脫下西裝進雞舍 海歸“雞司令”的致富路(海歸扶貧故事會(5))

脫下西裝進雞舍 海歸“雞司令”的致富路(海歸扶貧故事會(5))

龔光輝(左)在向農戶傳授養雞知識。

在湖南漣源,楓坪鎮天柱山禽業合作社的“雞司令”龔光輝稱得上家喻戶曉。

爲什麼呢?在俄羅斯聖彼得堡國立經濟大學學習7年後,這個海歸碩士決定回家鄉養雞,脫下西裝革履就進了雞舍。

“崽崽瘋了哇!喝了洋墨水回來養雞?”“這不是‘高射炮打蚊子’嘛”……鄉親們感到困惑,養雞有什麼好,自己養了一輩子雞也沒因此脫貧致富,怎麼就讓這個海歸崽崽(當地方言,指輩分小的男孩子)“五迷三道”了?

頂住質疑和壓力,在創業10年後,龔光輝將當年的幾個雞舍做成了如今年銷售額達1.7億元人民幣的家禽養殖公司,而這位海歸“雞司令”,帶領着鎮上2400多戶貧困戶走上了致富路。

吸飽“洋墨水”,返鄉來養雞

聽到兒子要帶着“新理念、新技術”返鄉養雞,龔雪東說什麼也不幹。

“第一,送你出國讀書不是爲了讓你回來養雞;第二,就算養,你也比不過我。養雞的經驗本事我還能沒你厲害嗎?”父親執意讓龔光輝去大企業上班。

怎麼了?《創3》選手劉夢發文“是我無能再見吧”

那時,龔雪東的養雞生意卻並不樂觀。

英錦賽顏丙濤單杆130分6-4勝 李行兩破百過首輪

家庭作坊式的經營模式,技術落後、抗風險能力差。龔光輝深知,父親的雞場這樣經營下去難以爲繼。

官宣!湖人一年底薪續約馬基夫-莫里斯

如何說動父親?

藉着廣州一家國企給自己提供高薪職位的機會,龔光輝也將父親“騙”到了廣東,專門去看幾家規模化經營的現代養雞場。看着眼前一排排全自動化管理的雞舍,明亮潔淨、規模可觀,自己家的“小作坊”完全不可同日而語,養了30年雞的龔雪東沉默了。在被深深震撼的同時,他的心底開始動搖――要不讓兒子回來試試?

眼見父親鬆了口,龔光輝又拉着懂禽業技術的弟弟一起入了夥。父親懂市場、弟弟懂技術、自己懂企業管理,彼此互補,缺一不可。2010年,天柱山禽業合作社正式成立,向着龔光輝心中的現代農場邁出了第一步。

龔光輝心中有一幅藍圖。第一,要從“雞販子”轉變成一家真正的養殖公司;第二,從家庭作坊模式向規範的企業發展;第三,在雞場裏全面推廣規模化、標準化生產,向現代化養殖靠攏。

想要一步步做成卻絕非易事。雞舍裏沒搭建專門的生活房,龔光輝就守在雞舍裏“打地鋪”。漣源雨水多,山裏溼氣又重,一覺醒來常常渾身溼漉漉的,“有時腰都直不起來”。龔光輝硬是睡了1年多,調整養殖模式、改良設備、查閱資料,醒着夢着腦子裏都是公雞母雞。

一年下來,兒子的實績讓龔雪東不得不豎起大拇指。創業第一年,龔光輝的雞場賣出雞苗1000萬羽,實現利潤400多萬元,比上一年翻了幾番,黑雞、烏雞等品種深受市場歡迎,遠銷四川、山東等省份。

探索新技術,養殖自動化

還在俄羅斯讀書時,龔光輝就對於養殖業的未來發展趨勢有過思考,在他看來,人力成本逐漸走高的背景下,創新技術,實現自動化管理是養殖業的必由之路。

創業後,他分別從德國和荷蘭引進了當時最先進的現代化養雞設備和雞蛋分揀集合系統,從而實現包括溫度溼度、餵養、收集雞蛋、清潔糞便等環節在內的全流程自動化控制,一間1000多平方米的雞舍只需要一人就能打理妥帖,這種健康養殖模式極大提升了家禽繁育質量。

近年來,龔光輝又開始了雞舍從自動化到智能化的探索,除了自動化生產環境之外,他還通過大數據系統智能化收集雞舍的生產數據,由此實現養殖過程可追溯。

資源系基金大漲 公募短期看好順週期股

“這套系統是我們與設備製造商共同開發出來的,根據天柱山雞舍的特點量身打造,可以說是全球獨一無二。”龔光輝自豪地說。

眼下,海歸“雞司令”龔光輝已經擁有2個佔地面積近9萬平方米的現代化養殖基地,成爲湘中養殖業的龍頭企業。養雞養得成功,另一件事也一直縈繞在他心頭――怎麼才能讓鄉親們也嚐到這科學養雞的“甜頭”?

26400元! 北京劃定2020年最低工資保障線

2014年,龔光輝與漣源市扶貧辦對接,開始參與精準扶貧。早在龔光輝創業之初的設想中,這就是一家“公司+基地+合作社+貧困戶”的全產業鏈現代化公司。貧困戶入股分紅,公司提供雞苗和技術指導,等到雞養大後農戶可以選擇自行出售,也可以賣給公司。不用爲銷路犯愁,有公司託底,農戶便沒了後顧之憂,再加上合作社年底分紅,加在一起每年會有三四萬元的收入。一些早年在外務工的青年人也回來了,興致勃勃地想跟着龔光輝學養雞。

村裏人明白了,這不是“高射炮打蚊子”, 海歸崽崽在外頭讀的書確實派上了大用場,“養雞也養得精細哩!”

全鏈條幫扶,增收助脫貧

在推進產業扶貧的過程中,湖南探索出了一條“四跟四走”產業扶貧的新路子,具體來說,就是“資金跟着貧困戶走、貧困戶跟着能人走、能人跟着產業項目走,產業項目跟着市場走。”

將現代農業發展要求與扶貧對象自身特點相結合,天柱山合作社與貧困戶建立了緊密的利益聯結機制,通過直接幫扶、委託幫扶、技術培訓、股份合作4種幫扶方式,實現貧困戶穩定增收。

“貧困戶可以用產業獎補資金入股,年底享受分紅。同時,貧困戶也可以自己‘ 抱團’成立合作社,建立養殖基地,從而形成規模化養殖,我們提供產前產中產後全鏈條幫扶服務。”龔光輝對本報記者說。

去年10月,龔光輝被授予了一份沉甸甸的特別“光輝”,他被評爲湖南省2019年“百名最美扶貧人物”。經過十餘年的發展,他的公司資產總值已達2.67億元,並在十餘個鄉鎮建立了26個養殖基地,聯結1萬餘貧困人口實現脫貧。2014年至今,龔光輝已累計給貧困戶分紅近500萬元。

對於未來,龔光輝已經有了新的計劃。他盤算着,合作社下一步可以嘗試開展研學活動。“伴隨着城鎮化不斷推進,現在很多孩子對家禽的瞭解很少,雖然吃雞肉,但卻不知道雞是從哪裏來的、如何長大出籠的,不知道雞蛋是怎麼來的。圍繞禽類科普,向孩子們介紹更多的農業知識,也讓他們多一點接觸自然的機會。”龔光輝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