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4umi精华都市小說 《墓園崛起》-猩紅修道院熱推-tk5gc

墓園崛起
小說推薦墓園崛起
如果不是肥波一行的身上都佩戴的有斯坦索姆的守卫标志,恐怕这一次深入就将成为它们最后的旅行。
笑面菇虽然不敢直接用幻术对付它们,可也在以自己的方式引诱蛊惑着。一旦有精神薄弱的家伙被诱入它们中间,那么它们就可以在不违背和尸巫们的约定下合理的杀死这个猎物。而年儿半载后,会有某些访客意外的在一些偏僻之处发现那个倒霉蛋残存的枯骨和遗物。
不过肥波队伍里有小女妖兰朵,她哀婉凄凉的歌声很容易就盖过了笑面菇的诱惑低语,让意志豁免较低的骷髅三兄弟免于了与小蘑菇们跳舞的危机。
而现在,肥波一行策马缓缓走在荒凉的羊肠小径上,那些未放弃的笑面菇还在远远跟随着,叽叽喳喳的窃窃私语声让人毛骨悚然。
萬界最強保險公司
穿过笑面菇的领地,很快肥波一行就进入了婴怪的乐园。
婴怪,这是一种身躯枯萎干瘪如人类婴儿的小怪物,身后还拖拽着类似脐带的奇怪东西。它们匍匐在地上,爬行起来也是速度飞快,说话的声音更是尖利刺耳的婴啼。
重生之龍霸都市
这些婴怪并不是真的婴儿,而是一种更为可怕的怪物,天生拥有着类似“言咒”的本能。也就是说,它们说出的话有一部分会在强大意志的共鸣下成为现实。这简直就是无限制的祈愿术。
只可惜它们都是心灵极度扭曲的邪恶生物,心里更是充满了恶毒的诅咒和怨恨,因此不要指望它们能给你送上什么美好的祝福,恐怕你从婴怪那里所能收获的只有滔滔不绝的谩骂和恶毒的诅咒。
几十个婴怪聚在一起向一个目标发出最恶毒的诅咒,就是一头大地暴熊也要被层层叠加的恶意侵染成软脚蟹,然后任由它们宰割。
行走在这样一群亡灵中的疯子当中,还真需要一颗超级强大坚定的心与意志,否则分分钟就被它们扒皮拆骨,灵魂也要沦落它们其中,成为耳语花园众多迷茫灵魂中的一员。
这些特殊种类的怪物都有属于自己的领地,轻易不会逾越,否则挑起怪物与怪物间的战争也不是不可能的。
巡逻队所穿行的就是一条几乎淹没在厚重尘土当中的碎石小路,弯弯盘绕,还被鬼藤、人面花、妖婴草横伸的干枯枝杈藤条所遮掩。很多时候这条碎石小路还会径直穿过某个早已枯萎死亡的高大鬼树,上面垂挂下来的藤条枝杈更是仿若活物,不住的喃喃蠕动。随着它们胸前守卫徽章的靠近,这些藤条也在步步退缩,把一条荒芜苍凉的道路让了出来。
亡灵界太过广袤,上万年来里面孕育出来的亡灵种类更是不可计数,其中大半都是“怪物生物通鉴”上没有记载的新种类。对于这样的特殊亡灵,就是以大墓园充裕的兵力也做不到全部清剿或者收服,因此适当的变通一下,和某些首领或者领主达成一个互不侵扰的和平协议也是常见的。
这个低语花园就属于这种情况。
里面孕育的婴怪和花灵、女妖与常见的亡灵并不属于一个体系,就连天赋法术也是自成一系,诡异神秘的要命。斯坦索姆急于外扩,很难调集足够的兵力推平此处,因此只是狠狠地攻打一次,适当的进行武力威吓后,就草草的和这里的家伙们达成了一个和平协议。
斯坦索姆不再派兵清剿这里,但是低语花园的怪物们也不能随意踏出这片土地。为了防止出现未知的变故,斯坦索姆会定期派人巡视这里的情况,怪物们必须保证巡视人员的安全与任务不受打扰。
按照协议,它们这些巡逻兵只要不踏出这条碎石小径,或者直接杀伤低语花园的怪物,婴怪们就不能袭击它们,否则就等同于直接挑战斯坦索姆的权威。
洪荒家族
不过与别地不同的是,婴怪、花灵、树妖这些怪异的家伙并没有真正的首领。它们更多的呈现出一种特殊的族群共智形态,就像是很多昆虫那样,表现出一种诡异的群体智慧。因此和这样的怪物们签署的协议到底能不能得到遵守,能遵守到何时都是一个未知数!
