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78p7妙趣橫生都市言情 深淵歸途 線上看-22 生死不明-e2bdg

深淵歸途
小說推薦深淵歸途
肇事车辆跟在后面,而且车头还可能有鬼,在这种阴沉的天气下更多了几分惊悚意味。
“那么,道长认为那阴气所关联的鬼是找他报复,还是准备无差别攻击?”陆凝问道。
“若是只要找他报复,又何须等到此时?”吕屏叹了一口气。
“它会攻击我们吗?”
“李姑娘可以放心,这鬼气候未成,纵然意图行凶,贫道也拿得下。”吕屏说。
陆凝点了点头。以现在的速度要想回到下河稍大约还要开二十分钟,她便让滕璇给陈航打电话问问他那里的情况如何。
糟糕的天气还没到影响信号的程度,很快电话接通了,不过是周诗兰的声音:“文玥吗?陈航在开车。”
爭仙
“你们也还没到?”陆凝有些惊讶。
“我们在那段墙根底下发现了一个地缚灵……宋姐姐说实力不是很强,但很会躲,我们和它在旧园绕了一个小时,还是给它跑了。”
“地缚灵?”
“我来说吧,吕屏也在你们车上,他也能给点补充。”宋采薇的声音传了出来,“是这样,我们下午试着从那个老财主家最后的遗址里找点什么线索出来……”
沿着墙根一点点筛查花费了些工夫,不过宋采薇的道术本来就是最直接的攻防手段,也是简单粗暴很多,一个被埋在墙根底下不知道多少年的地缚灵就被她硬翻了出来。
地缚灵不同于厉鬼之类的东西,既有有害的也有无害的存在,而陈航一行遇到的这个就是无害的,换个专门的说法,是一种被称为“镇灵”的地缚灵。
这种其实在大众也有耳闻,很多帝王将相给自己设计的陵寝就有大量“镇灵”,配合陵墓内其余的一些阴构设计来完成墓葬的风水、防卫等工作。“镇灵”重点在于一个镇,也就是压住当地的阴气,用来防范外鬼侵入的。能使出这种手段来,那老财主通晓一些道门手段已经是确切无疑的了。
当然,“镇灵”和“陪葬”是两种东西,并不需要杀生害命。遗憾的是众人没能抓住这个镇灵,也就没能顺藤摸瓜找出它的来路,只能大致确定这个镇灵的缚灵范围在整个旧园的区域之内,不光是老财主旧宅的范围。
“要是我在那边倒好一些。”吕屏也有点遗憾,镇灵在那里不知道多少年月ꓹ 肯定知道很多秘辛。
“是啊,我对这种即时追踪的手段都不是特别擅长ꓹ 要是起卦的话又抓不住这乱跑的……啧,要不明天咱们换换地方?”宋采薇有点懊恼地说。
“可。”
周诗兰拿回了手机,说道:“总之大体上就是这样一个情况。我们也知道密城那边张欣晴的事……可是帮不上什么忙。刚刚我联络她已经联络不上了ꓹ 一切只能看她自己了吗?”
“马戏团是个高风险高收益的。”陆凝点了点头,“另外我们返程的时候遇到了昨天开远光的那辆车。”
全球農王 西川斐子
“什么?那狗东西居然又被你们碰上了?等着啊ꓹ 小爷这就叫上十来个人去揍他!”陈航大叫了起来。
“吕屏道长发觉了他车头的阴气,至少这辆车最近撞死过人。而被这股阴气包围着ꓹ 估计这人也不会有什么好。对了ꓹ 我得找钱义朋问问这是不是那个叫葛禄的人。”
“群里问。”陈航气呼呼地说,“我也要知道。”
陆凝很快就接通了群视讯,果然张欣晴没有接通,不过燕子丹倒是还在。
“老钱!老钱!回家了吗?”
“回了啊,我还奇怪你们怎么还没到呢,比约定的晚了快半个钟头了吧?”
“这天气我们可不敢开快了。对了,李文玥应该是碰上那个葛什么玩意的远光狗了ꓹ 她要问问你是不是那人!”
