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8swb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說 《劍挑紅塵》-第四百八十七章 結束還是開始?推薦-9em2q

劍挑紅塵
小說推薦劍挑紅塵
天空中,药老赶了回来,看到了刚才的一幕。
儿女私情固然使人悲伤,但古秋雨的生命是最重要的。
他站在铁鸟上大喊道:“百鬼夜行,撤!”
这一声药老加上了全部的内气,震耳欲聋。
被刚才雷火堂狂血打得不成样子的百鬼夜行众人已反应了过来,在魏不语、卓文卓武的带领下,纷纷向外撤去。
李真与张肖早就不知去向,药老根本不担心二人,他现在唯一在意的是古秋雨。
“依月,快将三少爷带走!”
药老对着下方的柳依月喊道,因为铁鸟在空中飞行的时间太长了,燃料已经消耗的差不多了,如果下去将古秋雨接走,根本就飞不起来。
无奈,药老只好在铁鸟之上指挥还留在原地的柳依月。
柳依月不用药老提醒,早早就奔着石台上奔去,一路上,没有一人想和这个魔女交手,纷纷退让开来。
“先生,你千万不要有事……”
周莹莹搂着怀中的古秋雨,喃喃道:“秋雨,和我回家吧。”
古秋雨一动不动,双眼一直盯着面前变成冰像的何花,其中的悲伤难以言表。
“古秋雨!我雷火堂与你不共戴天!”
何涛强忍着心中的悲伤,双眼不敢去看何花现在的模样。
雷火堂众人眼中充满了恨意。但还有一些人则是长出了一口气,何花既然如此,那他们就不用担心雷火堂在今日自灭了。
“先生!”
柳依月这时冲到了古秋雨的身边,周身血丝飞舞,几名冲过来的雷火堂弟子转眼间就被吸成了人干。
“依月,带着周莹莹走!”
“什么?!”
“什么?!”
二女同时出声,柳依月在见到将古秋雨搂在怀中的周莹莹时,目光之中出现了前所未有的杀意,甚至面对敌人时也没这样过。
而周莹莹则是连连摇头道:“我不一个人走,我要和你一起走!”
古秋雨看着周莹莹的双眼,微微一笑,用手擦掉她脸颊上的泪水。他猛的站起身子,一把将周莹莹推到柳依月身边。
“带她走!”
“先生……”
古秋雨这时突然很轻声地道:“快走!!!”
柳依月虽不想走,但她无法不听古秋雨的话,只好咬着牙,抓住周莹莹的手向外跑去。
周围雷火堂众人根本没人去管二女,他们只有一个目标,那就是古秋雨。
铁鸟上药老见雷火堂已经将古秋雨团团围住,知道事情不妙。他让黄佳忱驾驶铁鸟向下飞去。
“咻、咻、咻……”
三道剑气从下方飞出,劈砍在铁鸟之上。
铁鸟上众人稳住身形,就见下方,金阳剑、星垂剑正看着他们。
金阳剑长剑凌空一斩,又是一道剑气飞来,好在黄佳忱反应迅速,将铁鸟抬了起来,这才躲过。
而趁着这个功夫,金阳剑与星垂剑已经冲上石台,直奔古秋雨而去。
“坏了!”
药老面如死灰,无力的坐在铁鸟之上。
百鬼夜行众人都已经离开的差不多了,李真与张肖已经不知去向,铁鸟上的尉迟林少了一只胳膊,药老就是再自负,他也不是金阳剑与星垂剑的对手。
金阳剑与星垂剑速度很快,因为远处还有一个他们不知道什么目的的郇千义,上一次在秋叶城,郇千义可是帮助过古秋雨。
怕事情发生变故,二人果断的要将古秋雨擒下。雷秀子此时也跃到二人面前,雷电在他身边环绕,噼啪作响。
而这时,整场战斗都没有出场的林涯突然出现在古秋雨的身边,此时的他已经用出了万骨神功,手臂之上长着一把长长的骨刀。
金阳剑与星垂剑对于雷秀子并没有太过看重,但二人看着林涯,都有一些惊讶。
“林十七,你刑天殿要管这事?”
林涯耸了耸肩,无奈道:“说了多少遍了,我不是林十七,我现在叫林涯。刑天殿与这事一点关系都没有。”
金阳剑银眉微微一挑,他当然不相信林涯说的话,刑天殿与青玄派现在已是死敌。林涯自然是来帮古秋雨的。但现在他们的身边不远处还有一个共济教的杨阳,上次在秋叶城,青玄派吃了共济教巨大的亏,金阳剑就被郇千义打成了重伤。现在与林涯动手,不知道杨阳是否也会出手帮古秋雨。
星垂剑看出了金阳剑的顾虑,沉声道:“现在犹豫不得!先将古秋雨拿下,共济教的事放在一旁。他共济教再怎么样今天也管不了我们青玄的事情!”
