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whik超棒的小說 青春流火-第489章 醉着不想醒鑒賞-r7bxk

青春流火
小說推薦青春流火
最终,邵强抡起来的大巴掌变成了摆摆手,那意思是不跟赵复计较,姜小超趁机端起了大茶缸,“不谈没用的,哥,你说怎么干,我们就怎么干,只要能让陈东瞑目。”
“还没想好。”邵强也端起了茶缸,跟姜小超对撞了一个,就是没搭理赵复,“往后自然是重回警队最靠谱,但我也做了最坏的打算,实在不行,我就自己来,一个个揪,从杜鑫、易洪开始,谁也别想跑。”
“好,我跟着你干,绝不掉链子。”
夜少的婚寵:二嫁少奶奶 金金江南
鴻蒙帝尊
艱難一日 馬克·歐文,凱文·莫勒
“这个事儿必须谨慎着来,我要捋捋思路,现在要想想现实问题。”邵强伸手挠挠头,放下茶缸,不经意的看了许晖一眼。
“上个礼拜我去看了看陈东他家里,日子挺不好过,爹妈身体不好,小妹马上技校毕业,估计去什么地方还没着落,走的时候虽然留了点钱,但管不了大用。”
姜小超点头,他和赵复也去过不止一次,“陈东不在了,他们家就靠他爸一个人的退休工资,日子紧巴巴的,这样接济也不是个办法。”
“要想个辙,当务之急要给小妹找份安稳点的工作,都是平头百姓,没门没路,咱们集思广益吧。”
“大顺说他们那边食堂的合同工应该有希望,但现在还没给回话。”
邵强听了连连摆手,“西钢那么远,小妹要是去了肯定得住宿,谁照顾他爹妈?”
这是实际情况,还真不能去西钢,姜小超皱起了眉头,他的情况也不好,自个混都够呛,心有余而力不足。
“集思广益,你装什么哑巴?”邵强扭头问赵复,最看不惯这厮小肚鸡肠,一脸黄世仁的样子。
“我有地方啊,不是都被你们否了么?”
“你说的那些破地方,提也不要提,那不是咱小妹干的,找个正经点儿的。”邵强听着就反感。
“怎么就不正经了?人家也是辛苦上班,挣的还多。”
“去你妈的辛苦上班,你咋不让你亲妹去干呢?”
“我没有啊,就一个脑子有问题的弟弟。”
“再瞎说,老子真抽你。”
“来呗,你是老大哥,刚才让着你,还真以为我怕了……”
“陈东小妹在技校学啥的?”眼看着吵吵起来又要动手,许晖插话了,他听明白了,邵强和姜小超一直咬着赵复,找赵复麻烦,其实说给他听的。
之前,陈东家的一个亲戚就在红旗街仓库干会计,是赵复硬插进来搞钱的,仓库一关,也不知道这位亲戚去了哪里。
護花神醫 天命神豬
“会计呀,实打实三年制,人比陈东还老实。”就等许晖说话了,别看邵强干起工作像一团火,对待一个窝子里出来的战友也是吵骂打摔,游刃有余,但一遇上求人的事,就脸皮薄,就算是许晖也不好轻易开口。
甜妻不聽話
奮鬥農家女 曼莎11
“要是不嫌弃,来建鑫吧,红旗街的仓库我们前一段又重新开张了,工资还可以,就怕不稳定。”
“只要守法经营,绝对让它稳定。”邵强开心的端起了茶缸。
许晖笑笑,有人家这句话心里多少踏实些,帮助陈东也是力所能及的事情,这才端起茶缸,赵复就开始嚷嚷了。
歐羅巴武神傳
“啥意思啊?我说两位哥哥,建鑫谁说了算你们应该知道吧?小妹真想来,我一句话的问题呀,他算个啥玩意儿?”
“这句话反过来说比较恰当。”邵强这回气乐了,跟许晖撞了一下后,放下茶缸。
“别以为我们不了解建鑫,这些店面的运转,你哪一个也没操过心,除了成天瞎咋呼,就是要钱,结果怎么样?是不是被那个易洪给摆了一道?你特么除了给人家添堵,基本上干不了什么人事,我就没想明白,你的脸皮咋就这么厚呢?”
撿到一只始皇帝
“卧槽!你都听谁说的?反了他们不成?”赵复不服,脸皮显然比邵强想象的还要厚,“不信你问问小老七,谁是建鑫老大,谁是总经理?”
“建鑫没有老大,要是有,也是以前的事。”许晖摇头,这个场合他才不会惯着赵复,“至于总经理,你倒是自封过一次,我们也不计较,但建鑫出事儿了,就找不到你人了。”
“卧槽,你还有脸说,这事儿是谁惹出来的?还有什么自封?老子用得着自封么?你特么的,狼心狗肺的小比崽子……”
“你闭嘴!”邵强啪的一拍桌子,“你特么的满嘴脏话、假话,就是欠收拾,你们那些屁事老子不想管,但别以为老子是瞎子,要不是你跟那个悍匪勾连,建鑫会出事儿么?这么多人会遭罪么?还有陈东,他会出事儿么!”
異世之魔獸社區主任
邵强越说越气,抡起手边的一包猪头肉就砸在赵复的脑袋上,尽管这厮事先有预兆,躲得快,但白花花的肉片也给挂了满身满脸。
“一屁股屎,老子没工夫管你,你以为就真干净了?你哪儿来的脸在这儿装大尾巴狼?”
眼看着邵强要掀桌子,姜小超一把将其抱住,好劝歹劝才没有进一步动手,赵复也老实了,一提陈东,就如同打到了他的七寸,只好一边摘着挂在身上的猪头肉,一边哼哼唧唧。
情挑冷郎
许晖没再说话,撕了一块鸡腿埋头啃,心里面却是想发笑,真是一物降一物,赵复在他们面前多么耀武扬威,多么不可一世,但碰上了狠人,立刻就怂了。
就这样,一场奇怪的酒,几人吃吃喝喝,打打骂骂,偶尔还干嚎几嗓子,居然一直喝到了凌晨一点,没人喝醉,但也没谁想真的清醒着,哪怕只是短短的几小时,都愿意醉着,就算装醉也是好的,什么也不用想。
次日一早,邵强就出去了,中午回来时,脸色比昨天还难看,但没说什么,给许晖带来一条消息,是唐老板转述的,“秦羽丰要见你。”
“见不见?”邵强问。
“不见。”许晖摇头。
“我建议还是见一见好。”
“为啥?”
“为了你的生意呀,唐老板也是这个意思。”邵强前一段在调查许晖近期的社会关系时,对秦羽丰有些了解,没有秦羽丰和魏少辉,许晖和唐老板这么大生意是没办法做起来的,这事儿许晖也提过,没必要瞒着。
“不会吧?这时候后出去,你就不怕我被人宰了?”
“甭担心,我亲自当保镖。”
邵强的态度让许晖感到了一丝不寻常,这让他想到了从西山逃出来后第一次公开露面时的场景。
秦羽丰和魏少辉几乎是第一时间赶来的,当时固然是因为秦羽茜的事儿,秦家大少气的够呛,但魏少辉显然有更多的事儿要说,无奈双方差点打起来,也就不了了之。
在许晖看来,魏少辉没能开得了口的事情应该与绑架有关,邵强如此热衷,显然也是为了这件事,与他声称的生意没啥大关系。
如此说来,去见一见的意义还是有的,于是许晖不再矫情,邵强当即去打电话留言,约时间和地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