“钱义朋,葛禄的样貌你知道吗?”陆凝问道。
“嗯ꓹ 有点瘦的一个人ꓹ 相貌看上去就有点阴鸷ꓹ 虽然喜欢给自己打扮ꓹ 但是怎么打扮都脱不了那股小人的味道。”钱义朋说。
“差不多,他胡子刮得很干净ꓹ 吊梢眼ꓹ 还穿着一身黑色防寒服。”
“如果是他的车ꓹ 那肯定是他开。能买车他可是宝贝得不得了,谁都不让碰来着。”钱义朋歪了歪嘴ꓹ “就好像我们稀罕那车一样。”
“好,我们很快就会到下河稍,葛禄就跟在我们后边。他看到了车灯照出来的鬼影,吓坏了。”
“活该!”陈航骂了一句。
“行了行了,但是这事我们得插手。根据那个眼观六路告诉我们的,白礼已经开始,那就算是他我们也不能放任死去,或者……最少他得死在我们看得见的地方。”最后一句话陆凝放沉了一些声音。
“那个……”燕子丹忽然出声了,“你们的情况已经这么危急了,还是不要……这么冒险了吧?”
“丹丹你是遇到什么问题了吗?”周诗兰问道,“你声音有些发抖。”
“我,我这个屋子停电了。”燕子丹用压抑着恐惧的声音说,“电闸没问题,我给房东打电话了,现在我……我在外头,我不敢留在屋子里。”
“外面不是更危险?你至少去个人多的地方!”汤海瑶可是特别有经验了。
“我在马路对面的一家小超市里……但是这个时间人好像不太多,我也不敢往远了去,得等着房东……”
“都什么时候了还等房东?”陈航喊了一句,“这出租的房子出了问题不是房东的责任?他不得仔细帮你排查好了再去找你回来?还要你等他?”
这小子还真是大爷脾气……
陆凝扶额,随后对燕子丹说道:“现在暂时还没什么事吗?如果察觉任何不对那就赶紧联络我们,至少我的电话你一定能打通。”
“我知道……我还没遇到什么不对。”燕子丹左右看了看,“就是停电,好像就我们那栋楼停了。也可能是电路问题,我……我想得有点多。”
“现在不怕想多。”周诗兰用柔和的声音说,“在我们真正从这个接龙脱身之前,怎么想都不多。”
“啊,对了,有件事我还没跟你们说。之前挂了电话之后我收到了社长班主任的短信,说他也没打通社长的电话,不过邮件倒是得到了回复。”
“这个时候所有文字类的信息都可能有问题。”陆凝皱了下眉,“肯定说是没什么事之类的。”
“不……我也不好说这个,我把邮件内容传到群里了,你们看看吧。哦,我房东给我信息了,我要给他打个电话……”
燕子丹匆匆退出了视频,众人也暂时中断了通话,滕璇找出那封邮件的内容,给众人念了起来。
【王老师:
感谢您的联系,我确实遇到了一点麻烦。
在离校之前,我收到了之前投过简历的一家企业的电话,应该算是一个电话面试,聊了几分钟之后他们表示对我有些兴趣,问我想不想到他们那里实习一下。我想反正现在没什么事情,不如去试一试,带上行李就过去了。
这个地方位于庚午市南方的铜方镇,是一家名为“八里工笑容旅游服务”的小公司。你们可以搜索到这个公司对自身的一些介绍,网上都有,当初我也是觉得这个地方开出的条件还不错才投的简历。
我来这里,通过了面试,获得了一个实习资格,一切看上去都很顺利。因为这个公司有很多宣传业务,所以他们要求我在实习期间也需要提供自己的一些个人社交平台作为宣传口使用,我也同意了。但是……我感觉哪里有些问题。
这个从名字看是旅行社的公司并没有什么业务,或者说就我实习这些天来看前台根本没有多少客人。但这个没什么名气的公司却拥有一座三层的楼,员工超过五十名,而且每一个每天都在格子间里忙碌。可是我作为一个实习人员,却没有太多的活可以干,偶尔发发传单,大多时候都在帮我的老板处理他的时间表和文件记录。从那些东西上看倒是有挺多人光顾这家公司的。
尊貴小倌愛賭棋
如果有人想要联系我,可以给他们我的邮箱地址,这是我唯一保留的私人用途的联络方式。
希望我的实习能正常进行,至少开学的时候它就会结束。】
=
“听上去这个希望要落空咯。”齐眉慢悠悠地说,“这小子还真是不幸。”
“还是那句话,单纯文字类的东西并不可信。在这个有鬼存在的时候,就算是真的见到了社长我们还得认认真假呢。”陆凝不置可否。
“可否查询一下那个……名字很不好记的旅行社?”吕屏问道。
“等一下,我们就快到了。”陆凝已经望见了下河稍家家户户的灯光,不算亮,但是在这个夜里总算是让人稍微放心了一些。谁知就在这个时候,身后灯光猛地一亮,那辆一直尾随在后面的车骤然加速超车,直冲着下河稍冲了过去。
“这人怎么回事?”滕璇没好气地骂道,“有病啊?刚才胆小成那样,看到有人的地方甩下我们就跑?”
