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n2xh超棒的都市言情 荒古隱祕 愛下-第三十一章:新生-bmfr7

荒古隱祕
小說推薦荒古隱祕
九月玄空,繁星点点。
十日升天,光照苍穹。
夜色无眠,惨淡的表情,明晃晃的一束白光刺痛着眼睛,无法睁开。
我才是幕後大佬
灰暗的角落中,牧丰感受着牢狱的昏暗,手脚冰凉,全身都在颤颤发抖,十分严寒。
三天三夜没有一滴水入口,就更不要说粮食如何了,空腹的肚子咕咕叫着,精神异常受到折磨,已经被困在这个牢狱整整三天。
没有任何人会找到自己,也没有人会想到世界上真有重生。
牧丰也没有想过要得到救赎或者顽强活下去的勇气,如果父母知道自己现在的情况,如今会是什么样的表情呢。
昏暗狭小的空间中,会不会突然之间被饥饿的老鼠盯上,或者突然出现一只恶魔。
牧丰表情诡异的笑着,耳边似乎能够听到厉鬼的吼叫,也有饥饿的老鼠唧唧叫着。
灵魂感觉越来越轻松,身体似乎不属于自己了一般,连思考都被莫名的声音中断了,一股可怕的压力袭击而来。
轰隆隆的声响,仿佛世界末日降临之前的前兆,记得十多年前自身也喜欢看小说。
盖世神通,无敌天下。
除恶扬善,匡扶正义。
如今本身穿越了确是如此结果,活生生的被困在昏暗的牢笼里等死。
自身亲自感受着……,感受着生命一点点的流逝。
绝望,孤独,恐惧,黑暗,一股股的负面情绪压榨过来。
干涩的喉咙似乎冒烟了,牧丰此刻才明白最可怕的不是死亡,而是死亡之前的折磨,老天为何不一道天雷劈下来杀了我。
为何我要忍受如此残忍的折磨,为何我还活着!
谁来杀了我……牧丰心内吼道。
隆隆隆……,神雷降下。
天空外界有着无数雷鸣声,似乎千军万马在嘶吼,又似乎亡灵的国度正在举行着隆重的,**的庆祝仪式,似乎还有着美酒娇女相伴的欢呼声,听着这些声音牧丰沉重的睁开了双眼。
看到的是一拥有着满口獠牙的丑陋恶鬼,那是有着诡异的,高大而漆黑健壮身躯,与黑色张开三丈羽翼的蝙蝠翅膀,古老的神话中才会出现的吸血鬼。
牧丰看到后不是恐惧,也不是死亡后还能够存活在地狱的庆幸。
人为何要永生永世的轮回,一世的痛苦已经足够了,活着对我来说太痛苦了。
与其转世活着,不如一直活在地狱之中,至少不会再感到饥饿,至少不会再为失去什么而狼狈的掉眼泪,痛苦。
“年轻人,让我们来做个交易吧!”堕落的吸血鬼,血腥骑士诡异的赤红双眼看着他。
“我不要转世轮回,让我死,让我死!”
牧丰突然疯狂的吼叫起来,作为人太辛苦了,不仅仅考验智商,还考验情商,礼法尊严,可是拥有这些有什么用处,终究抵挡不了一肚子的饥饿。
被摧残七天七夜的生命,接受拷问与无数次的痛苦活活饿死地狱,继续轮回这样的世界,又有什么意义。
而且已经是第七次了,这个怪物为何一次次的折磨他,为何一次次的让他回到那个人间地狱。
牧丰用力的甩了甩脑袋,睁开了迷糊了半天的眼睛,他记得刚刚放学回到家,正在玩一款十分著名的绝杀设计各种武器的游戏。
以各种陷阱与手段,来杀死多数人的一方为胜利,而且获得成绩后还会有十万元的奖励金。
“这里是什么地方,我这么会出现在这个地方?”
牧丰心中疑惑,发现自己正在一个阴暗破败的房间内,四周的墙壁布满了裂痕,房间禁闭有些类似于坐着监狱的感觉。
“有人吗?”牧丰感觉喉咙干,摸摸身子觉得有些不对劲。
“臭小鬼,安静一下,胆敢有什么鬼心思可不要怪我们不客气!”
牧丰面色一喜,门外有人说话。
“龙哥,他可是魔皇之子,虽然脑子有些问题,但是神主交代过对他微微好一些,刚刚又被你毒揍吐血打昏过去,他那小身板那里是你的对手,莫要被你打死了!”
