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h5sk火熱連載都市小说 無敵學生俏校花笔趣-第594章 關於未來(全書完)分享-enr9d

無敵學生俏校花
小說推薦無敵學生俏校花
就算照雪不肯详细解释,司鸿初也已经猜到了,肯定是父亲当年有了交代。
血珑何等聪明,当然也想到了,淡淡的道:“照雪,你这几年躲了起来,可算是逼疯了照月。如果你没这样做,很多事情也不会发展到今天的地步……”
照雪叹了一口气:“我是无奈。”
“不管怎么说,虽然你失踪这么多年,却毕竟在最关键的时候做出正确选择。”顿了顿,血珑又道:“是不是可以把照雪叫过来相认了?”
司鸿初马上给紫瞳打去电话,紫瞳又找到照雪,照雪第一时间到了。
时隔多年,姐妹终于重逢,一番激动自是不必多言。
姐妹两个一直聊到深夜,而司鸿初和血珑一直陪着。
学生会那帮人聊过自己的事情,很快各自回去了,这样一来,司鸿初倒是更加方便。
血珑提议道:“你们姐妹难得相见,不如我做东,大家一起吃顿饭吧。”
虽然时间已经很晚,但仍然有高档酒楼营业,血珑点了满满一桌子菜。
显然血珑是这里的常客,经理非常殷勤的介绍道:“这是红梅鱼翅,选用上好鱼翅和新鲜梅花瓣烧制,鱼翅的鲜甜合着梅花的清香……滋味超绝的!”
血珑点点头:“这是我最喜欢的几个菜之一,大家尝尝吧。”
一吃之下,血珑却发现,菜的味道与往常有些不同。
要是平时也就算了,菜肴这东西,不可能保证每次味道完全一样,这个食材、作料的品质和厨师的发挥有着直接关系。
但是,血珑此时心里正不痛快,这会正好借题发挥,立即拉下脸发作起来。
经理赶紧过来解释,再三赔罪。
蜜戀遊戲2
血珑却不依不然,摔了好几个盘子,总算才作罢。
“血珑你很威风啊!”照月不紧不慢地丢过去一句,说完一阵冷笑,还轻轻“哼”了一声。
司鸿初苦笑:“你们这是怎么了!”说着,司鸿初端起酒杯:“血珑,如果你有什么不高兴的事情,这杯算我向你赔罪。”
说罢,司鸿初一饮而尽。
照雪先是对司鸿初说了一句:“血珑不高兴,跟你没关系。”接着,照雪又对血珑道:“我多少能猜到你的心思,挂冠堂如果只有你和我姐姐,那么你们两个人权势熏天。但如今我回来了,多了一个人分享权力,这跟十几年前完全一样,血珑你当然很不开心。”
血珑呵呵一笑,没说什么,显然是被照雪说中了。
臭小子鬧官場
“不过你放心,我没有跟你争权的心思……”长叹了一口气,照雪感慨的道:“这些年来,我已经喜欢上隐居的生活,这一次回来,只是为了把最后的事情处理明白。然后,我会回去继续隐居,从此不问世事……”
鬼醫聖手
照月微微蹙起眉头:“妹妹你真的这么想?”