“他跑不了,钱义朋知道他家在哪里。”陆凝并不在乎,“为了他的安全着想,我今天晚上就给他家装几个摄像头去。道长,你应该不会反对吧?”
吕屏听得出陆凝也对这人很不爽,不过这理由他倒也认可——之前他从齐眉那里听说了监控的好处,不否认高科技也提升了一些抓鬼的便利。
很快,车就停在了钱家的院子外面,另一辆车不在,陈航等人还是慢了一点。
钱义朋的父亲和两个叔叔正在打牌,招呼了一声,钱义朋和汤海瑶拿着伞出来将人接了进去。陆凝低声问了一下葛禄家的地址,随后从自己行李里面翻出换了电池的摄像头,和吕屏齐眉两个再次出发直奔葛禄家而去。
“小丫头报复心还挺重。”齐眉打趣了一句。
“别告诉我你对这家伙没一点恼火,就算没有,我也不会放着一个活生生的线索不管。等下,那个是不是他的车?”
葛禄家距离钱家也就是两个路口的距离,不算很远,就算是雨天也很快就到了。那辆熟悉的车就停在门口,但是屋子里却还是黑灯瞎火的一片。
點石成金 自白
“……不见了。”吕屏声音严肃。
“阴气?糟了,这鬼怎么突然就动手了?”陆凝伸手在车头的地方轻轻擦了两下,确实没什么反应,再绕过一点,她看到车门居然还微微开着。
“师兄!不对劲!”齐眉一直举着镜子照着周围,这黑天倒是不影响他照妖,“屋子里有血光!”
“先不要进去!”吕屏抽出桃木剑和黄纸符,挑起一团明亮的火苗甩向了屋子,光芒一闪而逝,屋子里没有发生任何异状。
“鬼魂不在。”
“已经行凶过了!我们能差多长时间?五分钟?最多五分钟吧?”齐眉惊愕而紧张地不断照着四周,“它已经杀了人了?”
“别叫!吕道长,我们进去看看。”陆凝果断说道。
吕屏点头,两人一起走向院门,那里没有锁。跨入院子之后,能看到屋子的门口那里有一双脚从门里探出。
陆凝打开手机的手电,照了过去,还是之前那一身黑色防寒服没换下来,破破烂烂的伞落在屋子里,一些污浊的血迹逐渐混合到地上的浊水当中。
“死了。”
她走了过去,稍微仔细看了一下。
重生大富豪
葛禄的脸上是极度惊恐的表情,双目几乎要瞪出眼眶。从表面上来看,他死的方式是死于殴打——脸颊到下颚,再到脖子和胸口左右的位置全部被巨大的力量砸碎,一团血肉模糊的样子。然而他倒地的姿势却是接近俯身的侧倒,仿佛是进门的时候被人从侧面攻击,连续几下瞬间致命。
由于伤口过于破碎,只能看出是钝器,不过陆凝估计如果是鬼的话大概就是直接上的拳头。
“哎呀呀呀……这真是赶着来死了。”齐眉也看到了这番惨状,不过对他来说这倒也不算什么。
“二位能判定这人是被鬼所杀吧?”陆凝说,“这白礼……”
“白礼今日刚开始,第一天还没有过去,我们还得问问金老。”吕屏轻轻摇了摇头,“而此地既然出了人命,我们也不该再留在这是非之处。”
“是的,我们处理一下我们来过得痕迹。当然还有……”
陆凝用手机对着葛禄尸体和周围各个角度都拍了几张照片,作为之后研究的材料。而齐眉嘴角抽了抽,反正陆凝见鬼的反应都不大,拍个尸体大概也不算啥吧。