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7jwg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小說 大唐掃把星 愛下-第380章 不好意思,手滑了展示-p82i0

大唐掃把星
小說推薦大唐掃把星
“冬至说了些事。”
贾平安在分析。
“洪飞在上云楼和人为冬至争风吃醋是有的,但远远没到动手的程度,更遑论费尽心思的下毒,还杀伙计灭口,这等事纨绔子弟做得来,但做不了这般精细。”
明静想到了水蛇腰,“若是如此,此事岂不是就查不出来了?”
程达说道:“别忘,王琦等人还在虎视眈眈,若是被他们查出来,百骑可就丢脸了。”
“丢不丢脸再说。”贾平安思忖着,“洪飞和人没这等杀人的恩怨,所以此事的动机还得另外寻找。”
他仔细回想着。
程达叹道:“洪夏也真是可怜。”
白发人送黑发人自然可怜。
贾平安喃喃的道:“洪夏的眼神,你等可注意到了?除去悲痛之外,还有些闪烁。”
“去打探!”
贾平安兴奋的捶打着桌子。
他的值房自然是不能用案几,桌子最好。
贾平安兴奋的想去撒个欢。
明静微微仰头,双手抱胸,“洪夏能有什么?难道他能杀子?”
女人啊!
贾平安微笑道:“你身手真是了得。”
这厮竟然夸赞我?
明静心中警钟长鸣,但也有些小欢喜。
“敬业也是如此。”
李敬业的身手无需说,此次据闻陛下都夸赞他悍勇,跟着贾平安出使为大唐争光了。
把明静和李敬业相提并论,这让她不禁暗爽不已。
贾平安起身出去。
程达一直没说话。
但神色不对劲。
明静拍着桌子,“说话。”
程达摇头,“你必然不想听的,何苦。”
明静冷笑道:“回头我就在陛下那里说你心怀鬼胎。”
女人一旦小气起来,那简直就是横扫一切。
程达缩缩脖颈,“李敬业悍勇无敌,但……”
他指指太阳穴,“比较憨直,刚回来不知说了些什么,被英国公一顿毒打。”
李敬业竟然是这样的人?
明静双拳紧握。
合着贾平安说老娘是四肢发达的蠢货啊!
第二日。
包东带来了消息。
“前阵子褚遂良请过洪夏吃饭。”
其它的再无异常。
贾平安靠在墙壁上,双眼闪烁着兴奋之色,“听闻陛下准备让洪夏在左武卫再进一步。褚遂良代表着长孙无忌去拉拢。”
“拉拢失败了?”明静觉得不对。
“不好说。”贾平安想起了洪夏那闪烁的眼神。
难道他做了二五仔?
可他做了二五仔,儿子为何被人毒杀了?
这事儿……
贾平安的思路在这里被卡住了。
“去问问洪飞的那些好友,洪飞最近说过些什么。”
这等事儿虽然琐碎,但没风险,程达抢着去了。
明静翻个白眼ꓹ “他总是抢着抓赌这等小事。”
我也喜欢抓赌啊!
贾平安最喜看到漫山遍野的赌徒奔逃,然后周围出现了百骑的人马ꓹ 把他们逼回去。
那场面太爽。
程达的效率不错,当天就拿到了消息。
“我梳理了一番,杂七杂八的没啥用的……”
程达把几张纸放在边上ꓹ 贾平安随手拿起。
随后程达开始说着他认为有价值的情报。
贾平安一边听,一边看着纸上的记录。
“……洪飞曾和人说ꓹ 回头要弄死那人……”
贾平安的目光定住。
——洪飞说有人让他回家劝劝阿耶,让洪夏站稳了。
这是什么意思?
贾平安闭上眼睛。
站稳了。
洪夏正在经受长孙无忌一伙的拉拢ꓹ 看样子动心了ꓹ 准备做一个可耻的二五仔。
在这等时候,有人告诉洪飞,让他转告洪夏……站稳了。
什么叫做站稳了?
就是别劈腿,保持原有的立场。
卧槽!
贾平安睁开眼睛,举手止住了程达的朗读,问了明静,“陛下在百骑之外ꓹ 是否还有一帮子人手?”
明静摇头,“若是有ꓹ 你以为我愿来百骑看你的臭脸吗?”