“没错。”照雪沉重的点了点头:“我感觉太累了,权力、金钱什么的,对我已经没有吸引力。”
默然片刻,照月怆然一笑:“好吧……我尊重你的选择。”
得知照雪没有野心,血珑终于放下心来,端起杯子喝了一口酒。
这一杯酒下肚之后,几人言笑如常,仿佛又回到了十几年前,房间里的气氛慢慢变得融洽起来。
所谓“融洽”是相对而言,事实上这顿饭吃得十分沉闷。
每一个领导者,都要在手下之间寻求势力的平衡,司鸿阳当年就是这么做的。
尤其是女人之间的争斗往往要更加激烈。
血月三妃面和心不合,十几年前就争权夺利,今后必然依旧。
司鸿初暗自郁闷,这个胆子以后落到自己身上,也不知道该怎么处理。
幸运的是,照雪退出,局面变得相对简单一些,只有血珑和照月了。
吃过了饭,司鸿初回去休息,第二天起床去学生会处理事情。
结果,刚进门,就看见蓝萱正跟郑凡柔说话。
看到司鸿初,蓝萱轻轻冷哼,目光里清清楚楚流露出几分恶意的嘲弄:“你这么这么早就起来了,看来昨晚不够累啊。”
郑凡柔看了看蓝萱,有些不明白,这个千金小姐为什么对司鸿初这样不满,而且还表现得如此明显。
不过,很快的,郑凡柔明白了, 司鸿初昨晚是跟三个大美女在一起,看来蓝萱是吃醋了。
重生之愛妻如命 瀟湘十
司鸿初当然也明白蓝萱的心思,说了一句:“她们是我父亲的助手,也就是我姑姑辈的的人物。”
“是吗。”蓝萱不再理会是,继续跟郑凡柔聊天。
看起来,蓝萱确实发自内心地喜欢郑凡柔,两人仿佛姐妹一样窝在沙发上,小声说着私房话。
司鸿初有点看不懂蓝萱了,郑凡柔身上具有的活波和天真,与蓝萱的气质截然相反。
照道理而言,两个人应该走不到一起去,而且郑凡柔起先还得罪过蓝萱,为什么现在看上去,蓝萱似乎真的对郑凡柔喜欢的不得了。
察觉到司鸿初的困惑,蓝萱抬头一笑:“对了,你跟我出来一下,我有事情跟你说。”
“你……”到了外面,司鸿初试探着开口:“你很喜欢郑凡柔这丫头?”
蓝萱一笑:“喜欢,当然喜欢。”思绪飘飘悠悠的,蓝萱幽幽地叹了一口气:“她跟我是完全不同的两种人,我希望你能好好对她。”
司鸿初吓了一跳:“你说什么?”
妖孽王爺:獨寵小萌妃
狼性總裁纏上身
“她天真纯洁,远离各种明争暗斗,跟我这种世家之女完全不同……”顿了顿,蓝萱微微一笑,笑容里有着真切的高兴:“从小到大,我周围的人都是因为某种利益需求,踩来奉承和讨好我。你知道吗,我活的很累,我希望能交往郑凡柔这样的朋友。因为她跟我在一起,只是因为喜欢我这个人,别无所图。”
司鸿初听到这话,心肠被撩动了:“原来是这样。”
虽然说女人天然是对手,但很多时候,她们的友谊也会超过男人。
蓝萱作为世家之女,表面风光,心里会时常会有那么轻微的、却确确实实酸涩的一漾。
“萱萱……”司鸿初轻轻拥蓝萱入怀,怜惜的轻叹着。
司鸿初知道,蓝萱是好强的,是以将这份感触小心地收藏起来,但她终归是个女人,有脆弱的时候。
司鸿初在蓝萱面颊上轻轻一吻,轻声道:“我很高兴你能这么说。”
“你身边这么多女人,以后调节关系,可要多动脑筋。”蓝萱抬了眼看着司鸿初,长长的睫毛在剔透的双眸四围簇拥出浓重的阴影。
她露出最完美的笑容,又对司鸿初道:“不过我会帮你的!”
望着笑容明丽的蓝萱,司鸿初再也说不出一个字来。
这就是蓝萱比郑凡柔懂事的地方。
郑凡柔知道司鸿初与蓝萱的关系,很是吃醋,还给蓝萱难堪。
但蓝萱虽然也吃醋,却懂得顾全大局。
“你很吃惊我会这么说?”蓝萱看出了司鸿初的心思,吃吃的娇笑起来,眼珠似黑水晶般崩射出无数道流光溢彩,让人不敢直视。
嫡女神醫 煙熏妝
“你太懂我了。”
“当然。”在甜腻的笑声中,蓝萱如花娇颜渐渐转为冰寒:“但是,我可以帮你处理内部事务,外部的敌人还需要你自己去面对!”