豪門專寵:小叔,別來無恙 瑤歌之城
金阳剑点了点头,二人身上内气突然暴涨起来。
毒醫難 不吃魚的貓
何明轩此时也恨恨道:“今日古秋雨这小想从我雷火堂出去!”
重生之花哥逆襲
林涯看了看四周,心里不像表面上那么平静,就算他能带着古秋雨冲出石台,而下方还有程无极与雷火堂活下来的两个林主,外面还有上万南通国军队。天上的药老的铁鸟根本无法下来,周围已经站满了手持火器的雷火堂弟子,他一个人根本无法带重伤在身的古秋雨离开这里。
何涛道:“林十七,你快点退开!免得伤了你!”
林涯摇了摇头,周身开始疯狂的长出白骨,形成了一层苍白的盔甲。
就在双方马上就要动手之时,一道黑色的旋风从铁楼后刮了过来。
众人见此,大惊道:“云龙子?他还没死?!”
“不可能,没人能在那轮烈日下活下来!”
身在雷火堂内的郇千义同样面色一惊,他密切的注视着黑色旋风,从怀中掏出了仅剩的一颗宝石。
黑风顺着铁楼而下,就落在古秋雨身边。
傻王棄妃 捏花一笑
众人纷纷向后退去,不敢上前,死死的盯着黑风之内。
“哈哈哈哈!!!”
随着诡异的笑声,黑风慢慢散去,从中走出一名身材漆黑长袍的人。
“吕庸?!”
不光古秋雨,场内所有认识吕庸的人都惊在原地。
台下,准备出手的郇千义在见到吕庸之后,长出一口气,将宝石又放入了怀中。杨阳带着共济教几名护法来到他的身边,深深的施了一礼。
金阳剑看着吕庸,面色复杂,手中的双剑紧紧握着,却没有出手。
程无极看金阳剑这副表情,也知道这个突然出现的人不是什么善类,不然金阳剑绝对不会如此紧张。
“三少爷,咱们又见面了!”
天雲暗帝 靜子
吕庸此时一副中年人的模样,英俊的相貌,挺拔的身躯,只是脸上的表情确实十分诡异,有悲有喜,似笑似哭。
古秋雨道:“看这样子,你是恢复了。”
“咯咯……”
吕庸诡异的一笑,单手在长袍中一摸,摇光剑便出现在他的手中。
他将摇光剑扔向古秋雨,说道:“多谢三少爷的摇光剑,不然我还是六亲不认的模样。只是,这摇光剑太过霸道,我这些日子可没少受罪啊。”
“孟惊楚呢?”
“那小子我把他留在外面了,这里不是他应该待的地方。”
说完,吕庸看了看四周,高声道:“今日我要将三少爷带走,谁来拦我?谁敢拦我?!!!”
雷火堂众人面色暴怒,纷纷让开身子,露出了身后泛着幽光的飞沙与兽王。
吕庸被这两尊火器吓了一跳,连连后退几步,他不多说,黑风从他的体内涌出,将古秋雨与林涯都包裹了进去。
何涛大声喊道:“他们要跑!开火!”
“可是,对面是青玄的人,会误伤。”
一名长老面色焦急,他何尝不想点火,可金阳剑与星垂剑就站在黑色旋风的对面。
黑风快速成型,窜到空中,转眼间就出现在了天上。
“抬起飞沙、兽王,瞄准天上!”