贾平安摸摸脸ꓹ “某要确定的消息。”
明静皱眉ꓹ “若是有ꓹ 也轮不到我来百骑。”
愚蠢的男人!
贾平安一想也是。
但凡李治多些男性心腹,明静估摸着还在道观里玩烧烤。
贾平安看了她一眼ꓹ 突然蹦了起来。
“去长陵候府!”
……
“这个案子查不清。”
王琦的麾下查案没好手ꓹ 刑部的好手这几日四处出击ꓹ 把案情捋了几遍,最终还是指向了权贵。
“那等一点就能毒死人的毒药ꓹ 普通人不可能有。”
这是支撑他们这个看法的原因。
王琦摊开手放在案几上,“可我要问的是,这个案子可能破了?”
几个好手摇摇头,其中一个说道:“每年发生的案子不多也不少,大部分都破不了。”
王琦叹息。
……
这个案子里吸引贾平安的是洪夏的态度。
他从另一个角度去分析了此事。
“你想投靠长孙无忌!”
他见到洪夏后,第一句话就让洪夏面色大变。
果然你是个二五仔,吃着锅里,看着碗里的贱人!
贾平安起身,“你莫要急着否认,洪飞之死弄不好与你有关。”
道門秘術 雪滿林中
“不可能!”洪夏的眼中多了血丝,看着可怖。
贾平安手按案几,身体前俯,盯着洪夏说道:“有人让洪飞带话回来,而你却没有依从,那些人就动手毒死了洪飞,就是给你的警告!”
“胡说!”洪夏面色涨红,“信口胡言!老夫从未听过什么带话。”
贾平安重新坐下。
洪夏喘息着。
渐渐的,他的神色茫然。
“说吧。”
贾平安平静的道:“是你的前程重要,还是你儿子重要?虎毒不食子,你难道能看着洪飞蒙冤,死不瞑目?”
洪飞背着个争风吃醋被毒死的名头,据闻死的时候眼睛睁得大大的。
当然,那是被毒死的反应。
但此刻却让洪夏一个激灵。
他双手捂脸,“大郎回来说,有人让他带话,让老夫站稳,不要和长孙无忌那伙人眉来眼去。”
谁?
贾平安的第一反应就是李治。
但李治不会采取这种手段,按照贾平安的理解,李治会寻机下手,让洪夏一路扑街。
是谁?
贾平安知晓还有一个办法,“长陵候可问问令郎随行之人。”
那些纨绔的随从知道的东西比主人想象中的还要多。
洪夏点头,“多谢。”
……
“查!”
随后就是追查。
郑远东就在这个时候出现了。
他悄然来到了铁头酒肆。
贾平安闻讯赶到。
郑远东把玩着手串,贾平安冷冷的道:“你这个习惯会出卖你的身份。”
郑远东这才把手串撸进去。
“长孙无忌最近得意洋洋,谈及了你那位阿姐,说是贱人得意,迟早原形毕露。”
老郑不错,竟然知道来报信。
贾平安点头,随后和他约定了下次想会面的暗号,最后才问了洪夏的事儿。
“长孙无忌最近势力膨胀,越发的目中无人了,洪夏在左武卫多年,若是能扎根,以后就多了个内应。”
贾平安皱眉,“有人让洪飞传话给洪夏,让他站稳了,别和长孙无忌那伙人眉来眼去的。”
郑远东茫然,随手又开始了把玩手串。
贾平安想一刀子把他的手串给割了。
“此事古怪,不是陛下的人。”
这是明静之外,第二个李治的心腹否定了李治还有一伙人马,贾平安心中微松。
给人做心腹,做打手也行,但不能有备胎,否则哪一天就狡兔死,猎犬烹了。
若是只有百骑,就像是独生子女,李治会把资源更多的倾斜过来,而且也会多一些宽容。
贾平安看了一眼郑远东那被盘的反光的珠串,问道:“把玩这个有何用?”
郑远东低头看了一眼珠串,“在那边孤独,还得时刻提醒自己……某就是长孙无忌的人,一遍遍的说,某经常会觉着自己就是他的人,而把玩这个,能让某心中宁静。”
他抬头微笑着,“不然人会疯。”
做卧底没人权,而且整日提心吊胆的,若是梦中说些什么……长孙无忌你这个老贼之类的话,回头曲江池里就会多一具浮尸。
可怜的人!