门外站着两个身材雄伟的大汉有着野兽的面孔,个个都有着八尺身高看着就是一种威压,其中一个人脸上带着几分同情正是杨威。
“怕个屁,恶魔种都快被灭了,神不知鬼不觉的弄死他,神主想来正抱着后宫佳丽逍遥快活,等我们吃了这小子的肉立刻离开兽人种,毕竟是贵族的血肉也能长些实力,我可不想一直都做下等存在!”
龙尘看着胆小的杨威,狠狠地给了他一脚,撕开獠牙笑着道。
牧丰左右看看,听着声音缺带喜悦的叫道“请问一下这里是什么地方?我为什么在这里?”
帝武大系統
龙尘听着这话目光阴冷,以为这臭小鬼又有什么花样,谁手提起了桌面上一根木棍就要冲进去。
杨威听着立刻道“臭小鬼,你知道自己做什么吗?规矩一些,能够让你死的痛快一些。”
牧丰听着奇怪,自己又没有做过什么坏事情,一定是抓错人了,自己家穷的一天两顿饭,不一定哪天就是一顿饭,那里有值钱的东西。
“两位大爷,求求你们放了我,我就是一个穷屁的学生,没有钱没有女朋友,做事还靠五姑娘,唯一值钱的就是我家那台老电脑了,不过卖不了三五百块钱,还不够你们歌舞厅玩一下的。”
“王八羔子,装疯卖傻!”龙尘听着勃然大怒,这些天这个小鬼可是费尽心思的想要逃走,尤其是他们本来三个兄弟还被宰了一个。
杨威也是听不懂,这傻逼玩意儿就是一头疯狗,虽然他可怜孩子却也不会无辜包庇敌人,该杀的时候绝对不会手软。
“碰”的一声,房门被拆开。
牧丰见门打开有些口干,如果可以还想要来一瓶矿泉水,喜悦的向着门口跑去。
龙尘手下狠辣歹毒,一根木棍抽下来火辣辣的疼,牧丰当场惨叫着跪倒在了地上。
花心首席冷情妻 柏亞
“好痛,不要打我,我家真的没有多少钱,你要想要钱,可是完全抓错人了,我就是个屌丝,你对我抱有期望太高,失望越大!”
牧丰抱着胳膊靠在墙上,痛的眼泪都汪汪的掉了下来,几乎是将本身的底细脱口而出。
“臭小鬼,还说一些我们听不懂的话糊弄人,根本找死!”龙尘的双目中妖光一闪,头颅突然变化,一颗野猫的头颅突现,紧盯牧丰。
可是这也把牧丰吓傻了,这尼玛怎么回事呀,遇到基因突变的生物了可是要赶快报警。
牧丰颤抖着摸着全身,这才感觉有一种极度的违和感,怎么感觉浑身毛茸茸的感觉,似乎有一条尾巴在身后极度的摇摆。
“我三年的拜年钱与零花钱,我新买的绿皮军装呢?”牧丰吓得闭眼的一刻都不相信这是真实的。
然而跗骨而来的痛苦,以及一拳拳的暴击让牧丰理解了现状,自己被变异的生物绑架了。
龙尘脸上带着淡淡笑意,对于天下万族万国来说,区区一个青魔国根本算不上什么。
“龙哥,不要打了,如果可以还是要等月圆之夜精华聚集,那时才是这小鬼体内血脉浓缩,最有营养最利于吸收的时刻!”杨威说着低头一看发现这青魔国皇子,居然第一拳就吓得尿了裤子,而后昏迷。
牧丰嘶哑咧嘴的醒来,看着周围黑洞洞的感觉,肚子咕咕叫着眼泪哗啦啦的溜了下来。
坚强二字是靠实力赢来,可是他就是面对一条狗都绕路走,可况面对两头北极熊的怪物。
那个猫脸生物,很像是西游记里面的斑点豹子,可是有人要吃他的肉确是没有孙悟空救驾。
“唐僧啊,唐僧啊!你说你怎么就不让他们吃一些,还有猴哥,你看看你也太不厚道了,居然还留下了一头怪物没有清理干净!”