何涛指挥着雷火堂众人将两尊火器瞄准空中的黑风,他不甘心就这样放古秋雨离开。
“算了……”
一道苍老的声音传来,雷火堂众人停在原地,看着铁楼内。
“算了。”
何老祖的声音再一次响起,声音中透着些许无奈。
而然就在众人愣神这一会功夫,黑风已经飞到了高高的空中。
雷秀子见到古秋雨安全离开了,微微一笑,倒在了地上,他的身体将开阳剑断了的一半压上,化作一团烈焰,将开阳剑与自己全部炼化。
黑风中,古秋雨默默的看着下面遍地的尸体,当他的目光再次看到何花时,一滴泪水从他的眼中滑落,滴落在下方的“血海”之中。
断剑生抱起了甄珠的尸体,甄龙与彩虹公主跟在他的身后,甄龙口中诵着共济教往生的咒语,一行眼泪洒落在地。共济教的众人均没有言语,在满是火与血的地上向山下走去。
九空大师坐在场地中间,为着死去的众人也诵着往生的咒语,念了七天七夜。而在这时,悲伤的歌声从雷火堂中传出,传到了千里、万里之外……
雷火堂外三十里处有一条河,名为淬火河,河的南方是一片一望无际的平原,河的北方有着众多高山断壁。
淬火河就在断壁的下方,顺着断壁向南方流淌。
柳依月带着周莹莹沿着断壁,向着北方走去。二人离开的较晚,待跑出雷火堂时,百鬼夜行众人早就没了踪影。二人只好向着北方走去,为了避免南州国的搜捕,二女不敢走大路,只能顺着山路走。
柳依月走的很快,根本不理会身后的周莹莹。周莹莹虽是大小姐,但也会些武功,勉强的能跟上柳依月,却也吃了不少苦。
但就是这样,周莹莹的脸上始终都挂着喜悦的笑容。
她个性单纯,刚刚那场大战她已经不在乎了,她只知道,马上自己又可以见到古秋雨了,这一次,她绝对不会放古秋雨离开自己。
“柳姑娘,你说秋雨喜欢什么呢?马上就见到他了,我想给他件礼物,你帮我想想呗……”
路上,周莹莹心情愉悦,与前方的柳依月一直说着自己的心里话,其中对古秋雨的爱慕与日后二人的生活也说了很多。
柳依月低着头,根本不理会身后的周莹莹。
顺着山路走了没多久,柳依月突然停了下来,转身向旁边走去。
周莹莹不知柳依月要干什么,连忙跟了上去,来到了一处断崖旁,见到柳依月站在断崖边,向着远处瞭望。
周莹莹走了上去,站在柳依月的旁边,悬崖下方,就是汹涌的淬火河,波涛汹涌的河水发出阵阵低吼,让周莹莹不觉的向后退了两步。
然而,周莹莹感觉自己撞到了一个人的身上。
她连忙回头,就见刚刚还在自己身边的柳依月出现在自己的身后。
“柳姑娘,你……”
大唐順宗
周莹莹说到一半就停了下来,脸色变得苍白了起来,因为她见到柳依月那毫无情绪的双眼。
柳依月嘴角微微扬起,缓缓道:“周姑娘放心,你会见到公子的……”
说着,柳依月手掌向前一推,狞笑道:“不过你要先在下面等他!”
“不……”
周莹莹声音带着哭腔,她努力想躲开柳依月的手掌,却无济于事,身体瞬间失去平衡落下悬崖。
柳依月来到悬崖边,看着下方奔涌的河水,露出了一个迷人的微笑。
“现在,没人和我抢公子了……”
…………
时光飞逝,距离雷火堂的那场杀戮已经过去了八个月的时间,这八个月内,天下所有武者谈论的话题都是那场染血的婚礼。
据说,雷火堂铁楼前石砖上的血痕到现在还没有消失,无论是下雨还是清洗,那血的痕迹仿佛印在地上一样。
自此,这场婚礼又多了一个名字,血婚。
涯国与阳国的战事也平稳了下来,只不过交战地点变成了扶桑城。
涯国数十万大军虽将扶桑城围的水泄不通,但越国与天河城已经在涯国的背后做起了文章,暗中支持起了阳国,自然主要还是阳国军民拼死奋战,使得涯国攻势一次次受挫,目前只能保持围城的现状。但占领扶桑城已经希望渺茫。
雷火堂经过血婚之后元气大伤,关闭铁楼,封起了大门,所有人不得出入。
何花的冰像就竖立在原地,默默的守护着整个雷火堂。
……
一间摆满珍贵瓷器与字画的屋子,在中央的位置有着一张巨大的石台。
古秋雨正坐在石台上,双眼紧紧的闭合,呼吸平稳,七彩的霞光在他体内不停的涌出,随后又没入体内。
“咔嚓!”
晴朗的白天突然响起一道雷声。
雷声过后,古秋雨猛的睁开双眼,其中七色光芒一闪而过。
他站起身子,来到屋子的正厅,一张八仙桌靠墙摆放,两边两张太师椅。
在八仙桌后面的墙上挂着一副画,话中两座大山耸立,其中一座仙气缭绕,给人一种不真实的感觉。另外一座高大挺拔,在山峰地上有着一颗参天青松。
“先生,时间到了。”
古秋雨在画前站立良久,门外响起了柳依月的声音。
古秋雨整理了一下衣服,缓缓的将房门打开,一缕刺眼的阳国射在他的脸上,让他无比的舒服。
“恭迎鬼主出关!!!”
下方站着无数武者,足有数千人,其喊声更是惊天动地,气势如虹。
站在温暖的阳光下,古秋雨微微一笑。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