关心的!
妖契 茶香醉人
可是,来不及了,横断山脉兽修出了名的一帮疯子,谁知道我们星阁落在他们手中到底会发生什么,慌乱之余,只留下几句口信,交由小乐波他们传递给雪宜和黄三,至于能有多大的效果听天由命了!
想到黄三,也想起曾经黄三告诉我的,白木禾根本不是兽王的女儿,那这怀孕又是怎么一回事,但现在真相终于要打开了。
大逆鋒
我们甚至刚出临源市,手中一直攒着的珠钗上传来一阵剧烈的法力波动,跟着一道白光突兀打出,然后我们全部都被包裹之中。
熟悉的天旋地转,告诉我这是传送阵的光波,从来不知道这白木禾时常带着的珠钗竟然还有这样的效果。
传送的距离很长,很长,或许是因为我此刻心情的缘故,总感觉这一次的传送要比过往经历的无数次都多更多,心中的忐忑也是无以复加,因为我压根不知道接下来还会要面临什么。
再长的等待也终有尽头,光波一收,眼前首先出现的是一片大红,那种宛若鲜血的颜色,让我一阵心慌,下意识的突前,将所有同行女子挡在身后。
“咦?你们这么快就来了?”
心神甫定之际,一声婉转的音调让我周身一颤,意识回神时,我才看清面前女子,那绝色倾城容颜,那熟悉香气,甚至还有那种很多次出现在梦中的凹凸,没错,是我的女人,白木禾!
妖嬈王爺小萌妃
做撒旦的情人
只是她此刻的着装稍稍让我意外,凤凰霞帔傍身不说,那一身大红色的衣装,怎么看怎么像是嫁衣!
“小白,你,你要嫁人了?!”我和两女几乎是异口同声。
白木禾嘴角弯弯一抿,那种幸福样子实在不是伪装,跟着轻轻点下了头:“对,要嫁人了!”
“那你要嫁给谁啊!”我急急追问:“你,你不是怀孕了?”
“对啊,就是怀孕了呢!”白木禾轻轻一笑:“小东,你是不是傻啊,哪有人一怀孕怀孕三年的,她又不是哪吒,当然早就出生了呀!”
“什么?”我们再度异口同声。
腹黑萌寶:傾城魔法師 花夢緋然
“恩!”白木禾肯定的点头:“只是她的身体状况不太好,才一出生就有先天根骨不足,父王将她带入我们兽族的灵池中,一直浸泡了一年多,这才恢复完成!
这不,才一带回来小公主,我就叫父王去带你了,是我们的孩子呢,当然得让她见见她爸爸不是!”
“额!”我这下彻底雷在原地:“可是,可是你爸爸明明把我的星阁,我的全部人员都给俘虏来了呀,他,他不是扬言要毁灭我!这,这——”
“他怎么可以这样呀!”白木禾瞬间不满的跺脚:“我明明交代给他是要用请的呀,怎么还是那么暴力呀!”
“是请的!”这时外面一个足足三米高的壮汉边走边委屈着说:“我之前才去的时候,明明说了要请他们来,但他们非说我是入侵,没办法,那只好先拉来再解释了,现在他们都在下面喝酒呢,我女儿要结婚了,我要大宴十天,不信,我可以带你们去看啊!”
我还没答话,妈妈先一步就朝那方向过去,我和两女本意都要跟着的,一伸手,白木禾把两女牵住了,于是打了个招呼,我跟着妈妈去看。
逆天仙帝
这才发现这里是一个巨大的婚礼现场,所见一切都是红色的,那种处处张灯结彩的样子,让我一阵心酸!
亲友们果然都很好,但他们集体都对白木禾的丈夫讳莫如深,我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来,真的成了一个多余者。
只是我没有想到的是,甚至一席话没有跟亲友诉完,这婚宴就开始了,我几乎是懵懵懂懂的看着三个新娘出现在典礼台上,正要开口询问时,一道熟悉的银光闪过,竟把我拉到了台上,那银光我很熟悉,是詹白凤的捆仙绳。
古有齐人之福,或许我现在抵得过一百个齐人幸福,仙不仙的,只羡鸳鸯不羡仙!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