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7ok5熱門連載都市小說 三界之城市獵人 txt-尾聲熱推-gh49s

三界之城市獵人
小說推薦三界之城市獵人
三界重新焕发了新生,但郑方的最终去向却成了一个难解的谜。
坦伦堡国际魔法师协会强烈认为,郑方还活着,因为他获得过魔法神殿的赐福—“永存”,永存不朽,郑方怎么会死?没这个道理嘛。然而,除了这份坚持,他们拿不出半点郑方还活着的证据。
华国魔法师协会与坦伦堡正相反,他们坚决反对国际魔法师协会的意见,坚定地认为郑方已经为拯救三界英勇地牺牲了,他们以为坦伦堡否定郑方牺牲,是想从根本上否定华国为三界稳定所做出的巨大贡献。
为此,华国魔法师协会特意为郑方举行了隆重的追悼会,魔法师协会主席蔡孝仁不仅亲自参加了在特殊学校举行的祭奠郑方的大会,还在会上发表了情真意切的长篇祭文,期间数度哽咽,难过的说不出话来。
不过,郑方在特勤处宿舍楼丢下的那套房子,却一直分不出去,据说有隔壁邻居发现,房子里经常会出现人活动的痕迹,屋里的东西也常常会自己变换位置,说得颇有些吓人,时间久了,就成了鬼宅,只有梁菲菲依旧经常去打扫,打扫完了就会在阳台上靠一靠,不知不觉便会睡上一觉,这房子向阳,很舒服。
宋玛丽是坚持郑方没死的人里最坚决的一个,如今她已成了六人议事团的一员,人们都知道这脾气古怪的老太太有一个习惯,每到周末就会一个人去古特里顿魔法餐厅,定的是星空座,有一回,一个侍应不小心推开了门,看见宋玛丽一个人在那里跳着舞。
超神學院之我為漫威代言
一边跳着还一边在那里像是和什么人说着话,那侍应说宋玛丽圣阶大人那时就像一下子年轻了几十岁,容光焕发,全身都像在发着光一样。
摘星宗也没谁认为郑方死了,老祖宗每年见着霓生,都要问一声郑方来了没有,霓生每次都会尴尬地回答他,郑方还没回来,于是老祖宗就要恼火地用鼻子哼上一声。
“这个混小子,搞什么鬼名堂?你这个师父也是,究竟怎么当的?”
霓生的脸就红了起来,六境大能竟变得像一个挨了老师叱骂的小学生。
最后老祖宗总会吩咐一声,郑方来了,赶紧去他那儿一趟,冯樵客替他做了许多子弹,全扔在他那里,倒流谷不叫倒流谷,倒应该叫做子弹谷了。
“叫郑方把那些破烂玩意赶紧收了去。”老祖宗每次最后都会说上这么一句话。
达萝莉已经成了摘星宗的蓝衣长老,有了自己的洞府,可她最喜欢的,还是编织一些乱七八糟的小东西,一边编着,一边看一眼身前空空荡荡的座椅,然后脸上就会浮现出欢喜的表情。
“你终归是我的!”达萝莉洋洋自得地说道。那座椅竟自己缓缓摇动了起来。
有人专门跑去冥界不归狱,想寻找郑方的亡灵,但是没有一个人成功,也有人以为郑方转世了,然而,虽然三界偶有发现十二府主的消息,可是关于巡察司的,却始终没有听人说起过。
灵界依然争战不休,没有一天是安稳的,不过去人界的灵人终究少了许多,域主、府主、宗主那些五境以上大能们,或明或暗地都放了话,少去那边转悠,出了事没谁好意思去管。
重生軍嫂馭夫計
惹上總裁:高冷嬌妻不好追
人界修行者还是大大小小地分出了许多个圈子,今天你想领导我,明天我想领导你,谁也不服谁。坦伦堡依旧自诩为人界的修行者领袖,其他人也没谁去戳破他的谎言,该尊重时,礼节一点儿也不缺,但是自己该做什么还是照旧去做,也不拿坦伦堡的话做什么数。
冥界的公爵们还是各有各的爱好,虹蚋依旧喜欢站在不归海的边上发呆,每当有一个逐浪的黑点游到他的脚下,他都要细细地瞧上许久。蝴蝶还是喜欢开那没有止歇的宴席,一旦高兴起来,就会唤上一个其貌不扬的冥鬼唱上一些乱七八糟的曲子。
郑家湾,郑东一家终于因为开赌进了局子,论罪行轻重,最早放出来的居然是郑阳,他年纪最小,除了嘴花花,也没有什么实际的逆迹,所以就判了个胁从。
他出来后赌博的事是再也不敢干了,想起家里那几亩地撂荒了许久,就想把它们种起来,等爹娘哥哥姐姐们回家,也好有个热乎饭吃,当他扛着家里那把生锈的锄头来到地里,竟发现田里早就种满了庄稼,他问了许多人,谁都说不出来,那地究竟是什么时候,被谁种下的。
蘇九的無限恐怖 十九弦
狼暴
有一天,民政局的找到他,发了个烈士人家的牌匾给他,弄得他摸不着头脑,打听以后才知道,是哥哥郑方的。可是哥哥郑方不是早就死了吗?
他突然想起该去给哥哥郑方和郑太上个坟了,郑方尸骨没回家,郑太的尸骨早不知去了哪儿,但爹娘有钱时,还是替这两个儿子修了坟,清明冬至的,也会来烧些纸。
那天他去了哥哥的坟头,就见一个年轻人站在郑方的坟头那儿发呆,他以为是他哥的朋友,这些年以来,总会有他哥的朋友偶尔过来,都是到坟头看一眼,就匆匆走了。所以他也没在意。
然而,当他走近那年轻人的时候,那人突然回头对他笑了笑,他顿时感觉一阵眩晕,阳光耀眼无比。
以后的日子里,他逢人便说,他见着哥哥郑方了,人都说他见了鬼,他一个劲地摇着头“不是鬼,是人!”
重生之紈絝仙帝 紫禦瀾庭
许多年后的一个夜晚,那时候郑家湾定波湖边划作了旅游区,一对小夫妻偷偷摸摸从宾馆溜出来,跑到湖边赏夜景,璀璨的星光之下,却听见不知从哪儿传来了一首小曲,曲调苍凉、悲郁,一听就不像是人界的歌谣。
“去了来,来了去,都遭那螺旋罪,活着,便是那肚里的三餐、身上的衣衫,就算明天投了不归,去了泥沼,成了那石砾,再用那釜来蒸、风刀解,磨成骨粉,烧做灰尘,回头来还不是三界梦里游,一样的归程,终归只是个家呀,乖乖,你以为有什么乾坤?”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