牧丰是个乐天派,虽然鼻青脸肿留着鼻涕虫子,更是留下了一道道眼泪确是没有忘记要冷静下来。
前来教课的警察叔叔说过,这种情况一定不能让恐惧侵蚀,更不能够像罪恶妥协。
正义的铁锤一定会到来。
牧丰让自己坚强,抹干眼泪靠着墙壁鬼鬼祟祟的跑到门口,发现门窗都是用着铁栏杆,而且外边也是黑洞洞的没有,有着野草都长得高过了铁窗户栏杆。
學院騎士團
“那是狗尾草吧?好像不是!”
牧丰正想着爬上去,确是听见了一种很诡异的脚步声,而且数量众多人数浩大,十分好奇的趴下。
这才发现自身全身都有着一身赤红色的奇怪毛发,一直以为是穿在身上的衣服罢了,可是躺在地上那种不舒服的感觉。
扯一根下来很疼的感觉,立刻让他的灵魂摆渡十回,好痛啊……。
“老天,你能告诉我?我现在究竟是什么样子吗?”牧丰摸摸自己的脸手脚发现都很正常。
只是饥饿感让他浑身无力,突然全身都有一种酸软的刺痛。
体内似乎有灵魂再被撕咬,牧丰哆嗦着抱着脑袋极度恐惧,似乎有什么人正在硬生生的撬开他的脑袋往里面爬一样。
饥饿,寒冷,恐惧,痛苦,渐渐地侵蚀牧丰的身体,刚刚苏醒过来的他此刻的心情无疑是绝望的。
外边杂草丛生,以及夜晚无月的环境而言,尤其是周身虽然冷确是有着暖流流过。
此刻应该是春天,可是牧丰明明记得回家的那一天,天空漂着鹅毛一般的大雪花。
尤其是因为告白成功,心情激动的睡不着觉,玩了一整夜游戏。
熬着早上五点,依然精神兴奋。
之后应该是输了游戏,告别了不切实际的奖金梦想。
“杀了他们,我要复仇!”牧丰感受着意识中的怒吼,颤颤发抖,自己什么时候有了如此强的杀意。
龙尘与杨威轮流值班,临近半夜三更时分,突然听到了来至牢房内的惨叫声。
杨威目光一愣,双目夜视,握着敲人的木棍,打开门眼神伶俐如灵猫一般的动作,悄无声息的潜入。
突然眼前一晃,只见魔皇之子口吐白沫的倒在地上,眼看着浑然无珠的眼睛,杨威也感到异常。
牧丰意识越发的痛苦,有着一个灵魂正在不断地对他怒吼咆哮。
有着一股不属于自己的记忆,悄然的进入了意识之中。
“火影大陆,死神大陆?”牧丰的脑袋只有无尽的疑问。
重生之娶妻要娶仙
“有没有搞错,你把二次元推出来欺负我看得动漫很少吧?”牧丰以为自己得了妄想症。
《天降之物》《出包女王》
《亲吻姐姐》《黄金小子》
牧丰仅仅喜欢看这类,比较幼稚的动漫而已,不要以为你出了死神我就想到了《死亡笔记》。
不要以为出个死神,我就想到了传说中蓝染的崩玉,黑崎一护你以为你很了不起吗?
不一样挂在我家墙上,原来又是一个穿越者,尽是想些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宋子安新 裕瑋
“还有兽人种,神灵种?”牧丰以为看到了人生游戏,空与白的联合没有败北的可能。
也就是说个个击破,还是有着十分强大的胜利的可能性。
“这一定是一个梦!”牧丰想着理解了自己现在的情况。
虽然头疼欲裂,痛苦难忍,肯定是自己睡觉不老实掉到了地上。
牧丰虽然崇拜漩涡鸣人,可是却不想前往火影,虽然他喜欢死神却不想穿越死神。
虽然他喜欢恶魔果实,可是却没有想过自己也成为海贼王。
牧丰想着的是《乳龙帝》,这位只手遮天的超级模范人物,也是龙傲天级别的存在。
《爆破游戏》也很不错,牧丰只喜欢可以弹飞**的胸姿,可以在危机时刻勇敢反抗的卑弥呼。
“臭小鬼,起来!”杨威不敢贸然的抱起牧丰,十分警惕,先是用脚踢了踢胳膊,这才蹲下发现居然已经没有了呼吸,死了。
”牧丰心中想着,浑然没有发现,自己的灵魂缓缓的下沉堕入了地狱。
一刹那一股股不属于本身,极度黑暗的记忆进入了意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