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3mbu妙趣橫生都市异能小說 男人不哭討論-第一百三十二章 你撒謊推薦-cczzv

男人不哭
小說推薦男人不哭
赵嫣小时候的遭遇,让她产生了心理问题,其实一直都存在,只不过以前被仇恨给掩盖着,当报仇之后,便突然发现失去了爱的能力,心理的问题便凸显了出来。
接下来的几天时间,我一直陪着她,周氏集团现在基本已经成了空壳,去年周明德死了之后,所有人都在偷偷侵吞公司资产,卫子轩炒期货输掉的几十个亿,其中大部分是周氏集团的钱。
鳳戲江山 雨落長安
赵嫣就是再有商业头脑,暂时也只能维持着表面的风光,银行不追债,那是因为卫子轩的原因,一旦泡沫被戳破,集团将瞬间破产。
卫子轩这几天消失了,所以赵嫣也不再那么忙了,提前下班,我们两人出去吃饭,看电影,然后牵着手在江边散步。
这种平淡而温馨的生活,让我感觉很陶醉,以前不当会事,现在才知道珍惜,也才明白所谓的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并不是装逼的话,而是实实在在的感触。
这天晚上,我和赵嫣牵着手在江边散步,看到好多情侣都做着亲热的动作,于是心里也便火热起来,手脚开始不老实。
好不容易把她骗进小树林,准备亲吻,可是赵嫣左躲右闪,就不让自己得逞。
“给我点时间。”她说。
“多久?试一下就习惯了。”我说,这么好的机会,可不想放过。
“我没刷牙。”
“没关系,我不介意。”我说。
“不要嘛。”
……
正当快要得逞的时候,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你的电话响了。”赵嫣说,仿佛找到了救星。
“不管它。”我说。
“也许找你有重要的事情。”她说。
“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帮你克服接吻的事。”我说。
“快接,不然我生气了。”赵嫣趁机逃出了小树林。
我心里这个郁闷啊,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看了一眼,竟然是李向秋的来电,于是眉头紧锁了起来:“这个臭娘们打电话给自己干嘛?”
铃铃……
手机铃声很倔强的响着,于是只好按下了接听键:“喂?”
“一品居茶楼,马上过来。”李向秋的声音传了过来,有点着急,也有点冰冷。
“什么事啊?“我问。
“这是老大的意思,你可以不听。”李向秋说,随后挂断了电话。
嘟……嘟……
听着手机里嘟嘟的声音,我心里暗暗思索起来:“难道地龙来了?就在一品居茶楼?不可能吧?”
神傷
閨醫錦華 琳裳
“什么事能让他来江城?”
迷情奪愛靠chance! 洛彤
“难道是……卫子轩搞出了大事?”
几秒钟后,我走到赵嫣身边,问:“媳妇,卫子轩这几天去干嘛了,你知道不?”
她摇了摇头,说:“不清楚。”
“你确定他没有去过公司?”
“对,甚至可能不在江城,因为年后他每天都会去公司一趟,他的出现能稳住军心,大家现在都怕他突然跑路,集团破产,最后连工资都拿不到。”赵嫣说。
“卫子轩可能不在江城,那么他能去那里呢?”我心里暗暗想道。
“难道亲自去了临海市?”我得出了这样的结论,并且这种可能性很大,他急缺钱,货源已经有了,光明化工厂,那么接下来就要找一条可以大量出货的渠道。
“怎么了?”我正在思考,随之被赵嫣给打断了。
“呃?”我回过神来说:“有点事,马上要去一趟,媳妇,只能你自己走回家了。”
“嗯,你小心一点。”赵嫣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我知道她想问什么事,但最终没有问出口,这是一个聪明又善解人意的女人。
这里离一品居茶楼不远,我开车十分钟便到了,期间一直在思考要不要打电话给赵大山,让他派人把一品居茶楼给包围起来,但思来想去,即便里边真有地龙,现在也没有证据抓他啊,指不到对方明面的身份十分的有分量。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不但奈何不了对方,自己还会暴露,甚至会牵连家人和赵嫣。
所以最终在踏进一品居茶楼之前,我并没有打电话给赵大山,可是当走进去之后,便后悔了,因为没有去经常跟李向秋谈事的那个茶室,而是到了一品居的顶楼。
这是一个仿古建筑,一共三楼,平时一般都是在二楼茶室聊事,还从来没有上过三楼,那是禁区。
在踏上三楼的那一刻,我就知道自己应该打电话给赵大山,即便今天不能逮捕地龙,也很有可能查出此人到底是谁?
我的女友是機器人 靈鐺
三楼整个都是一个大茶室,中间有一处薄屏风,两名西装男子让我站在屏风的一侧等着,另一侧,隐隐听到李向秋和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
“先生,他来了。”这是刚才那名西装男子的声音。
“嗯!”只听到有人嗯了一声,随之那名西装男子走了出来,站在我旁边。
我扭头看了他一眼,想走到屏风另一侧看看,但下一秒,对方的手便按在我的肩膀上,眼神很冷。
我笑了笑,把迈出的脚又收了回来。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耳边听着屏风另一侧李向秋和中年男子隐隐的谈话声,基本没什么好听,就是李向秋在卖骚。
大约过了有五、六分钟,中年男子的声音终于响了起来:“王强,听说你去过卫子轩的瑜园了?”
我心里一愣,听到这话,立刻明白了,今天的事肯定跟卫子轩有关。
魔法農夫
“是的,老大。”我规规矩矩的回答道。
“临海的事情是你告诉他的吧?”
總裁別來無恙 洛櫻淺韻
“临海的事?老大我不太明白什么意思?,那天确实去了瑜园,卫子轩派车来接,很强硬,我不敢不去啊,记得当天晚上自己吃饭的时候喝了酒,至于说了什么话,真想不起来了。”我半真半假的说,在瑜园到底有没有喝酒,只有自己和卫子轩清楚,除非卫子轩出卖自己,不然的话,地龙根本无法查证。
茶室里出现了片刻寂静,地龙没有急着说话。
我心里七下八下,有点紧张,因为自己的小命现在掌握在对方手里。
“你在撒谎。”大约十几秒钟之后,一个低沉阴森的中年男子声音响了起来。
“老大,我没有撒谎,至于喝醉之后有没有乱说话,就不太清楚了,不过卫少爷不是咱们自己人吗?”我辩解道:“对了,上次李向秋还让我向卫子轩道歉,说以后一定要听对方的话。”
“我没有说让你听他的话。”李向秋马上反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