“司鸿宇死了,夺回了挂冠堂,现在的敌人只有一个……”回想起所有这些事,司鸿初感到是一场梦:“那就是远在扶桑的有栖川宫朝彦王!”
本来,司鸿初以为,自己夺回挂冠堂要经历一场血斗,过程会再三反复,自己经常会遭到司鸿宇的强力反击。
熟料,司鸿宇就这样死了,死的太容易了,简直让人难以相信。
与之相对的是,真正的对手却是一个过去忽视了的人,一个与司鸿初原本没什么关系的人。
蓝萱冷冷一笑:“司鸿初,你一路走来打倒不少人,但有栖川宫朝彦王无疑是最强大的对手!他不同于任何人,跟司鸿宇更是不一样!”
“我懂。”司鸿初苦笑着点点头:“他这个人野心太大,而且手段无所不用其极,是一个相当难缠的对手!”
蓝萱静静不语,神色虽然平静,但眸底分明凝聚了什么。
“你怎么不说话了?”
看了看司鸿初,蓝萱的语气转为轻缓,柔声道:“我相信你可以战胜所有对手!”
司鸿初长呼了一口气:“谢谢你的信心。”
这个时候,一个电话打了进来,是詹悦然的:“你现在有时间吗?”
“你有事?”
“我要拍一个MTV,觉得你很合适。”詹悦然试探着说了一句:“过来给我帮个忙吧。”
拍MTV,这件事是司鸿初没做过的,所以非常有兴趣,立即答应下来:“没问题!”
一个高跳起来,司鸿初告诉蓝萱:“我要去当大明星了。”
话音刚落,放在旁边的电脑突然自动开机,随即打开了一个视频对话框。
而视频里显示的人竟是有栖川宫朝彦王。
多日不见,有栖川宫朝彦王有些胖了,气场更加强大。
他衣着华贵,坐在那里,微微然一笑:“最近过得还好吗?”
“还不错,你呢?”
有栖川宫朝彦王一摊双手:“我现在是天皇,你说呢?”
天才嫡女,廢材四小姐 一塊小肥肉
“你大概还想做这个世界的主宰吧?”
霸道老公難伺候 摸摸大
有栖川宫朝彦王点点头:“没错。”
“果然被我猜对了!”
“我一直相信一件事,那就是这个世界上最了解你的人,一定是你的对手。”顿了顿,有栖川宫朝彦王似笑非笑的道:“最了解我的人就是你!”
“这话本来我也想说,你也足够了解我。”冷冷一笑,司鸿初接着道:“你不但知道我在哪里,还能侵入这里的电脑,直接跟我视频对话!”
“这是因为有些事情我们应该说清楚了!” 有栖川宫朝彦王叹了一口气,脸色突然阴沉下来:“你知道我是什么人,我也知道你是什么人,我把话说明白了吧——我非常欣赏你!”
“我不会帮你做事的!”
“那就太遗憾了。” 有栖川宫朝彦王缓缓摇了摇头:“我将会是一生最强大的对手。”
“我相信。”司鸿初呵呵一笑:“在扶桑等我,我会去找你算账!”
“我知道,你手里有很多牌,闲院宫望川王和你结成同盟,你掌握了我血洗闲院宫家的证据,身后更有华夏国家的支持……”顿了顿,有栖川宫朝彦王一字一顿的道:“但你也不要以为我很好对付!”
“我从没觉得你很好对付,不过我有兴趣和你死磕到底。”看了一下时间,司鸿初笑着道:“好了,先不说了,我要去跟女明星约会了。”
有栖川宫朝彦王点了一下头:“再见。”
司鸿初纠正了一句:“应该是回见。”
视频很快中断了,看着漆黑的屏幕,司鸿初想到了不可测的未来。
那将充满很多危险,更有很多挑战,但司鸿初充满了信心。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