贾平安觉得自己也是个卧底。
一个来自于后世的灵魂在这里处处都显得格格不入,上次昏迷醒来的第一句话就是问‘我的手机呢?’
若是哪天梦中来一句:阿姐要做皇帝!
一愛千年:魔君的心頭獨寵 四月的顰兒
第二天满门抄斩,阿姐也被连累。
想到此,他的眼中不禁流露出了些许怅然。
郑远东发誓看到的就是自己的情绪。
感同身受吗?
他感动了。
于是伸出手。
贾平安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握住了双手。
幸而郑远东只是握了握,随即松手道:“多谢了。”
他谢我作甚?
贾平安不解。
晚些回到了百骑,他吩咐人去寻找那个让洪飞传话的人。
可这等事儿就是大海捞针。
贾平安抛开了此事,进宫请见阿姐。
礼物很多。
“阿姐,这是高丽参,我叫人去挖的,挖了好些,你平日无事别吃,救命用的。”
很粗大的人参,此刻就是萝卜般的无人关注。
贾平安弄了一片来泡水喝,当晚鼻血喷的哗啦哗啦的,差点就想去偷香窃玉,把长腿妹子正法了。
“救命用的?”
“对。”
贾平安没说是吊命用的,但相信阿姐能明白。
一堆礼物送上,贾平安最后遗憾的道:“本想给阿姐弄个新罗婢,可看了看,都丑,怕阿姐见了不喜。”
武媚坐在凳子上,看着他忽悠,只是笑着。
“你走了这阵子,朝中变化颇大。”
“宫中如何?”贾平安担心长孙无忌提早出手。
武媚淡淡的道:“陛下越发厌恶她们了。平安……”
“在。”贾平安一看就知道这是有事儿要教诲自己。
武媚轻声却认真的道:“你要记住了,寻娘子,莫要寻本事太大的。”
“为何?”
后世都是男女一起工作养家,所以只要女方不是太强势,基本上没啥问题。
“那些本事太大的女子……多半会暗自用挑剔的目光在挑剔男人,顺带暗中鄙夷一番。遇到事情也会指手画脚。”
阿姐,你这是在说自己吧?
贾平安想笑。
武媚却很严肃,“你的性子我却是知晓,若是来一个霸道的娘子,你多半会和她相敬如宾。”
这话确实是。
结婚是寻人生伴侣,不是寻个领导。除非性格互补,否则鸡犬不宁。
“我在琢磨……”武媚突然问道:“你喜欢卫无双还是苏荷?”
呯!
拿着一份礼物的贾平安手一松,礼物落地。
他干笑道:“阿姐,你为何问这个?”
武媚似笑非笑的道:“你不能寻世家女,越简单的女子对你而言越好。可那些商人女不妥,普通人家的女子没见识,不能帮你持家。”
阿姐太犀利了。
贾平安头痛。
“去,把五郎抱来。”
任性的青春歲月
晚些李弘同学被抱来了。
贾平安伸手,“我抱抱?”
奶娘看着武媚。
武媚笑道:“给他抱抱,算是提前体验一番。”
贾平安小心翼翼的接过孩子,腰都弯了,紧张的一塌糊涂。
武媚指着他笑道:“看看,看看,抱个孩子就和抱着一团火似的。”
众人不禁大笑。
随后贾平安告辞。
他前脚才走,李治就来了。
“朕听到了笑声,很是畅快,难道是为了礼物?”
地上有许多礼物,但就是没有给他的。
武媚捂嘴笑道:“平安刚才抱了孩子,就差浑身颤抖了,怕的要命。”
李治不禁莞尔,“朕第一次抱孩子也是如此。”
晚些,他和武媚缓缓回去。
“舅舅那边拉拢了一些人。”
“臣妾觉着树大招风。”
“树大招风。”李治负手看着前方,眸色阴郁,“他原先还把朕当做是亲戚,如今的眼中越来越多的是权利与野心。”
武媚默然。
懶妃有毒 二月柳
李治终究对长孙无忌还有一丝幻想。
他突然止步回身。
武媚差点撞到了他的后背。
李治看着皇城方向,伸手按住了武媚的肩膀,很轻声的道:“树越大,越容易招虫子。”
武媚心中一凛。
这才是帝王。
……
消息来自于洪夏。
“洪夏三天三夜未曾歇息,整个人看着分外的亢奋,他拷打了跟随洪飞出去的人,有人说了,说这话的是袁晨。”
贾平安起身,去墙边拿横刀。
“袁晨,父亲袁熙,和柳家亲密。”包东介绍着情况。
贾平安回身,“所谓关陇门阀,如今渐渐消磨了英雄气,开始没落了。可新人却接踵而至……”
现在的关陇门阀实际上已经在演变。
若说老的关陇门阀,那必然要提及八柱国。
可八柱国今何在?