所以来这里巡逻,还真是一次大大的冒险,否则也不会径直落到它们这些“新人”头上。
带着心里对不负责任尸巫的无限“崇敬”之情,肥波一行终于历经千辛万苦靠近了此行的目标——猩红修道院。
这是一所古老而又颓废的上古遗迹。
到处都是倾倒歪斜的石柱碎块,到处都是阴森恐怖的女妖诡笑声,苍老荒凉间却又带着一丝别处没有的岁月沧桑之感。看来女妖们已经把这里当成了自己的后花园,正躲在各个隐蔽的暗处不断的向外窥视。
尽管兰朵本身也是女妖,可对于这些野生的无智灵体根本就没有半分视为同类的意思。原本漂亮娇俏的面孔也变得扭曲狰狞起来,猩红的血瞳闪烁放光,不住的向四周低声嘶吼,警告对方不要过分靠近。
深海開發商
猩红修道院的入口在一处倒塌的殿堂遗迹附近。
从这处遗迹的规模和形制可以看出,它本是一座超级宏伟的巨大殿堂。可惜随着岁月长河的侵袭,地面以上的部分都已倒塌倾颓,再也不复存在。断壁残垣的破碎瓦砾间只有一个黑洞洞的洞口直通还依然留存的部分地底迷宫。不过这里此刻已经被一层厚实的魔法光罩遮蔽了起来,上面隐约闪动着种种玄奥至极的魔法符文。
这是一个极其复杂的复合法阵,拥有着5个明显的法阵节点,每个节点上都安置的有魔力结晶,并被法阵之力保护着。
肥波一行的任务就是检查法阵的运转状况,并根据情况决定是否更换魔力结晶。
对于这种过于专业的东西,肥波无疑是个门外汉,因此只能把所有工作委托给拥有骨法身份的安,而他则背着双手沿着残缺的半爿花坛一步一步游览起来。
安俯下身子趴在法阵附近观察了一下,大部分魔力结晶都已呈现赤白色,这就是魔力即将耗尽的迹象。安只能无语的向同伴耸耸肩,开始按照尸巫们留下的操作规程进行魔力水晶的更换工作。
不如兩兩相忘 L凰梧
更换魔力水晶就不可避免要暂停封印法阵的运转,因此肯托、黑刃两骷髅站在黑洞洞的入口前严阵以待,以应付随时可能出现的突发状态。
随着吱呀一声轻响,法阵在安的操作下停止了运转,那个堵住洞口的透明光罩也随即消失了。被封堵了月余的洞穴随着大量空气的注入,也陡然喷吐出海量的灰白色阴死秽气,冲击的高举着白骨盾牌的肯托摇摇晃晃站立不稳。至于黑刃则一个转身就溜到肯托身后躲了起来。
鳳唳九霄 青墨煙水
别的成员还都没有什么太大的感受和异样感觉,可唯独正独自一人在远处散步的肥波陡然转过身来,遥遥眺望着猩红修道院入口,脸上表情变幻不定,耳中更是莫名的响起某些含糊不清的喃呢低语。
肥波脸上出现了挣扎拒绝的痛苦表情,就连他的情绪也渐渐有些高昂激愤起来。
手掌乾坤
不过这个时候,安也顺利完成了5个魔力结晶的更换,再次启动了法阵。当封印法阵再次遮蔽了内里的气息,肥波这才满头大汗的从心灵泥潭里挣脱出来。
好可怕,太邪门了!那里面到底有什么?为什么竟让他有种本源召唤的使命感?如果不是他个人意志的强韧,恐怕此刻已经身不由己的冲进那个神秘洞穴之中了。
都市絕品魔少
“走了,走了……胖爷,我们该去下一个地点了!”
邏輯草圖
听着远处肯托夸张的大呼小叫,肥波擦了擦额头冷汗,暗自下决心以后有机会一定要从侧面了解一下这个所谓的猩红修道院,看看里面到底有些什么。
小心翼翼的沿着原路退出了耳语花园,众人这才放下了一颗提起的心。不由分说打马扬鞭直奔下一个巡视地点而去,没人想要在这里多待片刻。
下一个地点本来需要直奔西北方向,可是考虑到他们还承接了药剂师的委托,安决定还是绕点路,顺便去把那些末日草任务也完成了。
安和肥波一行哪里知道,就在它们打马离开猩红修道院没多久,一个身形模糊,面目蒙混的古怪身影就从它们所封印的洞穴之内飘荡了出来。
从它的形体特征和行动方式可以看出,这应该就是一个亡灵界常见的幽灵,可它的存在方式偏偏超出了所有常人的想象。固锁封印洞口的魔法光罩对于这位灵体全无半点作用,竟让它如若无人之境般径直穿了出来。
幽灵身躯和魔法光罩接触那一瞬间,甚至就连基本的元素涟漪都没有产生。就仿佛这个幽灵只是一个虚幻的光影,从不曾真的在这个世界存在过,就连在其身侧缓缓飘过的女妖也对其视而不见。
幽灵飘荡到废墟之中,默默地远眺着肥波一行离开的方向,久久的杵立不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