新的利益集团拥抱了关陇门阀,接过他们的资源继续在指点江山。
而这个集团现在的首领叫做长孙无忌。
贾平安觉得太宗皇帝临去前是在栽培自己的大舅哥,让长孙无忌接过这些资源和利益。
长孙无忌再怎么也不会篡位,换了别人估摸着能剁了李治,然后再度改朝换代。
这大概就是先帝的打算。
替身傀儡:血色泰迪熊 千舞ゆぅれぃ
至于以后。
以后他也管不了了。
贾平安走出值房,目光转动,“雷洪跟着,再带二十名兄弟!”
雷洪喜笑颜开,挑衅的冲着包东扯胡子。
贾平安带着人出去,有人去给王琦通风报信。
王琦随口道:“让人去跟着。”
周醒说道:“莫不是那个案子有眉目了?”
王琦沉吟着……
“针线呢?拿出来。”
周醒面色微变。
陈二娘的手心有汗。
……
贾平安到了袁家的外面。
这是一个大户人家,但却不是大贵人家。
“敲门!”
一个百骑上去敲门。
雷洪手按刀柄,“武阳伯退后些。”
这个马屁贾平安没吃。
袁家的门开了,门子打着哈欠,在看到一群百骑后,那口气就窜了回去,一时间竟然无法说话。
贾平安微笑道:“告诉袁熙,贾某求见。另外,若是袁晨不在,那么就别怪我无情。”
门子一溜烟就跑了。
贾平安挥手,雷洪打头冲了进去。
前面的话只是安慰门子罢了,他哪里会坐等袁氏父子对口供。
门子一路狂奔,到了后院时,气度俨然的袁熙和看似乖巧的袁晨正在下围棋。
“阿郎!”
袁熙正准备落子,被这么一喊,思路全乱了,竟然落在了边上。
袁晨笑道:“阿耶,落子无悔。”
门子飞奔而来,“阿郎,百骑来了。”
袁熙的第一反应是起身,旋即拉起儿子,“快,去躲起来。”
“躲哪去?”
贾平安带着百骑大摇大摆的出现了。
“你可以现场教唆他说谎,我保证会视而不见。”
这是来者不善。
袁熙沉声道:“武阳伯来袁家为何?”
贾平安看着面色苍白的袁晨,微笑道:“袁郎君,洪飞在地底下看着你呢!”
袁晨的腿一下就软了。
袁熙喝道:“大郎莫怕!”
贾平安喝道:“拿下!”
雷洪因伤未能跟着去辽东,已经后悔了许久,冲过去就按住了袁晨。
袁熙一脚踹去。
“拿下!”
贾平安指着他,两个百骑过去,联手压住了袁熙。
罪惡調查局 驍騎校
袁晨在挣扎着,喊道:“你不敢!你不敢!”
“年轻人火气太旺盛了些,这是谁给你的勇气?”
贾平安微笑道:“把他的手放在棋盘上。”
两个百骑上去协助,把袁晨的右手按在了棋盘上。
“我想剁手,可你们按着他的手腕,我难道剁他的五指?罢了,也成。”
“你敢!”袁熙怒吼道:“我家大郎见过褚相公,褚相公亲口说大郎前程无量!”
“褚遂良啊!”贾平安按着刀柄,“他恨不能弄死我。”
他看着脸也被按在上面的袁晨,问道:“说,谁让你给洪飞传了那些话,是谁动得手?”
袁晨喊道:“有本事就弄死耶耶!”
呛啷!
横刀出鞘。
贾平安举刀过头顶。
袁晨的勇气在迅速消散,当贾平安挥刀时,他闭上眼睛喊道:“是江顺!”
横刀倾斜落下。
袁晨的中指前段被剁掉!
“不好意思,手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